第33章 逛青楼,打断腿!-大唐最强公子哥-
大唐最强公子哥

第33章 逛青楼,打断腿!

    第三十三章

    “别贫嘴了,赶紧吃,下午还要去上课。”

    “哦对了”,韩玄斌突然想起了什么,对着还在噼里啪啦扒饭的轩辕拓跋说道,“我之前让你帮我请假,你请了吧?”

    轩辕拓跋原本扒饭正欢,听到韩玄斌问这话后,脸上顿时就僵了起来。

    生怕韩玄斌误会,他连连挥手说道:“这个请了,真的请了,别担心。”

    “嗯?怎么感觉你有问题?”

    韩玄斌感觉这小子肯定是有什么事情瞒着他。

    这会儿,他耳边突然传来了一句带着惊喜的声音。

    “玄斌哥哥!你终于回来了!”

    这个声音是!

    糟糕!牛皮糖又来了!

    接着一道娇小的身影啪的一下,贴到了韩玄斌的胳膊上。

    “玄斌哥哥,华琼这一周都没看到你了。”

    看着在自己胳膊上拱来拱去的华琼。

    他实在是想不出来,为什么上辈子的时候,华琼能对他说出那样狠心的话。

    “我就是有点事情,才出去了几天,你看这不回来了吗。”

    韩玄斌轻抚着华琼的小脑袋,华琼却是泪眼汪汪的看着韩玄斌。

    指着轩辕拓跋低声抽泣着:“可是玄斌哥哥,他们都说你因为逛青楼被韩叔叔打断了腿,现在在家里休养呢。”

    逛青楼!

    打断腿!

    韩玄斌眼角抽搐着,强迫自己挤出一丝笑容,“拓跋你是给我编的这个请假理由吗”

    “这个,老大,你也知道,我脑子笨不好使,这是我能想到最好的办法了。”

    轩辕拓跋可怜兮兮的看着韩玄斌。

    “你这小子这笔账我给你记着了。”

    要不是真的知道这小子脑子一根筋,以韩玄斌的脾气,吊起来抽一顿是免不了的了。

    好不容易让华琼相信他是去修炼的。

    将一脸不舍的华琼送走后,韩玄斌等人回到了一年十班教室。

    他们来得比较晚,教室中的人差不多都来齐了。

    韩玄斌刚刚迈入教室,顿时就引起了一阵惊呼。

    “文豪韩玄斌来了。”

    “真没想到和这样的文豪同班,太有压力了。”

    “长得虽然没我家飞鹰帅,但是也算不错了。”

    “虽然人是风流了点,但是毕竟是文豪,个性十足,我喜欢。”

    顶着这班上的议论声,韩玄斌硬着头皮才走到了教室的后排。

    什么东西这是!

    说我是文豪也不怕压死我!

    那个什么鬼的文华榜真是害人不浅!

    在韩玄斌木着脸,心中还在谩骂着。

    砰

    眼前却是多出了一叠书本。

    “谁啊!”

    抬起头却发现是姑苏蓝枫,只不过韩玄斌感觉这姑苏蓝枫看向自己的眼神十分嫌恶。

    指着这叠书本,“这些是你这阵子拉下的功课,在明天之前交上来。”

    “哎你这什么态度,好好说话会不会。”

    韩玄斌哪里是那种能够受得了气的人,被一个娘们这样对待,当即就骂了起来。

    你当你谁啊!

    女的就能想怎么样怎么样啊!

    老子骂起人来,管你是不是女的。

    可姑苏蓝枫回应韩玄斌的却是一脸轻蔑的表情,“我才懒得给你这种不过十岁就逛青楼被打断腿的家伙好脸色。”

    说罢冷哼一声,甩给韩玄斌一个背影。

    “你误会我哎!操!轩辕拓跋那小子回去等着!”

    韩玄斌被呛得话都说不出来,狠狠瞥了一眼偷笑的轩辕拓跋,轻轻拍着他的肩膀,恶狠狠的低声说着。

    轩辕拓跋“我”

    “别我我我的,这作业回去帮我解决了,今晚我要回家一趟。”

    在轩辕拓跋看着眼前一堆作业泪流满面的同时,上课的钟声响了起来。

    这次上课的老师是王文柔。

    “同学们,大家也到这里学习一周了,通知一下,明天各位同学就可以选择主修课程与辅修课程了。”

    她手中拿出一叠纸张。

    “各类的课程都在上面写着,各位同学自己安排好时间,填好之后,明天下午交给班长。”

    哟呵,还有这样新鲜的玩意!

    韩玄斌不由得想起了自己上上辈子肥宅的大学生涯。

    想着想着脸上一黑,算了,算了,都是惨不忍睹的事情,还是不想了

    他还在自怨自艾的时候,讲台上的王文柔却是看到了他。

    “韩玄斌?”

    “到!”

    “看来腿恢复得不错啊,居然能站起来了。”

    看着蹭一下站起来的韩玄斌,王文柔虽说没有姑苏蓝枫那般表现出嫌恶,但也是相差不远了。

    “既然回来了,那么就好好学习吧,如果跟不上课程的话,就自己去藏书阁里好好看书。”

    此时韩玄斌虽然脸上是表现出谦虚的神色,但是心里却是骂了个痛快。

    本公子还需要听什么课程?

    开玩笑!

    你现在教的这些突破二三重御气的东西,本公子连听都懒得听!

    抱着我是学霸我怕谁的心态。

    完全不理会王文柔的话,干脆就在课堂上睡了起来。

    反正老子现在都已经七重御气了,都能跳级了,这些东西听都懒得听。

    而这一次他睡得很香,虽然教室肯定是有说话的声音,但是比他提心吊胆地睡在野外来的好。

    而且还做了一个自己已经将家门大仇给报了的美梦。

    讲台上,王文柔看见韩玄斌这副样子,当真是有些无奈了。

    他们做老师的就怕这样的学生,无论是实力还是其他,都能远远将其他学员落在身后,但是本身却是这般桀骜不驯。

    你教诲他,他又能说自己已经懂了教的这些。

    你不理他,他又更加地变本加厉。

    真的是头疼。

    摇摇头,先让这小子睡吧,等这小子修为提升一旦慢下来了,就好好的教训一顿。

    别看王文柔外表美丽柔弱的,但心里的想法,却也是有点女人脾气的。

    睡了一下午的课后,韩玄斌顺手将那选修表格拿了一张。

    和寝室的几人说好自己要回去一趟,晚饭不用等他。

    “挺久没有拜见爷爷和父亲了,这次奶奶和母亲应该也会在吧,赶紧回去看看。”

    韩玄斌出了教室,口中念叨着,掏出传音灵诀接通了雷叔。

    “好的,小少爷,老雷这就去告知老爷们。”

    听着灵诀中传来了雷刚粗厚的嗓音,他嗯了一声,说自己等下就自己回去,便将灵诀给挂断了。

    手中死死捏着传音灵诀,此时的他心中无疑是激动万分。

    “没想到还能吃上一桌团圆饭,太好了,真是太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