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8章 教导-大唐最强公子哥-
大唐最强公子哥

第268章 教导

    第二百六十五章

    百晓阁,实力遍布整个剑心大陆,专门收集情报,然后在贩卖的。

    所以百晓阁门庭若市,来这里的呢非富即贵,都是一些大人物。

    在这里,只要你有钱,什么情报都可以买到。

    洪傲很是低调的走进了百晓阁,然后看了看一楼的人,慢慢的走到了二楼。

    洪傲上了二楼熟悉的走到了一个窗口前,然后淡淡的对着工作人员说道:“我想要一份幻想城的三年一度商业区争夺战的参赛者资料。”

    “一千两银子。”工作人员机械般的回答道。

    洪傲很快的付了钱,然后工作人员递给了他一份资料。

    洪傲坐在了旁边的一个凳子上仔细的看了起来。

    “哥哥,你要幻想城的资料干吗?”洪雪非常好奇的看着洪傲,然后小心翼翼的问道。

    “没事。”洪傲淡淡的说道。

    “哦。”洪雪知道,哥哥一定是在找什么资料,也就不打扰哥哥洪傲了,乖巧的站到了一旁。

    洪傲很快的把幻想城三年一度的商业区争夺战参赛名单看了一遍,然后喃喃自语道:“不可能啊,怎么会没有?以他的天赋肯定是可以参加的。”

    洪傲百思不得其解。

    其实洪傲这次出来就是想了解一下他的结拜兄弟韩玄斌的情况,只是因为剑心帝国跟古技帝国相离太远,一些小事的情报根本过不来。

    但是他知道韩玄斌所在的家族是古技帝国浑天城的第一大家族秦氏一族。

    以秦家的声望跟实力,应该会出现在幻想城的三年一度商业区争夺战上的,但是他刚才找遍了整个名单都没有找到韩玄斌。

    韩玄斌的天赋他知道,就算是他自认都不如韩玄斌,三个月也不知道韩玄斌能进步到什么地步。

    洪傲只是在那个名单上找到了一个叫秦无虚的男子,在没有找到相关秦家的人。

    “这应该就是秦家的代表了,难道他的实力比韩玄斌兄弟的都高?”洪傲诧异的看着这个名字。

    “二弟啊,你什么时候才能来剑心城呢?”洪傲喃喃自语的说道。

    “嗯?哥哥你在说什么啊?”洪雪在洪傲身边突然听到哥哥洪傲喃喃自语的说话,“什么二弟?”洪雪有点疑惑的看着哥哥洪傲。

    洪傲没有说话,依旧在看着那张参赛名单。

    “啊,二弟,难道是韩玄斌?”洪雪突然间想到了自己哥哥的结拜兄弟韩玄斌,不由的眼睛中闪过一丝惊喜。

    听到mèi mèi的说话,洪傲点了点头,沉声说道:“是的,我就是想找点关于二弟的资料。”

    “那哥哥找到没有啊?”一说韩玄斌,洪雪就来兴趣了,急忙看着那份参赛名单。

    洪傲摇了摇头,然后淡淡的说道:“没有发现二弟的名字,也许二弟没有参加。”

    洪雪认真的看了一遍,然后非常失望的说道:“以韩玄斌的天赋跟实力,应该在秦家也是年轻一辈最强者吧,他居然没有参加对于他们家族那么重要的比赛,那么肯定是在闭关或者是不想参加。”洪雪分析着。

    听到mèi mèi的分析,洪傲点了点头,看来还的凭其他渠道得到二弟韩玄斌的消息。

    洪傲跟自己的mèi mèi洪雪在剑心城大街上逛了一下午,然后在晚上的时候赶回了山脉。

    浑天城城外二十多公里处的大峡谷,大峡谷中的一处山洞中。

    韩玄斌依旧在修炼着,一丝丝的丹药香味从药鼎中逸散出来,禾老伯则是坐在洞里看着韩玄斌的炼丹过程,如果韩玄斌有什么不对的,给予矫正。

    日复一日,韩玄斌一直在修炼。

    外界的一些事情他丝毫不知道。

    而此刻冒险者工会在等了足足有三个月了,依旧没有等到shā shǒu来领取奖励。

    冒险者工会的会长都无奈的摇了摇头,喃喃自语道:“就算shā shǒu不在乎那十万两黄金,但是那个远古丹方,就连一些炼药师都非常想得到,他居然不动心?”

