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7章 思念-大唐最强公子哥-
大唐最强公子哥

第327章 思念

    第三百二十五章

    这就是此刻,这个娇měi nǚ子的写照,美,实在太美了,浑身上下散发出来的气质就不是一般人能够比拟的。

    三年时间,林幽已经是一个五年级学生了,而且在这三年之中,林幽闭死关不出,挖掘潜力,终于突破到了黄级武者,此刻她的身上隐隐约约有一丝上位者的气息。

    林幽的出现顿时引发整个演武场的骚动,这位武者学院的冰雪měi nǚ吸引了所有人的眼球。

    此刻的林幽,非常的冰冷,仿佛拒人与千里之外,自从三年前韩玄斌消失,她的性格就大变,变成了以前的冰雪女神。

    “林幽学姐,这边坐。”一个一年级的新生走到林幽面前,献媚的说道。

    林幽视而不见,冷漠的走到了她的位置,坐了下来。

    林幽的到来只不过是一个小插曲而已,整个比赛依旧在有序的进行着,一个一个的新生绽放出无比耀眼的光辉。

    在这个过程中,林幽的神情始终恍惚,仿佛回到了三年前韩玄斌大战二年级老生的情景。

    “轰。。”

    自演武台之上爆发出一股强烈的气流,两个学生在激烈的碰撞着。

    “冰封无极。。”一个男子手持一把长剑,在空中不断的走位着,同时嘴里大声的喝到。

    他的话音一落,自他的长剑之中猛然间爆发出一股非常强烈的气流,直接把另外一个学生轰出了擂台。

    这是一场没有任何悬念的比赛,二年级老生用他强势的实力直接打败了一年级新生。

    这个一年级新生被轰飞的身体不断的后退着,突然间,他的身体停住了。

    他疑惑的转头看去,他是被一个白衣男子给推住的,还没等他说话,这个白衣男子就说话了,“调理内息,稳住丹田,要不然你会走火入魔。”

    “调理内息,稳住丹田,要不然你会走火入魔。”

    突兀的一句话,传入了这个新生耳朵,也传遍了整个演武场,战斗过后的宁静瞬间被打破。

    这个被扶住的新生疑惑的问道:“你是谁?”

    而同一时间,整个演武场的学生都望向韩玄斌,他们都不知道这个男子到底是谁?

    “他是谁啊?难道是一个一年级新生吗?”

    “就是啊,居然大言不惭的教训这个一年级新生,真是不自量力。”

    “难道是一个高年级的高手,隐世不出?”

    一时之间,整个演武场都陷入了一片嘈杂声之中,而无论这些嘈杂声有多大,都抵挡不住林幽那双深邃的双眸。

    当林幽顺着大家的目光看向那个白衣男子时,她的眼眶中流出了两行泪水。

    三年来,无时无刻的思念,终于得到了,你终于回来了。

    林幽也不管众人的惊讶,站起来,飞快的朝着白衣男子跑去,三年来,无时无刻的魂牵梦绕,此刻,韩玄斌终于平安回来了。

    而就在用一时间,演武场主席台上的众位高层也都一脸不可思溪的看着韩玄斌。

    三年前,韩玄斌被一个绝世大能强行带走,三年来,没有丝毫韩玄斌的消息,所有的人都潜意识里认为韩玄斌已经死了,但是此刻,韩玄斌却是活生生的站在了他们的面前。

    良久,一个导师突然间醒悟过来,急忙大叫:“快去叫周武阳院长。”

    “秦大哥。。。”林幽不顾一起的跑向韩玄斌,而韩玄斌也感觉到了林幽的感情,两人瞬间拥抱在一起。

    此刻,没有任何语言可以形容两人心中的高兴,没有任何言语能够形容此刻的情景。

    三年了,我无时无刻的想着你,念着你,但是你却一直没有消息,我等了你三年,想了你三年,思了你三年,盼了你三年,秦大哥,你终于还是回来了,你可知道,没有你的日子,我是多么的难过?

