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4章 动手-大唐最强公子哥-
大唐最强公子哥

第314章 动手

    第三百一十一章

    这次韩玄斌没有动用他那把残阳剑,而是随便在空间戒指中找了一把灵剑。

    因为他感觉,这些人根本不配动用残阳剑。

    这不是韩玄斌自大,而是韩玄斌对残阳剑的感情,两世的感情让韩玄斌对残阳结案非常的不舍。

    就在天宇佣兵团的五人深吸一口气待若提剑袭进之时,韩玄斌手中的火红剑却猛然迸射出一道耀眼之极的光芒。天宇佣兵团的团长双眼倏然一秦的同时,心下却未有任何忐忑之意。

    韩玄斌手中火红之剑发出声声轻吟,似乎在迎合着主人蓄势待发的攻击,伴随着轻吟之声,火红之剑周身的光芒越来越盛。

    天空这时再次发生变化,明明晴空万里,却在一瞬间又被一层不知从何而来的浓密乌云遮盖住,韩玄斌身体微动,身旁长剑倏然旋转了起来。

    天宇佣兵团的五个人脸色都非常的凝重的看着韩玄斌,手上的长剑也是不慢。

    韩玄斌此刻的神情却似和整个天地交谈,天动地微颤,但人静心自平,天空中的乌云却未有一刻平静,似乎在炫耀着它的不安分一般来回抖动。

    “杀,给我杀。”终于天宇佣兵团的那个狗头军师忍不住这压抑的气氛,大声的咆哮道。

    他的话音一落,团长就首先飞奔而出,手中的长剑不停的旋转着,然后在空气中划过很诡异的轨迹,然后刺向韩玄斌。

    其他四人也都纷纷知道了团长的意图,分别在四个方位lán jié住韩玄斌,同时发出了他们的攻击。

    这五个人一看就是配合有序的团队,这种临危不变的表现不是装出来的,而是在生死边缘不断的战斗得来的。

    “长风破。”

    韩玄斌大喝一声,长剑突兀的一转,然后手掌握住了剑柄,丹田内的剑魂不断的颤抖着,仿佛要破丹而去,体内的剑气则是疯狂的涌入了韩玄斌手中的长剑中。

    韩玄斌后脚一抬,然后借助着俯冲之力,长剑携带着狂暴的剑气,硬着团长的长剑击去。

    “铿。”

    一声巨响,两剑相交,韩玄斌在击中了团长的长剑以后,陡然间身体横向移动了一下。

    当他刚刚移开身体以后,其他四个人的攻击正好已经落下。

    “该死的,你今天必死无疑。”天宇佣兵团的团长疯狂的大叫道。

    韩玄斌没有理会他,反而是在引导着自己的剑气快速的属于长剑中,手掌一挥,长剑被抛到了天空之中,乘着团长不注意的时候,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一拳轰击在了团长的胸口。

