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章 我打的鸡血,保质保量-大唐最强公子哥-
大唐最强公子哥

第39章 我打的鸡血,保质保量

    第三十九章

    虽说文华学府的确不需缴纳报名费。

    但是学费还是需要交的。

    第一年一般都象征性的收取普通人使用的金银之物。

    第二年的时候才会收取灵晶。

    不过就算是数额并不大,但也不是向问天一家能够承受下来的。

    “怎么会!”

    “难怪姐姐当时能拿出那么多的钱。”

    向问天呆呆的瘫坐在地上,口中呢喃着。

    两眼无助的看着房梁,“姐姐现在被那赌场的恶霸强占了,该怎么?该怎么办!!!”

    向母的眼泪也是怎么都停不下来,她看着依旧躺在床上昏迷的向父。

    “你父亲就是想去将你姐姐找回来,结果被打成这样。”

    一旁的韩玄斌也是将事情的经过都听得清清楚楚。

    这不就是典型的恶霸强占民女,然后英雄再出手救美的故事嘛。

    虽说韩玄斌是不喜欢麻烦事的,但是朋友的事情,他还是要帮的。

    当即上前一步,将向问天一把拉起,“你看看你像什么样子!给我站好!”

    向问天此时已经是满脑子的浆糊了,浑浑噩噩的看着韩玄斌,眼神迷茫,嘴里还不时的呢喃着怎么办怎么办。

    啪

    韩玄斌一巴掌狠狠甩在向问天的脸上。

    力道之大,甚至让向问天都站立不稳跌坐在墙角,愣愣地看着韩玄斌。

    向母惊呼一声,“玄斌,你怎么能打问天呢!”

    “伯母,这件事情就交给我吧,我韩玄斌不会眼看着朋友落难却袖手旁观的!”

    韩玄斌拦下想要阻止他的向母,朗声说着。

    他走到向问天身前,居高临下地看着脸上出现五道血红印子的向问天。

    “我问你,难道你这一辈子就只有这点出息吗?”

    “一辈子这样缩在角落里只会喊着不知道怎么办吗!”

    “你是文华学府的学员,当初你可是以第四名的成绩考进学府的!你的将来会辉煌无比!”

    “而且,你是我韩玄斌的兄弟!”

    韩玄斌这些话说得很大声,语气也很重。

    他每说一句话,向问天的眼神都会变化一分。

    懦弱,胆小,渴望,疑惑,坚定。

    这些神色不断的出现在向问天的眼中。

    见此景象韩玄斌知道,这小子和当初一样,心性很容易变化。

    就像是一滩泥巴一样,你若是不管他,他就会一直都是一滩烂泥。

    若是你动手将其塑造成一件精美的瓷器的话,那他就前途无量。

    该是加把火的时候了,韩玄斌眼神一凝,声音当中甚至加入了破灭灵能,使得自己说话能够更加的洪亮,摄人心魄。

    “原来和你说过的话,现在依旧不变,当初是朋友,现在是兄弟,你要相信我,更要相信你自己!”

    “你想要改变现在的状况,就别这副懦弱的模样,我现在问你,你跟不跟我一起去救你姐姐?现在!”

    向问天坐在地上,仰头看着韩玄斌,看着他伸出来的手。

    此时此刻他心中仿佛也随着韩玄斌的语气一样,坚定了起来。

    对!

    我向问天已经不再是原来的向问天了。

    我今后的成就一定会超乎我的想象。

    我也不想再是原来那幅模样了。

    我是韩玄斌的兄弟!

    我是向问天!

    原本那迷茫不断变化的眸子此时当中已经充满了坚定的神色。

    啪

    向问天一把拉住韩玄斌的手,站了起来。

    坚定的看着韩玄斌:“走!”

    看着眼前这个向问天,韩玄斌眼中不由得闪过了一丝得色。

    哼哼,热血的小青年,果然三言两句就能被激励的。

    看起来当初那些什么动画、màn huà里面一根筋的男主角也全然不是假的。

    眼前这个,属性和他们真的好像。

    经过我韩大公子的指引后,将来定能走上巅峰。

    韩玄斌脸上却还是摆出一副欣慰之色,“很好,事不宜迟,现在就出发吧。”

    “好!”

    向问天就像变了一个人似的,当初的那些自卑在他身上再也看不到了,有的只是一个少年无穷的自信。

    “娘,孩儿这就去将姐姐救回来,这点钱你先拿着。”

    临走之前,向问天拉住了向母的手,将之前他赚的那些钱交到了向母手上。

    “你去城中抓一些好药,将父亲的伤治好,孩儿一会儿就回来。”

    接过钱,看着二人离去的背影,向母眼神当中很是复杂,有自豪也有欣慰,孩子变得勇敢了,而且还交到了不错的朋友。

    “孩子他爹,我们的儿子,终于长大了。”

    “问天,你确定就是这里了吗?”

    此时,他与向问天二人站在一家,不小的赌场前。

    看着人来人往的赌场韩玄斌问道。

    向问天肯定的点点头,“不会错了,在这片地方只有这一家赌场,其他的赌场都被这家给吞并了。”

    “这样啊。”

    韩玄斌摸着下巴打量着这间赌场。

    看得出来,能在这无法之地能将这赌场经营成这般规模的,这幕后之人的手段肯定不小。

    一看那些一脸凶像,站在门口以及附近的就是赌场的打手之流。

    不过韩玄斌并不担心,都是一些普通人而已,就算有点蛮力和技巧,也不过是普通人。

    “走吧,进去见识见识。”

    韩玄斌带着向问天抬脚走了进去。

    不少的在外看门之人当时就笑了起来。

    有几名露着上半身,嘴中叼着不知名烟草的家伙,笑得更是大声。

    “居然有两个小鬼跑了进去,我赌五分钟后就会被丢出来。”

    “这俩个小娃娃进去,多半是想去凑凑热闹,我赌三分钟”

    “切,我赌两分钟,这两个小鬼就要边哭着叫阿妈边跑出来。”

    过了三分钟

    五分钟

    八分钟

    都没有见到那两个小鬼出来。

    “阿豹那小子干什么吃的,俩小鬼进去这么久了,还不赶出来!”

    一开始那个赌五分钟的家伙,顿时就不乐意了。

    骂骂咧咧的起身,要进去看看。

    可刚走到店门口的时候,突然店内横飞出一个人。

    重重地撞在他身上,然后顺带着他一起向后飞去,愣是跌地上滚了好几圈后才停下来。

    “什么情况!”

    “出事了!”

    在外的人纷纷站了起来,看着这被撞飞的二人。

    “兄弟们抄家伙!有人闹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