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2章 眼中-大唐最强公子哥-
大唐最强公子哥

第282章 眼中

    第二百七十九章

    在他眼里,二弟韩玄斌天赋非常的高,这么多天过去了,应该也突破到了剑王境界了吧。

    在浑天城剑王境界一般没人招惹的话,没有一点问题的。

    “爷爷,到底怎么回事?韩玄斌哥哥怎么了?你快说啊。”洪雪此刻也没有保持矜持了,在听到韩玄斌出事了以后,急忙抱着爷爷摇晃道。

    洪傲的爷爷没有回答两人的问题,而是举头仰望天空,喃喃自语道:“你二弟不简单啊。”

    洪傲跟洪雪非常的着急,然后急忙问道:“爷爷,你快说啊,到底怎么回事?”

    “你二弟不知道怎么回事,居然跟紫玉剑圣搭上了边,而且得到了紫玉剑圣的成名剑技,也就是天级剑技紫玉诀,还有紫玉剑圣的随身佩剑圣剑幽月剑。”洪傲的爷爷一口气说出来。

    洪傲跟洪雪一怔,韩玄斌居然能跟紫玉剑圣搭上边,两人非常的震惊。

    不过震惊之后就是狂喜,剑圣,那可是传说中的存在,韩玄斌跟紫玉剑圣有关系,两人当然高兴了。

    “在前几天,古技帝国皇室举行的宴会,韩玄斌在宴会上送出了一把圣剑幽月剑,还有一套天级剑技紫玉诀,不知道他这是什么意思?”洪傲的爷爷继续的说道。

    “也就是说,是这套剑技引来的麻烦?”洪傲何其聪明,很快就想到了事情的根本。

    一套天级剑技,足以引发帝国之间的战斗,大陆一些大势力也会蠢蠢欲动了。

    洪傲的爷爷点了点头。

    “既然已经送出去了,那么这些人应该是找帝国啊,怎么会找到韩玄斌哥哥呢?”洪雪急忙问道,脸蛋上浮现一丝焦急的神色,她很关心韩玄斌。

    “很多人想在他的身上打主意,前几天有一批人闯入皇室,想要夺取紫玉诀,但是没有一个人生还,一个帝国绝对不是想象中的那么简单,不过我相信,在不久一些大势力就要动了。”洪傲的爷爷说道。

    “那怎么办?”洪雪急忙问道。

    洪傲的爷爷良久才说道“没事,这件事我有办法。”

    而在古技城,秦家的院落,自从上次宴会之后,秦浩就没有回到古技城。

    而韩玄斌也跟秦浩告别,说是有事出去一段时间。

    这段时间帝都的皇室被攻打了两次,都是无一生还,帝国皇室再一次让人认识到了他们的实力强大。

    其实一套天级剑技所能引动的大势力,所谓的大势力也就是在一般人眼里的大势力。

    就比如武斗场,冒险者工会,炼药师协会,还有一些超然的大家族,根本不会来强夺。

    然后一些小家族小势力,却把注意打到了秦家头上。

    秦家这段时间戒备很严,他们也怕这事波及到他们秦家身上。

    韩玄斌此刻已经离开古技城数十天了,其实他也没想到,他的举动,居然引动了大陆的一些势力。

    他还是小看了天级剑技的影响力了。

    就连秦家的秦浩都不知道韩玄斌干什么去了,好像凭空消失一样。

    秦浩此刻在书房里来回的走着,心里不知道在想着什么。

    有一伙黑衣人,五个,各个的气息都非常的强大。

    他们偷偷的潜入了秦家,然后准备找机会捉拿秦浩,想在秦浩身上打主意。

    很快的这些人就潜入了秦家,然后走到了秦浩的书房。

    “嘎吱。”秦浩的书房们被打开,入眼的是五个黑衣人。

    秦浩想动,但是在这五个人爆发出气势来以后,他就断绝了逃跑的希望了。

    “你们是谁?”秦浩冷声问道。

    “我们是谁你不用管,你只要告诉我们韩玄斌在哪?”为首的一个黑衣人说道。

    这五个人都是剑尊巅峰的实力,根本不是秦浩一个人能够对抗的。

    秦浩听到他们是来找韩玄斌的,冷哼一声,然后说道:“我儿去找紫玉剑圣去了,你们如果对我秦家下shā shǒu,紫玉剑圣不会放过你们的。”

