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5章 chéng rén礼-大唐最强公子哥-
大唐最强公子哥

第285章 chéng rén礼

    第二百八十二章

    “哼,我冒险者工会出三千万两。”冒险者工会浑天城分会的负责人大声叫道。

    “四千万两。”四号贵宾室的老城主报价道。

    “五千万两。”城金家之人报价道。

    “五千五百万两。”古技城刘家之人报价道。

    台上的拍卖师武洪的身体已经开始颤抖了,如果自己能够拍卖成功这个人级剑技,那么自己的分红也够自己一辈子花了。

    最重要的是,他一个拍卖师居然能够拍卖一套人级剑技,这是莫大的荣誉。

    “六千万两。”

    “七千万两。”

    “七千五百万两。”

    “八千万两。”

    一眨眼功夫报价就上涨到了一亿两银子,也就是一百万两黄金。

    韩玄斌看着众人的报价,心里暗自想道:“照着样下去,很快报价就会超过龙髓。”

    “一百一十万两黄金。”三号贵宾室的斌子封终于开口报价了,这是他的第一次报价。

    一百一十万两黄金,对于一个小家族来说已经是天价了,对于斌家这种大家族也不是一个小数目,但是为了人级剑技,这些钱太值了。

    人级剑技的重要性绝对要比这些钱重要。

    此刻又有两人退出了竞拍,现在留下的几个人都是实力非常雄厚的,每个人的背后都是一些大势力大家族在支持着。

    吴明此刻没有退出,他的如意算盘打的很响,秦家欠他二百万两黄金,加上他手里的将近一百万两黄金,他可以报价到三百万两,这一次他是破釜沉舟了,准备背水一战。

    如果得到人级剑技紫玉诀,几年之内,他的实力一定会有所上涨,那样的话,在浑天城还有谁是他的对手。

    吴明仿佛已经看到了他成为浑天城第一大高手,吴家成为浑天城第一大家族,把秦家死死的踩在了脚底下。

    现在参加竞拍的只留下了城金家,古技城斌家,古技城刘家,还有浑天城冒险者分会,还有吴明,淡然也步排除二号贵宾室的那个人。

    ”一百二十万两黄金。”城金家之人报价道。

    “该死的,这次出来拿的钱少了,如果让家族送的话,已经赶不上了,这已经是我的最高价了,如果在有人报出高价的话,那么我就只能退出了。”城金家之人阴沉的说道。

    然后就在声音刚落,一个报价就打破了他的声音。

    “一百三十万两黄金。”古技城刘家的人报价道。

    “该死的,我们走。”城金家之人甩了甩衣袖,狠狠的说道,然后直接走出了拍卖会大厅。

    竞拍者越来越少,主要是报价越来越高。

    “一百五十万两黄金。”斌子封报价道。

    “哼,一个人级剑技,居然被抄到这种天价,这是我能够出的最高的价钱了,如果还是不能竞拍成功,那么我只能退出。”斌子封说道。

    他们斌家也是有人级剑技的,商人一切都是为了利益,他不会去冒险的。

    为了一个人级剑技,他不会去冒险,这就是商人。

    如果是剑修知道说的话,一定会嘲笑他是个傻子。

    很快的斌子封也退出了竞拍。

    “一百七十万两黄金。”冒险者工会的负责人报价道。

    冒险者工会这次是势在必得。

    “二百万两黄金。”古技城刘家之人报价道。

    “二百一十万两黄金。”

    “二百二十万两黄金。”

    “二百四十万两黄金。”

    “二百七十万两黄金。”

    “三百万两黄金。”吴明眼睛猩红,声音沙哑的吼道,这已经是他能够出的最大价码了,如果在加价,那么他只能退出了。

    “该死的冒险者工会跟古技城刘家之人,哼。”吴明恶狠狠的说道。

    “三百三十万两黄金。”冒险者工会的负责人不温不火的报价道,他非常的镇静,想要从他表面上看出什么,真的很难。

    “该死的,我没走,哼。等着吧,等我吴家成为浑天城第一大家族以后,有你们好看的。”吴明在听到冒险者工会的报价以后彻底放弃了,临走时还恶狠狠地看了一眼冒险者工会的负责人一眼,手里拿着那个竞拍得来的灵剑气呼呼的走出了拍卖会大厅。

    “天啊,这拍卖金额一定创历届之最了吧,现在还在上涨呢。”

    “是啊,经过这一次大型拍卖会,浑天拍卖会的名气一定会非常的响亮。”

    “以后我们一定要多来浑天拍卖场,这里的宝物真多。”

    “以后有时间就来浑天拍卖场淘宝。”

    是的。

    经过这次的大型拍卖会,浑天拍卖会在帝国的名声一定会更加的响亮,连龙髓,人级剑技都可以拍卖,想不让知道都不可能。

    老城主虽然没有拍到想要的东西,但是此刻心里也很高兴。

    为什么?

