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5章 该死-大唐最强公子哥-
大唐最强公子哥

第305章 该死

    第三百零二章

    然后就在声音刚落,一个报价就打破了他的声音。

    “一百三十万两黄金。”古技城刘家的人报价道。

    “该死的,我们走。”城金家之人甩了甩衣袖,狠狠的说道,然后直接走出了拍卖会大厅。

    竞拍者越来越少,主要是报价越来越高。

    “一百五十万两黄金。”斌子封报价道。

    “哼,一个人级剑技,居然被抄到这种天价,这是我能够出的最高的价钱了,如果还是不能竞拍成功,那么我只能退出。”斌子封说道。

    他们斌家也是有人级剑技的,商人一切都是为了利益,他不会去冒险的。

    为了一个人级剑技,他不会去冒险,这就是商人。

    如果是剑修知道说的话,一定会嘲笑他是个傻子。

    很快的斌子封也退出了竞拍。

    “一百七十万两黄金。”冒险者工会的负责人报价道。

    冒险者工会这次是势在必得。

    “二百万两黄金。”古技城刘家之人报价道。

    “二百一十万两黄金。”

    “二百二十万两黄金。”

    “二百四十万两黄金。”

    “二百七十万两黄金。”

    “三百万两黄金。”吴明眼睛猩红,声音沙哑的吼道,这已经是他能够出的最大价码了,如果在加价,那么他只能退出了。

    “该死的冒险者工会跟古技城刘家之人,哼。”吴明恶狠狠的说道。

    “三百三十万两黄金。”冒险者工会的负责人不温不火的报价道,他非常的镇静,想要从他表面上看出什么,真的很难。

    “该死的,我没走,哼。等着吧,等我吴家成为浑天城第一大家族以后,有你们好看的。”吴明在听到冒险者工会的报价以后彻底放弃了,临走时还恶狠狠地看了一眼冒险者工会的负责人一眼,手里拿着那个竞拍得来的灵剑气呼呼的走出了拍卖会大厅。

    “天啊,这拍卖金额一定创历届之最了吧,现在还在上涨呢。”

    “是啊,经过这一次大型拍卖会,浑天拍卖会的名气一定会非常的响亮。”

    “以后我们一定要多来浑天拍卖场,这里的宝物真多。”

    “以后有时间就来浑天拍卖场淘宝。”

    是的。

    经过这次的大型拍卖会,浑天拍卖会在帝国的名声一定会更加的响亮,连龙髓,人级剑技都可以拍卖,想不让知道都不可能。

    老城主虽然没有拍到想要的东西,但是此刻心里也很高兴。

    为什么?

    因为他是浑天拍卖会的幕后大老板,浑天拍卖场的生意越好,他越高兴。

    此刻在浑天拍卖会的后台,已经沸腾了,工作人员仿佛已经看到了跟着浑天拍卖会飞黄腾达的时候了,一个个像是打了兴奋剂似得。

    韩玄斌虽然很震惊,但是还是控制住了,他现在只是想拍卖会赶紧结束,然后执行他的计划。

    “四百万两黄金。”陡然间,在人们议论纷纷的时候,一道冰冷的声音突然传遍整个拍卖会。

    韩玄斌一怔,“二号贵宾室的人终于开口报价了,而且一下子将价钱提升到了四百万两黄金。”

    轰的一声,场下沸腾了。

    “二号贵宾室的人到底是谁?难道他富可敌国吗?”

    “是啊,他前边已经拍到了龙髓,难道还有实力拍到这套人级剑技吗?”

    “真的很好奇这个二号贵宾室的人到底是谁?”

    “给我去查,动用一切力量去查,查出这个人到底是谁?”

    本来冒险者工会以为可以胜券在握了,但是在他们兴奋的时候,二号贵宾室的人报价了,而且一下子就是四百万两黄金。

    冒险者工会的负责人气的咬牙切齿的,双拳紧握,指甲陷入了肉里,一丝丝的血丝已经慢慢的从手掌里溢出。

    “该死的,这个人到底是谁?难道是大陆某个大势力的人?还是某个帝国的人?”冒险者工会的负责人脑海中快速的闪过很多念头。

    “我冒险者工会出四百五十万两黄金。”冒险者工会的人报价道。

    接着他对着二号贵宾室的人说道:“这位先生,我冒险者工会对这个人级剑技势在必得,希望你可以高抬贵手。”

    众人都以希冀的眼神看着二号贵宾室的方向,等待着二号贵宾室的神秘人再次报价。

    韩玄斌也是一脸期待的看着二号贵宾室的方向。

    但是在冒险者工会的负责人说出这句话以后,二号贵宾室的人再次仿佛消失一样,没有如人们想的那般。

    过了良久,拍卖师武洪站在台上环视着四周,然后声音沙哑的说道:“四百五十万两黄金,还有没有出更高价的人?”