    秦浩虽然受制了,但是他脑袋还是非常的清醒,他拿出了紫玉剑圣做挡箭牌。

    果然,这些人听到了紫玉剑圣的名号以后,身体顿了顿。

    “哼,别拿紫玉剑圣来吓我们,你今天要是不说出韩玄斌的地址,我们就把秦家夷为平地。”其中一个人大声说道。

    秦浩冷哼一声,没有说话。

    “真是不识好歹的家伙。”为首之人说道。

    他们虽然也害怕紫玉剑圣,但是如果不留下一点痕迹,就算紫玉剑圣也根本不可能找到他们,这样他们就非常的自信了。

    “该死。”其中一个黑衣人说道。

    话音一落,一把长剑就抵在了秦浩的咽喉处,准备下shā shǒu。

    “大哥,我们把秦家的人全杀了,千万不能留下活口。”其中一个黑衣人说道。

    那个叫大哥的黑衣人思索了良久,然后点了点头。

    这个把长剑架在秦浩脖子上的黑衣人正准备下shā shǒu,陡然间一股可怕的气息充斥着整个秦家院落。

    一道惊天雷响般的声音响起,“谁敢动秦家一根毫发,我惊天剑圣跟他不死不休。”

    陡然间,这五个人向是着了魔一样,身体不住的颤抖着。

    而且他们此刻惊讶的发现他们的身体被禁锢住了,不能动了,恐惧袭击着脑袋。

    轰的一声,整个古技城的所有人都听到了惊天剑圣的这句话,他是来为秦家出面的。

    只见一个白发老者,仙风道骨的站在了古技城最高处,俯视着下边,然后接着说了一句话:“冒犯秦家者,杀无赦。”

    就在他话音一落,那五个黑衣人扑哧一声,七窍流血,瞬间到底身亡。

    剑圣的攻击力永远不是常人能够想象的,就这样隔着这么远,使用音波就可以瞬间击杀五个剑尊巅峰,而且还毫无还手之力,这就是剑圣的可怕。

    如果洪傲在这里的话,一定会发现,原来这个惊天剑圣就是他的爷爷。

    帝都此刻非常的混乱,很多大势力准备打皇室的注意,但是都在这一刻退却了,因为他们惧怕惊天剑圣。

    而古云华此刻也是非常的不安,生怕惊天剑圣一生气,把皇室给毁了。

    不过他还是暗自高兴,幸亏跟秦家交好,要不然剑圣的怒火可不是他们这些人能够承受的。

    惊天剑圣瞬间消失,然后出现在了秦浩的房间。

    秦浩看到来人之后,明显的警惕了一下。

    惊天剑圣淡淡的说道:“别害怕,我跟你儿有交情,这次就是来救他的,他现在在哪?”

    秦浩一怔,他已经知道,眼前之人就是惊天剑圣无疑。

    不过他非常的惊讶,自己的儿子怎么能够同时认识两个剑圣,而且还让剑圣挺身而出救秦家。

    “对谢前辈救我秦家,只不过我儿韩玄斌数日前走了,临走时也没告诉我说去哪,只是说有事,到现在还没回来。”秦浩平静着心里的惊讶,然后认真的回答道。

    惊天剑圣点了点头,然后瞬间消失了。

    经过惊天剑圣在帝都的现身,所有的势力都准备跟秦家交好,根本不敢对秦家打主意。

    有两个剑圣作为后台,就算是犹如武斗场之类的大势力都不想轻易得罪。

    韩玄斌则是在忙着部署着防御,非常的繁忙,韩玄斌依旧没有回来。

    在遥远的地方。

    “你说什么?惊天剑圣为了秦家出面?好了我知道了,以后不准对秦家下手,适当的时候可以帮助秦家。”一个声音说道。

    另一处地域。

    “嗯?有意思,小小的一个秦家,背后居然有两个剑圣撑腰,有意思。”

