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6章 无奈-大唐最强公子哥-
大唐最强公子哥

第266章 无奈

    第二百六十三章

    “唉。”禾老伯无奈的摇了摇头。

    良久,韩玄斌从刚才的忧伤中醒了过来,弑檫了一下眼角的泪珠,然后对着禾老伯说道:“对不起,禾老伯,我想到了一些伤心事,所以。。。”

    禾老伯挥手打断了韩玄斌的话,淡淡的说道:“我知道,你是一个有情有义的人,我不怪你。”

    前世,能让韩玄斌哭出来的,只有他的爷爷死的时候,还有看到自己师傅死的时候。

    今世,能让韩玄斌流出泪水来的,依旧如此。

    韩玄斌不是一个冷血的人,在他的心底,一直藏着这么一个令人伤心的故事。

    “对不起,禾老伯,不是我不想跟你学习炼药术,只是我不能违背我当年的誓言,更不能对不起我师傅。”韩玄斌看着禾老伯真诚地说道。

    禾老伯挥挥手,然后淡淡的说道:“没事,我知道,如果不能拜师的话,那么你就把我当作是朋友,我教你炼药术。”

    禾老伯本来就对韩玄斌的精神力非常的感兴趣,而且刚才韩玄斌的深情感动了他。

    韩玄斌属于那种万年难得一遇的天才,如果错过了,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遇到下一个,所以禾老伯选择和韩玄斌成为朋友,他不想自己的炼药术断送在自己的手里。

    要知道大陆炼药师,哪一个不是非常的痴迷,要不然也不会有那般成就了。

    而他们当然不希望自己的毕生所学,穷一生之力研究出来的炼药术随着自己的死亡而永远埋没在地下。

    禾老伯也想找个传人,他看中了韩玄斌,但是韩玄斌却因为这些原因拒绝了他。

    他非但没有生气,还要跟韩玄斌做朋友,让韩玄斌把自己的炼药术发扬下去。

    这就是炼药师。

    “禾老伯,这,不能啊,这可是你毕生所学啊。”韩玄斌有点不好意思的说道。

    毕竟他刚刚拒绝了禾老伯的请求,此刻禾老伯居然还要教他炼药术,他真的感觉不好意思了。

    禾老伯挥了挥手,制止了韩玄斌的说话,然后淡淡的说道:“你很有炼药方面的天赋,如果错过了你,那么以后将在也遇不到像你这么有天赋的人。”

