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9章 修炼-大唐最强公子哥-
大唐最强公子哥

第279章 修炼

    第二百七十六章

    渡劫丹本身就是王级丹药,jí pǐn渡劫丹就是尊级丹药。

    就算是整个帝国尊级炼药师也没有多少,而刘家一出手就是一颗尊级丹药jí pǐn渡劫丹。

    渡劫丹之所以是王级丹药,就是因为当一个人服用以后,体内剑气可以瞬间增加数十倍,如果是一个剑尊境界的人服用,增加数十倍是什么概念?

    众人想都不敢想。

    这就好比一个人渡劫以后的效果,不但洗经伐髓,而且还可以强化人的身体,最重要的就是剑尊境界或者一下境界的热闹服用,可以增加数十倍的剑气。

    这是剑尊境界强者梦寐以求的丹药。

    剑尊境界,就算是在整个帝国都是顶尖人物了。

    就算是整个帝国也才只有寥寥无几的几个人突破到剑皇境界。

    当众人听到是jí pǐn渡劫丹以后,都不由的一怔。

    就连韩玄斌满脸都是欣喜之色,jí pǐn渡劫丹,绝对是炼药师最向往的丹药,韩玄斌也是。

    “哈哈,刘家族长,你给的礼物也太贵重了。”国王古云华高兴的合不拢嘴,大声说道。

    刘家族长急忙说道:“国王陛下,只有这样的礼物才能配的上国王您呢。”

    古云华听完非常的受用,然后对着他点了点头,这让刘家之人非常的高兴。

    反观斌家,斌天河则是眉头皱的很紧,虽然他斌家的礼物地级高阶剑技非常珍贵,但是还是比jí pǐn渡劫丹差点。

    接下来的礼物因为刘家的jí pǐn渡劫丹,都变的平淡无奇。

    “我金家送国王一副壁画,价值千万两黄金。”

    “我武家送国王一株天心草。”

    “我李家送国王一个天外陨铁。”

    。。。。。。。

    很快的就论到秦家的人了,秦浩在看到了其他家族的礼物之后,感觉自己的礼物根本拿不出手。

    秦浩本来也没想那么多,只是带了一把浑天铸剑坊东方细语再次突破铸造出来的灵剑,想要送给国王,但是此刻他有点拿不出手来了。

    是人就爱面子,更可况是一家之主。

    秦浩此刻非常的纠结。

    在远处的斌天河仿佛看到了秦浩一样,笑呵呵的大声说道:“秦浩,你不会是没有给国王准备礼物吧?”

    “怎么会呢,国王陛下宴请我秦家,是我秦家的荣幸,我当然准备了礼物。”秦浩急忙说道,他生怕国王因此而生气。

    “那你拿出来啊?怎么?不敢拿出来,还是怕丢人现眼?”其他几个家族的人也都附和着斌天河。

    而国王古云华则是微微一皱眉头,看向了秦浩。

    是的。

    如果秦浩拿不出一点比较好的礼物,他这个国王会很没面子的。

    秦浩在众人期待的目光中,慢慢的拿出了那把原先准备好的灵剑,心里忐忑不安。

    但是当他拿出灵剑之时,所有的人都哈哈大笑。

    “秦浩,你别告诉我,你送国王的就是这么一把灵剑?”

    “哈哈,真是可笑,一把灵剑也敢拿出来丢人现眼。”

    “真是的,这就是浑天城第一大家族秦氏家族?”

    “秦家的礼物真是太棒了,居然是一把灵剑,哈哈哈。”

    所有的人都在斌天河的带头下嘲笑着秦浩,秦浩此刻非常的尴尬,如果有个地洞的话,他会好不犹豫的选择钻进去。

    “秦浩,真是看不出来,你堂堂浑天城第一大家族,居然只是拿出了一把灵剑来,真是可笑,如果你秦家没有什么贵重礼物的话,只要说一声,我斌家可以帮你出啊。”斌天河嘲讽的说道,脸上尽是不屑的神色。

    就在秦浩想说什么的时候,一只手拍在了秦浩的肩膀上。

    秦浩转身一看,是韩玄斌拦住了他。

    韩玄斌拿过父亲手中的灵剑,然后淡淡的说道:“谁说我秦家送国王的礼物就是这把灵剑?”