    在这一刻,积蓄三年的感情,瞬间爆发,林幽整个人都伏在韩玄斌的胸口,眼睛之中不断有泪水溢出,这是喜极而泣。

    三年了,无时无刻的想念,终于等到了韩玄斌,完完整整的韩玄斌。

    “林幽。”韩玄斌好不容易才说出一句话来,此刻的韩玄斌,完全能够感受到林幽的心里变化。

    这三年之中,林幽一直坚强的活着,她的内心之中无比痛苦,但是她的外在却是无比的坚强。

    “秦大哥,我一直在等待你的回来,本来以为我们也就是朋友而已,但是等到失去了才知道珍惜,当你消失以后,我才发现,我的心很痛,真的很痛。”林幽深情的诉说着。

    而在演武场的学生都惊呆了,虽然他们不认识韩玄斌,但是这三年来,无时无刻都能够听到韩玄斌的传说,这个武者学院近百年来最优秀的学生。

    此刻,韩玄斌居然出现在了众rén miàn前,众人一脸震惊。

    终于,有一个学生率先说出来了,“是韩玄斌,我们武者学院的骄傲。”

    “啊,居然是韩玄斌,他不是在三年前就消失了么?”

    “真的是韩玄斌啊,这个创造奇迹的男子又回来了。”

    “韩玄斌,韩玄斌。。。”

    武者学院的学生都非常疯狂,每个人的心里都有一个崇拜的对象,这个偶像可以让他们热血沸腾充满jī qíng,毫无疑问,韩玄斌则是武者学院众多学生之中的骄傲,是他们的偶像。

    此刻,亲眼见到韩玄斌,他们都控制不住的疯狂的呐喊着。

    很快的,武者学院的领导高层都惊动了,当他们看到在演武场跟林幽拥抱的韩玄斌,都震惊了。

    尤其是周武阳,一脸不敢置信的看着韩玄斌,久久没有说话。

    良久,领导高层反应过来了,今天的比赛算是不能在进行下去了,所以组织学生解散了。

    所有的人都自觉的退出了演武场,最后只留下了林幽跟韩玄斌。

    韩玄斌则是浑然不知道外界的事情,他此刻深深的沉浸在了两人甜蜜的小世界之中。

    韩玄斌拥抱着林幽,坐在了演武场的一处地上,两人仰头望着蓝天。

    “秦大哥,你可知道,这三年,我有多么的想你。”突然间,林幽打破了寂静,娇滴滴的说道。

    韩玄斌没有说话,一切尽在不言之中。

    “秦大哥,这三年中,我无时无刻想要见到你,现在我终于知道,你在我心里的地位有多么的重要。”

    “秦大哥,我爱你!”

    韩玄斌的脑袋轰的一声,一片空白。

    说实话,韩玄斌从来没有谈过感情,对于林幽,他有一种说不出的感觉,跟林幽在一起的时候,韩玄斌非常开心,有时候,韩玄斌都会自问,难道这就是感情吗?

    感觉上的青涩,使得韩玄斌有点幼稚,在林幽说出哪句话的时候,他没有接话,他也不知道该怎么接话。

    “秦大哥,你什么都别说,我能把我心中所想的表达出来,已经很高兴了。”韩玄斌正准备说些什么,就被林幽阻拦了。

    就这样,两人一直在这里交流着这三年来的点点滴滴。

    傍晚十分,武者学院一处教学楼,院长办公室之中。

    林幽跟韩玄斌并肩站立,而院长周武阳则是静静的坐在了椅子上,经过三年来的变化,周武阳已经变的苍老了许多,不像三年前那个意气风发的院长了。

    看到这一切,韩玄斌心中充满了歉意,这一切都是因为他所导致的。

    周武阳仿佛看穿了韩玄斌的心思一样,脸上浮现出一抹无奈,淡淡的说道:“韩玄斌啊,你能够回来就好,回来就好。”

    “院长,这三年多谢您操劳了。”韩玄斌真挚的对着院长周武阳说道。

    “这三年之中发生了不少事情,希望你听了以后能够承受的住。”院长周武阳也没有拐弯抹角,在了解了韩玄斌这三年来的情况以后,就低沉的说道。

    确实,在这三年之中,外界发生了很多事情,韩玄斌都一无所知。

    在听到院长周武阳的话语之时,韩玄斌心里隐隐有点担心。

    然而,院长周武阳的话彻底让韩玄斌伤心绝望了。

    “紫灵死了。”院长周武阳有点悲伤的说道,紫灵也是他武者学院的一个优秀学生,天赋仅次于韩玄斌,在武者学院近百年历史上也算是顶尖的天赋,但是在那一场战斗中,她还是被剑楼的人无情的抹杀了。