    几乎各个势力在一天的时候都知道了惊天剑圣现身古技城为秦家出面的事情。

    所有的大势力都不再对秦家有什么想法,都在纷纷的暗骂那几个黑衣人是蠢货,明知道有剑圣撑腰,他们还要硬闯,活该他们死。

    不过就在数十天后,古技城皇室又公布了一则非常重大的消息。

    帝国将与冒险者工会总部共享天级剑技,跟古技帝国过不去的就是跟冒险者工会过不去。

    这则消息一出,震惊整个大陆,所有的人都在暗叹。

    古云华认为皇室根本保护不了天级剑技,所以才想出了这种办法。

    如果说古技帝国他们不惧怕,但是冒险者工会,他们就不得不考虑了。

    冒险者工会在大陆的实力,那绝对是非常强大的,根本没有一个势力敢跟冒险者工会对抗。

    虽然还有一些势力不甘心,但是在几次试探之后,彻底放弃了对天级剑技的注意。

    经过一个多月的时间,这件事终于告一段落。

    人们也很快的就忘记了这件事,但是一些大势力还是有所留意。

    而这一个多月,韩玄斌依旧没有出现,谁都不知道他干吗去了,就连秦浩也不知道。

    经过惊天剑圣的出面,秦家在古技城的影响力也越来越高,连帝国国王古云华都亲自登门拜访。

    古云华赐予了秦浩一座非常豪华的府邸,至此秦家正式入驻古技城。

    秦家的产业在慢慢的发展着,很多家族都在跟秦家结交,唯独斌家例外。

    终于斌家也感觉到了一丝危机感,惊天剑圣的名头太吓人了,就算是斌家底蕴深厚,也不敢跟惊天剑圣对抗。

    至此,他们斌家不得不重视秦家了,而且也在暗中慢慢的展开了一系列报复秦家的政策。

    而惊天剑圣在匆匆现身以后,没有找到韩玄斌,也悄无声息的回去了。

    而身为这次事件的主角韩玄斌此刻却是在浑天城到古技城的官道上的那个大峡谷中。

    是的,韩玄斌这一个多月的时间,一直在这里,外界的一切他丝毫不知道。

    当天,韩玄斌在参加完宴会以后,引发的四方云动。

    本来韩玄斌也准备留在古技城的,但是他发现了一股熟悉的味道,这是一股强大的气息。

    但是只有韩玄斌自己发现了,其他人都没有发现。

    韩玄斌顺着这股气息追去,可是在追了一会就不见踪影了,他就前往大峡谷了。

    是的,这股气息是跟他阔别已久的禾老伯的气息,韩玄斌非常的清楚的记得,禾老伯的气息,还有他身上那若有若无的炼药师独有的丹药香味。

    韩玄斌认定了那个人一定是禾老伯,他认为禾老伯一直在暗中关注着他。

    他在追丢以后,第一时间想到了回大峡谷。

    大峡谷是他跟禾老伯第一次相遇的地方,也是分别的地方。

    他心里很是激动,能够见到禾老伯他非常的激动。

    但是在来到大峡谷的山洞以后,他失望了,这里依旧是他跟禾老伯分手时候的样子,没有一丝的变化,只不过是多了一层灰尘而已。

    韩玄斌依稀记得,跟禾老伯分别的那一刻,禾老伯眼中的不舍。

    “韩玄斌,等你实力强大了以后,你就自然而然的知道我是谁了。”

    “韩玄斌,回去以后别把我们两的事情说出去。”

    “韩玄斌,好好修炼,炼药师一途跟剑道一样,永无止尽。”

    “韩玄斌,以后我会回来看你的。”

    “韩玄斌,保重。”

    韩玄斌依稀记得禾老伯跟他分别时候说过的话,这些话深深的刺痛着他的心。

    前世的韩玄斌没有什么亲人,唯一的爷爷跟师傅都死了,只有他一个人在追求自己心中的执着。

    而重生到剑心大陆以后,韩玄斌就想过,要改变,既然有了亲人,那么自己就一定要好好努力修炼,只有足够的实力才能够保护亲人的安全。

    而禾老伯虽然只是跟韩玄斌相处了三个多月,但是韩玄斌把禾老伯当成了自己的亲人一样。

    不由自主的韩玄斌的眼睛湿润了,他想到了和禾老伯在一起的快乐的日子。

    “禾老伯,你到底在哪呢?我知道你一直都在关注着我,你放心,我一定不会辜负你的期望。”韩玄斌喃喃自语道。

    看着熟悉的山洞,韩玄斌此刻也没有什么心情在回去了,一直沉浸在伤心之中。

    就这样三天过去了,而外界的一切他丝毫不知道。

    韩玄斌熟练的拿出了自己的药鼎,开始了炼药,

    他要寻找跟禾老伯在一起的快感。

    而且他感觉禾老伯一直都在暗处注视着他,他要给禾老伯看看他这段时间的成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