    “韩玄斌。。。”秦浩急忙说道,他怕韩玄斌年轻气盛惹出事来。

    韩玄斌回过头来看着秦浩,然后重重的点了点头。

    “难道你秦家还有什么比这把灵剑贵重的礼物吗?哈哈哈,真是天大的笑话。”斌子封突然大声的说道。

    此刻所有的家族都在好奇,韩玄斌凭什么说这样的话,就连刚才帮助韩玄斌出面的古宁,脸上都露出了一丝期待的表情。

    古云华则是静静的看着众人,他心里可是乐着呢,他们送的礼物越贵重,越是对他自己好。

    “大人说话,哪有你插嘴的份,我真怀疑你的家教问题。”韩玄斌不屑的冷声对着斌子封说道。

    顿时斌子封大急,“你,韩玄斌,你。。。”

    “够了,子封,你退下。”斌天河看到了国王古云华的脸色,急忙喝止住了自己的儿子斌子封,生怕他惹出事来。

    “哼,韩玄斌,你就逞口舌之利吧,我看你今天能拿出什么贵重礼物来?”斌天河脸色阴沉的说道。

    “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永远不要小瞧别人。”韩玄斌眯着眼睛,笑呵呵的对着斌天河说道。

    “哼。”斌天河不再说话,也不再理会韩玄斌。

    “你到底能不能拿出来啊,你这是在耽误国王的时间。”本来寂静的大厅,被刘家的一个年轻男子给打破了。

    现在整个刘家因为送的礼物最为贵重,各个都得意洋洋的。

    “哼,小人得志。”韩玄斌冷哼道。

    韩玄斌没有理会他,转身上前一步,然后笑呵呵的对着国王古云华跟公主古宁说道:“今天是国王陛下的宴会,在这里我代表秦家向国王陛下跟古宁公主贺喜。”

    说完韩玄斌环视了一下众人,看到了众人眼中,有的不屑,有的嘲讽,有的则是在期待什么。

    “这把灵剑算是我秦家的礼物吧。”韩玄斌拿起了灵剑,慢吞吞的说道。

    他的话一出口,众人又开始了炮轰他了。

    “哼,在让你装,居然说这不是一个灵剑,哼,装啊。”斌天河大声的不屑的嘲讽道。

    “哼,浑天城的第一大家族,送的礼物真是好啊,居然是一把灵剑。”刘家的那个男子也嘲讽道。

    “这个韩玄斌真是不知死活,居然敢调戏国王。”

    “一个这么好的年轻小伙子,居然自寻死路。”

    下边的人都在议论纷纷,就连秦浩等人在听到韩玄斌的话,也都脸色不由的一变。

    在看古云华,在听到韩玄斌的话以后,脸色微变,虽然没有说话,但是众人也能够看出他的不悦。

    而古宁公主则是一脸好奇的看着韩玄斌,这个男子很神秘,她很好奇。

    就在众人的嘲讽跟不屑中,韩玄斌又说话了。

    “这把灵剑是我秦家的礼物,但是这是送给古宁公主的贴身丫鬟的,谢谢她刚才为我出面。”韩玄斌拿起了手中的那个灵剑,然后对着古宁说道。

    众人一听,非常的疑惑,怎么送礼不送国王,居然送给古宁公主的一个丫鬟,这让众人非常的不解。

    就连古宁公主都有点疑惑的看着韩玄斌。

    韩玄斌上前一步,然后笑呵呵的把灵剑递给了古宁,在古宁接过灵剑以后,笑呵呵的说道:“古宁公主,刚才谢谢你。”

    “不客气,不用谢。”古宁雪秦的脸蛋露出了温馨的笑容,娇滴滴的说道,然后把灵剑递给了下人,收了起来。

    这次所有的人都没有说话,因为他们已经不知道说什么了,就连古云华都沉默了。

    韩玄斌把那把灵剑送出去以后,瞬间手中又出现了一把长剑,幽月剑。

    这可是一把圣剑,紫玉剑圣生前的佩剑。

    当韩玄斌拿出这把剑以后,众人都不由的一惊。

    这些大家族里边也不泛一些能人异士,当看到韩玄斌手中的幽月剑以后,都不由的倒吸一口凉气。

    这把剑绝对比刚才那把灵剑珍贵,单单那个剑身发出的气势就这么的压抑。

    秦浩看到韩玄斌手中的幽月剑以后,不由的一怔,然后无奈的点点头。

    古云华在看到这把幽月剑以后,不由的一怔,瞳孔一缩,眼睛猛的睁大,死死的盯着这把幽月剑。

    就在众人都震惊中,韩玄斌有开始说话了。

    “这是一把圣剑,名为幽月剑,我把它送给古宁公主,圣剑有灵性,如果这把圣剑不排斥古宁公主的话,那么希望古宁公主以后好好的对它。”韩玄斌平淡的说道。

    众人脑袋轰的一声,都麻木了。

    圣剑,就算是在整个帝国都是非常珍贵的佩剑。

    韩玄斌的圣剑,绝对比刘家的jí pǐn渡劫丹高贵多了,所有的人眼睛都亮了。

    “该死的,这小子真是个败家子,居然连圣剑都拿出来送人了。”

