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1章 无知的人-大唐最强公子哥-
大唐最强公子哥

第331章 无知的人

    第三百二十九章

    两人的精神力不断的对轰着,李天舒的精神力已经达到了玄级巅峰,放眼整个天穹大陆,同境界能跟他比拼精神力的根本没有一个。

    李天舒很自信,在精神力比拼中,他一定能够重伤乃至灭杀韩玄斌。

    李天舒是剑楼的年轻一代最强者,韩玄斌无情的杀戮剑楼的人,已经引起了李天舒的杀心,而后,韩玄斌当着李天舒的面不仅破解了翻天大阵,而且还灭杀了十个黄级武者,这让李天舒非常的愤怒,所以一上来直接施展出了精神力,想要让韩玄斌魂飞魄散。

    两人这样一动不动的站着,漆黑的双眸之中散发着非常骇人的气息,冷冷的对峙着。

    时间一点一滴的过去了,本以为轻而易举就能够灭杀韩玄斌的李天舒,此刻也感觉到了韩玄斌的不凡。

    两人精神力对轰已经足足一个时辰,此时,李天舒也感觉到了一点后继无力。

    “不行,不能在这样下去了。”李天舒心里这样想着。

    突然间,李天舒的气息一变,手中突兀的出现了一把长剑,李天舒毫不犹豫的手握剑柄,对着地面狠狠的刺去。

    “轰。”的一声,李天舒的长剑狠狠的刺进了地表,而两人的精神力对轰也因为李天舒长剑爆发出来的威压,直接驱散。

    “呼。。。”两人各自后退三步,精神力瞬间收回。

    韩玄斌轻轻的弑檫了一下额头的汗珠,虽然他的精神力强大,但是足足一个小时的精神力输出,对于他来说也是一种消耗。

    而对面的李天舒则是更加震撼了,韩玄斌恐怕是他出道以来碰到了最为难缠的对手了。

    “居然可以跟我的精神力持平,看来这个人不简单。”李天舒盯着韩玄斌,心里想着对策。

    虽然看似李天舒比较鲁莽,只注重杀戮,但是这些只是迷惑世人的,李天舒真正倚仗的是他那颗聪明的头脑,越是在危险的时候,越是能够保持冷静。

    远处众人感受到两人的能量波动都不由得一叹,江山代有人才出,这个大陆已经是年轻人的舞台了。

    地面,残余的能量肆虐着整个地面,微微颤动的地表仿佛会在下一刻纷纷龟裂破碎一般,那把剑,含着冷意,却未有任何一丝能量泻出。

    韩玄斌知道,接下来恐怕才是真正的战斗,他打起了十二分精神,没有丝毫的轻敌。

    李天舒忽然道:“挑战我剑楼尊严,你罪无可恕,去死吧。”

    李天舒身不动,脚下步伐轻移,带起串串幻影,整个人仿若融入到天地当中,双眸间乍现傲然之色,但却又让韩玄斌感觉到一种难言的平静。

    这时,双方的能量气势也随之一变,变得云淡风轻,整个场面却不知为何,在傲然中尽显平静,连带着起初乱摆的树木枝条于纷飞的碎石都安静了下来,而这份安静,似乎在无言中诉说这什么,又或是在酝酿着什么。

    忽然间,空气都仿若凝滞了一下,下一刻,韩玄斌动了!

    “剑楼当诛!”韩玄斌大声的说道,虽然是短短的四个字,但是足以能够看出他是有多么大的勇气。

    话音一落,一把引而待发的古剑蓦然出现在韩玄斌手中,细观此剑,剑身黝黑却未有能量泻出,只有那一层层的能量暗波流动,就在李天舒深吸一口气待若提剑袭进之时,韩玄斌手中的崛起剑却猛然迸射出一道耀眼之极的光芒。

    李天舒双眼倏然一白的同时,心下却未有任何忐忑之意,韩玄斌手中斑斓之剑发出声声轻吟,似乎在迎合着主人蓄势待发的攻击,伴随着轻吟之声,崛起剑周身的光芒越来越盛,天空这时再次发生变化,明明晴空万里,却在一瞬间又被一层不知从何而来的浓密乌云遮盖住,老虎身体微动,身旁长剑倏然旋转了起来。

    但李天舒依旧双眼微闭,丝毫不为所动,老僧入定般的不因世事,但他的神情却似和整个天地交谈,天动地微颤,但人静心自平,天空中的乌云却未有一刻平静,似乎在炫耀着它的不安分一般来回抖动。

    远处观战的众人都睁大了眼睛,双眸一眨也不眨的关注着远处相对而立的二人,他们在这一刻似乎都忘记了呼吸,但依旧感觉到这场战斗一开始的窒息气氛,他们脸上的神色也未有一丝变化,这两张稚嫩的脸庞似乎在诉说着他们的年轻,诉说着他们的渴望。

    年轻一代的巅峰对决,这绝对是年轻一代的巅峰对决!!!

