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0章 不甘心-大唐最强公子哥-
大唐最强公子哥

第280章 不甘心

    第二百七十七章

    但是谁都可以感受到空气中充满了悲伤的气氛,这是离别的悲伤。

    众人都在震惊,韩玄斌的两把剑居然都有了灵性,而且能出现这种天地异象。

    “好剑,真是好剑。”古云华大声的说道。

    “韩玄斌的剑。。。”秦浩喃喃自语道。

    而此刻反观斌天河等人,在震惊中醒来以后,脸色铁青。

    本来他们还在嘲笑秦家的礼物寒酸呢,但是人家出手就是灵剑送丫鬟,给公主送的居然是圣剑。

    圣剑,就算是整个斌家都没有一把,但是人家韩玄斌随手就送出去了,这让斌天河跟刘家的人都像找个地洞钻进去。

    良久,残阳剑发出了一声声的悲戚,然后慢慢的离开了幽月剑,降落在了韩玄斌手里,剑身依旧在不断的颤抖着,仿佛一个伤心的孩子回到了母亲的怀抱一样。

    韩玄斌轻轻的抚摸着残阳剑,然后低声的说道:“别难过了,你们还会有再见的时候的。”

    同样的,幽月剑也落到了古宁公主的手里,跟残阳剑一样,发出了一阵阵的悲戚,古宁也亲手抚摸着幽月剑,可以看出她对幽月剑的喜爱。

    韩玄斌收起了残阳剑,然后脸上表情有点复杂的看着古宁,低声说道:“希望以后残阳剑还有机会能够见到幽月剑。”

    古宁嘴巴长的很大,想说什么,但是最终没有说出来,对着韩玄斌重重的点了点头。

    “国王陛下,前两件是送给古宁公主的,表达我谢意的,我秦家还有一件礼物要送给国王陛下。”韩玄斌稍稍的恢复了一下心情,然后平静的说道。

    说话中间,韩玄斌还挑衅的看了看斌天河跟刘家之人,眼中的挑衅之色非常的明显。

    “呵呵,韩玄斌贤侄不必多礼,你送小女的那把圣剑绝对是非常珍贵的,不必破费了。”古云华嘴上这么说,但是他心里可不是这么认为的。

    此刻大厅说有的人都在疑惑的看着韩玄斌,他们一开始对韩玄斌的不屑现在全部转变成了好奇,他们很好奇,为什么韩玄斌能够随手就送别人一把圣剑,而且还有更重要的礼物要送国王。

    这些人中只有斌家之人此刻非常的恼怒韩玄斌,尤其是斌子封,他本来对古宁公主就很有好感,时常巴结古宁公主,但是古宁公主都不叼他。

    而韩玄斌却接二连三的送给了古宁公主一把圣剑,古宁公主明显对斌子封有好感,这让一向非常自傲的斌子封受不了。

    “该死的,韩玄斌,你迟早会死在我手里的。”暗地里斌子封双拳紧握,指甲插进了肉里,一丝丝的鲜血慢慢的从手掌溢出。

    “国王陛下,这只不过是一点薄利而已,根本比不上斌家的大礼。”韩玄斌嘲讽的说道,特别是在大礼两个字上加重了口音。

    在场的谁都能够听出来,韩玄斌这是对斌家裸的挑衅。

    秦浩此时的心情非常的复杂,既高兴又担忧。

    高兴吧,是高兴韩玄斌送出的礼物,使得国王都非常的高兴。

    担忧吧,就是担心韩玄斌此次得罪了一些大家族,这些大家族对他报复,特别是斌家,对韩玄斌一定恨之入骨了。

    不过此刻他也没什么办法,只要行动上支持韩玄斌。

    秦浩看着脸色铁青的斌天河等人,冷哼一声,然后山前一步,对着古云华行礼道:“国王陛下,这些只不过是我秦家对帝国的礼物而已,以后我秦家绝对会听从陛下的旨意。”

    当听到秦浩的话以后,斌天河的脸色更加的难看了,本来这次是想羞辱一下秦家的,没想到没有羞辱到秦家,却把他自己搭进去了。

    “呵呵。”古云华笑呵呵的说道。

    而就在这时,韩玄斌手里拿出了一个卷轴,大声的说道:“国王陛下,既然古宁公主得到了幽月剑的认可,那么这套天级剑技紫玉诀就送给国王了。”

