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6章 时间流过-大唐最强公子哥-
大唐最强公子哥

第326章 时间流过

    第三百二十四章

    在独孤神龙还是天级武者的时候,他遭遇了人生中最大的一场战斗,对方是八个天级武者,天级以下的武者不计其数。

    那一场大战,打的昏天暗地,最后时刻,独孤求败经历雷劫,一举突破到了传说中的虚空武者境界,对他进行围剿的人,无一活口,直接湮灭在历史之中。

    那是独孤神龙成名之战,最终独孤神龙站在了大陆之巅,而从此以后,独孤神龙也消失在了大陆之上,有人说他破碎虚空离开了这个大陆,也有人说他隐世在探索武道的巅峰。

    不过就连独孤家族的人都不知道,独孤神龙到底去了哪里,至此,独孤神龙的去向也成了一个迷。

    而后,独孤家族进入了高速发展期,整个独孤家族不管是子弟还是家族商业,都进入了一个井喷式的发展期,虽然独孤家族的族人越来越多,但是身为独孤家族的人都知道,他们真正核心传人则是脉脉单传,其他的则是旁系而已。

    独孤家族的威名一时之间风靡整个天穹大陆,从那以后,再也没有人敢对独孤家族的人出手。

    独孤家族是出了名的护短,不管是谁,只要敢跟独孤家族的人出手,那么,他就准备接受独孤家族的雷霆怒火吧。

    就这样,独孤家族辉煌了近千年历史,在这期间,独孤家族出现了很多天纵奇才,但是在这期间,独孤家族的逆天天赋,也遭到了天妒,从此,独孤家族的传人都会受到大道的伤痕,最终被大道的伤痕镇压。

    不过虽然是这样,也阻挡不了独孤家族的辉煌。

    但是在千年前,独孤家族一睹遭到了很大的危机,但是独孤家族还是扛过来了。

    但是,从那以后,独孤家族就开始走下坡路,慢慢的开始衰落。

    直到百年前,独孤家族发生了史上最可怕的噩梦,一夜之间,独孤家族灰飞烟灭,从此独孤家族在大陆除名。

    在那场恶战之中,只有几个少数的独孤家族的族人逃了出来,看着独孤家族大势已去,大陆被独孤家族一直压着的势力纷纷展开了对独孤家族的围剿,不得已,独孤家族的人隐藏了起来,遂改姓秦。

    几万年的发展,独孤家族从辉煌到衰落,独孤无敌一边回忆,一边痛苦着。

    独孤家族,何其强大的一脉,独孤神龙,更是风华绝代的巅峰人物,韩玄斌身为独孤家族的传人,也被大道所压制,他能够深刻体会独孤家族的深深绝望。

    “既然我身为独孤家族的后人,我定当以重振独孤家族为己任。”韩玄斌满腔热血的说道。

    这是他的誓言,这何尝不是独孤家族的誓言。

    万年辉煌,一夜之间灰飞烟灭,这其中的忧伤,谁人能懂?

    因为知道了独孤无敌跟韩玄斌的关系,韩玄斌跟独孤无敌聊了很多,聊一些独孤家族的事情,最后聊到了韩玄斌的父亲身上。

    而从独孤无敌的口中得知,韩玄斌的父亲秦明则是在百年前那场巨变之中,逃生的人,只不过后来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秦明陨落了。

    韩玄斌一直在苦苦追寻自己的身世之谜,此刻,他已经完全知晓了自己的身世之谜,而且也知道了父亲,虽然不知道父亲是怎么死的,但是韩玄斌坚定,他一定会查出真相来替父亲报仇的。

    因为都是独孤家族的人,两人聊了很多,一直聊到晚上,在这期间,韩玄斌也了解到了剑楼的情况。

    剑楼,一直是天穹大陆隐世不出的一个组织,这个组织非常的可怕,当年围剿独孤家族,剑楼就是主力军,是以,独孤无敌对于剑楼之人非常仇恨,奈何自己实力不够,无法去报仇,所以只能隐忍。

    剑楼,隐隐有成为天穹大陆第一大势力,平日在大陆之上没有丝毫踪迹,但是一些大势力都知道,这正是剑楼的可怕之处。

    剑楼所过之处,寸草不生,剑楼的人,可谓是嚣张到了极点。

    而剑楼的实力也是有目共睹的,最低层次的成员都是黄级武者,而剑楼之中的小头目都是玄级武者,一些长老都是地级武者,更为甚者,传说,剑楼的楼主是一个站在大陆之巅的天级武者,而且即将度生死雷劫,一旦度过雷劫,那么,大陆将再一次出现一个虚空武者。