    猛然间,天空中抖做一团的乌云中,一道电芒闪过,紧接着,又是一道炸雷落下,相继,更是千万道落雷,纷纷落在了李天舒身周正在兀自旋转的长剑之上。

    起风了!李天舒睁开了双眸,口中轻声道,下一刻,狂风大作飞沙走石,轰隆作响的雷声更加密集。

    李天舒动了,迎着韩玄斌手中崛起剑的刺眼光芒,挟着风雨之势,借着雷霆之威,手掌落在了长剑剑柄上,长剑停下来的同时,李天舒手腕一抖,长剑带出一道幻影,急速刺出,没有剑芒,没有劲风,有的只是霸道的罡气!

    “这是我达到玄级境界以后全力出手的一次。”韩玄斌心里想到。

    韩玄斌自从得到白玉烙印以后,就一直被白玉烙印淬炼着身体,现在他的身体之坚硬,绝对能够徒手接兵器,不过这一切都不是韩玄斌关心的,他所在意的就是,不择手段的尽可能的灭杀剑楼所有人。

    不断提升的剑心,无限提升的杀意,剑意,韩玄斌脸上顿然变色,手中崛起剑发散的耀眼光芒都在这一刻猛然一窒。

    下一刻,韩玄斌脚下略动,身形已然退开,这究竟是为什么?多少次的战斗,自己从来不曾在战斗的一开始便有退让之意,在李天舒奔袭而至的身影中,韩玄斌的双眼不自禁的眯了起来。

    韩玄斌身体一震,口中不禁说:“不愧是剑楼的天才,静如处子。动若脱兔。虽然我们敌对,但是你确实不错,值得我全力出手了。”

    韩玄斌提起体内能量,不计代价的输进崛起剑中,下一瞬间,斑崛起剑已经看不到黝黑的纹路,只能看到犹如实质般的剑芒迸射而出,一道、两道、三道连续五道实质剑芒脱离崛起剑剑体,悬浮于崛起剑本体周围,算上崛起剑本体,整整六把威势十足的能量剑倏然刺向奔袭而至的李天舒。

    “神龙九剑。”这是韩玄斌自独孤无敌那里学来的,也是独孤家族绝学,韩玄斌经过这几天的修炼,也初步的掌握了神龙九剑的一些招式,虽然仅仅是初步掌握,但是威力却大的吓人。

    相传,纵横大陆近万年的独孤家族,第一任族长独孤神龙自创神级剑技神龙九剑,而后凭借神龙九剑一战天下寒,最终奠定了在大陆之上的至尊巅峰地位。

    六把能量剑在刺近的同时光芒再涨,化为六道能量巨剑,挟着十足威势轰然砸下,快要接触到李天舒手中长剑之时,六把能量巨剑却又为一,李天舒双瞳一缩,身体的袭近嘎然而止,下一刻毫无征兆的空移了数米之远。

    韩玄斌心中冷笑,这一招神龙九剑第一剑乃是他威力最大的杀招,最后的六把光剑可合可不合,韩玄斌仿若已经有了胜算,先前因为忐忑而退于攻势的不良情绪也一扫而空,以出其不意配合威力来致敌退走或受伤,更重要的是它的后招。

    此刻的李天舒,丝毫没有了一开始的威风,在被韩玄斌的剑气逼的节节后退,现在,他终于知道,碰到劲敌了,不再轻视韩玄斌了。

    李天舒闪过的身躯未有一丝滞留,长剑依旧简简单单的划出,但是长剑的周围却布满了雷霆之势,攻势中带有风雷之声,威猛十足,韩玄斌仿若没有看到一般,双手合十,食指一并,旋即向下猛然一挥。

