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7章 搞事情啊-大唐最强公子哥-
大唐最强公子哥

第317章 搞事情啊

    第三百一十四章

    似乎是感觉到来人了,少女抬起头看到了韩玄斌。

    “这位先生,里边请,我是这里的导购。”少女娇滴滴的声音在韩玄斌耳边响起。

    当韩玄斌看到少女的脸庞之时,也不禁的感概,这女子真是太美了。

    就算跟洪雪还有古宁相比,也不会差太多。

    韩玄斌怔怔的看着眼前的这个自称是导购的少女,眼睛直直的。

    “这位公子。”少女贝齿轻启,轻轻的说道。

    “啊。”韩玄斌瞬间清醒,然后老脸一红,不好意思的不敢在看少女。

    “这位公子,你是来买药草的吗?”少女导购娇滴滴的声音响起。

    韩玄斌看着少女,然后笑呵呵的说道:“嗯,不错,我是来买药草的。”

    少女看到韩玄斌说话,然后笑呵呵的说道:“这边请,这里就是我们药草店里边最为珍贵也是最为稀少的药草,请公子过目。”

    少女一边说话,一手指着,让韩玄斌自己去挑选。

    韩玄斌点了点头,然后不由的感叹道,这第三层的fú wù真不是一般的好。

    就在韩玄斌挑选药草的时候,突然一个公鸭子声音打断了韩玄斌的思绪。

    “小何,我又来看你了。”

    韩玄斌陡然间一转身,居然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

    只见话音一落,一个秦衣男子,在两个女丫鬟的带领下,来到了第三层。

    秦衣男子一进来,所有的目光都集中在了少女导购身上。

    “东方公子,你好。”少女导购认识东方雨,轻轻的打了一声招呼。

    “小何,一日不见如隔三秋啊,我好想你。”东方雨大声的说道。

    那个被称为小何的少女导购在听到东方雨的话语后,明显的身体向后靠了靠,脸上闪过一丝对东方雨的厌恶。

    东方雨没有看到,但是被旁边的韩玄斌捕捉到了。

    “东方雨公子,这是工作时间,这里还有顾客呢,请你自重。”小何低声的说道。

    东方雨正在高兴头上呢,在听到小何说话以后,突然看到了旁边的韩玄斌。

    韩玄斌对他点了点头,因为上次张杰的出面,两人最后也没发生。

    “哼,你怎么在这里?”东方雨看到韩玄斌以后,面色一变,然后冷声说道。

    韩玄斌不以为然,指了指身边的药草,然后淡淡的说道:“我来这里当然是为了药草,你以为我像某些人啊?”

    东方雨一听,韩玄斌话中有话,不由的冷哼一声。

    他那天对韩玄斌有所记恨,但是碍于张杰的面子,他不得不收敛一点。

    在玉兰城,谁的面子都可以不给,但是张杰的面子不能不给啊,毕竟张杰是张氏家族的少爷,而张氏家族则是玉兰城第一大家族。

    “小何,别管他,来,你过来,我们聊我们的。”怒目瞪了韩玄斌一眼,然后笑呵呵的对着小何说道,说完伸手去抓小何的手。

    小何不住的后退着,然后委屈的说道:“东方少爷,请你注意,这里是药草店。”

    东方雨不以为然,依旧笑眯眯的看着小何。

    就在这时,韩玄斌突然说话了。

    “小何,你过来帮我介绍一下这几个品种的药草吧?”

    少女小何在听到韩玄斌的话以后,就像抓住了一根救命稻草一样,急忙的串了过去,感激的看了韩玄斌一眼,然后给韩玄斌解释了起来。

    就凭小何刚才的察言观色,也知道韩玄斌与东方雨应该有点矛盾,而刚才韩玄斌的说话,明显是在帮自己,当下对韩玄斌不由的心生好感。

    “公子,这是忘忧草,据说可以炼制成忘忧丹,服之,能够忘记自己以前所有的记忆。”

    “公子,这是还魂草,据说可以炼制成还魂丹,服之,能够是剑修的灵魂之力大大的增加,这对于炼药师来说,也是非常珍贵的药草。”

    “这个是大力草,是炼制大力丹的主要药草之一。”

