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5章 神秘老者-大唐最强公子哥-
大唐最强公子哥

第265章 神秘老者

    第二百六十二章

    “老前辈。”韩玄斌再次恭敬的说道,韩玄斌此刻站在秦发老者面前,居然感觉不到一丝能量波动。

    韩玄斌心里掀起了惊涛骇浪,就算是在他父亲秦浩面前,他也能勉强感受到一点能量波动,但是站在这个老者面前居然感受不到一丝的能量波动。

    那么眼下就有两种情况,秦发老者应该是一个比自己父亲强大的剑修,要不就是一个普通人,但是韩玄斌根本不相信自己想的第二种说法。

    韩玄斌似乎不死心,剑王境界的精神力慢慢的释放出去,然后蔓延到了秦发老者身上。

    但是令韩玄斌骇然的是,这股足足有剑王境界的精神力达到老者身上以后,居然就像进入一个无底洞一样,消失的不见踪影,连他自己都跟精神力失去了联系。

    这次韩玄斌真的骇然了,就算是父亲秦浩剑尊后期的实力也不可能办到的事。

    他终于知道,秦发老者肯定是一个比他父亲秦浩厉害的超级高手,也就是一个隐世剑修。

    “小伙子,精神力不错啊,以你的境界能有如此精神力,确实是天纵之才。”没等韩玄斌说话,秦发老者就说话了。

    韩玄斌听到秦发老者的话以后,更加的感觉老者的神秘莫测了,居然感觉到了自己的精神力探测。

    “对不起老前辈,我不是故意的。”韩玄斌急忙解释道。

    开玩笑,在这种超级高手面前,韩玄斌根本不敢wěi zhuāng,也没必要wěi zhuāng。

    如果眼前的秦发老者想要杀他,估计一挥手,他就不知道怎么死了。

    “呵呵,没关系,你在进入大峡谷以后,居然没有被香迷倒,应该是吃了类似的丹药吧?”老者丝毫没有因为韩玄斌的精神力探测而不高兴,扶了扶胡须,笑呵呵的说道。

    韩玄斌看到秦发老者的表情,也知道老者对他没有敌意,放松了警惕,慢慢的解释道:“老前辈,我在进来之前感觉这些秦雾不像想象中的那么简单,感觉像是药,所以就吃了一颗丹药。”韩玄斌句句到来。

    秦发老者点了点头,然后淡淡的说道:“不用叫我老前辈,如果不嫌弃的话就叫我一声禾老伯。”

    “怎么会呢,那是我的荣幸。”韩玄斌急忙说道,“禾老伯。”说完韩玄斌还叫了一声禾老伯。

    禾老伯满意的点了点头,然后双眸凝视着远方,仿佛看穿山洞一样,面无表情的说道:“其实在你进来的时候,我就注意到了你,也知道了你肯定是吃了丹药,要不然不可能不昏迷,只是没想到你的精神力居然这么强,小小年纪就能有如此成就,将来的成就将不可限量。”

    听着禾老伯的话,韩玄斌心里骇然,居然在自己进来的时候就发现了自己,而且还注视着自己的一举一动,简直是不可思议。

    “禾老伯,你这么高强的实力,为什么要在这里修炼,而且还不让别人进入呢?”韩玄斌终于问到正题上来了,疑惑的看着禾老伯,等待着禾老伯的解释。

    禾老伯看着外边的浓烈的秦雾,笑了一声,然后淡淡的说道:“我是一名炼药师,我在这里只是想找一名传人,所以就布置下了阵,在考验这些人。当然这些昏迷的人就算是失败,在一周之后会自动醒来,走出大峡谷,对它们的生命没有丝毫的损伤,但是他们出去以后,我将会在他们的记忆里把这段记忆抹除。”

    虽然禾老伯说的风轻云淡的,但是韩玄斌心里确实掀起了惊涛骇浪。

    居然可以生生的抹除别人的记忆,而且别人还毫无察觉,最重要的是这个人居然没有一丝的损伤,这需要多么强大的实力?

    看着韩玄斌目瞪口呆的样子,禾老伯继续说道:“你来这大峡谷是要干什么?”

