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8章 不舍-大唐最强公子哥-
大唐最强公子哥

第328章 不舍

    第三百二十六章

    院长周武阳则是痛苦的摇了摇头,当年韩玄斌那一脉的传人救过他一命,所以在当他发现韩玄斌的时候,力排众议直接把韩玄斌纳入了武者学院重点关注的名单之中,而且就算不是这一层关系,以韩玄斌的潜力,想要进入武者学院特别关注的名单也是绰绰有余。

    可以说,韩玄斌是他们武者学院近百年历史上最妖孽的天才,看到韩玄斌这样痛苦,院长周武阳也很难过,但是此刻韩玄斌已经状若疯狂,他也只能任由韩玄斌发泄。

    院长周武阳看了一眼发泄中的韩玄斌,缓缓的站起来,对着正在安慰韩玄斌的林幽低声的说道:“就让他发泄吧,如果不把心中的痛苦发泄出来,他会有心魔的。”说完,周武阳拖着年迈的身体缓缓的走出了办公室。

    紧接着,林幽也走出了办公室,只留下了韩玄斌一个人在无情发发泄。

    “啊。。。。。。”

    在周武阳跟林幽离开以后,猛然间从身后的办公室中传出一声撕心裂肺的叫喊声,从这个叫喊声中可以听到无限的悲伤。

    “母亲,我说过,要让你过上好日子,我还没有完成我的心愿,你怎么就能离我而去呢?”

    “母亲,还记得我小时候问你,父亲是谁?你死活不肯告诉我,当时我很生气,我以为是父亲抛弃了我们母子,直到现在我才发现,你不告诉我是怕我去找敌人寻找,我们的敌人实在是太强大了,母亲,你放心,我一定会重振我们独孤一脉,让我们独孤一脉辉煌再现。”

    “母亲。。。。”

    时间一点一滴的过去了,韩玄斌一直在办公室之中发泄,无论他怎么发泄,在心中的伤始终都无法忘记。

    也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韩玄斌累了,他直接一屁股坐在了地上,泪水一点一点的从眼睛中流出,而他的嘴里则是喃喃的念着母亲跟紫灵。

    在武者学院一出重地,一个古朴的房间之中。

    “韩玄斌回来了?”一个白发老者略微激动的问道,而在他的旁边则是站着院长周武阳。

    这个白发老者不是别人,正是武者学院的上一任院长君问道,三年前因为没有能够救下韩玄斌,一气之下,闭关后山,再也不问世事,而就在刚才,周武阳带来消息说韩玄斌回来了。

    为了韩玄斌,他再一次的出山,为的就是见韩玄斌一面。

    他们武者学院一脉欠独孤一脉的情,而他君问道也对韩玄斌非常的看中,这可是武者学院近百年来最杰出最妖孽的一个学生。

    “是的,老院长,他回来了,不但没有任何的伤势,而且境界也匪夷所思的突破到了玄级武者的境界。”院长周武阳静静的站立在君问道身边,低声的说道,虽然他强作镇静,但是在说道韩玄斌的实力的时候,还是忍不住有一丝的激动。

    三年啊,三年时间,从一个六重天武者直接突破到了玄级武者的境界,这到底是多么妖孽的天赋啊。

    “嗯?”君问道皱着眉头的脸上猛然间浮现了一丝笑容,而后释然道:“也许是他得到了奇遇吧,此子不简单。”

    是的,也只有得到奇遇,才能够解释韩玄斌三年之中突飞猛进的原因。

    从一个六重天武者到玄级武者,韩玄斌只用了三年时间,如果让大陆上的人知道的话,一定会引起大陆的震荡的。

    他们殊不知,在这三年之中,韩玄斌在梦境中灵魂蜕变,九死一生从梦境之中醒来,这三年之中,韩玄斌所经历的磨难,根本不是他们能够想象的。

    良久,君问道问道:“他知道情况了?”

    “是的,他在办公室发泄呢,我没有阻止。”周武阳尊敬的说道,对于老院长他非常敬重。

    君问道无奈的摇了摇头,三年前,剑楼不知道出于什么原因,一夜之间让整个天河镇都灰飞烟灭,而在后来,大陆所有强者都降临天河镇。

    学院之中最为出色的天才紫灵也因为天河镇被灭,一气之下屠杀剑楼无数外围人员,最后引得剑楼大怒,直接出手抹杀。

    他们想救都没来得及救,报仇吗?