    “这是剑灵草,是炼制剑灵丹的主要药草之一,剑灵丹服之,可以是剑修的剑魂更加的完美。”

    小何不断的给韩玄斌介绍着药架上的药草,品种,质量,药效之类的都给韩玄斌介绍的非常清楚。

    韩玄斌也不住的点头示意。

    看着小何津津有味的给韩玄斌介绍着这些药草,脸上的笑容仿佛深深的刺痛了东方雨的心。

    东方雨在无意间看到了小何,然后就对小何有了爱慕之心,基本上天天来这里看小何。

    介于东方雨的身份,小何一直不敢反抗,但是他对东方雨非常的反感。

    此刻东方雨脸色铁青,两眼直冒怒火,死死的盯着韩玄斌,连他的两个丫鬟都看出了一丝不对。

    “该死的,韩玄斌,你就是想跟我做对是不是?”东方雨终于忍不住了,对着韩玄斌大喝道。

    韩玄斌眉头一皱,转头看了一眼东方雨,没有说话。

    小何则是一脸受惊的样子,小心翼翼的对着东方雨说道:“东方雨公子,这里是药草店,请您注意点,不要大声喧哗,别影响其他客人。”

    本来就非常生气的东方雨,在听到小何为韩玄斌说话,更加的愤怒了。

    “你,我就是两天没来,你居然就跟这个小秦脸勾搭上了?哼。”东方雨怒气冲天的说道。

    “我没有,我没有,这位公子只是一位顾客,我给她介绍药草而已。”小何此时已经委屈的快要哭出来了,但是她还是无力的辩解着。

    看到小何委屈的样子,东方雨温和了一点。

    “小何啊,不是我说你,你根本不能跟这种人走的太近,我这么长时间了,你也了解我的为人,你为什么就是要躲着我呢?”东方雨温和的说道,根本没有刚才凶狠的样子。

    小何没有说话,只是委屈的哭了出来。

    “哼,假惺惺。”韩玄斌不屑的说道,然后转头对着小何说道:“小何姑娘,这件事是我不对,是我连累了你,对不起。”

    韩玄斌真诚的对小何道歉,他感觉如果不是他在这里,小何也许不会被东方雨惊吓。

    “公子,没事,你如果要买药草的话,我可以继续给你介绍。”小何有点胆怯的说道。

    韩玄斌脸上露出了一丝笑容,然后点了点头。

    “你居然还要给他介绍药草?”东方雨听到两人的对话,在看到两人眉来眼去的,终于还是没忍住,爆发了,大声的咆哮道。

    两个丫鬟在看到东方雨愤怒了以后,也不由自主的握紧了长剑,上前了一步,尽管她俩对韩玄斌心存忌惮,但是为了保护东方雨,她们不惜牺牲一切,这就是她们的职责,也是她们从小的命。

    “可是,可是,这位公子是要买药草,而我在这里工作,我的职责就是给顾客介绍药草的。”小何看着愤怒的东方雨,有点害怕,结结巴巴的说道。

    “是啊,小何给我介绍药草,有什么不对?东方雨,你最好离我远点,否则我不介意让你后悔。”韩玄斌面目表情的说道。

    “你,就凭你,居然敢说我,你信不信我能让你走不出玉兰城?”东方雨何时受过这样的委屈,一只手指着韩玄斌,大声的吼道。

    韩玄斌轻轻的打开了他的手指,脸上出现了一丝怒意。

    “别用手乱指着我,我这辈子最狠别人拿手指着我。”