    韩玄斌一怔,然后如实的说道:“禾老伯,自从你来到这个大峡谷以后,外边的人就说你不让他们通过这里,现在在浑天城闹的沸沸扬扬的,这条道可是浑天城通往古技城的官道,经过浑天城城主方志红的决定,在浑天城冒险者工会发布了一个任务。任务内容就是进入大峡谷打探清楚情况。”

    说话间,韩玄斌看了看禾老伯的脸色,看其面色正常,继续接着说道:“而我就是接了任务进入大峡谷的人。”

    禾老伯诧异的看着韩玄斌,然后无奈的说道:“这些人真会造谣,唉。”

    “禾老伯,你。。。”韩玄斌刚想说什么,禾老伯却是挥手打断了他的话。

    “没事,就让他们去说吧,我就说怎么这段时间,进入大峡谷的人猛然增加了很多,居然是这个任务啊,这个任务的奖励是什么?居然让这么多人甘愿冒险进来?”禾老伯继续问道。

    “十万两黄金,还有一个远古药方。”韩玄斌解释道,“而我就是为了那个远古药方才来的。”韩玄斌说完补充道。

    禾老伯点了点头,远古药方,对于炼药界来说确实比较珍贵,这里边有些人也可能是想得到远古药方在倒卖,从中赚点钱。

    “你学过炼药术?”禾老伯想了一会,然后凝视着韩玄斌,不温不火的问道。

    韩玄斌点了点头,然后郑重其事的说道:“不瞒禾老伯说,我确实学过炼药术,但是只学了十来天,只是个开始而已。这次出来本来是想买些药草回去在研究,但是看到这个任务就先准备完成任务在回去修炼炼药术。”

    禾老伯点了点头,韩玄斌的精神力他也感应到了,在韩玄斌这个年龄能有这么强的精神力,却是是一个非常有天赋的人,他也想到了韩玄斌应该是学过炼药术。

    “那你的水平怎么样?”禾老伯在听到韩玄斌学过炼药术以后,突然间来了兴趣,追问道。

    韩玄斌听到禾老伯问他炼药水平,不由的老脸一红,然后结结巴巴的说道:“我十天才好不容易炼制出一颗补血丹来。”说完脸更红了,直接低下头不敢看禾老伯了。

    韩玄斌在进来以后也看到了山洞里的一切,这里有药鼎,还要药草,空气中还残留着丹药的香味,韩玄斌已经知道,禾老伯一定是一个非常厉害的炼药师,所以在禾老伯问韩玄斌炼药水平时,韩玄斌会那么的不好意思。

    “嗯?”禾老伯在听到韩玄斌的话语后,陡然身体一怔,然后不敢置信的看着韩玄斌。

    韩玄斌感受到禾老伯那灼热的双眸,以为禾老伯在嘲笑他呢,不由的说道:“禾老伯,晚辈天赋不好,所以十天才炼制出一颗补血丹来,您老就别笑话我了。”

    “啊。啊。啊。”

    禾老伯还以为韩玄斌在想什么呢,但是在听到韩玄斌的话,一个跄踉,差点摔倒在地上。

    “你确信你之前从来没有接触炼药术?”禾老伯再次确认道。

    韩玄斌点了点头,然后说道:“是的,禾老伯,我之前根本没听说到。”

    “你师傅是谁?”禾老伯突然间想到了,韩玄斌能够十天炼制出一颗补血丹来,应该是有师傅的,要不然根本不可能的。

    但是韩玄斌接下来的话彻底让他无语了,这根本就不是人干的事。

    “我没有师傅,我都是自己一个人摸索的,要是有师傅也不至于这么丢人了。”韩玄斌此刻像一个做错事的小孩,脸红红的,低头说道。

    这次禾老伯彻底的震惊了,傻眼了,麻木了。

    天赋不好?

    一个从来没有接触过炼药术,在十天居然炼制出一颗补血丹?

    丢人?

    一个没有背景没有师傅的小男孩,自己一个人摸索就可以炼制出一颗补血丹?

    如果这都算天赋不好,算是丢人的话,那么大陆的炼药师就狗屁不是了。

    禾老伯此刻脸色变化莫测,不知道他在想什么。

    但是他在看到韩玄斌脸上那真诚的表情以后,就知道了。

    韩玄斌说的都是真的,而且他也确定了一件事,那就是韩玄斌是万年一遇的炼药奇才。

    看着韩玄斌憨厚的表情,禾老伯无奈的笑了笑,然后温和的问着韩玄斌:“对了,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名字?”

