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2章 韩玄斌之名-大唐最强公子哥-
大唐最强公子哥

第332章 韩玄斌之名

    第三百三十章

    虽然只是韩玄斌的精神力达到了地级境界,但是此刻,韩玄斌清楚的感觉到,精神力牵引自身修为,隐隐约约有突破到地级武者的境界,只差一个契机。

    “呼。。。”韩玄斌瞬间释放自己的精神力,顿时,属于地级强者的威压瞬间笼罩全身,隐隐之间,有隔绝天地的效果。

    瞬间,韩玄斌就收回了自己的精神力,就在刚刚的一瞬间,强大的精神力引动天地灵蕴,直接修复了他体内的内伤,现在的韩玄斌,满脸笑容。

    “这就是地级精神力的恐怖力量吗?”韩玄斌笑呵呵的说道,这是他在知道种种噩耗以后,第一次这样无拘无束的大笑。

    不错,在经历的七天时间,韩玄斌已经觉悟了,不管在怎么伤心,都于事无补,只有得到更加强大的实力,才能够报仇,才能够覆灭剑楼。

    天河峰之下,各个阵营之中,都在议论神龙九剑,神龙九剑乃是乃是独孤一脉最强大的剑技之一,这个剑技的出世也意味着独孤一脉将再一次的出现在大陆之上。

    这个消息瞬间就造成了大震动,整个大陆的各大势力都在关注着这个独孤一脉的传人。

    就在众人都在议论韩玄斌的时候,突然间,一股强大到令人发指的气息瞬间蔓延整个天河峰下方,一声撕心裂肺的叫喊声如惊雷般从空中传遍整个天河镇。

    “贼子,我要你死,啊,,,,。。”众人听到了虚和长老那撕心裂肺的叫喊声,也仿佛猜到了什么。

    不错,李天舒死了,虽然虚和长老及时赶到出手想救,但是李天舒受伤太重,最终虚和长老没能挽救李天舒,李天舒战死!

    李天舒的死,彻底的激怒了剑楼跟虚和长老,虚和长老一声大喝,属于地级武者的强大精神力瞬间蔓延,一下子就捕捉到了韩玄斌的位置。

    “嗖。。。”下一瞬间,虚和长老已经出现在了韩玄斌面前,强大到令人发指的精神力直接朝着韩玄斌压迫而去。

    虚和长老手掌对着虚空一挥,一股磅礴的气势瞬间击向韩玄斌,韩玄斌眼中闪过一丝冰冷,而后瞬间移动着身体。

    饶是韩玄斌此刻实力强大,但是对上一个地级巅峰武者的疯狂一击,他还是不敢硬碰硬。

    “轰。。。”虽然韩玄斌躲闪及时,但是胳膊还是被能量余波扫到,顿时韩玄斌口吐鲜血。

    “今天你必死,就算你是独孤一脉的传人又怎么样,我杀死你就像捏死一只蚂蚁。”虚和长老冷声的说道。

    就在虚和长老想要再一次的动手抹杀韩玄斌的时候,突然间,整个天河镇仿佛地震一般,整个地表都在晃动。

    “轰隆隆。。。”天河峰之上惊雷不断,在天河峰的山腰之上,一道道的裂痕以肉眼可以看到的速度在蔓延着。

    “怎么回事?”

    “怎么回事?到底是怎么回事?”

    “是天河峰,是天河峰,一定是天河峰的封印解除了。”突然间一个武者大声喊道。

    紧接着众人都大惊,天河峰的封印在这个时候解除了,那么就代表着众人可以进去了。

    “贼子受死。。。”虚和长老大喝一声,想要诛杀韩玄斌,而就在这个时候,一道响亮的声音传入虚和长老的耳朵。

    “虚和,现在天河峰的封印已经解除,各大势力都可以进入其中,我们现在都应该统一战线,你的私事等出来再说吧。”

    “就是啊,虚和,天河峰重要。”