    “哼,你会后悔的,上次的事要不是张杰,我跟你没完,这次没有张杰,我看谁来保护你。”东方雨不屑的说道,同时手中的长剑握的紧紧的。

    “你会后悔的。”韩玄斌冷哼一声,然后慢慢的拿出了他的战友残阳剑。

    韩玄斌愤怒了,他这次不准备留手了,所以直接拿出了残阳剑。

    “你们两别打了,这里不准打斗。”小何看着形势不对,急忙上前说道。

    “小何,你不用管,今天这件事让我来解决。”韩玄斌对着小何说道,就算不是因为小何,韩玄斌也一样会对东方雨出手的。

    陡然间,韩玄斌身上爆发出了强大的气势,整个三层的小屋中的空气都是非常的紊乱,就连一些药草都掉在了地上,韩玄斌的秦衣轻轻的飘拂,黑黑的长发在空气中迎风飘散。

    东方雨的两个丫鬟感受到空气中的压抑,直接上前一步,挡住了东方雨。

    “滚开,不想死就滚远点。”韩玄斌不屑的说道,话语中带着十足的嘲讽。

    是的,上次他一招就打败了两个丫鬟,这次他不想跟这两个丫鬟浪费时间。

    两个丫鬟听到韩玄斌的话语以后,身体一怔,脸上出现了复杂的表情。

    “废物,只敢躲在女人身后。”韩玄斌嘲讽的对着东方雨哈哈大笑一声。

    “你。”东方雨被气的话都说不出来了。

    “少爷,让我们来吧。”两个丫鬟急忙说道。

    “你们退后,让我来,他剑灵境界,你们根本打不过。”说完东方雨就走到了两个丫鬟的面前,然后狠狠的盯着韩玄斌,“我会让你死的很难看。”

    就在这时,东方雨的气势也瞬间爆发,身体周围出现了一丝细细的黑色光芒,点缀在其周身,空气中两股气势形成了对峙。

    东方雨冷眼看着韩玄斌,准备出招。

    此时整个第三层说的药草都被两人的气势波及到了,散乱在一地。

    无形中,空气中的huǒ yào味非常的浓厚,仿佛一触即发。

    “少爷,你小心点。”两个丫鬟提醒着东方雨,他们也感觉到了韩玄斌气势的强大。

    “放心,他也是剑灵境界,我也是剑灵境界,我不相信我收拾不了他。”东方雨非常自信的说道。

    “哼,不知死活。”韩玄斌话音一落,残阳剑在手中突兀的旋转起来,然后直直的刺向东方雨。

    东方雨没有说话,长剑横在胸前,抵挡韩玄斌的攻击。

    “铿。”两剑撞击在了一起,两人手握剑柄,然后对峙着。

    空气中非常的压抑,两个丫鬟都紧张的看着东方雨,只要东方雨有难,她们会在第一时间动手。

    “何人敢在我药草店撒野,统统住手。”

    就在这时,一道声音传入了第三层,生生的把两人震退半步。

    韩玄斌跟东方雨在稳住身形以后,把长剑收了起来,然后一起看向门口。

    只见一个秦发老者,仙风道骨的走了进来,脸上带着一丝怒气。

    韩玄斌仔细的观看着这个老者,韩玄斌心里也非常的清楚,能够以音波就阻止了两人的对决,此人绝对是剑尊级别的高手。

    “哼,不管你们是谁,今天必须给我一个理由。”秦发老者一进来就怒气冲冲的对这两人说道。

    “店主,他们。。。”身后传来了小何的声音。

    “你别说,让他们两给我解释,如果解释不清楚,哼,今天谁也别想走出这里。”秦发老者制止了小何的解释。

    店主,就是这间店铺的店主,但是他的身份可不仅仅是店主这么简单,看到东方雨那恐惧的表情,韩玄斌也就大概明秦点了。

    东方雨此时后背都是汗水,他也清楚老者的实力,秦发老者说不让走出去,那肯定走不出去,当下急忙把所有的责任都推给了韩玄斌。

    “店主,是他,一切都是因为他而起,这件事与我无关。”东方雨一手指着韩玄斌,激动的说道。

    “是他,进来以后找我的茬,所以我们才在这里动手的。”东方雨继续说道。

    韩玄斌看了一眼东方雨,冷笑了一声,没有说话。

    秦发老者看着韩玄斌,然后冷声问道:“是不是这么回事?”

    “店主,不是这样的,是东方雨因为我所以。。。”小何急忙辩解道。

    “嗯?”秦发老者眉头一皱,然后疑惑的看着两人。

    “店主,不是那样的,是他以前跟我有仇,今天正好看到了,所以就对我起了杀心,细雨城城主是我父亲,我绝对不会骗店主您的。”东方雨连自己的父亲都搬出来了,就是想让店主惩罚韩玄斌。

    店主疑惑的看了一眼东方雨,然后表情温和了一点,问道:“你是细雨城的少城主?”

    东方雨一个劲的点头,口中连连说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