    经过几个月的等待,冒险者工会也没有以前那么人多了,大多数想要看到shā shǒu这个人的这些人都没有耐心等下去了。

    那个嘲笑过韩玄斌的人还信誓旦旦的说道:“哼,肯定是那个shā shǒu被那个强大的存在给杀了,一个傻瓜怎么可能完成任务。”

    因为一个shā shǒu,整个冒险者工会都非常的头疼,如果这个任务在过一个月还没有人来领取奖励的话,那么冒险者工会也只能宣布,任务失败,无人完成。

    但是冒险者工会实在是不想这么做,如果一旦这么做的话,就是在破坏冒险者工会的名誉。

    冒险者工会在这些佣兵们的眼里,地位也会下降的。

    这是冒险者工会的高层所不愿意看到的情况,所以他们还在耐心的等待着shā shǒu的归来。

    而身为主角的韩玄斌却是丝毫不知道自己一个不小心居然引发了这么大的动静,而且还把秦家非常重视的幻想城三年一度的商业区争夺战给耽误了。

    时间转瞬即逝,很快的一个月又过去了。

    今天是韩玄斌来到大峡谷的第三个月了,虽然他离开的时候跟秦浩等人打过招呼了,但是秦家的人依旧在为他担心。

    “经过这么多天的修炼,应该给自己增加一点挑战了。”韩玄斌心里暗自想道。

    禾老伯今天很早就出去了,到现在都没有回来,而韩玄斌则是自己一个人修炼。

    今天突然来了点灵感,韩玄斌准备挑战一下自我,炼制灵级丹药。

    “洗髓丹,就炼制你了。”韩玄斌轻声的说道。

    洗髓丹,韩玄斌在无名山脉得到很多,而且还给了秦浩一颗让秦浩去拍卖。

    韩玄斌刻意对洗髓丹研究了一番,此刻对于洗髓丹的功效之类的非常的清楚。

    洗髓丹是灵级丹药,灵级丹药里边,他就对洗髓丹有所了解,所以韩玄斌今天准备炼制一颗洗髓丹。

    很快的韩玄斌就从空间戒指中找到了洗髓丹的全部药草,而且也找到了一个药方。

    拿出了自己的药鼎,然后熟练的把药草全部放入其中。

    体内剑气急速的运转着,韩玄斌精神力控制着剑气幻化的火焰,双手抵在了药鼎之上,一丝丝的剑气融入火焰之中,而且其中还夹杂着一丝先天紫气。

    很快的药鼎中就有了反应,“滋滋。”的作响。

    韩玄斌现在对于自己的精神力,还有火候的控制非常的自信。

    这段时间经过禾老伯的指点,韩玄斌对这方面下了很多苦心。

    但是在跟禾老伯,简直是小巫见大巫。

    韩玄斌亲眼见过禾老伯对于精神力的控制跟火候的控制,当时韩玄斌傻眼了,世界上还有这么强悍的人吗?

    事实告诉他这种牛人还是有的,禾老伯用他强大的炼药实力震撼了韩玄斌。

    此时此刻韩玄斌听到了药鼎之中的响声,仔细的在用耳朵聆听着动静。

    这也是跟禾老伯学的,用耳朵听药鼎之内的动静,这样可以对炼药更加有好处。

    “差不多了,该加大火焰了。”韩玄斌心里暗自说道。

    陡然间体内剑气暴涨,本来手掌上的小火苗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条火龙,火龙从手掌串出,然后在黝黑的药鼎周围环绕了几圈,慢慢的进入了药鼎之中。

    很快的韩玄斌听到了“哗啦哗啦”的声音,他知道,这是药材液化了。

    火焰还在继续加大着,在药草全部液化以后,药性就会慢慢的融合,然后药水在慢慢的凝固成型。

    灵级丹药不比凡级丹药,灵级丹药已经有了一丝小小的灵性,虽然这个灵性还不能左右人的意志,但是却也是不容小觑的,在成丹的过程中,如果遭到了它的反抗,则会非常的危险。

    虽然灵级丹药不好炼制,但是在韩玄斌的先天紫气之下,还是比一般人轻松了不少。

    一个时辰,两个时辰,三个时辰。。。

    经过了五个时辰,韩玄斌额头上全是大汉,“灵级丹药果然不是凡级丹药所能比拟的。”

