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3章 猛然-大唐最强公子哥-
大唐最强公子哥

第323章 猛然

    第三百二十一章

    就在众人准备动手之际,猛然间,树林中起风了。

    一股非常狂暴的龙卷风以韩玄斌为中心迅速的扩散着,周围的残枝败叶,乱石碎石纷飞,但是韩玄斌则静静的站在龙卷风的中心。

    这股龙卷风带着强大的气势不断的旋转着,在韩玄斌上空形成了一个漩涡。就在这时,强大的天地灵蕴像是疯狂了一样在向着韩玄斌头顶上的漩涡聚集而来,然后在漩涡中不断的旋转,最后不断的挣扎着进入了韩玄斌的体内。

    韩玄斌身上的气势不断的上升,先是剑灵境界的气势,然后慢慢的达到了剑王境界的实力,到最后居然超越了剑王境界达到了剑尊境界的气势。

    在感受到这股令人心悸的气势,所有的人都知道,韩玄斌在施展一种禁术。

    “他在施展禁术,凡是禁术都会有时间限制,过了时间他就会任由我们宰割。”章鱼见多识广,大声的说道,同时在防御着。

    在这时候,不是他们不想攻击韩玄斌,而是不能攻击。

    在剑心大陆,凡是施展禁术的人,都会引来天地异象,如果在这个时候攻击施展禁术的人的话,就会引来反噬,轻则重伤,重则死亡。

    就在众人疑惑中,陡然间这股气势庞大的龙卷风动了,慢慢的移动着,最后旋转向了无边天际。

    而韩玄斌此刻丹田中的天地灵蕴则是以一种肉眼看不到的速度在转化着,韩玄斌慢慢的睁开了漆黑的双眸。

    一股庞大的精神力对着众人射去,众人一惊,然后大叫道:“这是精神力攻击,大家一起攻击他。”

    陡然间空气中无数的精神力在对轰着韩玄斌的精神力,有一些精神力弱小的雇佣兵瞬间被韩玄斌轰飞,失去了战斗力。

    韩玄斌在这半年来,不断的修炼,虽然境界没有突破,但是精神力却是上涨了不少,现在已经是剑王境界的精神力了。

    是的,精神力到了后期,每上升一个境界,都是非常的困难。但是精神力相差一个境界,却是相差了十万八千里。

    在这些雇佣兵里,只有章鱼的精神力是剑王级别的,其他人都是剑灵级别的。

    就在这短短的一会时间,就有五个人失去了战斗力,精神力被韩玄斌轰散。

    章鱼看到越来越多的雇佣兵失去了战斗力,非常的愤怒。

    “该死的,大家动用全部的精神力,一举击败他。”章鱼愤怒的咆哮道。

    陡然间空气中的精神力猛然加剧,幽魂山谷外围此刻所有的人都感应到了什么。

    所有的天地灵蕴都在向着这里汇聚着,而且磅礴的气势不断的逸散在周围,参天的大树都被精神力露出来的劲气击散,现场一片狼藉。

    “这些人的精神力加在一起,根本不是我能够抵挡的。”韩玄斌心里暗自想道。

    韩玄斌的精神力已经不能够对抗这些人的精神力了,他的精神力在慢慢的消散着。

    而就在众人以为韩玄斌要败的时候,韩玄斌手中的残阳剑突兀的旋转起来,携带着磅礴的剑气,瞬间击向众人。

    众人都在控制精神力,根本没有想到韩玄斌会这样,他这是在玩火。

    是的,韩玄斌就是在赌,赌水意丹的疗伤功能。

    “轰。”众人的精神力攻击在韩玄斌身上的时候,韩玄斌的残阳剑也刺在了一个雇佣兵的胸口。

    “扑哧。”韩玄斌被轰飞的时候,连带着残阳剑也抽了出来。

    那个雇佣兵临死的时候,双眼都死死的盯着韩玄斌,他没有想到,本来已经要败了的韩玄斌,居然在受重伤的时候还能把他击杀。

    事到如今,韩玄斌终于下shā shǒu了,他杀了的一个雇佣兵是一个单独的雇佣兵。

    这些雇佣兵在看到韩玄斌即使重伤也能够击杀雇佣冰的时候,不由的心里有点害怕了。

    韩玄斌被轰飞以后,在一口气吃了数十颗水意丹,水意丹一入口,一股暖流就从口中流入了丹田。

    水意丹没有让韩玄斌失望,韩玄斌之所以受重伤还有这么强的战斗力,绝对是水意丹的功劳,而其他雇佣兵则没有这么运气好了,他们根本不是炼药师,也就不会有疗伤丹药了。

    韩玄斌站起来,然后看着疯狂的众人,哈哈大笑一声,然后说道:“屠戮从现在开始。”

