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文华-大唐最强公子哥-
大唐最强公子哥

第3章 文华

    雷刚在前方带着路,只是不时的瞥一眼身边,才到自己腰部高的韩玄斌。

    他总感觉好像眼前的这个小少爷成熟了很多。

    前几天还是一幅小孩撒娇的模样,没想到这才一下子就能够成熟这么多。

    “看来小少爷知道自己要入学了,长大了许多啊。”

    雷刚的眼神变得很是欣慰,韩玄斌这孩子一出生,他便是被派来守卫者韩家的独苗苗。

    要知道,这可是偌大韩家唯一的血脉。

    能守卫护国公老爷子和大将军的孩子成长,可以说是他们军中无上的荣耀。

    二人一路说说笑笑着。

    不一会便来到了大门处。

    让侍卫免礼后,韩玄斌看见了停在门口的一辆的马车。

    那马车光看外表的大小,就能知道里面足够让五个人平躺着睡觉也不会觉得拥挤。

    车后左右各插着两杆大旗,上面刻画的是韩家的标志。

    车前拴着的是四匹长满坚硬鳞片,头顶有两只弯曲的长角像马一样的生物。

    “雷叔,这应该是九品妖兽玄晶妖马吧。”

    韩玄斌指着那四只妖马问道。

    雷刚点了点,有些诧异的回应着:“小少爷平时听谁提起的,居然知道这就是九品妖兽玄晶妖马。”

    韩玄斌只是装出天真的样子,笑了笑,并没有说自己是怎么知道的。

    他总不能说自己上辈子的时候骑过着妖马吧。

    雷刚上前,拍着当中一匹妖马的背部,

    “妖兽九品以后便会化形,但这玄晶妖马不同,直到现在都没有人见过这妖马能够化形的。”

    他还以为韩玄斌是在害怕这四匹妖马,径直的走到车边掀起车帘,让韩玄斌进去。

    “小少爷放心,这四匹妖马也是我们韩府经过特殊训练的,绝对安全。”

    韩玄斌自然不会觉得害怕,不过听雷刚的话后,他心中倒是有些警惕起来了。

    自己现在还不能老是做出一些和他年纪不相关的事情。

    一两件还好说,多了那就说不过去了。

    现在他应该是十岁的小鬼才对。

    嗯!短时间内各方面的变化还是不能太出格。

    但每天一点点改变的话,慢慢来还是可以的。

    韩玄斌尽量脸上装出自己是有些害怕这个妖马的样子。

    贴着雷刚的身子爬进了马车当中。

    雷刚哈哈一笑,这才是这个年纪的小鬼该有的样子。

    拿起缰绳,四平八稳的坐在马车的中间,冲着门帘内喊道:“小少爷坐稳了,我们要出发了。”

    文华学府。

    建立在大唐皇城北部,其占地面积相当之广阔,为当朝三公共同创立。

    当中招收任何十周岁以上十六周岁以下的学生。

    对于学生,不管高低贵贱,只要能完成了入学测试则可。

    当中各种教学应有尽有,从文到武,丹阵符文,锻造驯兽,各类学科五花八门。

    作为为数不多的顶级王朝,当中的师资力量自然也是这大陆上数一数二的。

    加之没有什么烦杂的入学要求。

    自然也引得一些周边邻国之人也纷纷想将自己的孩子送来参加入学测试。

    年年都是龙蛇混杂,一番热闹之象。

    当然这等气派的学府,测试难度自然十分困难。

    百人当中摸约着也就两三个更够完成测试的。

    可是,人实在是太多了!

    而今天便文华学府招生的日子。

    在学府门前,除去中间通往正门方向的大路上不允许有人长期滞留之外。

    道路两旁早已经是人山人海。

    最前方是停放马车的地方,各式各样的马车边上或多或少的站着几个侍卫。

    而且越是看起来华贵的马车便越是排在最前方。

    这是一批达官贵人想要送自己小孩入学。

    这里没有特权,就算是皇帝的儿子来了,也是一样要按照程序来。

    在这些马车的后方,也是乌泱一片人海。

    大多都是穿着粗布麻衣的平民们或者是富商之流。

    虽说都要排队,但没有地位的人还是无法站在前方的。

    一个不成文的规矩。

    靠近后方的这些大人们身边,也都带着一两个小孩。

    他们也同样只有一个目的。

    让自己的孩子入学!

    只要自己的孩子能够顺利完成入学测试,考上文华学府。

    对于一个平民家庭来说,当真是光宗耀祖,飞上枝头变凤凰了。

    先不说家境可以宽裕许多。

    到时候孩子有出息了,无论是当官还是如何,都比做一介匹夫要强的多。

    对于商人来说也算是摆脱被人骂一身铜臭,最好的方式。

    这时在人群的最后方突然变得吵杂了起来。

    一名牵着父亲的手来参加入学kǎo shì的孩子奇怪问道,“父亲,父亲,你看那匹马的样子怎么这么奇怪。”

    那父亲看起来也算是见过几分世面的人。

    摸着胡子拉碴的下巴,沉吟回答着:“这应该是妖兽吧,这一连四匹妖兽拉车,好厉害。”

    周围的人群听后自然明白了当中的意思。

    纷纷开始议论了起来。

    “这又是哪家的公子想要入学,真是好大的气派。”

    “看这马车如此豪华,至少是一品大员以上才能拥有的吧。”

    “去去去,什么一品二品的,你知道什么,”这时一名大腹便便身旁带着一个小胖子的富商之流开口说道。

    “自己看看那马车背后所立的锦旗,韩姓,大唐当中能到那个地步的,还能有谁!”

