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3章 古树之源-大唐最强公子哥-
大唐最强公子哥

第333章 古树之源

    第三百三十一章

    韩玄斌看到参天古树的时候,心里一阵激动,“这就是白玉烙印引我来的地方吗,参天古树吗?”

    韩玄斌的脑海之中不断的闪现过很多关于参天古树的回忆,他第一次来天河峰的时候,就是在参天古树下边得到了白玉烙印,而后就伴随着白玉烙印,一直在这里修炼,说来奇怪,在参天古树之下修炼,韩玄斌居然能够清晰的感觉到自己的进步。

    这一次是突然间就被白玉烙印控制,然后就莫名其妙的来到了这里,随着白玉烙印的指引,来到了参天古树旁边。

    在这一刻,韩玄斌终于明了,这个参天古树一定跟白玉烙印有关系,要不然白玉烙印也不可能指引他到这里。

    而白玉烙印跟自己的身世有关系,那么?在这一刻,韩玄斌眼中充满了炙热,不错,就是炙热,他已经知道了自己的家族就是独孤一脉,而天河峰居然与独孤家族有关系,韩玄斌隐隐约约察觉到了什么。

    韩玄斌仔细的盯着参天古树看去,什么也看不到,只能看到参天古树周身到处都充斥着灰蒙蒙的气息,古朴,苍老,悠远!

    “白玉烙印引我来这里到底是怎么回事?”韩玄斌疑惑的自言自语道。

    韩玄斌也想联系古三环,但是这一刻,古三环仿佛又一次的陷入了沉睡,他怎么喊都不答应。

    思索了良久,韩玄斌也没想到什么,最后只能无奈的摇了摇头。

    韩玄斌一步踏出,轻轻的靠近了参天古树,参天古树还是一如既往的茁壮。

    “参天古树?”韩玄斌感受着到处都充斥着的神秘气息,嘴角上翘,脸上露出一丝微笑。

    韩玄斌体内的剑心急速的旋转着,一丝丝的剑气冲体内输出,身体周围形成了一个剑气防御。

    而在这个时候,他眉心之处的白玉烙印标记爆发出了刺眼的白光,体内的感应更加的强烈了。、

    感觉到白玉烙印的不安,韩玄斌疑惑的看着这颗参天古树。

    而此时,越来越多的修士发现了天河宫,他们不像韩玄斌被白玉烙印指引,当他们看到天河宫的时候,都急忙的朝着天河宫之中走去。

    虽然很多势力都没有说什么,但是在这一刻,剑楼的霸道被体现的淋漓尽致。

    此刻,在天河宫的门口,正发生着一场大战,战斗非常残酷。

    剑楼的人堵在天河宫门口,不让大陆其他势力进入,而其他势力则是红着眼睛,在跟剑楼的人战斗。

    如果说在平时,也许剑楼这样,没有什么势力敢动剑楼,但是此刻在这个绝世宝藏面前,一切都是浮云,为了实力,为了荣誉,他们已经顾不得那么多了。

    本来剑楼一开始还能够抵挡众多势力的进攻,但是到后期,已经明显有点自顾不暇了。

    就算剑楼实力在强大,想要阻挡这么多人进入,根本不可能。

    “虚和,你剑楼根本抵挡不住我们这么多势力,哼。”一个大势力的首领大声喝道。

    另一个大势力首领也附和道:“虚和,让你的人让开吧,进去以后一切各凭本事。”

    “是啊,虚和,你根本抵挡不住我们众人。。。”

    看着剑楼的弟子不敌,而且这么多大人物都开口了,虚和终于松口了。

    “既然这样,那就各凭本事把。”虚和说完,身影瞬间消失在了天河宫门口,进入了天河宫之内。

    其他首领看到虚和松口,也都急速的朝着天河宫一涌而去。

    虽然众多势力在天河宫之中争斗不止,但是韩玄斌却一直在参天古树之下。

    韩玄斌深呼吸了一口气,继续朝着参天古树靠近。

    然而,就在韩玄斌放松警惕的时候,突然间,空间瞬间转变,原本鸟语花香的世界,瞬间变成了狂风大作,飞沙走石的世界,而且这里杀戮之气非常的重。

    韩玄斌心里一惊,下一刻,他居然看到了血淋淋的一幕。

    “给我杀,杀了天河镇的人。”

    “救命啊,救命啊。。。。”

    很多人在大混战,韩玄斌可以清楚的看到,这是剑楼在屠杀天河镇的时候。

    这个场面非常的血腥,天河镇的人都倒在了血泊之中,只留下他母亲在苦苦的战斗着。

    “扑哧。。。。”

    鲜血不断的从他母亲的身体之中流出来,韩玄斌撕心裂肺的大喊道:“母亲,母亲。。。”