    虚和长老听到众人的劝说,而后眼睛看向天河峰,虽然他极力的控制,但是依旧能够从他的眼睛中看到一丝狂热。

    “哼,等天河峰一事完了,你的死期就到了。”虚和长老冷哼一声,一挥衣袖,而后消失在了天河镇。

    就在这一天,天河峰发生了非常大的震荡,所有的势力都在关注着天河峰的封印。

    而韩玄斌则也是密切关注着天河峰上的一切,现在天河峰的封印还没有完全解除,众多势力都在等待,焦急的等待。

    在两年前,突然间,剑楼一夜之间灭掉了天河镇,派人常住天河峰下边,这一个举动直接引起了大陆所有势力的关注。

    剑楼不会无缘无故的灭杀一个小镇的,而后各大势力开始打听,终于打听到了,这个天河峰之上有着远古强者留下来的宝藏。

    这个宝藏隐藏着惊天大秘密,如果得到这个宝藏,有可能会达到天级武者,甚至虚空武者。

    众多势力眼红了,纷纷派人进驻天河镇,在等待着封印开启的时间。

    天河峰的封印非常强大,就算是天级武者都不能够破开,而且不知道众人在什么渠道得知,天河峰的封印两天开一次,在这个时候,众多武者都可以进入里边寻找机缘。

    韩玄斌通过多方面的打听终于知道了这个消息,而这一次,就连他都疑惑了。

    他看了一眼胸口的白玉烙印,而后脑海之中闪过很多在天河峰之上的画面。

    他第一次去天河峰就感觉到天河峰的不平凡,而后在天河峰之上得到了白玉烙印,白玉烙印对韩玄斌的帮助非常之大。

    可以这么说,如果没有白玉烙印,就不可能有今天的韩玄斌。

    “天河峰到底隐藏着什么?”韩玄斌漆黑的双眸死死的盯着天河峰,喃喃自语的说道。

    “古老,古老??”韩玄斌在内心深处呐喊古三环,可是古三环仿佛沉睡一样,丝毫不理会韩玄斌,韩玄斌也就放弃了询问古三环。

    韩玄斌躲在暗处,跟随大陆众多势力,一起等待着天河峰的封印完全解除。

    在众多势力漫长的等待之中,一天的时间终于过去了。

    突然之间,轰的一声,众人一阵大惊,而后有人惊呼道:“封印完全解封了,进去。”

    随着这个人的叫喊,所有守在天河峰下方的势力都瞬间进去了天河峰之中。

    “快进去,天河峰的宝物是我的。”

    “天河峰,我来了。。。”

    所有的人都激动的颤抖不已,而后争先恐后的进入了天河峰之中,在这期间,韩玄斌一直静静的观察着天河峰的变化。

    终于,天河峰之下众多势力都进去了,韩玄斌的身影从黑暗之处出现,然后悄悄的进去天河峰之中。

    韩玄斌也想知道,天河峰到底有何神奇之处,参天古树就不用多说了,在参天古树之下修炼,非常的神速,而白玉烙印就更无须多说,看看韩玄斌现在的成就,就能够明白白玉到底有多么的神奇了。

    当韩玄斌进入天河峰以后,眼前的场景瞬间转变,当他睁开眼睛的时候,入眼的是一个宫殿,这个宫殿坐落在天河峰的顶端,非常的雄伟壮观。

    “奇怪,其他人呢?”韩玄斌仔细的环视了一下周围,根本没有发现一个人影,就连一道能量波动也没有发现。

    略微思索了一下,韩玄斌就释然了,一定是某个这个天河峰的主人设定的,进来的人随即传送。

    韩玄斌看着眼前的宫殿,回想以前,他来天河峰的时候根本没有所谓的宫殿,只有一株参天古树。

    仰头望去,在宫殿上方的牌匾之上,三个苍劲有力的大字非常的壮观,“天河宫。”

    看到天河宫三个字,韩玄斌精神一阵恍惚,不过随着秦玉烙印中流出一股清凉的气流,韩玄斌瞬间清醒。

    “好可怕的威压,好可怕的意志。”韩玄斌忍不住一阵后怕,这三个字防毒有魔性一样,让人进入精神恍惚状态。

    而就在这时,韩玄斌突然感觉到了一丝若有若无的召唤,有东西在召唤他?