    “该死的,我要杀了你,我要杀了你。”吴克大声的叫喊着。

    韩玄斌现在不跟这些人硬碰硬了,而是不断的以灵活的步伐,闪躲着这些人的攻击。

    “扑哧。”又一个人被韩玄斌杀死了,这个人是刚才失去战斗力的十个人中的一个。

    当韩玄斌杀了一个以后,急忙的飞退开来,因为他刚走,章鱼的攻击就到了,虽然章鱼是剑王级别的剑修,但是他的步伐没有韩玄斌的灵活。

    韩玄斌的步伐是在剑神手札中学到了,韩玄斌历来对剑神手札有莫名的信任。

    “大家一起上,别让他有机会杀那几个雇佣兵。”铜钱大吼道。

    “大家一起上,围剿韩玄斌。”纸币也大声的说道。

    事情到了现在的地步,可以说完全出乎了众人的意料。

    韩玄斌给人的震撼太多了,二十多个剑灵级别的雇佣兵把韩玄斌堵在一个山洞里,居然让韩玄斌逃了出来,还杀死了两个雇佣兵,这要是传出去一定会震惊整个帝国的。

    在这一刻,韩玄斌爆发出了自己强大的战斗力,还有身体力量,就在这一会时间,那十个人全部被韩玄斌杀死了。

    “韩玄斌,你会死的很惨的。”章鱼大声的说道。

    就在章鱼话音一落,天空中陡然阴云密布,狂风乱飞,章鱼静静的站在那里,头发不断的乱飞,眼睛红红的,双手握着长剑,然后在天空中猛然的划出一道剑痕,剑痕所过之处,瞬间空间被撕裂开来。

    紧接着章鱼对着虚空不断的劈出,一道道的剑痕虚影在空中交织在了一起形成了一个剑网,这个剑网虚影交织在一起的时候,爆发出了强大的气势。

    “去。”章鱼大喝一声,手中长剑猛然一挥,最后一剑劈完,整个虚空之中只能看到一个大大的剑网虚影,这个剑网虚影在章鱼劈出最后一剑以后,形成了一个封闭的剑网虚影,在章鱼的推动之下,向着韩玄斌罩去。

    众人都知道章鱼在出绝招,纷纷对着韩玄斌就是攻击,目的就是拖住韩玄斌。

    韩玄斌不断的游走在众人中间,但是在章鱼发出绝招的时候,他的心里感觉到了一丝急躁。

    就是是面对剑尊境界的父亲秦浩的时候,也没有这种感觉,此时不安的心越来越重,韩玄斌的脸上出现了一丝急躁。

    “大家上,围杀韩玄斌,别让他跑了。”吴克大喝道,一步上前,对着想要冲出重围的韩玄斌就是一剑。

    韩玄斌手上残阳剑急速的旋转着,剑尖指向,磅礴的气势携带着强劲的剑气轰向这些人。

    韩玄斌一剑劈出,这些雇佣兵急忙抵挡,韩玄斌乘着这个时候,急忙的后退几步,然后长剑横于胸前,抵挡章鱼的恐怖一击。

    是的。

    章鱼在发出这一招的时候,韩玄斌就感受到了一丝压抑,这是他从来没有感觉到过的,所以他现在非常的小心翼翼。

    前世的韩玄斌经历了很多场战斗,大多都是属于生死战斗,磨练出来的心性绝对是无人能及的,但是心性如此之强的人,此刻居然依稀感受到了一丝不安。

    “怎么办?”韩玄斌脑海中闪过很多种方法,最后韩玄斌眉头一皱,然后像是想起了什么。

    韩玄斌再次后退一步,手中残阳剑急速的旋转着,猛然韩玄斌手握残阳剑,然后对着虚空就是一剑,剑痕所过之处,空间瞬间被撕裂。

    “一剑破天。”韩玄斌大喝一声。

    残阳剑一剑劈出,剑气迅速的凝聚成了一道非常庞大的剑痕虚影,然后在众人不可思议的目光中,这道剑痕慢慢的分成了两道,三道,三道剑痕虚影漂浮在韩玄斌的头顶,加上残阳剑本身四道剑影。