    周围人顿时一惊!

    “你是说?韩国公!今年大唐韩府的公子也要来入学吗!”

    “看锦旗上的家徽好像的确是韩府的。”

    “居然是武傾朝野的韩府。”

    这话一出,众人顿时不敢再议论,纷纷闭口不言。

    此等人物哪里是他们这些人能够议论的。

    只是看向那马车的眼中无不充满了羡慕,嫉妒。

    此时坐在车当中,无聊得昏昏欲睡的韩玄斌,眼前突然再次跳出了人物面板。

    只不过这一回看起来只有任务而已。

    触发新任务

    金色一星任务:完成入学kǎo shì,成为文华学府学员

    任务奖励:小还丹、十全大补丸

    任务失败惩罚:抹杀值100

    看着眼前这突然出现的面板,韩玄斌骂骂咧咧的喊着,“这抹杀又是什么,这是要强迫我一定要进入学府的意思吗!”

    “白痴的系统!”

    韩玄斌那稚嫩的小脸上写满了不爽。

    他现在感觉到很不爽!

    非常的不爽!

    本以为是在简单模式当中开启了上帝模式。

    谁知道现在告诉他这个上帝模式只不过是试用产品。

    想继续用?

    没问题,考到一百分就给你用。

    没考到一百分?

    也没关系,去死就好了。

    “我韩玄斌居然会被这个白痴系统给牵着鼻子走,真是憋屈!”

    他也明白呢那个抹杀值的意思了,看来只要到了100的话,他可能直接死了。

    韩玄斌臭着一张脸,瞪着这眼前的面板。

    突然想到之前那个自己稀里糊涂完成的白色一星任务。

    一拍脑门,心中叫喊着,奖励呢!筑基丹呢!

    韩玄斌心里刚这么叫嚣着,眼前空间突然一阵扭曲。

    接着一颗丹药似的东西掉了出来。

    “这就是筑基丹?”将丹药放在手心当中,韩玄斌上下打量着,“好像也没什么出奇的,和泥丸一样。”

    这时,突然这筑基丹上浮现出和大破灭系统面板很相似的一个小面板。

    物品:筑基丹

    品阶:黄阶绝品

    功效:洗经伐髓,提升自身资质

    直接使用即可

    看着这个提示,韩玄斌眼中露出一丝了然之色。

    这个看起来应该就是那个什么说明提示系统了。

    当他眼光扫向当中内容的时候,心不受控制的狂跳起来。

    “居然还是一个绝品丹药。”

    韩玄斌瞪大了双眼看着手中的筑基丹。

    他知道丹药等一些物品等级划分都是以天地玄黄来区分。

    黄阶最次,天阶最好。

    当中也区分,上中下三个档次。

    但这在这三种之上还有一个绝品的品阶。

    这类是给那些本身丹药应该处于黄阶层次,但是实际药效却要远远超过这个层次的丹药,才定为绝品。

    这黄阶绝品绝对不弱于玄阶中品乃至上品。

    “我的天!绝品丹药!虽然只不过是黄阶的,但绝品稀少到我上辈子都没见过几次。”

    看着手中这颗像是泥丸一样的丹药,韩玄斌再一次的体会到了这个大破灭系统的好处了。

    “药效居然是洗经伐髓,提升资质!果然不愧是绝品丹药。”

    在韩玄斌还在对着这颗丹药不停的感叹的时候。

    车帘突然掀了起来一个小角,雷刚的声音传了进来。

    “少爷,我们要到文华学府前了。”

    “哦!好的。”韩玄斌应了一声,看着手中的丹药,干脆一张嘴,将其一口吞入。

    “正好,马上要测试了,希望这玩意能让我成功的机会大上一些。”

    丹药入口,化为一股清流,沿着韩玄斌的筋脉慢慢流遍了全身。

    那种舒适之感都要让他舒服的shēn yín了出来,“吃这玩意的感觉,想必比那做男女之事都要来得舒服。”

    等待了片刻,等这药效过后,韩玄斌看着自己的身体,也没多大改变。

    像是想起了什么,将系统面板打开。

    宿主:韩玄斌

    品阶:不堪一击的凡人

    资质:高级天才水平

    果不其然,原本写着一般天才水平现在已经变成了高级天才水平了。

    这下韩玄斌笑了,他现在对考入文华学府更加的有信心了。

    其实他前世穿越的时候,恰好从文华学府毕业,所以当中的诸多事情他也不熟悉。

    也没有融合那具身体原来的记忆。

    在装疯卖傻失忆好几天后,才慢慢熟悉并且融入了韩玄斌这个角色。

    而后作为一个纨绔子弟,自然也不会在关注什么学府之类的东西。

    “这个学还是要去的。”韩玄斌无奈的吐了一口气,掀开门帘问道““雷叔,这里就是文华学府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