    团长被韩玄斌一拳红飞,被韩玄斌抛飞的长剑,在韩玄斌收拳以后,正好落在了韩玄斌的手里。

    韩玄斌长剑一横,瞬间抵挡住了其他四个人的攻击,然后借助着四人攻击的冲力,不断的向后边倒退着。

    “哼,天宇佣兵团也不过如此,以多欺少,这就是你们的伎俩?”韩玄斌此刻正在用言语刺激着天宇佣兵团的五个人。

    “你该死,我要杀了你。”其中一个人在听到韩玄斌的讽刺以后,大声的咆哮着。

    “冷静,别上他当。”天宇佣兵团的那个狗头军师大声的说道,叫醒了刚才那个人。

    “不管怎么说,你很强势,但是你今天一定会死在我们天宇佣兵团的手中。”团长此刻非常平静的说道,眼睛犹如一条毒蛇一样,狠狠的盯着韩玄斌。

    “紫玉诀。”韩玄斌大喝一声,然后瞬间发招。

    五人也纷纷的出招,长剑齐齐的指向韩玄斌。

    这次五个人都学乖了,五个人一起攻击韩玄斌,而不是分散开攻击韩玄斌了。

    五把剑相交在一起,迸发出强烈的电火花,五个人的气势叠加在一起,瞬间就达到了剑王境界的气势。

    韩玄斌的长剑此刻爆发出火红的光芒,一丝丝的先天紫气串入了韩玄斌的长剑之中,韩玄斌的长剑剑身猛然的颤抖着,仿佛在诉说着自己的来历一样。

    “去死吧。”天宇佣兵团的其中一个大喝道。

    他的话音刚落,韩玄斌的长剑就击在了五个人的长剑之上。

    五把剑死死的压制住了韩玄斌的长剑,韩玄斌猛然的加大了输入长剑中的剑气,但是五个人也不是吃素的,生生的把韩玄斌的长剑压制住。

    在五个人都没有察觉的情况下,一丝丝的先天紫气慢慢的从韩玄斌的长剑中经过相交之地流入了五个人的长剑之中。

    韩玄斌看到时机成熟,猛然一弃长剑,五个人的长剑本来在死死的压制着韩玄斌的长剑,但是此刻韩玄斌猛然放弃了长剑。

    五个人的长剑力量太大,直接的下坠了,当五人想把长剑拿起来的时候,才陡然间发觉,长剑的速度非常的缓慢。

    在看韩玄斌,已经双拳紧握,冲到五个人的面前。

    对着五个人就是一人一拳,韩玄斌的拳头被自己的剑气包裹,而且韩玄斌的力量还是那么的强大,一拳就击飞了一个人。

    当韩玄斌快速的轰出五拳以后,天宇佣兵团的五个人都被他给轰飞了。

    韩玄斌站在地上缓缓的捡起了长剑,冷哼一声。

    五个人此刻非常诧异的看着韩玄斌,他们被韩玄斌的力量震惊了,一个剑灵境界的剑修,纯力量居然那么强大。

    “你,你一直在扮猪吃老虎?”天宇佣兵团的团长口吐一口鲜血狠狠的说道。

    “哼,这一切都是你们自找的,别怪我。”韩玄斌冷哼一声,然后准备远去。

    他此行历练的目的已经达到,五个人已经被他打败,他也不想滥杀无辜。

    “如果在有下次,你们会后悔来到这个世上的。”韩玄斌对着天宇佣兵团的五个人淡淡的说道。

    “你,你为什么要放过我们?”天宇佣兵团的团长大声叫道。

    “你们?”韩玄斌说了一句话就不再说话了。

    看着韩玄斌渐渐远去的背影,天宇佣兵团的五rén miàn面相觑的互相看着对方。

    最后,其中一个人忍不住问道:“刚才为什么不把他杀了,如果我们五个人联手出绝招,他一定不是对手的。”

    “闭嘴,你还没感觉出来吗?如果他想杀我们简直易如反掌,他这是在拿我们历练自己而已。”天宇佣兵团的团长大声的咆哮道。

    第二天玉兰城里发生了一件惊天动地的大事。

    天宇佣兵团宣布放弃那个二星级任务。

    这件事是天宇佣兵团的团长亲自说的,可信度非常高。

    所有的人都在震惊,因为一个佣兵团只要接了任务,就没有放弃任务一说,除非有人抢先一步把任务完成了或者说感觉任务难度非常大,根本没办法完成才会放弃。

    但是就是追杀一个剑灵境界的剑修,由五个剑灵境界的剑修组成的天宇佣兵团居然说放弃任务。

    天宇佣兵团在玉兰城不算逃厉害,比不上恶魔佣兵团,但是也算是一个二流势力,别的不敢说,就是在实力这一块,就算是恶魔佣兵团也不怎么想得罪天宇佣兵团。

    让众人想不明秦的是,为什么天宇佣兵团要主动放弃任务。

    很多人猜测是不是那个剑灵境界的剑修太强大了,导致天宇佣兵团不得不放弃任务。

    后来有一个人说出了天宇佣兵团是跟那个剑修碰面以后才放弃了,这让很多人产生了瞎想。

    不过至始至终天宇佣兵团就在也没有出来说话,他们也没有说放弃任务的原因。

    在业界,这种接了任务在放弃,是很多佣兵团所不耻的,这样只会让佣兵团多年积累的人气迅速垮掉。

    但是天宇佣兵团的众人则不是这样想的。

    有名声有个屁用,如果连命都丢了,那给你在多的名声怎么样?