    “去。”韩玄斌大喝一声,脚尖一点,残阳剑催动着三道剑痕虚影劈向章鱼的剑网虚影。

    这次韩玄斌也感觉到了一丝威胁,直接动用出了自己最强剑技,一剑破天第三层境界三剑境。

    韩玄斌飞奔的身躯未有一丝滞留,残阳剑依旧简简单单的划出,但是残阳剑的周围却布满了雷霆之势,攻势中带有风雷之声,威猛十足。

    章鱼仿若没有看到一般,双手合十,食指一并,长剑旋即向下猛然一挥。

    韩玄斌双臂一分,全身剑气化作一股无形力量,残阳剑将周身所有雷霆之力凝结而起,化作点点电芒席卷而至,迎着那把剑网虚影而去,远看像似飞蛾扑火般的雷霆电芒,却在冲撞消磨中重重打击能剑网虚影,终于那剑网的金huáng sè慢慢地黯淡了,直至消失。

    就在众人以为战斗就要结束了的时候,韩玄斌跟章鱼一起动了。

    韩玄斌的残阳剑在剑痕虚影消失以后,一剑刺出,对着章鱼的心脏刺去,而章鱼则是把长剑横在胸前抵挡。

    “铿。”

    两剑相交,两人各自暴退,韩玄斌稳住身心以后,强行压制住了自己的气血翻滚,掏出了几颗水意丹,毫不犹豫的吃了进去。

    而章鱼虽然后退,但是也没受什么伤,只是韩玄斌的攻击震荡了内府。

    章鱼心里非常的震惊,刚才两人的对轰,虽然外人没有看出什么来,但是他却是知道,韩玄斌的攻击力究竟有多么的可怕。

    此子不能留,如果这次让他跑了,以后绝对会给恶魔佣兵团带来毁灭性的打击,章鱼心里暗自想到。

    章鱼想起了上次跟韩玄斌的交手,那次韩玄斌虽然也很厉害,但是章鱼非常的清楚,韩玄斌的攻击力根本没有现在这里强悍。

    短短的半年时间,韩玄斌居然能够成长到这地步,居然能够以剑灵境界硬抗剑王境界的雇佣兵全力一击,这绝对是百年难得一遇的天才。

    “团长,你没事吧?”铜钱看到章鱼站在那里一动不动的,急忙问道。

    “团长,你受伤了?”纸币也问道,而吴克则是一脸愤怒的盯着韩玄斌。

    在这场战斗中,就他自己一个人说杀韩玄斌说的最多,但是此刻连韩玄斌一点都奈何不了,这让他很是愤怒。

    其他雇佣兵也都看着章鱼,如果章鱼在败了的话,那么今天的结果就不好说了。

    本来二十多个雇佣兵,死了十个,现在只剩下十六七个了,人越来越少,众人脸上都浮现了一丝焦急之色。

    “韩玄斌,我承认我小看了你,但是就算我们人少了,你今天也绝对不会逃出我们的手掌心。”章鱼陡然间抬起头,眯着眼睛看着韩玄斌,然后冷冷的说道。

    韩玄斌则是环视着众人,想着逃跑之法。

    他虽然杀了对方十个人,但是在刚才跟章鱼的对轰中受了伤,就算是有水意丹,一时半会也发挥不出全部实力,所以他不得不逃跑。

    “你们会后悔的。”韩玄斌简简单单的一句话,却让众人脸色都是一变。

    到了这个时候,众人已经不把他当作是一个剑灵巅峰的雇佣兵了,而是把他放到了剑王境界。

    这么多雇佣兵里边,只有章鱼一个是剑王中期的雇佣兵,韩玄斌能够跟这么多雇佣兵战斗而不败,绝对有剑王后期实力,乃至剑王巅峰。

    他们想到这就感觉头疼,这么年轻的剑王巅峰雇佣兵,就算是让冒险者工会知道,他们也会阻拦这些人报仇的。

    “大家一起上,都别藏着掖着了,如果让韩玄斌逃跑,那么我们以后将永无宁日。”铜钱眉头皱的很紧,大声的说道。

    众人一听,铜钱的话非常的有道理,韩玄斌的天赋众人已经看到了,小小年纪就达到了剑王巅峰的境界,如果假以时日,绝对可以横扫整个玉兰城的雇佣兵,他们心里已经生出惧意了,所以他们决定不惜一切代价一定要诛杀韩玄斌。

    现在已经不是简简单单的报仇,或者完成任务的问题了,而是为了将来着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