    韩玄斌当然不知道他自己的天赋是多么的可怕,只是认为只要功夫深,一定会成功的。

    “可是。。。”韩玄斌连忙说道。

    “别可是了,这件事我决定了。”禾老伯沉声说道。

    韩玄斌看着禾老伯的表情,然后无奈的摇了摇头,默默的接受了禾老伯的好意。

    “既然遇到了你,那我也没必要设置这阵了。”禾老伯看了看韩玄斌,然后对着山洞外边一挥手,瞬间滔天的秦雾居然以肉眼不可见的速度消失了。

    韩玄斌看到以后非常的诧异,对禾老伯更加的好奇了。

    禾老伯一直没有对韩玄斌说他的身世,韩玄斌也没有问,他知道如果禾老伯想说的话,一定会自己说的。

    就这样韩玄斌没有拜师,但却是得到了禾老伯的认可。

    从今天开始,韩玄斌开始了一个禾老伯为他量身打造的地狱式训练。

    上午修炼剑技,下午禾老伯亲自教韩玄斌炼药术,晚上韩玄斌静坐。

    当大峡谷的秦雾消失不见以后,很快的就传遍了整个浑天城。

    但是所有接了任务的人都失败了,也就是说这个任务被人完成了,但是这个人没有来领取奖励。

    很快浑天城的人都在议论这个名叫shā shǒu的人,冒险者工会虽然没有发表什么,但是也默认了shā shǒu应该是完成了这个任务。

    所有接任务的人都失败了,只有shā shǒu到现在还没有回来,那么这个shā shǒu十有就是完成任务的那个人。

    这几天冒险者工会门口非常的热闹,个个都在等待这shā shǒu的归来,想看看这个shā shǒu到底是何方神圣。

    就连浑天城冒险者工会的会长都惊动了,也亲自的跟冒险者工会的负责人说,如果shā shǒu回来交任务的话,一定要通知他。

    浑天城秦家。

    经过这几天的整顿,很快的秦家就把战利品吴家的财产还有一些地盘都收编了进来。

    现在秦家才是真正意义上的浑天城第一大家族,固若金汤,至少在以后的百年之内,绝对没有一个势力敢叫板秦家。

    秦浩在商业上的天赋很高,经过这么几天的整顿,彻底的把秦家的产业都整顿了一遍,而且也重新制定了一些计划。

    秦家上下齐心协力,使得秦家在浑天城的地位非常的超然。

    浑天铸剑坊成为了秦家唯一的一家龙头铸剑坊,也是浑天城最后权威的一家铸剑坊。

    浑天铸剑坊的名声非常的高,居然可以比肩浑天拍卖场,武斗场,冒险者工会这些老牌势力。

    所有的浑天城小势力,还有一些小家族都在感叹,以后浑天城的商业就是秦家的商业。

    秦浩在整顿完秦家的一切以后,专门宴请了浑天城的老城主方远山,城主方志红,还有冒险者工会的会长,武斗场的场主。

    这些个个无疑都是浑天城的巨头,此刻在加上秦浩,毫不夸张的说,这几个人的话可以决定浑天城的未来。

    秦浩在这次宴会上也表达了自己的决心,他给了众人一个答复,他秦家不会插足浑天城的政治,在浑天城只是发展经济,这让老城主方远山,城主方志红等人都松了一口气。

    虽然秦家表面上风光无限,但是暗地里却在积极的部署着,培训着年轻弟子。

    他们知道,斌家一定会报复秦家的,他们也在预防着。

    而身处大峡谷的韩玄斌则丝毫不知道这些事情,只是一味的在修炼。

    今天,也就是韩玄斌在大峡谷的一个月了。

    韩玄斌在这段时间,经过禾老伯的指点,虽然实力没有多少提升,但是炼药术却是一日千里,就连禾老伯都对韩玄斌刮目相看。

    经过这一个月的时间,韩玄斌能够独立炼制一颗凡级丹药了,而且他上次买来的材料早就用完了,这些材料还是禾老伯给他的。

    今天,禾老伯给了韩玄斌一个丹方,这是凡级丹药拓脉丹的丹方。

    禾老伯说了,这是晋级凡级炼药师的kǎo shì,只要韩玄斌能够炼制能这颗拓脉丹,那么韩玄斌就是一个真正的凡级炼药师了,也算是正式的踏入炼药界了。

    韩玄斌看了看丹方,然后口里喃喃自语的念道:“金银草,梧桐木,蓝印花。。。”

    韩玄斌看着手里的丹方,然后从旁边的草药堆里一个个的找出炼制丹药所需的药草。

    韩玄斌从空间戒指中拿出了自己的那个药鼎。

    这个药鼎在第一次出现在禾老伯面前以后,禾老伯就感觉这个药鼎的品质太差了,亲自出手帮助韩玄斌凝练了一番,现在这个药鼎非常的结实,就算是灵级丹药爆炸也不可能把它摧毁。

    韩玄斌把黑黝黝的药鼎放在面前,然后把药盖拿下来。

    然后深呼吸一口气,把选出来的药草一个个的放入了药鼎之中,然后把药盖盖上。

    陡然间,韩玄斌身体中散发出一股属于炼药师的气质,然后体内剑气急剧的运转,丹田中的小火苗越来越旺盛。

    韩玄斌看着双掌上的小火苗,然后把双掌抵在了药鼎之上。

    一会儿功夫就听到了药鼎之中,药草滋滋的作响。

    慢慢的药鼎之中的滋滋之声越来越弱,慢慢的几近没有。

    “是时候了。”陡然间,韩玄斌腾出一只手,从地上拿起一个小瓶,小瓶里放着点水。

    这水不是普通的水,而是拓脉丹的主材料。

    韩玄斌熟练的把这小瓶水导入了药鼎之中。

    陡然间药鼎的温度直线上升,韩玄斌都感觉到了炙热的感觉。

    一个时辰,两个时辰,三个时辰。。。

    直到五个时辰以后,韩玄斌感觉到了丹药已经慢慢的成型,一股股的香味从药鼎中飘逸了出来。

    韩玄斌丝毫没有放松下来,他知道,接下来才是最重要的,培丹成型。

    韩玄斌手掌上的火焰猛然间加大,一条火龙急速的飞进了药鼎之中,缠绕在了皱丹之上。

    “滋滋,滋滋。”