    当天级剑技四个字传送到大家的耳朵以后,所有的人都麻木了。

    天级剑技,那可是就连整个古技帝国都没有一个人能够拥有的剑技。

    天级剑技,在整个剑心大陆都是非常抢手的东西,而此刻韩玄斌却把他拿出来送人了。

    “这,这,这。”古云华虽然心里有所准备,但是依旧麻木了,这份礼物太贵重了。

    而秦家的人则是激动的大叫了起来,秦浩努力控制住自己颤抖的身体,大声的说道:“韩玄斌,你。。。”

    他的意思很明显,就是不希望韩玄斌把这个天级剑技送出去,毕竟拥有了天级剑技,那么也就是说在未来五年之内,秦家一定能够踏足古技城,成为能够跟斌家比肩的大家族。

    “韩玄斌。。。”

    “哥哥。”

    “韩玄斌。”

    秦家的大长老还有四长老秦天空,秦玉,秦无虚都失声的叫了出来。

    韩玄斌转身对他们报以一个灿烂的微笑,然后很是平淡的说道:“父亲,一切我自有主意。”

    秦浩听到韩玄斌的话,没有继续出声,但是神情却是显得非常的激动。

    韩玄斌拥有天级剑技,就连他自己都不知道,然后他的儿子太过于神秘了,此刻居然随手就拿出了天级剑技送人,就算是秦浩久经人世,此刻也是有点麻木。

    “天啊,他是不是疯了,居然拿出天级剑技送人?”

    “就是啊,他的脑袋是不是有问题?”

    “是不是他的脑袋烧坏了,居然天级剑技就随手送人。”

    “肯定是假的,一个小小的浑天城的家族,怎么可能拥有天级剑技?就算拥有也是自己家族享用,怎么会拿出来送人?”

    很多人在震惊过后,则是一脸的不屑,都认为韩玄斌的天级剑技是假的,纷纷在嘈嘈嚷嚷着。

    斌天河则是冷笑一声,然后大声对着最上首坐着的国王古云华说道:“国王,他的剑技肯定是假的,就算是整个古技帝国怕也是拿不出一套天级剑技来,他一个小小的家族怎么能够随手拿出来送人?”

    经过斌天河的诉说,古云华也是一怔,然后以不可置信的眼光看着韩玄斌。

    大厅中的声音此刻更加的嘈杂了,都在说韩玄斌是个骗子。

    “切,我就说肯定是假的,要不然他怎么能够随手拿出来送人?”

    “该死的,你就等着国王的怒火吧,敢欺骗国王,真是活的不耐烦了。”

    “他就是个大骗子,想哗众取宠,得到古宁公主的芳心,和国王陛下的认可,可惜计谋没有得逞。”

    韩玄斌听到大厅中的议论,他没有理会别人,眼睛直直的盯着斌天河,然后阴冷的说道:“你说这个天级剑技是假的?”

    斌天河死死的盯着韩玄斌,然后一字一句的说道:“这个剑技一定是假的,根本不可能是真的。”

    韩玄斌听到斌天河的话,出人意料的居然没有生气,而是哈哈大笑起来,这让众人都摸不着头脑。

    “你确信你的判断是真的?”韩玄斌大笑过后,冷冷的出声问道。

    看到韩玄斌的逼问,斌天河心里也没有底了,不过他随后想了想天级剑技的珍贵,就算他这辈子都没有见过天级剑技,然后挺直了腰板,大声的不屑的嘲讽道:“我确信,你的剑技根本就是假的。”

    古云华此刻脸色非常的不好看,如果这个剑技是真的还好说,如果这个剑技是假的,那么他国王的面子就丢光了。

    古云华冷冷的看着韩玄斌,似乎也是相信了斌天河的话,他也认为韩玄斌不可能拥有如此强大的剑技。

    天级剑技,如果流传出去,绝对会在大陆上引起一场腥风血雨。

    韩玄斌轻轻的拂了一下自己的刘海,然后淡淡的说道:“国王陛下,我的剑技绝对是真的,如果陛下不相信可以找专家鉴定一下。”

    韩玄斌说的风轻云淡,他知道这是紫玉剑圣的成名绝技,根本不可能是假的,所以他一点都不害怕。

    倒是秦浩在脑袋清醒以后,也在暗自后怕,悄悄的问着韩玄斌道:“韩玄斌,那个剑技。。。”