    因为他是浑天拍卖会的幕后大老板,浑天拍卖场的生意越好,他越高兴。

    此刻在浑天拍卖会的后台,已经沸腾了,工作人员仿佛已经看到了跟着浑天拍卖会飞黄腾达的时候了,一个个像是打了兴奋剂似得。

    韩玄斌虽然很震惊,但是还是控制住了,他现在只是想拍卖会赶紧结束,然后执行他的计划。

    “四百万两黄金。”陡然间,在人们议论纷纷的时候,一道冰冷的声音突然传遍整个拍卖会。

    韩玄斌一怔,“二号贵宾室的人终于开口报价了,而且一下子将价钱提升到了四百万两黄金。”

    轰的一声,场下沸腾了。

    “二号贵宾室的人到底是谁?难道他富可敌国吗?”

    “是啊,他前边已经拍到了龙髓,难道还有实力拍到这套人级剑技吗?”

    “真的很好奇这个二号贵宾室的人到底是谁?”

    “给我去查,动用一切力量去查,查出这个人到底是谁?”

    本来冒险者工会以为可以胜券在握了,但是在他们兴奋的时候,二号贵宾室的人报价了,而且一下子就是四百万两黄金。

    冒险者工会的负责人气的咬牙切齿的,双拳紧握,指甲陷入了肉里,一丝丝的血丝已经慢慢的从手掌里溢出。

    “该死的,这个人到底是谁?难道是大陆某个大势力的人?还是某个帝国的人?”冒险者工会的负责人脑海中快速的闪过很多念头。

    “我冒险者工会出四百五十万两黄金。”冒险者工会的人报价道。

    接着他对着二号贵宾室的人说道:“这位先生,我冒险者工会对这个人级剑技势在必得,希望你可以高抬贵手。”

    众人都以希冀的眼神看着二号贵宾室的方向,等待着二号贵宾室的神秘人再次报价。

    韩玄斌也是一脸期待的看着二号贵宾室的方向。

    但是在冒险者工会的负责人说出这句话以后,二号贵宾室的人再次仿佛消失一样,没有如人们想的那般。

    过了良久,拍卖师武洪站在台上环视着四周,然后声音沙哑的说道:“四百五十万两黄金,还有没有出更高价的人?”

    当拍卖捶“咚”的一声敲下时,冒险者工会的负责人差点奔了起来。

    就这样这个大型拍卖会以这样的结果结束了,韩玄斌也如愿以偿的得到了自己想要的藏宝图,还得到了很多钱。

    很快的工作人员就把韩玄斌请到了后台,接待他的还是今天早上的那个负责人。

    在看到韩玄斌以后,他笑呵呵的说道:“小兄弟,没想到啊,你居然这样深藏不露。”

    韩玄斌微微点了点头,没有说话。

    韩玄斌先前竞拍了两件物品,一个藏宝图一百万两银子,还有一个百死草一百二十一万两银子,总共二百二十一万两。

    而他的人级剑技紫玉诀以四百五十万两黄金的高价拍卖出去了,拍卖会收取百分之一的收取费,然后剩下的就是韩玄斌的。

    当韩玄斌走出拍卖会的时候,怀里揣着四百多万两黄金回到了家中。

    回到家以后,天色已经不早了,韩玄斌早早的就睡下了。

    第二天也就是给吴家还钱的日子到了,秦浩将昨天拍到的钱准备好。

    拍人把二百万两黄金送到了吴家府邸。

    吴明把钱收了以后,也没说什么,只是冷笑几声。

    本来这是已经算是告一段落了,但是韩玄斌知道这事没完。

    他今天在空间戒指里找到了易容丹,开始了修炼。

    吴家府邸,斌子封的屋里。

    吴明跟斌子封对立而坐,阿虎站立在斌子封身边。

    吴明冷声说道:“该死的,秦家怎么会有钱呢?他们应该没钱才对啊?”

