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9章 丹方-大唐最强公子哥-
大唐最强公子哥

第269章 丹方

    第二百六十六章

    韩玄斌小心翼翼的收起了禾老伯给他的丹方,然后抬头凝视着禾老伯。

    禾老伯看着韩玄斌笑呵呵的说道:“这是一个空间戒指,没有认主,而且比你的大的多,送给你吧。”禾老伯说着把一个空间戒指递给了韩玄斌。

    韩玄斌接下了空间戒指,他知道禾老伯的性格,送出去的东西就一定不会收回,而且禾老伯也不喜欢矫情,所以韩玄斌没有说话,默默的收下了禾老伯送他的礼物。

    “禾老伯,你打算何去何从?”韩玄斌问道,他想知道禾老伯的大概地址,以后实力强大了以后,可以去找禾老伯。

    禾老伯摇了摇头,然后沧桑的说道:“天大地大,却无我的容身之处。”

    “禾老伯,难道你有仇家?”韩玄斌虽然听不懂禾老伯的意思,但是还是感觉到了一丝的不对,急忙问道。

    “韩玄斌,有些事等你实力足够强大了就自然会知道,现在知道对你只有害处,没有一丝的益处。”禾老伯摇了摇头,语重心长的对韩玄斌解释道。

    韩玄斌点了点头,没有说话。

    “今天你就走吧,你走了以后我也会离开这里,在这里的一切你都不要告诉任何人。”禾老伯提醒着韩玄斌。

    韩玄斌此刻沉浸在了离别的忧伤中,非常的难过。

    “回去好好修炼吧。”禾老伯再次说道。

    良久。

    韩玄斌收拾了东西,默默的走出了山洞。

    当他走到山洞的洞口时,忍不住回头看了一眼禾老伯,禾老伯此时显得非常的沧桑,韩玄斌难过的问道:“禾老伯,能告诉我你的名字吗?还有以后我怎么找你?”

    禾老伯摇了摇头,沉声说道:“韩玄斌,这些事,等你实力足够强大了以后就会知道了,你走吧。”

    说完禾老伯转过了身,背对着韩玄斌,他也有点舍不得韩玄斌。

    韩玄斌站在洞口对着山洞里的禾老伯默默的鞠了三次躬,然后转身走向了大峡谷。

    走在大峡谷,韩玄斌一直在回想着,这段时间跟禾老伯在一起的点点滴滴,在一起的乐趣。

    当韩玄斌一口气走出了大峡谷以后,忍不住回头看了看山洞的位置,心里暗自说道:“禾老伯,你等着我,我一定不会辜负你的。”

    就这样,韩玄斌结束了他的三个月修炼之旅。

    一个时辰以后,韩玄斌出现在了浑天城大街上。

    三个月没有洗漱,没有换衣服的韩玄斌,此刻显得非常显眼。

    破烂的衣服,脸蛋上还有很多泥灰,头发上全是灰尘跟杂草。

    没有一个人认出韩玄斌来,韩玄斌默默的走回了秦家府邸。

    当韩玄斌到了秦家府邸大门以后,正要准备进去,却是被门口守卫拦住了。

    “唉,唉,这里是秦家府邸,你一个乞丐,赶紧走远点。”一个侍卫推着韩玄斌,没有认出韩玄斌来。

    “赶紧走,赶紧走,要饭居然要到秦家府邸来了,要是被大人物看到,非打断你大腿不可。”另一个侍卫也不耐烦的说道。

    韩玄斌一怔,自己出去三个多月,居然连守卫也不认识自己了。

    不过韩玄斌略微一想,也释然了,自己三个月没有洗脸,这些人认不出自己也是情有可原。

    “我是韩玄斌。”韩玄斌看着两个侍卫,无奈的只好道出了自己的真名来。

    韩玄斌,这个名字不止在秦家非常有名,在浑天城都算的上是家喻户晓的人物。

    “什么?你说你是韩玄斌,哈哈,你居然说你是韩玄斌?”先前的那个侍卫突然间像是听到了一个天大的笑话一样,哈哈大笑起来。

    另一个侍卫也哈哈大笑的指着衣衫不振的说道:“你要是韩玄斌,那我还是秦浩呢。”

    “小乞丐,你要是饿的没饭吃,也不能冒充我们秦家的少爷吧?”先前的侍卫说道。

    “哼,让开。”韩玄斌生气了,他不想跟这两个侍卫纠缠了。

    来到了家门居然进不去,这是一件多么可笑的事情。

    “怎么?你还想硬闯,我告诉你,我秦家可不怕你。”另一个侍卫也附和道。

    就在这时,一个女子从大门走了出来,看到门口在嚷嚷,就问道:“这是什么回事?”

