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5章 三年-大唐最强公子哥-
大唐最强公子哥

第325章 三年

    第三百二十三章

    而这三年之中,赤发老者耗尽了全身精气来维持韩玄斌的生机,直到这一刻,赤发老者仿佛一下子苍老的十多岁,两鬓白发,满脸皱纹。

    这三年之中,韩玄斌体内的伤势没有丝毫的好转,只是韩玄斌的精神力在不断的波动着。

    尽管这三年之中,韩玄斌一直静静的沉睡在鬼见愁的梦幻床之上,但是外界却是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在第一年,剑楼查出了韩玄斌的底细,直接出动人马灭掉整个天河镇。

    不错,就是整个天河镇,一夜之间灰飞烟灭,没有一个活口。

    而后来不知道怎么回事,大陆众多强者居然都飞往天河峰之上,在天河峰之上爆发了有史以来最强大的混战。

    剑楼从此浮出水名,尽管众人都知道剑楼的强大,但是剑楼给人的震撼还不是一般的。

    剑楼所过之处,寸草无生!

    在这期间,紫灵跟林幽因为对韩玄斌的念念不忘,试图替韩玄斌报仇。

    紫灵闭死关以后,紧接着林幽也闭死关了。

    当两人出关以后,就是两年后了,在这两年之中,两人凭借着自己的毅力,突破到了黄级武者,虽然是黄级武者,但是两人联手,就算对上玄级武者也能够抗衡一二。

    再加上紫灵知道了天河镇的覆灭,整个人像是发疯一般的对着剑楼的人杀戮。

    终于,在一次杀戮之中,紫灵被剑楼中的无上存在lán jié,最终身受重伤,被神秘老者所救,不知所踪。

    近三年来,大陆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大陆之中的老一辈都处于半退隐状态,而大陆年轻一代中,更是涌现出了无数的天纵奇才。

    三年时间,足以让韩玄斌淡出众人的视线,就连林谦都以为韩玄斌彻底死亡了,虽然林谦不足以说动家族对抗剑楼,但是他却在用自己的方式为韩玄斌报仇着。

    这三年来,中州林氏家族的林谦,不知道什么原因,实力突飞猛进,隐隐有成为大陆年轻一代最强者的趋势。

    而就在一年前,不知道出于什么原因,东域大乱,整个天穹大陆所有的强者都涌入东域,整个东域陷入了腥风血雨的状态。

    不过这一切,韩玄斌都不知道而已,他依旧在与伤势作斗争。

    天穹大陆的绝地鬼见愁深渊之中,韩玄斌依旧静静的躺在梦幻床上,赤发老者仿佛油尽灯枯似得面无表情的看着韩玄斌。

    “韩玄斌,你一定要醒过来,拿回属于你的荣耀。”赤发老者声音沙哑的喃喃自语道。

    虽然赤发老者一直再说话,但是从他的眼中也能够看出,他已经绝望了,三年来,韩玄斌一直静静的躺在梦幻床上,要不是他以全身精气维持韩玄斌的生机,韩玄斌早已死亡。

    世人皆称,梦幻床上,如果三年之内无法醒过来,那么将一直生活在梦境之中。

    一直生活在梦境之中意味着什么?意味着死亡!