    是的,吴明就是算好了秦家已经没钱了,然后才给秦家施压,想让秦家拍卖浑天铸剑坊,但是三天之约,秦家居然把钱送来了。让吴明百思不得其解。

    “难道昨天的拍卖会有秦家拍卖的东西?”斌子封皱着没有,然后淡淡的说道。

    吴明一听,急忙说道:“对,肯定是这样的,一定是这样的。”

    “哼,就算这样他秦家也注定要从浑天城消失。”斌子封面目狰狞恶狠狠的说道。

    “嗯,迟则生变,还是尽早实行吧。”吴明冰冷的声音说道。

    他也万万没有想到,这件事会影响这么大,看来以后一定要低调行事了,要不然根本不行,而且必须尽快的提升自己的实力。

    跟父亲秦浩聊天聊到很晚,韩玄斌才回去,晚上睡的很香,也许是他这段时间一直没有睡个好觉了。

    这几天韩玄斌跟家族的秦无虚等人走的很近,秦家经过这段时间的筹备,终于把大部分浑天城的人都入驻了古技城,从此以后,秦家就要跨上大陆顶尖大家族的争夺战了。

    这段时间国王古云华也来过几次,但是很意外的是,古宁居然没有跟来。

    韩玄斌问过国王古云华了,但是古云华却是说古宁被送到一处秘密之地修炼去了。

    韩玄斌也就释然了,古宁应该是去学习紫玉诀去了,但是到底去了什么地方,韩玄斌想破脑袋都想不清楚。

    秦家现在在古技城的府邸非常的大,也非常的豪华,这是古云华亲自赐予的。

    而且这段时间,古技城的一些大家族都送来了不少礼物,都表示要跟秦家交好。

    就连跟韩玄斌有所过节的刘家也派人来了,刘家可是古技城少有的几个能跟斌家抗衡的家族,势力非常之大。

    时间过的很快,转眼之间一个月就过去了。

    韩玄斌这一个多月来一直在跟秦家的年轻一代相处着,这是秦浩的意思,多让他教教秦家的年轻一代。

    经过这段时间的相处,韩玄斌渐渐的发现了,秦家年轻一代中也是有那么两个天才的。

    其中一个叫秦细分,还有一个叫做秦细语,这两个人是双胞胎。

    哥哥秦细分十五岁的剑师强者,天资非常的好。

    mèi mèi秦细语也是十五岁的剑师强者,天资卓越,算是韩玄斌的堂妹堂弟吧。

    韩玄斌对他俩印象很好,虽然他俩的天赋比不上韩玄斌,但是韩玄斌知道,他有现在的成就,跟两世为人有着莫大的关系,所以韩玄斌不会以他的标准来衡量年轻一代的。

    这段时秦无虚经常跟韩玄斌切磋,而且收获也非常的大,现在已经超越秦玉,即将有突破剑王境界的迹象。

    韩玄斌这段时间则是一边修炼炼药术,一边修炼自己的剑技,一剑破天的三剑境此时已经被韩玄斌掌握的炉火纯青了。

    紫玉诀第二境界韩玄斌也已经掌握,光是这两个剑技的突破,就让韩玄斌非常的高兴。

    不过更让韩玄斌高兴的是,他在剑神手札中找到了一个剑技,是地级剑技。

    虽然是地级剑技,跟天级剑技差十万八千里,但是这个剑技是出自剑神手札的,威力非常的惊人。

    而且这个剑技,本身攻击力不算太强,但是修炼这个剑技的人,气势会非常的强大,足足能高出本身三四个等级。

    也就是说韩玄斌剑灵境界修炼这个剑技的话,他散发出来的气势足足能吓退剑尊境界的高手。

    这个剑技名为“绝世”,不错,剑如其名,韩玄斌非常的喜欢,这段时间也在不断的修炼。

    身上已经隐隐月约约的散发出了属于剑王强者的气息。

    很快的韩玄斌的一年一度的chéng rén礼测试也就要开始了,秦家把这次chéng rén礼测试的大权给了韩玄斌跟秦无虚等年轻一代,让他们来负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