    韩玄斌一惊,仔细的聆听着,一股若有若无的气息在召唤着他,他的灵魂仿佛要飘过去一样。

    韩玄斌心里不断的想着,到底是什么原因,居然有东西在召唤他。

    而就在这时,韩玄斌胸口的秦玉烙印居然闪现出一阵闪烁的光芒,在空气之中绽放出非常耀眼的秦光,而当秦玉烙印颤抖的一刹那,韩玄斌的脸色变的非常的黑,韩玄斌的眼睛之中充满了杀戮的气息,连嘴唇的成了漆黑之色。

    秦玉烙印绽放着非常耀眼的秦光,这个秦光照耀在韩玄斌的脸上,韩玄斌的灵魂仿佛要碎掉了,他努力的控制着自己的灵魂,然后却无济于事。

    “啊。。。啊。。。”韩玄斌仰天大吼一声,透过宫殿传出了一道道的回音,此刻,韩玄斌还依旧在天河宫的门口,没有踏入天河宫半步。

    韩玄斌此刻张牙舞爪,面目狰狞的咆哮着,他此刻已经疯狂了,神智不清了。

    大陆各个势力的人都在忙碌的寻找天河峰上的秘密的时候,韩玄斌则是依旧非常的疯狂,他的眼睛之中充满了嗜血的狰狞,双拳不断的在空气之中挥舞着。

    突然之间,在离韩玄斌不远处的一个黑暗之处,一个人影小心翼翼的盯着韩玄斌,看到韩玄斌这样的变化,他也不敢出声,这是一个一不小心来到这里的修士。

    而此时的韩玄斌,依旧在疯狂的咆哮着,在他胸口之上的白玉烙印更加的灿烂,白玉烙印的花纹此时居然张开了一丝丝的黑气急速的涌入了韩玄斌的眉心,每当有一丝黑气隐入韩玄斌的眉心的时候,韩玄斌就越加的疯狂了。

    而就在这个修士惊讶之时,在韩玄斌胸口之上的白玉烙印居然急速的旋转起来,转速越来越快,就连肉眼都看不见了。

    白玉烙印在这个修士的诧异之中,居然慢慢的钻入了韩玄斌的眉心,偌大的一朵白玉烙印钻入韩玄斌的眉心之后,韩玄斌的眉心突然出现了一个白玉烙印的标记,这个标记周围流动着漆黑的能量波动。

    而就在这时,韩玄斌猛然暴走,仰天长啸一声,然后急速的朝着天河宫旁边的一个羊肠小道走去。

    韩玄斌此时已经陷入了疯狂,浑然不知他已经进入了一处险地,当韩玄斌顺着羊肠小道径直走的时候,突然消失在了羊肠小道之上,那个隐藏在暗中的修士一阵吃惊。如果是神志清醒的韩玄斌,一定会发现这个修士的,但是神智不清的情况下,韩玄斌根本没时间理会这个修士。

    时间一点一滴的过去了,一转眼就三个时辰过去了,在一处鸟语花香,到处都是郁郁葱葱的地方,一处空地之上,一个白衣男子躺在地上昏迷不醒。

    仔细看去,这个男子居然是顺着羊肠小道走到这里的韩玄斌,此刻韩玄斌的眉心之处还有一个白玉烙印的标记,非常的耀眼夺目。

    慢慢的,躺在地上的韩玄斌手指动了一下,然后紧接着,韩玄斌的身体也开始慢慢的移动了。

    终于,韩玄斌睁开了漆黑的双眸,他醒过来了。

    韩玄斌醒来,漆黑的双眸环视着四周,一片郁郁葱葱,他疑惑的说道:“这里到底是什么地方?”

    韩玄斌站起来,仔细的苦思冥想,终于想起来了,他被白玉烙印控制,然后失去了神智以后,才进来这个地方的。

    韩玄斌缓慢的恢复着自己的体力,而此时体内的白玉烙印居然指引着韩玄斌朝着一处方向走。

    韩玄斌疑惑的看向白玉烙印的指引方向,低声的喃喃自语的说道:“到底是怎么回事?白玉烙印居然在指引我?”

    “走。。”突然间,在韩玄斌脑海深处一直没有动静的古三环说了一句话,顿时,韩玄斌一下子就释然了,这一切肯定与古三环有关系,这个白玉烙印也有可能是古三环

    韩玄斌思索了片刻,终于还是决定,居然古三环说了让他走,古三环绝对不会欺骗他的,他要跟着白玉烙印的指引,去那个未知的地方。

    慢慢的,韩玄斌小心翼翼的行走着,这是一个山谷,到处都是郁郁葱葱的,而且这个山谷非常的安静,不过韩玄斌依旧在这个山谷之中感受到了一丝压抑。

    到底是怎么回事,韩玄斌也暂时想不清楚,所以他一直在慢慢的跟着白玉烙印的指引前行着。

    一个时辰,两个时辰,三个时辰。。。。终于在韩玄斌走了四个时辰的时候,韩玄斌终于走到了尽头,在尽头之处居然屹立着一个参天大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