    李天舒双臂一分,全身剑气化作一股无形力量,将周身所有雷霆之力凝结而起,化作点点剑芒席卷而至,迎着那把能量巨剑而去,远看像似飞蛾扑火般的雷霆剑芒,却在冲撞消磨中重重打击能量巨剑,终于那剑芒的金huáng sè慢慢地黯淡了,直至消失。

    战场上发生的一切,都映入了剑楼长老虚和的眼中,当虚和看到韩玄斌施展的神龙九剑时,脸色猛然一变,“神龙九剑,这是神龙九剑。。。”

    听到他的叫喊声,一些大势力的首领都纷纷的朝着他看来,虚和长老身为剑楼的高层,在其年幼的时候,听楼主说过,纵横大陆的独孤神龙的成名剑技神龙九剑,而此刻韩玄斌所施展的跟楼主描述的一模一样。

    “什么?神龙九剑,这不是独孤一脉的家传剑技么?”

    “神龙九剑?难道这个男子是独孤一脉的传人?”

    “不错,就是神龙九剑,他现在肯定是初步掌握,才能弄出五把能量巨剑来,他是独孤一脉的传人。”

    一时之间,神龙九剑传遍了所有人的耳朵,所有的人都不可思议的看着韩玄斌。

    而就在这个时候,突然间,战场上轰的一声惊醒了大家。

    “不好,天舒。。。”猛然间,虚和长老想到了李天舒,几个箭步想要冲上去救李天舒。

    “天舒。”虚和长老一个飞跃,直接抓住了在碰撞中被轰飞的李天舒,大声的叫着。

    “天舒。”虚和长老一个飞跃,直接抓住了在碰撞中被轰飞的李天舒,大声的叫着。

    在这一刻,所有的人都被突如其来的变化惊呆了,先是出现一个神龙九剑,然后是李天舒被轰飞了。

    这一切的一切都出乎了众多势力的想象,他们怎么也想不到,韩玄斌居然是独孤一脉的传人。

    “天舒。。。”虚和长老大叫一声,而后抱着李天舒消失在了众人的视线之中。

    虚和长老消失以后,空气中留下了一句话,“贼子,我定当诛杀你。”

    所有的人都能够从虚和长老的话语之中听出来,剑楼跟这个独孤一脉的传人不死不休了。

    眼下,李天舒身受重伤,虚和长老忙着给李天舒疗伤,也来不及对韩玄斌做什么。

    而在远处的韩玄斌则是在众人一脸诧异下,静静的消失在了天河镇。

    “轰。。。”

    天河峰之下,伴随着战斗的结束,顿时炸开了锅,独孤一脉传人再现大陆,光是这一则消息,就足以引动大陆风云了。

    “那个男子居然是独孤一脉的传人,独孤一脉落魄近百年,在大陆之上消失了近百年了,没想到出来一个年轻人就有如此战斗力。”

    “是啊,这个年轻人的战斗力绝对超强的,就算是在地级武者面前,估计也有自保之力。”

    “难道独孤一脉想要重新夺回属于他们那一脉的荣耀吗?”

    这一切的一切太过虚幻了,至始至终,都没有人知道韩玄斌的名字,但是经此一战,所有的人都会把韩玄斌当成独孤一脉的传人。

    在天河镇废墟的一个角落里,韩玄斌盘膝而坐,脸色非常的凝重。

    虽然刚才跟李天舒的大战之中,看似风光无限,但是韩玄斌知道,刚才最后施展神龙九剑的时候,他也受伤了。

    “该死的大道伤痕,居然在这个时候阻挠我。”韩玄斌心里不禁咒骂道,就在刚才施展神龙九剑第一剑的时候,大道伤痕突然bào dòng,使得韩玄斌受到了轻微的内伤。

    不过这一点伤根本不算什么,李天舒估计已经危在旦夕了。

    韩玄斌此刻也不再多想什么,仔细的总结了一下战斗过程,这场战斗总的来说,主动权一直在他的手上

    而且在这一次的战斗之中,韩玄斌感觉到自己在跟李天舒的精神对轰中,居然使得精神力再一次的发生蜕变,达到了传说中的地级境界。

    地级境界,这绝对是天穹大陆巅峰境界,随着天穹大陆天级武者越来越少,地级武者已经在天穹大陆占据着绝对的地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