    一个侍卫说道:“这个小乞丐居然想要硬闯进入我秦家府邸,被我们两个给拦住了。”

    来人不是别人,正是韩玄斌的mèi mèi秦玉。

    秦玉听了侍卫的话以后,开始仔细端详着眼前的这位小乞丐。

    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

    本来满脸疑惑的秦玉突然像是看到了什么,脸上露出了激动的笑容,大声的叫道:“哥哥,你终于回来了,家族的人都担心死你了。”说完一下子抱住了韩玄斌。

    这一下侍卫也傻眼了,两个侍卫你看看我我看看你。

    “xiǎo jiě,这个乞丐怎么会是?”侍卫结结巴巴的问道。

    他的话还没说完,秦玉就怒瞪了他一眼,冷声说道:“你才是小乞丐,他是我哥哥韩玄斌。”说完然后继续抱着韩玄斌的腰。

    韩玄斌笑了笑,手轻轻的抚摸了一下秦玉的鼻子,然后笑呵呵的说道:“小玉,快点放开吧,哥哥现在这样,你不嫌脏啊?”

    “不嫌,我想死哥哥了,哥哥,我们进去吧,父亲见到你一定会很高兴的。”说完秦玉兴奋的一蹦一蹦的带着韩玄斌进入了府邸。

    留下了两个侍卫傻傻的站在原地。

    “老二,你说我是不是在做梦?刚才那个乞,不,那个人居然是韩玄斌,也就是我秦家的少爷,我们居然拦着不让他进去?”先前的那个侍卫傻傻的说道。

    “是啊,我们犯下了滔天大罪啊。”另一个侍卫傻傻的说道。

    两人都被吓傻了,他们居然在无意中得罪了韩玄斌。

    秦玉带着韩玄斌直接走到了自己的屋里,给韩玄斌收拾了一下,然后换了一套衣服。

    收拾好了以后的韩玄斌立马就像变了一个人一样,脸上露出了迷人的气质。

    秦玉看着自己的哥哥,然后娇滴滴的问道:“哥哥,你失踪三个月了,走时只是说出去历练,家族的长老,尤其是父亲,非常的担心你。”

    韩玄斌身体一顿,然后低声说道:“小玉,让你们担心了,父亲在哪呢?”

    秦玉回答道:“父亲在会议室跟长老们开会呢。”

    “那还是先等他们开完会我在去找父亲吧。”韩玄斌很自然的说道。

    不料秦玉却是说道:“哥哥,父亲好担心你,你还是现在就去吧。”

    说完不等韩玄斌说话,就拉着韩玄斌走向家族会议室。

    不得不说,韩玄斌前世虽然是大陆第一高手,心境非常之高,但是也没怎么接触女孩。

    重生以后才接触了这么几个女孩,慢慢的他居然发现他对于女孩的撒娇非常的敏感。

    看着mèi mèi那可爱的样子,韩玄斌无奈的笑了笑。

    很快的两人就走到了家族会议室,秦玉首当其冲的打开门进去了。

    本来正在开会的秦浩等人突然被秦玉打断了。

    秦浩皱了皱眉头,不悦的说道:“小玉,慌慌张张,成何体统,你难道不知道家族族规吗?”

    秦玉轻轻的吐了一下舌头,然后低声说道:“父亲,对不起。”

    “没事,下次注意点。”秦浩淡淡的说道。

    “父亲,你看谁回来了,哥哥,进来吧。”秦玉笑呵呵的说道,一扫刚才秦浩说他的阴霾。

    当韩玄斌出现在众人视线的时候,众人都愣住了。

    良久,秦浩站了起来,激动的走过来搂住了韩玄斌的肩膀,大声说道:“韩玄斌,回来就好,回来就好。”

    韩玄斌看到秦浩的激动,心里不由一怔感动,一股暖流流过。

    十大长老在看到韩玄斌回来,也都站起来对着韩玄斌点了点。

    今天的会议没法开下去了,秦浩跟长老们说了一下就带着韩玄斌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韩玄斌,坐吧。”到了秦浩的屋里,秦浩笑呵呵的说道。