    当拍卖捶“咚”的一声敲下时,冒险者工会的负责人差点奔了起来。

    就这样这个大型拍卖会以这样的结果结束了,韩玄斌也如愿以偿的得到了自己想要的藏宝图,还得到了很多钱。

    很快的工作人员就把韩玄斌请到了后台,接待他的还是今天早上的那个负责人。

    在看到韩玄斌以后,他笑呵呵的说道:“小兄弟,没想到啊,你居然这样深藏不露。”

    韩玄斌微微点了点头,没有说话。

    韩玄斌先前竞拍了两件物品,一个藏宝图一百万两银子,还有一个百死草一百二十一万两银子,总共二百二十一万两。

    而他的人级剑技紫玉诀以四百五十万两黄金的高价拍卖出去了,拍卖会收取百分之一的收取费,然后剩下的就是韩玄斌的。

    当韩玄斌走出拍卖会的时候,怀里揣着四百多万两黄金回到了家中。

    回到家以后,天色已经不早了,韩玄斌早早的就睡下了。

    第二天也就是给吴家还钱的日子到了,秦浩将昨天拍到的钱准备好。

    拍人把二百万两黄金送到了吴家府邸。

    吴明把钱收了以后,也没说什么,只是冷笑几声。

    本来这是已经算是告一段落了,但是韩玄斌知道这事没完。

    他今天在空间戒指里找到了易容丹,开始了修炼。

    吴家府邸,斌子封的屋里。

    吴明跟斌子封对立而坐,阿虎站立在斌子封身边。

    吴明冷声说道:“该死的,秦家怎么会有钱呢?他们应该没钱才对啊?”

    是的,吴明就是算好了秦家已经没钱了,然后才给秦家施压,想让秦家拍卖浑天铸剑坊,但是三天之约,秦家居然把钱送来了。让吴明百思不得其解。

    “难道昨天的拍卖会有秦家拍卖的东西?”斌子封皱着没有,然后淡淡的说道。

    吴明一听,急忙说道:“对,肯定是这样的,一定是这样的。”