    慢慢的,药鼎之中的火龙慢慢的散去,韩玄斌感觉差不多了,收回了火焰。

    就在他要打开药鼎取药之时,猛然间感觉到了一股不安。

    就在他停顿了一下身形时,药盖蓬的一下自己打开了,而丹药此刻不但没有完全成型,居然在慢慢的龟裂着。

    “遭了。”韩玄斌急忙说道:“怎么会这样?”韩玄斌脑海中不断的闪现过他在炼药过程中的细节,看看有没有失误的地方。

    就在他百思不得其解的时候,突然间灵光一闪,他似乎想到了什么。

    “该死的,怎么把他给忘了。”韩玄斌手上动作丝毫没有停顿,嘴上在咒骂着。

    韩玄斌仔细的想了一下,他才发现了自己出错的地方,猛然间强大的精神力直接包裹着丹药,不让丹药的药味外方。

    他在刚才的培丹成型的过程中出现了一点失误,那就是对火候的控制。

    不过此时想要挽回也不是不可以,但是非常的难,对精神力的要求非常的苛刻。

    韩玄斌略微的想了想,然后一咬牙,恨声道:“拼了。”

    话音一落,陡然间庞大的精神力串入了丹药内部,然后精神力慢慢的引导着剑气凝聚成的小火苗进入了其中。

    “滋滋,滋滋。”

    丹药内部发出了一连串的响声。

    不过韩玄斌丝毫没有因为丹药内部发出的滋滋响声而高兴,相反眉头皱的更紧了。

    “怎么回事,不行吗?”韩玄斌看着丹药外部发生的变化,然后仔细的自问道:“还是剑气火焰不够精纯?”

    韩玄斌脑海中不断的闪现着一种种方法,最后韩玄斌选择了其中的一种。

    韩玄斌利用自己庞大的精神力,慢慢的勾动了一丝先天紫气夹杂在小火苗中慢慢的进入了丹药内部。

    当先天紫气在进入丹药内部以后,韩玄斌就感觉到了丹药的变化。

    韩玄斌脸上不由的露出了激动笑容,丹药居然在慢慢的凝聚着,也就是说只要时间到了,丹药一定会成功,而韩玄斌也可以成为一个真正的凡级炼药师。

    时间转瞬即逝,一会儿功夫,在先天紫气的帮助下,丹药就凝聚成了最完美的外形。

    韩玄斌小心翼翼的收回了小火苗,然后精神力包裹着丹药浮起来,飘到了韩玄斌眼前,韩玄斌轻轻的握在手里。

    当丹药入手以后,一股清凉的感觉从手心传入了心里,“好清爽的感觉。”

    韩玄斌放到鼻子前,闻了闻,然后享受般的说道。

    “练成了?”当韩玄斌练成拓脉丹以后,一道声音传入了韩玄斌耳朵,韩玄斌转身一看,山洞洞口禾老伯在笑呵呵的看着自己。

    韩玄斌不由的脸色一红,然后对着禾老伯说道:“禾老伯,让你见笑了。”

    禾老伯扶了扶胡须,然后笑呵呵的说道:“不错,居然能想到这种办法,临危不乱,不错,你已经是一个合格的炼药师了。”禾老伯夸赞的看着韩玄斌。

    在韩玄斌看到禾老伯站在洞口的时候,韩玄斌就知道了,禾老伯跟自己说今天出去做事,不会回来。

    其实禾老伯一直都在暗中关注着自己,根本没有离开。

    “禾老伯,你看看这个丹药怎么样?”韩玄斌拿起刚刚炼制成功的拓脉丹,递给了禾老伯。

    禾老伯仔细的拿着丹药看了看,然后诧异的看了韩玄斌一眼,笑呵呵的说道:“韩玄斌,不得不说,你在炼药术上的天赋,连我都紫檀不如,仅仅一个多月的学习,居然能够亲手炼制出一颗凡级顶峰的丹药拓脉丹,不错,不错。”

    韩玄斌听到禾老伯的夸赞不由的挠了挠头。

    经过这次的丹药炼制,韩玄斌正式踏入了炼药师的行列,成为了一名真正的凡级炼药师。

    而且禾老伯还专门为他设置了一系列的修炼之法,对韩玄斌来说收获可是相当的不小。

    一天,两天,三天。。。

    一个月就这样过去了,这一个月韩玄斌完全沉浸在了炼药术的修炼之中,而且进步非常的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