    剑楼可是大陆最顶尖的势力,他们一个小小的武者学院根本不足以跟剑楼那个庞然大物对抗。

    “嗯,让他好好发泄一下吧。”君问道淡淡的说道,话语之中透露着一丝凄凉,而后他就闭上了眼睛,不再说话。

    周武阳对着君问道拱了拱手,而后退出了这个房间,他知道,老院长累了。

    经过长达一天一夜的时间,韩玄斌终于从办公室走出来,此刻的他显得是多么的苍老,落寞。

    武者学院的后山一处地域,韩玄斌一袭白衣,静静的站在那里,整个人身上隐隐约约散发着强大的杀气,非常的骇人,就连远处一些武者学院圈养的妖兽都不敢靠近。

    这股气势实在是太可怕了,韩玄斌一个人静静的站在那里,而在他的面前则是有两座坟墓。

    一座是他母亲的,一座是紫灵的,这是在天河镇被灭,紫灵身死以后,在林幽的帮助下,在武者学院的后山之中立下的坟墓。

    韩玄斌就这样面无表情,一动不动的静静的站在坟墓前。

    林幽在远处眺望着韩玄斌,她没有打扰韩玄斌,也许这是韩玄斌一种感情的发泄吧。

    就这样,时间一点一滴的过去了,韩玄斌一直站立在坟墓前,一句话也不说。

    他这是在忏悔,他把所有的错误都背在了自己身上,他认为,如果不是他跟剑楼的人发生冲突的话,母亲跟紫灵根本不会受到波及,可惜,这一切的一切已经太晚了,他无力弥补。

    七天,整整七天时间,韩玄斌在坟墓前静静的站立的七天,而后对着坟墓说了一句话以后就离开了坟墓。

    “母亲,灵儿,不报此仇我誓不为人!”

    七天时间,韩玄斌在坟墓前留下了两行血泪,而后头发瞬间变白,馒头的白发跟他的年龄一点的不相符合。

    这是伤心所致,此刻的韩玄斌,满身都是一股悲戚的感觉,整个人仿佛一具行尸走肉。

    当七天以后,韩玄斌出现在武者学院的时候,他的模样把所有的人都吓了一跳,尤其是林幽等人。

    当看到韩玄斌满头白发的时候,林幽忍不住的哭了出来,轻轻的抚摸着韩玄斌满头白发,林幽有种说不出的苦楚。

    韩玄斌没有理会别人的目光,径直走向院长的办公室。

    在院长的办公室,韩玄斌没有说一句话,只是深深的对着院长鞠了一躬,而后带着无限悲伤离开了武者学院。

    没有人知道他去了哪里,也没有人知道他要去干什么,就连林幽都没有告别,韩玄斌悄悄的离开了武者学院,离开了玉兰城。

    走出玉兰城以后,韩玄斌回头望了一眼玉兰城的方向,心中充满了无限悲伤。

    “一切都结束了,是该去看看了。”韩玄斌心里喃喃的说道,此刻韩玄斌已经觉悟了,单是伤心根本没有任何作用。

    既然是剑楼把他的希望给灭了,那么,他就要把整个剑楼都毁灭了,他相信,总有一天,他会成功的。

    走在羊肠小道之上,迎面吹来了无数的清风,韩玄斌则是面无表情的朝着一个方向前进。

    他此去的目的地是天河镇,确切的说是天河镇遗址,不错,他就是想去看看,了却心中最后的一丝牵挂。

    经过三个小时的赶路,韩玄斌终于赶到了天河镇,一眼望去,整个天河镇仿佛遭遇万年一遇的灾难一样,一片狼藉,烽火四起。

    韩玄斌木讷的举目望向原本属于他的院落,心中充满了无限忧伤。

    “小子,赶紧离开,这里已经被我剑楼封锁,不想死就速速离去。”就在韩玄斌无限悲伤的时候,突然一道公鸭嗓子的声音惊醒了韩玄斌。

    猛然间,韩玄斌的双眸之中射出一丝骇人的金光,死死的盯着这个朝着自己走过来的年轻男子。

    “剑楼吗?”韩玄斌浑身散发出强大的气势,嘴里喃喃自语的说道。

    这个过来巡逻的男子看到韩玄斌浑身散发出来的气势,脸色一变,大喝道:“不知死活,居然敢跟我们剑楼做对,你这是找死。。。。”

    只不过,他的死字还没有说完,一道强大到令人发指的剑气直接贯穿他的喉咙,他不甘心的看着站在他面前一动不动的韩玄斌,缓缓的倒在了地上。

    “就从你开始吧。”韩玄斌冷声说道,崛起剑瞬间回到了他的空间戒指中。

    这是韩玄斌的信念,也是他屠杀剑楼的开始!