    “哼,就算这样他秦家也注定要从浑天城消失。”斌子封面目狰狞恶狠狠的说道。

    “嗯,迟则生变,还是尽早实行吧。”吴明冰冷的声音说道。

    他也万万没有想到,这件事会影响这么大,看来以后一定要低调行事了,要不然根本不行,而且必须尽快的提升自己的实力。

    跟父亲秦浩聊天聊到很晚,韩玄斌才回去,晚上睡的很香,也许是他这段时间一直没有睡个好觉了。

    这几天韩玄斌跟家族的秦无虚等人走的很近,秦家经过这段时间的筹备,终于把大部分浑天城的人都入驻了古技城,从此以后,秦家就要跨上大陆顶尖大家族的争夺战了。

    这段时间国王古云华也来过几次,但是很意外的是,古宁居然没有跟来。

    韩玄斌问过国王古云华了,但是古云华却是说古宁被送到一处秘密之地修炼去了。

    韩玄斌也就释然了,古宁应该是去学习紫玉诀去了,但是到底去了什么地方,韩玄斌想破脑袋都想不清楚。

    秦家现在在古技城的府邸非常的大,也非常的豪华,这是古云华亲自赐予的。

    而且这段时间,古技城的一些大家族都送来了不少礼物,都表示要跟秦家交好。

    就连跟韩玄斌有所过节的刘家也派人来了,刘家可是古技城少有的几个能跟斌家抗衡的家族,势力非常之大。

    时间过的很快,转眼之间一个月就过去了。

    韩玄斌这一个多月来一直在跟秦家的年轻一代相处着,这是秦浩的意思,多让他教教秦家的年轻一代。

    经过这段时间的相处,韩玄斌渐渐的发现了,秦家年轻一代中也是有那么两个天才的。

    其中一个叫秦细分,还有一个叫做秦细语,这两个人是双胞胎。

    哥哥秦细分十五岁的剑师强者,天资非常的好。

    mèi mèi秦细语也是十五岁的剑师强者,天资卓越,算是韩玄斌的堂妹堂弟吧。

    韩玄斌对他俩印象很好,虽然他俩的天赋比不上韩玄斌,但是韩玄斌知道,他有现在的成就,跟两世为人有着莫大的关系,所以韩玄斌不会以他的标准来衡量年轻一代的。

    这段时秦无虚经常跟韩玄斌切磋,而且收获也非常的大,现在已经超越秦玉,即将有突破剑王境界的迹象。

    韩玄斌这段时间则是一边修炼炼药术,一边修炼自己的剑技,一剑破天的三剑境此时已经被韩玄斌掌握的炉火纯青了。

    紫玉诀第二境界韩玄斌也已经掌握,光是这两个剑技的突破,就让韩玄斌非常的高兴。

    不过更让韩玄斌高兴的是,他在剑神手札中找到了一个剑技,是地级剑技。

    虽然是地级剑技,跟天级剑技差十万八千里,但是这个剑技是出自剑神手札的,威力非常的惊人。

    而且这个剑技,本身攻击力不算太强,但是修炼这个剑技的人,气势会非常的强大,足足能高出本身三四个等级。

    也就是说韩玄斌剑灵境界修炼这个剑技的话,他散发出来的气势足足能吓退剑尊境界的高手。

    这个剑技名为“绝世”,不错,剑如其名,韩玄斌非常的喜欢,这段时间也在不断的修炼。

    身上已经隐隐月约约的散发出了属于剑王强者的气息。

    很快的韩玄斌的一年一度的chéng rén礼测试也就要开始了,秦家把这次chéng rén礼测试的大权给了韩玄斌跟秦无虚等年轻一代,让他们来负责。

    一方面是考验他们的经验,另一方面则是看他们的应变能力。

    chéng rén礼,在整个剑心大陆,每个家族都有chéng rén礼,而chéng rén礼则是在十五岁的时候过。

    不管什么人,在十五岁的时候都会有chéng rén礼。

    而秦家的族规就是在chéng rén礼测试中,秦家子弟必须达到剑者境界,如果达不到,那么也只能下方到小镇上去了。

    韩玄斌这具身体的前主人就是因为chéng rén礼时没有达到剑者境界,所以才被家族放逐,到了天河镇被殴打致死。

    韩玄斌对这次的chéng rén礼测试非常的在乎,他不想同样的悲剧再次发生。

    所以这段时间才会经常的指点家族的年轻一代,争取让这些人全部都通过chéng rén礼测试。

    今天,也就是秦家chéng rén礼测试的日子。

    chéng rén礼是属于家族自己的事,秦家没有宴请别人,虽然大部分人都知道秦家的chéng rén礼,但是在没有得到秦家的邀请之前,他们不敢乱闯秦家府邸。

    秦家今天非常的热闹,很多家族年轻一代的弟子都在想着秦家演武场走去。

    而作为主事人的韩玄斌跟秦无虚等人也都早早的到达了演武场。

    这个演武场虽然没有浑天城的秦家演武场豪华,但是也非常的辉煌。

    在最上方,有一排座位,是为家族族长秦浩跟十大长老准备的。

    而在下一排的几个座位就是为韩玄斌等人准备的,最中间有一个擂台。

    这次参加chéng rén礼的有四十多个人,过了良久,这些人都来到了演武场,而且做到了自己的座位上。

    韩玄斌看着人到齐了,慢慢的走到了擂台中央准备讲话。

    这次的chéng rén礼通过长老会的一致决定,他们不会插入,一切的一切都是由韩玄斌等人负责。

    秦家众人都知道韩玄斌的名气,这些年轻一代更是,每个人都把韩玄斌做为自己的目标来追赶。

    看到韩玄斌站在了擂台上,嘈杂的演武场瞬间平静了下来。

    韩玄斌对着秦浩等人拱拱手,然后环视着下方的四十二个参加chéng rén礼的弟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