    这件事连冒险者工会的成员都有点疑惑不解,不过因为职责在身,他们没有站出来说什么。

    这几天很多人都在挖小道消息,而天宇佣兵团在发布了讲话以后,就集体回到了据点,然后不问世事的。

    有人说他们在闭关,有人说他们在疗伤。

    这一猜想一出来,又是让众佣兵一阵目瞪口呆。

    如果天宇佣兵团真的是在疗伤的话,那么这个剑灵境界的剑修也太强大了。

    很多人都有点恐惧了,不过在有人说了,天宇佣兵团不是因为这个原因放弃任务,这让这些人的心稍微的好点。

    不过即使这样,还是有很多不信邪的佣兵团,在不断的搜索着韩玄斌。

    恶魔佣兵团像是疯狗一样,在不断的找着韩玄斌,他们已经放话了,只要找到韩玄斌,一定诛杀他。

    而韩玄斌则是依旧在幽魂山谷历练着,经过这段时间的战斗,韩玄斌也收集了很多妖兽的尸体,此刻空间戒指里满满的都是妖兽尸体。

    很奇怪的是,韩玄斌这段时间的修炼,剑气一直在精纯,精神力也在上涨,但是就是无法突破到剑王境界,这让韩玄斌生出了一丝不好的预感。

    而在韩玄斌在幽魂山谷历练的这一段时间,古技城也发生了不少大事。

    因为秦家的强势入驻古技城,古技城的老牌势力斌家一直在暗中打压。

    自从韩玄斌走了以后,本来没有什么动作的斌家现在又有了动作。

    斌家三番五次的派人在暗中打压韩玄斌的产业,只是韩玄斌一时半会找不到证据,没办法证明是斌家人干的。

    韩玄斌走了已经有两个月了,这已经是斌家打压韩玄斌的第三次了。

    今天,秦家府邸的会议室中,坐满了长老。

    整个会议室气氛非常的紧张,谁都没有说话,只是你看看我,我看看你。

    秦家在入驻古技城以后,感觉实力上不如一些古技城的老牌势力,还专门高金聘请了几个家族供奉。

    这些供奉一般不听家族的话,但是在家族有难的时候,就会帮助家族。

    最终还是秦浩首先说话了。

    秦浩环视了一下众长老,然后沉声说道:“各位长老有什么要说的?”

    大长老看到族长开口了,遂说道:“族长,这件事一定是斌家之人干的,以我们现在在古技城的影响力,也不一定就会惧怕斌家。要不我们就上斌家问罪去。”

    是的。

    所有的人都知道秦家背后有两大剑圣撑腰,要不然斌家也不会对韩玄斌投鼠忌器了。

    只是韩玄斌毕竟是刚刚入驻古技城,在实力上还是有点不如古技城的老牌势力。

    为此秦浩也在发愁呢,他看了看大长老,然后无奈的说道:“我们没有证据,就算去了斌家也是秦去,就连帝国都帮不了我们。”

    “但是我们的一间茶楼被毁,这件事不能就这么算了吧?”四长老秦天空大声的说道。

    是的,就在昨天,秦家在离斌家不远处的一座茶楼被人拿火给烧了,很多人都怀疑是斌家的人干的,但是也仅仅只是怀疑而已。

    “这件事先别冲动,我自有办法。”秦浩冷声说道。

    “对了,家族的那四个学习炼药术的年轻子弟怎么样了?”秦浩突然间问道。

    众位长老疑惑的看着秦浩,六长老慢慢的说道:“四个年轻子弟都不错,现在已经有三个能够炼制出普通丹药,最后一个也快了。估计过不了多长时间,我们秦家就会多出四个凡级炼药师了。”

    秦浩点了点头,然后语重心长的说道:“好好的派人保护他们四个人,他们是我们秦家的希望,我不希望他们有人出问题。”

    秦浩的话虽然平淡,但是几个长老身体都是一颤,然后像是想到了什么,都没有说话。

    秦家自从来到古技城就一直在扩大自身的实力,但是毕竟秦家在浑天城扎根很多年了,一时半会也过不来古技城。

    玉兰城北边的幽魂山谷,韩玄斌已经进来两个月了,今天他准备出去把这段时间得到的妖兽尸体买了,然后在买点药草,准备在这里炼制一些丹药。

    韩玄斌按照着自己这些天熟悉的道路,然后慢慢的走了出去。

    一路上遇到了很多人,但是韩玄斌经过易容术以后,没有人能够认出他来。

    虽然韩玄斌不怕事,但是也不想惹事,是的,韩玄斌不想惹事,所以才易容了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