    这些年来,剑楼虽然隐世,但是暗中也做了不少天怒人怨的事情,是以大陆很多势力都很忌惮剑楼。

    韩玄斌此刻的记忆还停留在三年之前,殊不知,剑楼大举进攻东域,现在已经彻底的暴露在了世人眼中。

    “叔叔,你怎么会碰巧在武者学院碰到我啊?”聊了很多,最终韩玄斌还是把心中的疑问说出来了。

    独孤无敌一直隐藏不出,但是偏偏在韩玄斌身受重伤的时候,出现在了武者学院,强行带走了韩玄斌。

    要不是独孤无敌带韩玄斌来鬼见愁深渊的梦幻床孤注一掷的话,也许韩玄斌已经魂飞魄散了。

    知道这个时候,韩玄斌才有时间问独孤无敌,关于他怎么来到鬼见愁深渊的事情。

    当年的情况,韩玄斌真的很危险,稍有不慎就会魂飞魄散,但是韩玄斌不知道的是,这三年,如果不是有独孤无敌给他输送自身精气的话,也许现在他已经魂飞魄散了。

    独孤无敌此刻满脸笑容,也许是因为看到韩玄斌醒过来吧,他笑呵呵的说道:“我们独孤一脉的人在一定距离都能够感应到彼此,当年,你被剑楼的人所伤,正好我四处游历,走到了玉兰城,感应到了你的存在,然后就强行带走了你。”

    听到独孤无敌的话,韩玄斌释然了,原来自己是这样来到鬼见愁的深渊的。

    “咦。。。”就在韩玄斌思考之际,独孤无敌突然间惊讶的说道:“你体内大道的伤痕居然别压制住了,而且还消磨掉不少。”

    韩玄斌一醒来,独孤无敌就给韩玄斌讲解这些事情,一直没时间观察韩玄斌的身体,直到刚才,独孤无敌不经意间突然间发现,韩玄斌体内的大道的伤痕居然被消磨掉了一点。

    虽然仅仅是一点,但这也足以让独孤无敌兴奋了。

    “额。”韩玄斌也在这个时候急忙开始探测自己的身体,不看不要紧,一看吓一跳。

    大道的伤痕被消磨这只是其中一个,最让韩玄斌高兴的居然是他的境界。

    在这梦幻的三年之中,韩玄斌居然从武者九重天直接突破黄级武者,达到了现在的玄级武者。

    玄级武者,这是多么梦幻的境界,而此刻,韩玄斌一觉醒来,居然突破到了玄级武者。

    独孤无敌也发现了这一情况,脸上的笑容更甚了,他很欣慰,独孤一脉的后人居然如此优秀。

    “呼。。。”韩玄斌稍微的感受了一下玄级武者的力量,顿时一股强大的精神力瞬间出现在了山洞之中,形成了一个压迫,韩玄斌感受着这股强大的压迫,笑呵呵的说道:“这就是玄级武者的力量吗?”

    就这样,两人又聊了很多,大多都是一些修炼上的事情,韩玄斌现在突破到玄级武者,根基不稳,还需要多加巩固。

    而且从独孤无敌的话语中,韩玄斌得到了非常惊人的消息,他在梦幻床上三年中发生的事情居然是真实存在的,虽然不是他本人的经历,但是那是他灵魂的蜕变。

    也就是说,发生在这三年之中的事情,都是他的灵魂在经历一种蜕变。

    突然间,韩玄斌想到了自己被逼入绝地,所有的人都以为自己身死了,就连自己也不报任何希望,没想到在灵魂经历一番蜕变以后,生生的被拉回到现实中来。

    “这不是幻觉?”韩玄斌仰头望着山洞顶端,喃喃自语的说道。

    确实,在梦幻床上发生的事情,不是幻觉,而是灵魂在接受本源上的蜕变,一旦蜕变成功,那样他的实力将会有前所未有的飞升。

    而韩玄斌则是恰恰证明了这一点,此刻,他不但突破到了玄级武者,而且精神力已经隐隐突破玄级武者达到地级武者的地步。

    这一切的一切,仿佛南柯一梦,让韩玄斌非常的兴奋,非常的激动。

    大难不死,必有后福!