    他还没说完,韩玄斌就打断了他的话,然后对着他点了点头。

    秦浩这下放心了,既然韩玄斌说是真的,那么他相信他的儿子绝对不会骗他的。

    “怎么试?”古云华大声的说道,此刻他的脸色铁青,可以感觉出他的愤怒。

    “父皇,我想韩玄斌给的剑技应该是真的,不可能是假的,他不会骗我们的。”古宁站出来为韩玄斌说话了。

    她跟韩玄斌没怎么接触,但是刚才在幽月剑跟残阳剑的影响下,她莫名的感觉韩玄斌不会骗人。

    “宁儿,你有什么办法能够证明它是真的吗?”古云华看到古宁说话了,声音柔和了一点,平静的说道。

    人就是这样的,根本不会记得你的好,只要你犯一点错误,就会记恨你一辈子。

    古云华也不例外,刚才还因为韩玄斌送他女儿古宁公主一把圣剑而高兴,还亲自的夸赞韩玄斌呢。

    但是此刻呢,因为有点怀疑韩玄斌送的剑技是假的,就对韩玄斌如此冷淡,实属让人厌恶。

    韩玄斌没有理会古云华的表情,他今天之所以这么做是因为他有计划的,要不然也不会在这里浪费时间了。

    不过韩玄斌送古宁幽月剑则是一时心血来潮的,根本不是有预谋的。

    “根本不用证明,这就是假的。”斌天河的声音再次响起。

    斌天河的眼中尽是不屑跟嘲讽,如果这次秦家的剑技是假的,那么秦家离灭亡的日子也不远了。

    “聒噪。”在听到斌天河屡次的拉秦家下水,韩玄斌有点生气了,不耐烦的说道。

    “哼,你说什么?要不是这是在皇宫的宴会上,就你刚才的哪句话,你就已经死了好多次了。”斌天河愤怒的说道。

    不过斌天河也有那个实力,有那个自傲的实力。

    “好了,别吵了,这套剑技暂时还不能确定是不是真的,大家还是别吵了。”古云华说话了,但是依旧可以从他的声音中感到一丝不悦。

    就在众人都以为古云华要对韩玄斌说什么的时候,一股磅礴的气势瞬间卷向大厅。

    整个大厅突然间非常的压抑,有些实力弱小的人不断的后退着,韩玄斌心里一惊,然后陡然间爆发出了自己的剑气,形成了剑气防御。

    但是依旧可以感受到这股气势的威压,太可怕了。

    “一群愚蠢的家伙。”一个秦发老者陡然间出现在了众rén miàn前,然后径直的走向了古云华,嘴里不屑的说道。

    “老祖宗。”古云华一惊,急忙站起来行礼道。

    这个秦发老者就是古云华的老祖宗,也就是古技帝国皇室的守护神,平时就呆在皇宫深处,根本没露面,没想到此次却是惊动了他。

    “啊,居然是老祖宗。”

    “他到底有多么强大的实力,单单是气势就压迫的众人喘不过气来,好可怕。”

    “好可怕的气势,真是令人心悸。”

    大厅中,就在秦发老者出现以后,就连斌天河跟秦浩等人都惊讶的说不出话来。

    老祖宗一直是古技帝国的传说,这么多年谁都没有见过他,更不知道他有多么强横的实力。

    此刻老祖宗不但出现了,而且还是一脸怒气的骂了众人一次。

    就在古云华喊出老祖宗的时候,强大到令人心悸的气势瞬间消失,老发老者看着古云华,冷哼一声没有说话。

    “老祖宗,你怎么出来了?”古云华焦急的说道。

    “我要是不出来,这个天级剑技都被你们给毁坏了。”秦发老者愤怒的说道。

    “老祖宗,你,你说什么?你说这个剑技是真的?”古云华不敢置信的看着秦发老者。

    秦发老者没有说话,只是接过了古云华手中的卷轴,仔细的观摩起来。

    “兮兮。”在得到了老祖宗的认可以后,众人都不由的一惊,都在震惊韩玄斌的天级剑技。

    此刻斌天河一句话都不敢说,身体不断的颤抖着,他可以不怕国王古云华,但是老祖宗却根本不是他能够惹得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