    屠杀剑楼所有人,让剑楼从天穹大陆消失,这是韩玄斌此生必须做的一件事,就算敌人在强大,韩玄斌相信,总有一天,他会踏上巅峰,俯视这些人。

    刚才这个巡逻的人只不过是一个黄级武者,韩玄斌这三年之中灵魂经历九死一生的蜕变,肉身境界也达到了恐怖的玄级境界,只是一招,就强势的秒杀了这个剑楼的成员。

    在天穹大陆,黄级武者在一方城池已经算是高手了,而玄级武者,则是达到了大陆顶尖高手的门槛,地级武者则是大陆凤毛麟角的存在了,这些人无一不是身后有着一个庞大的势力在支撑,而所谓的天级武者,在整个天穹大陆也不过单手之数,从这一点足以看出,天级武者是多么的高高在上。

    虚空武者?

    那传说中近千年都没有出现过的武者,早已成为了传说,以至于人们已经忘记了这个境界,至今大陆都没有人听闻过虚空武者。

    韩玄斌看了一眼被他杀死了这个黄级武者,而后缓缓的走向了天河镇遗址。

    从他杀死这个武者开始,不,确切的说是从剑楼毁掉了天河镇开始,韩玄斌就跟剑楼不共戴天了。

    韩玄斌一步一步的走在天河镇的遗址上,嘴里则是喃喃自语的说着。

    这一切的一切,都曾是韩玄斌脑海深处的记忆,而此刻,却是如此的狼狈不堪。

    韩玄斌一眼望去,整个天河镇不算太大,此刻却是一片废墟。

    韩玄斌看着天河镇遗址,眼睛中散发出一丝丝怪异的神色,整个人仿佛入魔一般。

    他的精神力在不断的颤抖,而后带动他的身体也在颤抖。

    “韩玄斌,清醒!”就在韩玄斌浑浑噩噩之间,一道声音如惊雷般传入了韩玄斌的耳朵,瞬间把韩玄斌惊醒。

    这是古三环的声音,时隔三年,古三环再一次的出现在韩玄斌的脑海中。

    自从三年前,韩玄斌重伤垂死,古三环也受到了影响,陷入了沉睡,而韩玄斌进入梦境中九死一生蜕变灵魂,古三环依旧在沉睡,如果韩玄斌从此一睡不醒的话,古三环也会消失在历史的尘埃之中。

    而这一切却是没有难道韩玄斌,在韩玄斌不断的努力之下,三年时间,他终于完成了灵魂蜕变,而后清醒了过来,在借助韩玄斌精神力的情况下,古三环再一次醒了过来,而这一次,不但古三环清醒,他的灵魂也有所突破,呈现实质化了。

    刚才,看到韩玄斌触景生情,差点走火入魔,古三环的声音如惊雷一般直接在韩玄斌的脑海中炸响,把韩玄斌从生死边缘拉回来。

    如果任由韩玄斌这样走火入魔的话,到最后,韩玄斌一定会丹田逆转,暴体而亡。

    被古三环喊醒的韩玄斌也感觉到了一阵后怕,如果不是古三环及时出现,他韩玄斌也许就命丧在此了。

    韩玄斌不是怕死,而是他的fù chóu大业还没有完成,他怎么能够就此死去呢?

    “谢谢古老。”韩玄斌低沉的声音传入了古三环的耳朵,此刻,古三环依旧在韩玄斌的脑海深处。

    “韩玄斌,小心点,这是已经被剑楼占领了,而且在这里我感觉到了很多强大的气息,你小心为妙。”古三环说完以后,就沉寂在了韩玄斌的脑海深处,他在修养,三年之中他的灵魂也发生了很大的蜕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