    “该死的,那可是一把圣剑啊。”

    “要是让我拥有一把圣剑,就算是使用一天,我也愿意。”

    “该死的,他是从哪里得来的圣剑。”

    众人有的羡慕,有的嫉妒,所有的眼光都集中在了韩玄斌身上。

    韩玄斌把圣剑递给了古宁,古宁非常高兴的接过了幽月剑,然后轻轻的抚摸起来。

    当古宁接过幽月剑以后,幽月剑剑身突然颤抖起来了。

    圣剑有灵,这是所有的人都知道事。

    “古宁公主,滴血试试。”韩玄斌提醒道,他也在担心幽月剑不会认主古宁。

    古宁试着把自己的手指咬破,然后滴了一滴血,当鲜血滴在了幽月剑上时。

    “滋滋。”幽月剑迅速的吸收了那滴鲜血,然后剑身停止了颤抖,整个剑身依偎在古宁怀里。

    韩玄斌深吸一口气,看来幽月剑没有排斥古宁。

    古宁此刻也非常的高兴,怀里抱着幽月剑,到处让别人看。

    古云华此刻脸上露出了迷人的笑容,他心里非常的高兴,虽然不是送给他的,但是也是送给他女儿的,而且还是他最疼爱的小女儿,其实都一样,不由的对韩玄斌的看法改变了不少。

    “谢谢你,韩玄斌。”古宁高兴的拿着幽月剑,然后跑过来在韩玄斌额头上亲了一口。

    韩玄斌一怔,还没有反应过来。

    这是韩玄斌重生到这个大陆第一次被女孩亲,韩玄斌老脸一红,不敢在看古宁。

    古宁则是笑呵呵的看着韩玄斌。

    良久。

    “古宁公主,这把剑既然认主了,那么就请你以后好好的对它,视她如姐妹。”韩玄斌平复了一下心情,然后真诚的说道。

    这么多天,他对幽月剑也有感情了,他也希望幽月剑能够遇到一个好主人。

    “叫我宁儿吧。我会好好对它的。”古宁迷人的脸蛋上露出了一丝笑容,娇滴滴的说道。

    这让在人群中的斌子封非常的不爽,怨毒的看了韩玄斌一眼。

    就在这时,韩玄斌突然一怔。

    残阳剑陡然间不受控制的从空间戒指中飞了出来,而古宁手里的幽月剑则也是不受控制的飞了起来。

    两把剑在众人的惊讶中,盘旋在韩玄斌头顶,交织在了一起,亲密的旋转了起来。

    “这把剑怎么回事?好像是从韩玄斌的空间戒指中飞出来的。”

    “难道这把剑也是一把圣剑?”

    “天啊,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谁能够告诉我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所有的人在看到这一幕都惊呆了,就连帝国国王古云华都非常的震惊,更别说其他家族的族长了。

    而此刻韩玄斌却在那里安静的笑着。

    是的,他笑的很开心,他笑的很真心。

    他知道,这是残阳剑对幽月剑的不舍。

    谁说长剑没有感情?残阳跟幽月相处了这么几个月,有了非常深厚的感情。

    这也是因为韩玄斌在修炼紫玉诀的时候,先天紫气淬炼了残阳剑,让幽月剑本身感觉到了很情切的感觉,所以才会对残阳剑这么依赖。

    而此刻古宁公主已经惊呆了,她没想到韩玄斌居然也有一把剑,能跟幽月剑产生共鸣。

    刚被幽月剑认主,此刻幽月剑的感受她能够感觉的一清二楚。

    小巧的脸蛋上出现了一丝不可置信的容颜,静静的看着韩玄斌。

    此时无声胜有声,韩玄斌没有说话,只是对古宁公主回以一个灿烂的微笑。

    残阳剑跟幽月剑,一个黝黑,一个碧玉,两把剑在天空中交织在了一起,发出了一阵阵的共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