    此时此刻,死亡二字,对于赤发老者来说,是如此的释然。

    而就在赤发老者静坐之时,猛然间,鬼见愁深渊上方刮起了一阵狂野的旋风,这个旋风以鬼见愁深渊为中心,不断的旋转着。

    越来越多的天地灵蕴聚集在鬼见愁深渊上方,而在鬼见愁深渊中的妖兽,此刻则是一脸颤抖的匍匐在地,仿佛有神明降临一般。

    “轰。。。”就在赤发老者察觉到一丝不对劲以后,猛然间,从梦幻床上传出一股浩瀚到极致的气势,这股气势直接压迫着绝世大能赤发老者。

    “难道?这是?”赤发老者仿佛想到了什么,脸上露出了一丝笑容,尽管这股气势压迫的他喘不过气来,但是他却非常高兴。

    “哈哈。。。”赤发老者放声大笑着,凌乱的头发随着这股强大的气势,在空中飞舞着。

    “轰。。。”一声巨响,在鬼见愁深渊上方的灵蕴漩涡猛然间涌入了躺在梦幻床上的韩玄斌身体之中。

    顿时,韩玄斌整个人身上射出一道耀眼的金光,直接照耀着整个山洞。

    而韩玄斌本人则是一动不动的躺在梦幻床上,在这股灵蕴进入韩玄斌的身体以后,顺着经脉直接流进了韩玄斌的丹田之中,丹田之中的小鼎也仿佛察觉到有敌人入侵,急忙抵挡。

    但是,在这股强大的灵蕴面前,小黑鼎的抵挡根本不足为惧,这股强大的灵蕴以摧枯拉朽的气势直接进入了韩玄斌的丹田之中。

    此刻,韩玄斌的身体之中发生着翻天覆地的变化,韩玄斌的脑海之中也发生着变化。

    就在灵蕴漩涡进入韩玄斌身体的一刹那,整个鬼见愁深渊的气势瞬间消失,赤发老者激动的站了起来,漆黑的双眸死死的盯着韩玄斌。

    此时此刻,赤发老者能够明显的感觉到,韩玄斌的生机在慢慢的恢复着,这说明什么?这说明,韩玄斌在破茧重生。

    赤发老者一直在等待着韩玄斌,静静的站在鬼见愁深渊里边。

    时间一点一滴的过去了,韩玄斌的身体一直在发生着改变,而韩玄斌则是一直没有醒来。

    一个时辰,两个时辰,三个时辰。。。。八个时辰。

    过了八个时辰,终于,在赤发老者的注视之下,韩玄斌的手指动了一下,紧接着韩玄斌的身体大幅度的动了起来。

    “韩玄斌,你醒了?”赤发老者看到韩玄斌此刻的状态,大声的叫着。

    躺在梦幻床上的韩玄斌,在听到呼喊声以后,慢慢的睁开眼睛,入眼的是一个赤发老者,两鬓白发,凌乱的头发,满脸的皱纹。

    韩玄斌疑惑的看了一眼周围的环境,而后看向赤发老者,紧接着韩玄斌就要站起来,赤发老者急忙阻拦。

    韩玄斌现在刚醒,还不能激烈运动,多休息好点。

    “你是谁?这里是什么地方?”韩玄斌沙哑的声音问道,韩玄斌现在的记忆还停留在三年前被两个黄级武者联手一击的时候,所以对现在的一切很陌生。

    “这里是鬼见愁深渊。。。”赤发老者急忙说到。

    “鬼见愁深渊。。。。”韩玄斌疑惑的看着赤发老者,鬼见愁深渊他也是听说过的,这可是大陆的绝地之一,根本是有进无出,他怎么也想不明白,他到底是怎么进来的。

    似乎是发现了韩玄斌的疑惑,赤发老者摇了摇头,然后慢慢的道来:“在你重伤之后,我就把你带到了这里,你现在睡的这个是梦幻床,你已经沉睡了三年了。。。。”

    听完赤发老者的话,韩玄斌一阵晕眩,整理了一下思路,才发现,自己已经沉睡了三年,而在这三年之中,不知道大陆发生了什么事。

    “秦氏家族?玉兰城?这一切都是梦幻吗?”韩玄斌嘴里喃喃自语的说道。

    就这样,韩玄斌在慢慢的消化着这些东西,而后韩玄斌像是想到了什么,看向赤发老者,问道:“前辈,你到底是谁?”

    在跟赤发老者的对话中,韩玄斌也明白了,是这个赤发老者救了自己,所以韩玄斌尊称前辈。

    听到韩玄斌的问话,赤发老者顿时陷入了沉思之中,脸上浮现了一丝痛苦的表情。

    良久,赤发老者开口了,“我叫秦无敌,准确的说我应该叫独孤无敌。”

    “秦无敌,独孤无敌?”韩玄斌嘴里喃喃自语的说着,他也没听说过赤发老者的名字。

    紧接着,赤发老者喃喃自语的说道:“在很久很久以前,久到我都不知道是什么时候了,那个时候,天穹大陆还没有分隔成五个地域,那个时候,只有一个中州,而在中州之上,有一个皇族,也是天穹大陆最顶尖的家族,名为独孤家族。”

    “独孤家族的第一任族长独孤神龙,乃是天穹大陆近万年历史上最强大的武者,独孤神龙一生无敌,最终在晚年支手碎虚空,离开了这个大陆,去追求那更高层次的武道一途。

    “而他所留下的家族,则是一举成为了天穹大陆上的巨头,唯一的巨头,没有人敢对独孤家族不敬,当时的独孤家族可谓是达到了极限巅峰,可是虽然世人都羡慕独孤家族,他们只知道独孤家族高高在上,但却是不知道,独孤家族一直在与天斗。“