    今天,是属于韩玄斌的一天,这一天之中,韩玄斌经历的喜怒哀乐,最终他在山洞之中静静的睡着了。

    是的,睡着了,韩玄斌累了,三年之中,无时无刻的在接受灵魂蜕变,稍有不慎就会魂飞魄散,这一次,他睡的很香。

    直到第二天下午,韩玄斌才从睡梦中惊醒,而在韩玄斌醒来的时候,独孤无敌已经盘膝在地上打坐。

    韩玄斌揉了揉眼睛,笑呵呵的对着独孤无敌说道:“叔叔,今天我们离开这里吧,三年了,我们该回去了。”

    望着韩玄斌看过来的眼睛,独孤无敌轻轻的摇了摇头,然后说道:“韩玄斌,你先回去吧,我去处理一些事情,处理完就会去找你。”

    看到独孤无敌那坚毅的眼神,韩玄斌也不再劝说,收拾了一下东西,然后转身准备离开鬼见愁深渊。

    “注意安全。。。”独孤无敌的话从韩玄斌身后幽幽的传来,韩玄斌前进的身体猛然停住,而后径直的走向山洞之外。

    。。。。。。。。。

    天穹大陆东域,玉兰城。

    三年的时间,玉兰城依旧繁华,而玉兰城的武者学院则是依旧那么的热闹,武者学院的学生一年比一年多,一年比一年优秀。

    玉兰城的大街上到处都是叫卖声,人来人往,络绎不绝。

    这三年,虽然全大陆的势力都在关注着玉兰城下属的天河小镇,但是玉兰城还是依旧发展的很好。

    此刻,在玉兰城的大街上,一个白衣男子静静的走在大街上,这个男子走路之间,浑身散发着非常优雅的气息,整个人仿佛一个书生一般。

    经过一个月的时间,韩玄斌终于从远在中州的绝地鬼见愁深渊回到了东域玉兰城。

    走在玉兰城的大街上,看着大街上人来人往,川流不息,韩玄斌不禁摇了摇头,三年了,终于再一次的踏上玉兰城。

    这一次,韩玄斌有很明确的目的,那就是回玉兰城的武者学院见一下老朋友。

    紫灵,林幽的身影一直在韩玄斌的脑海之中,三年时间,韩玄斌一直挂念着这两个人。

    现在韩玄斌的已经达到了玄级武者的境界,浑身真气没有丝毫外露,给人的感觉就像是一个普通人一样。

    转眼时间,韩玄斌就来到了玉兰城的武者学院,站在武者学院的大门口,韩玄斌仰头望着大门牌匾上那苍劲有力的四个大字,心中充满了感概。

    时隔三年,他韩玄斌又回来了!

    今天是武者学院一年一度的新老生对抗赛,在武者学院的演武场,早早的有很多学生来了,甚至连武者学院的一系列高层都来到了演武场。

    虽然武者学院的学生一届比一届优秀,但是任何人都无法忘记,三年前那个横空出世,以五重天武者的实力对抗黄级武者的天纵奇才,他是整个武者学院的骄傲,是整个武者学院的天纵奇才。

    但是天妒英才,本来以韩玄斌的潜力,日后纵横大陆绝对不成问题,但是三年前,居然被两大黄级武者联手一击,后来被绝世大能强行带走,至今下落不明。

    虽然很多人不肯承认,但是他们都知道,韩玄斌已经死了,那个武者学院近百年来最优秀的学生已经不复存在了。

    自从韩玄斌下落不明,生死未知以后,老院长君问道一气之下,隐居后山,再也不问世事,而院长周武阳也不再管理学院,那件事对他的打击非常之大。

    “今年一年级新生里边有几个不错的小伙子啊。”在武者学院的高层主席台上,一个中年男子对旁边的人说道。

    “是啊,这几个小子都能够跨级大战了,真是期待他们成长起来。”旁边的那个中年男子接着说道。

    然后就在两人说话之际,突然间,在演武场的学生中间让开一条道路,下一刻,一个娇美的身影映入了大家的眼球。

    洛神……延颈秀项,皓质呈露。芳泽无加,铅华弗御。云髻峨峨,修眉联娟。丹唇外朗,皓齿内鲜,明眸善睐,靥辅承权。瑰姿艳逸,仪静体闲。柔情绰态,媚于语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