    韩玄斌在听到这四个字以后,脸上露出了凶狠的表情,从身体之中散发出一股凌厉的杀气,整个人仿佛一尊地狱魔神一般。

    “说,到底是谁?”韩玄斌的声音之中蕴含着玄级武者的力量,冷冷的传入了院长周武阳的耳朵。

    “事情是这样的,三年前你被绝世大能强行带走。。。。”院长周武阳悲戚的说道。

    经过院长周武阳的叙说,韩玄斌终于明白了,在三年前,自己身受重伤被独孤叔叔带走,而后,紫灵就开始闭死关,最终经过两年的时间,紫灵终于突破到了黄级武者境界,只差一步就能够达到玄级武者的境界。

    然而,当紫灵出关以后,听到消息说,天河镇一夜之间灰飞烟灭,没有一个活口,紫灵伤心之下,性格大变,然后她就开始查找凶手,终于经过紫灵的查找,凶手找到了,是剑楼,是剑楼以强大的实力一夜之间让天河镇灰飞烟灭,没有一个活口。

    在得知了这件事以后,紫灵疯狂的杀戮着剑楼的外围成员,不断的杀戮,终于引起了剑楼的注意,最后剑楼派遣了一个长老,以强大的实力灭杀了紫灵。

    当韩玄斌听完周武阳的叙述以后,整个人如同雷击一般,静静的站在屋里一动不动的。

    一天之间,连续听到了两个噩耗,紫灵死了,天河镇一夜之间灰飞烟灭,没有一个活口,他的母亲也死了。

    “斌哥哥,跟我去天河峰玩吧。”

    “斌哥哥,今天小镇有一个huó dòng,一会你陪我去吧。”

    “斌哥哥,我想要跟你玩,你来我们家找我吧。”

    “斌哥哥。。。。”

    “斌斌,吃饭了。”

    “斌斌,你回来了,我已经做好饭了,你趁热吃了吧。”

    “斌斌,谁又欺负你了,疼不疼啊?”

    “斌斌,母亲对不起你。”

    “斌斌。。。。”

    往事如风一样,一幕幕的出现在了韩玄斌的脑海之中,仿佛昨日经历过的一样。

    在这个世界上,他已经没有几个亲人了,紫灵跟他的母亲是他最亲近的人,而在这一刻,却早已离他而去。

    “啊。。。。”终于,韩玄斌承受不住压力,大声的狂叫着,眼泪控制不住的从眼眶中流出。

    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处。

    “母亲,灵儿。。。。”韩玄斌状若疯狂的大声叫喊着母亲跟紫灵的名字,他的心仿佛被重锤砸了一般,痛,痛彻心扉的痛。

    “啊。。。。为什么,为什么会这样,为什么???”韩玄斌的泪水划过脸庞,一滴一滴的掉落在地面之上,整个屋里充满了悲戚,院长周武阳面无表情的坐在那里,而林幽则是满脸泪花的扶着韩玄斌,看到韩玄斌伤心欲绝,林幽也非常难过,况且,紫灵也是林幽的好姐妹。

    “为什么?为什么上天要这样折磨我?”韩玄斌的泪水不断的流出,他整个人仿佛失去了灵魂一般,喃喃自语的说道。

    为什么会这样,为什么会这样?

    韩玄斌仿佛一个行尸走肉一样一动不动的站在那里,泪水不断的从他的眼眶中流出,他的心已经彻底被伤透了,他一遍一遍的责问着自己,这一切到底是为什么,为什么会这样?

    “母亲,灵儿,你们为什么不等我回来,为什么,为什么?”韩玄斌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大声的呐喊着。

    在天穹大陆,韩玄斌最亲近的两个人就是他的母亲跟紫灵,然而事事不如人愿,三年一别,当他再一次回到这个生育他的地方的时候,带给他的是无限的噩耗。

    母亲死了,紫灵也死了,而这一切都是因为他,追根问底都是因为他,如果不是他跟剑楼的人发生交集,也不用波及到天河镇了,紫灵也许就不会死了,他的母亲也会活的好好的。

    看着韩玄斌状若疯狂,林幽脸上满是泪花,不住的安慰着韩玄斌:“秦大哥,你别这样,秦大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