    韩玄斌跟父亲秦浩盘膝而坐,两人聊了起来。

    “韩玄斌,你这段时间都干吗去了?”秦浩问道。

    “我这段时间出去历练,得到一点奇遇,就在那里修炼了起来,没想到一修炼就是三个月。”韩玄斌挠了挠头,不好意思的说道。

    韩玄斌没有跟父亲秦浩说关于禾老伯的事情,也没说自己在大峡谷修炼,更没有说自己接的任务。

    要不然会被自己的父亲发现的。

    秦浩听了韩玄斌的叙述也是一怔的无奈,韩玄斌真是一个修炼狂人,居然一修炼,连时间都忘记了,三个月就这样过去了。

    “韩玄斌,你不再的这三个月时间里,可是发生了不少事啊。”秦浩也没有追问韩玄斌的事情,不由的叉开了话题。

    他知道,如果韩玄斌想说的话,一定会跟他说的。

    韩玄斌一怔,然后疑惑的看着自己的父亲秦浩,问道:“什么大事?”

    “幻想城三年一度的商业区争夺战在一个月之前就完事了,你迟迟没有回来,所以家族就另选了秦无虚去参加。”秦浩脸色不怎么好看,低沉的说道。

    韩玄斌一愣,他居然把幻想城三年一度的商业区争夺战给忘记了,不好意思的看着自己的父亲,然后急忙解释道:“父亲,对不起。”

    秦浩挥了挥手,示意没事。

    韩玄斌心里感叹一声,也只能在等三年在帮家族去参加那个比赛吧。

    “父亲,结果怎么样?秦无虚虽然年纪不大,但是实力也不错啊。”韩玄斌问道。

    “唉,秦无虚在第一战以压倒性的优势赢了比赛,但是在第二场遇到了剑王境界的斌子开,被斌子开打成了重伤。”秦浩脸色铁青,阴沉的说道。

    “怎么回事?斌子开?难道是斌子封的那个哥哥?”韩玄斌马上就联想到了古技城斌家。

    秦浩点了点头,没有说话。

    韩玄斌心里暗自想到,看来斌家这是在报复秦家。

    “该死的斌家,哼,他们不会有好下场的。”韩玄斌咬牙切齿的说道。

    斌家对秦家所在的一切都是因为韩玄斌而起。

    韩玄斌跟斌子封一个小小的矛盾,没想到斌家如此护短,韩玄斌非常的生气。

    “韩玄斌,别冲动,这事慢慢来,毕竟现在斌家比我们秦家厉害多了,为了家族,我们该隐忍的时候还是要隐忍的。”秦浩看到韩玄斌的表情就知道韩玄斌现在肯定很自责,所以出声提醒安慰道。

    韩玄斌强忍住了心中的怒火,慢慢的看向父亲。

    “这次幻想城,我秦家算是丢尽脸面了。”秦浩脸色难堪,悠悠的说道。

    “怎么回事?父亲?”韩玄斌疑惑的看向父亲秦浩,然后出声问道。

    “在秦无虚代表我秦家出战失利以后,本来我秦家想要退出幻想城的,但是一个名叫野兽的人却突然杀向我秦家阵营,虽然我们营救及时,但是还是有几名精英弟子受伤了。”秦浩面色阴沉,沉声说道。

    “野兽是谁?为什么要攻击我秦家?”

    “野兽就是这次幻想城三年一度的商业区争夺战的第一名,他非常的凶残,他的对手都被他打的残废或者重伤,但是当他得到第一名以后,直接宣布不要任何地盘,我们秦家也不认识他,但是不知道怎么回事,他就无缘无故的来攻击我秦家。”

    “嗯?当了第一名居然不要地盘,他想干吗?难道想凭借幻想城的名声出名?”

    “应该是吧,本来他打伤我秦家的精英子弟,我秦家众长老想要报复他,但是就在这时,幻想城城主召见野兽,我们也没办法对他进行报复了。”

    “该死的,怎么会出现这么一个人呢?也许是我秦家暗中的仇人吧?”韩玄斌心里暗自安慰道。

    能在幻想城年轻一代夺得第一名,即使是他韩玄斌都没有一点信心。

    这就说明这个人的天赋非常的好,将来的成就肯定是不可限量。

    韩玄斌思考了很久,也没想出来,到底秦家什么时候得罪了那个叫野兽的男子。

    “好了,韩玄斌,不说这些事了,等再过三年,我相信你会为我秦家增光的。”秦浩岔开话题笑呵呵的说道。

    韩玄斌重重的点了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