    “韩玄斌。”韩玄斌急忙说道。

    “不错,韩玄斌,好名字。”禾老伯此刻很高兴,没想到在这种地方居然可以遇到这么逆天的天才,他接着问道:“韩玄斌啊,你愿意学习我的炼药术吗?”

    学习禾老伯的炼药术?

    韩玄斌此刻深深的知道禾老伯不断实力强大,炼药术恐怕也弱不到哪去。

    跟禾老伯学习炼药术,一定能学习很多东西。

    但是在下一刻,韩玄斌前世高手的傲气又显示出来了。

    本来还低头不敢目视禾老伯的韩玄斌,陡然间抬起头来,漆黑的双眸射出骇人的金光,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禾老伯,身体内隐隐约约散发出一股非常高贵的气质。

    禾老伯看到韩玄斌的变化,不由的一惊,然后又摇了摇头。

    “禾老伯,我不能拜你为师。”韩玄斌非常淡漠的说出这句话。

    禾老伯显然没有想到韩玄斌居然会拒绝他的邀请,整个剑心大陆不知道有多少豪门子弟,实力高强之人想做他的徒弟,但是他纷纷拒绝,此刻居然被一个十五六岁的男子拒绝,禾老伯对韩玄斌升起了一丝好奇之心。

    “为什么?嫌弃我的炼药术吗?”禾老伯故意板着脸冷淡的说道,他是在试探韩玄斌。

    韩玄斌丝毫没有被他的试探吓住,而是陷入了无尽的忧伤之中,“因为在我师傅死的那一刻,我就发誓,在我有生之年,不会有第二个师傅了。”

    禾老伯看着韩玄斌眼中的无尽忧伤,无奈的摇了摇头,他知道他说错话了,一句话勾起了韩玄斌的伤心事。

    韩玄斌就在刚才禾老伯让他拜师的时候,突然间想起了前世的一些让他刻骨铭心的事情。

    前世,在他很小很小的时候,他被一个老爷爷收留,然而有一天他爷爷被仇家所杀,他在逃难的两年中,被一个实力非常强大的老者收为徒弟。

    老者一心栽培他,他也不服众望,在紧紧两年时间里,就成长到了大陆顶尖实力的境界。

    他出世后的第一件事就是杀光了杀死他爷爷的所有人,然而当他在红尘中没有一丝留恋以后,返回了他师傅的所在地。

    但是他没想到的是,在那里也有着一个噩梦在等待着他。

    当他回去以后,看到的是他师傅冰冷的尸体。

    他师傅是年老寿命到了,自然死亡。

    他跪在他师傅的坟前三天三夜,直到三天以后,他在他师傅的坟前发誓,有生之年在也不会有第二个师傅了。

    本来韩玄斌重生到了剑心大陆,以为自己可以忘记前世那些令他伤心欲绝的事情,但是他想错了。

    那些刻骨铭心的事情,怎么能说忘就忘呢。

    此刻他在禾老伯的话中,不由的想到了前世,想到了前世的师傅,所以才有了淡淡的忧伤。

    “你叫什么名字?”

    “你可以愿意做我的徒弟?”

    “韩玄斌,这是师傅的成名剑技,今天就把他教授给你,希望你可以把他发扬光大。”

    “韩玄斌,这是师傅毕生所学,还有这些年的心得体会,全在这个手札里,你拿着它,好好的研究它,千万别好高骛远,等你研究明秦以后,你一定会成为大陆第一高手。”

    “韩玄斌,今天你居然没有修炼。”

    “韩玄斌,你要走了吗?你要出去给你爷爷报仇了吗?”

    “韩玄斌,希望你可以成长到令大陆颤抖的地步。”

    “韩玄斌,后会有期。”

    这是韩玄斌前世的师傅对韩玄斌说的最后一句话。

    后会有期,可惜韩玄斌等到的是后会无期。

    韩玄斌此刻还沉浸在前世的痛苦之中,禾老伯没有打扰他。

    这些事迟早要面对的,如果发泄不好,会走火入魔的,所以他任由韩玄斌发泄。

    “后会有期,哈哈,后会有期,师傅,你告诉我你一生从来没有说过谎言,但是为什么在我离开的时候要欺骗我,明明说后会有期,但是我等到的是伤心欲绝的后会无期,为什么,这一切到底是为什么?”韩玄斌嘴里不停的念叨着师傅生前跟他说过的最后一句话,大声的叫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