    听到这里,韩玄斌猛然倒吸一口凉气,如果他猜的不错的话,这个赤发老者独孤无敌就应该是那个独孤家族的后人,可是这个独孤家族太强大了,居然跟天斗。

    赤发老者仿佛回忆起了过去,喃喃自语的说道:“世人皆以为独孤家族繁荣,但是殊不知,独孤家族一脉传承,脉脉单传,看似子弟众多,实则都是旁系,真正的直系,都是脉脉单传。”

    “因为独孤一脉的天赋卓绝,就连上天都要羡慕,所以,独孤一脉的每一脉传人,都将要受到大道的打压,历代独孤一脉的传人,不管多么的风华绝代,最终都逃不过大道的伤痕。”独孤无敌说到这里,停住了话语,眼睛中有着一丝无尽的悲哀。

    听到这里,韩玄斌释然了,大道的伤痕,自己不正是被大道所伤,留下了大道的伤痕么?

    “前辈。。。。”韩玄斌看着独孤无敌,喃喃自语的说道。

    现在韩玄斌已经明白了,他就是独孤一脉的传人,而不知道什么原因,独孤一脉的人改名秦姓。

    韩玄斌没有问独孤无敌,只是静静的看着独孤无敌。

    独孤无敌无奈的摇了摇头,然后低沉的说道:“你我都属独孤一脉,但你是脉脉单传的传人,而我则是旁系的一个传人,我等就算是死也要保全你。”

    当听到独孤无敌全部说完以后,韩玄斌算是明白了,独孤一脉和其强大,最终遭到天妒,乃至脉脉传人都被大道所伤。

    至此,独孤一脉开始坠落,整个家族实力不断的下降,一些大巨头也开始的对独孤家族进行打压,他们也害怕独孤家族如日中天。

    虽然独孤家族的实力不断的下降,但是也不是一般实力能够小觑的,独孤家族依旧站在大陆之巅。

    但是在百年前,一场噩梦,直接导致独孤家族差点灰飞烟灭,事后,独孤家族被各大势力打压,无奈,只能隐藏起来,改名秦姓。

    直到这一刻,韩玄斌终于知道,他就是独孤家族的一员,虽然很梦幻,但是他终于探寻到了他的身世之谜。

    想到小时候,母亲一直不说出父亲到底是谁,一直不让他知道自己的身世之谜,怕的就是自己被世人所知。

    经过一上午的了解,韩玄斌终于对独孤家族有了一个新的认识,虽然不知道百年前那场噩梦到底是怎么回事,但是韩玄斌对独孤家族还是很有归属感的,不为其他,只因自己身上流淌着独孤家族的血液。

    “韩玄斌,现在你已经闯过了梦境,不但恢复了实力,而且更进一步了,我在你身上看到了无限潜力,你一定要抵挡大道伤痕,重振我独孤一脉。”独孤无敌声音之中带着一丝希冀,大声的说道。

    现在独孤家族在天穹大陆只剩下三个人了,韩玄斌一个,独孤无敌一个,还有韩玄斌的母亲,偌大的一个独孤家族,现在只剩下寥寥三人。

    “独孤。。。”韩玄斌心里暗自记下了独孤无敌的话语,虽然仅仅是一上午的了解,但是此刻,韩玄斌已经把独孤家族当成了自己的家。

    从小,韩玄斌就一直在追问母亲,自己的父亲到底是谁?但是他的母亲却一直没告诉他,现在韩玄斌明白了,母亲也知道独孤家族敌人太多,而且都是一些恐怖势力,所以一直不对韩玄斌说,现在韩玄斌知道了,他找到了自己的根本。

    独孤家族,第一任族长独孤神龙,独孤神龙在一万多年前,曾经站在了天穹大陆的最巅峰,俯视芸芸众生。

    众所周知,天穹大陆的武者等级分为,一到九重天武者,而后便是更高层次的黄级武者,玄级武者,地级武者,天级武者,还有那只存在与传说之中的虚空武者。

    大陆近万年历史上,只有独孤神龙一个人达到了虚空武者,支手碎虚空,强大的威压直接辐射着整个大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