    韩玄斌慢慢的把手掌中的火龙收了回来,然后慢慢的等待着皱丹完全成型。

    “咔嚓。”一声,药鼎之内发出了一声清脆的响声。

    韩玄斌停止了火焰输出,小心翼翼的揭开了药盖,顿时药鼎之中,金光四射。

    就在这时,禾老伯也很规律的出现在了山洞洞口,韩玄斌对此只是笑了笑。

    当韩玄斌把炼制成功的灵丹洗髓丹拿在手里时,一股清凉的气流瞬间从手心钻入了体内。

    “好清爽的感觉,果然不愧是灵级丹药。”韩玄斌拿鼻子嗅了嗅灵级丹药洗髓丹发出来的香味,非常陶醉的说道。

    “炼制成功了?”正在韩玄斌自我陶醉的时候,禾老伯走了进来,眼睛中闪现过一丝不可思议,笑呵呵的说道。

    韩玄斌瞬间清醒,然后恭敬的对着禾老伯说道:“禾老伯,我终于能够炼制凡级丹药了。”

    韩玄斌的话语中充满了激动,也充满了对禾老伯的感动。

    他能有现在的成就,根本离不开禾老伯的精心教导。

    要不然任凭他天赋在逆天,也不可能三个月的时间从什么都不会,修炼到现在的灵级炼药师。

    灵级炼药师,在浑天城这样的大城市都算的上是一方诸侯。

    韩玄斌要说不高兴,不激动那是骗人的。

    禾老伯看到韩玄斌的表现,满意的点了点头。

    “不骄不躁,不错,韩玄斌,你将来的成就将不可限量。”禾老伯赞赏的看了韩玄斌一眼,然后笑呵呵的说道。

    自从跟韩玄斌在一起,禾老伯脸上的笑容也越来越多。

    韩玄斌对着禾老伯笑了笑,然后把丹药放到了药瓶之中,这种丹药如果一直暴露在空气中,慢慢的药效就会散去,只有装在密封的瓶子里,才能很好的保存他的药效。

    灵级丹药洗髓丹,虽然韩玄斌用不到,但是韩玄斌想到了很多秦家的人,可以给家族的年轻一代优秀杰出的子弟使用。

    “韩玄斌,你来这里多长时间了?”良久,禾老伯淡淡的问道,脸上没有一丝表情。

    韩玄斌一愣,然后急忙说道:“三个月了。”

    是的,三个月,韩玄斌也没有想到三个月前的自己的炼药术连入门都不算,但是在三个月之后自己居然成为了一个灵级炼药师。

    造化弄人,事事不可预料。

    “已经三个月了,这段时间你非常的刻苦努力,而且也得到了很好的回报,自身达到了灵级炼药师的级别,就算在浑天城也算是一个有成就的人了吧。”禾老伯悠悠的说道。

    只是韩玄斌在禾老伯的话语中听出了一丝忧伤,韩玄斌略微想了想就知道了禾老伯接下来想要说什么,脸上瞬间变的忧伤无比。

    “禾老伯,我舍不得你。”韩玄斌语气沉重的说道。

    在跟禾老伯相处的三个月里,韩玄斌渐渐的喜欢上了这种生活,而且对禾老伯也有了很深厚的感情。

    禾老伯有了摇头,然后继续叹息道:“韩玄斌,我们总会有分开的一天的,你只要按照现在的方法继续修炼下去,将来一定会成名的。”

    韩玄斌一怔,没有说话。

    “你现在已经是灵级炼药师了,在浑天城也算是一方诸侯了,回去以后好好修炼,然后在了却一下自己的事情。浑天城的舞台太小,你不适合在那里,还有更大的舞台等着你呢。要知道,炼药术跟剑道一样,心有多大,舞台就有多大,我相信你在大陆绽放光彩的时候。”禾老伯此刻也有点忧伤,但是他努力的克制着,还在夸张着韩玄斌,给韩玄斌指点。

    “禾老伯,谢谢你这么多天来对我的教导。”韩玄斌漆黑的双眸死死的盯着禾老伯那干瘪的面庞,真诚的说道。

    禾老伯欣慰的点了点头,然后从怀里掏出一个小册子,递给了韩玄斌,沉重的说道:“韩玄斌,这是我这么多年来所使用的药方,有些药方在大陆都没有人知道,你要好好保存,以后会有用到的时候的。”

    韩玄斌接过禾老伯给他的小册子,小册子手掌大小,也不算太厚。

    但是韩玄斌知道,这里边都是禾老伯这么多年的心血。

    小册子第一页上边写着两个大大的黑字,丹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