    此刻的韩玄斌已经要疯了,亲眼看到自己的母亲被杀,居然没有丝毫的办法,他恨他自己。

    “不要,不要。。。”韩玄斌看到那个剑楼长老一剑刺向自己的母亲胸口,他歇斯底里的大喊道。

    不过他的喊声最终也于事无补,他倒在了地上,仰天大哭着,他的母亲就在他面前被人给杀了,这是血淋淋的事实,让韩玄斌非常的痛心。

    风依旧在刮,尸体堆积如山,血流成河,满地都是天河镇的人的尸体,韩玄斌躺在其中失去了知觉。

    “母亲,你不能死,你不能死。”韩玄斌撕心裂肺的喃喃自语道。

    突然间,韩玄斌体内丹田之中的灵核中射出一股暖流,流到了韩玄斌的脑海之中,韩玄斌瞬间清醒。

    “不对,天河镇早在很久以前就被覆灭了,刚才我怎么会看到那么血淋淋的一幕?。”韩玄斌脑子里快速的闪过这样的念头。

    “好厉害的幻阵,居然能够以人的痛处来做幻觉。”韩玄斌突然间明了,这跟第一次来参天古树时候一模一样,是一个幻觉。

    韩玄斌慢慢的清醒过来,他现在还庆幸自己醒过来的早,要不然后果不堪设想。

    当韩玄斌醒过来的时候,周围的景色瞬间一变,杀戮之气完全消失,狂风也消失了,世界又变回了原来的鸟语花香,郁郁葱葱。

    韩玄斌这次越发的小心翼翼了,他如此强大的精神力,都能进入幻阵之中,无法自拔,他不得不说参天古树的妖异。

    而就在韩玄斌秦兴的一瞬间,古三环的身影瞬间自韩玄斌的面前幻化而出,此刻的古三环一身苍老的气息。

    “古老。。。”韩玄斌看到古三环,急忙行礼到。

    在韩玄斌心中,古三环是最值得尊重的老人,古三环曾经教导韩玄斌修炼,教导韩玄斌做人,这一切的一切,韩玄斌都记在心里。

    古三环没有理会韩玄斌,而是一脸复杂神色的看着面前的参天古树,静静的站在参天古树面前。

    韩玄斌也没有打扰古三环,他隐隐约约猜测,古三环跟参天古树应该有什么关系。

    良久,古三环说话了,“韩玄斌,你想知道这株古树的来历吗?”

    韩玄斌重重的点了点头,一脸希望的看着古三环。

    而古三环则像是陷入了深深的回忆之中,“在一百多年前,独孤家族横空遭遇了有史以来最惨烈的一场大战,而在那一场大战之中,独孤家族的人几乎全部被灭,只有少数几个人逃了出来,你的父亲秦明,还有你的母亲,独孤无敌都逃了出来。。。”说到这里,古三环停顿了一下,心中涌起了无限伤感。

    韩玄斌心里一怔,难道这个参天古树跟独孤一脉有关系?难道古三环跟独孤一脉有关系?

    紧接着古三环低沉的说道:“而我,则是你父亲秦明的一个仆人。”

    仆人,古三环居然是独孤一脉秦明的仆人,这绝对是一则轰动整个大陆的消息。

    就连韩玄斌都震惊了,他怎么都没有想到,古三环居然是他父亲秦明的仆人。

    古三环没有理会他的满脸震惊,继续说道:“当你父亲带着你母亲逃出来以后,就带着先祖留下的藏宝图,一直追寻到天河镇,而后你父亲便改名换姓,居住在了天河镇之上,一直在守护着天河峰我独孤一脉的宝藏。”

    “终于在有一天,你出生了,而在这个时候,你父亲也被出去办事去了,可是,就这么一去,再也没有回来,当时我跟着你父亲一起去的,你父亲的实力,根本不是你能够想象的,但是在那场大战中,你父亲还是陨落了,我也被打的差点魂飞魄散,最后一缕灵魂逃进了独孤家传白玉之中,最后,白玉得到召唤,就落在了这个天河峰之上。”古三环一口气把这些辛秘说完。

    韩玄斌听的非常震惊,他怎么也没想到,天河峰居然跟他独孤家族有关系。

    震惊过去,韩玄斌急忙问道:“百年前,我独孤一脉到底因为什么而灭亡的?跟我父亲大战的那个人到底是谁?”

    看到韩玄斌一连串的疑问,古三环摇了摇头,微微叹了口气,幽幽的说道:“当初害的我们独孤家族灭亡的是剑楼,而跟你父亲大战的那个人也是剑楼现任楼主。”

    剑楼!

    剑楼楼主!

    听到这几个字,韩玄斌满腔怒火,整个人浑身散发出非常强烈的气势。

    “剑楼,又是剑楼。。。”本来韩玄斌对剑楼就非常痛恨,此刻听到剑楼害死了他父亲,还害的独孤家族灭亡,让他如何不怒?

    “韩玄斌,你要冷静,剑楼的实力强大,仇我们一定要报,但是我们只能智取。”古三环看到神智不清的韩玄斌,急忙说道。

    慢慢的,韩玄斌平静了下来。

    “哼,所有的人都以为天河宫里边有宝藏,可是他们错了,天河宫只不过是一个幌子,进去里边的人,九死一生,真正的宝藏就在这颗古树身上。”古三环语不惊人死不休的说出这个秘密来。

    韩玄斌一怔,而后死死的盯着参天古树,他虽然知道参天古树非常的神奇,但是也没想到天河峰的宝藏居然在这颗参天古树之上。

    “古老,请讲?”韩玄斌低声的问道。

    “天河峰乃是我独孤家族第一任族长独孤神龙的碎虚之地,这里留下了无尽的迷惑,就连我们独孤家族探索了这么多年,也只是了解了一点而已。”古三环低沉的说道,漆黑的双眸死死的盯着参天古树。

    碎虚之地,达到虚空武者,这片天地再也经受不住虚空武者的力量,所以虚空武者只能破碎虚空去往更高层次的地方。

    而这里居然是纵横大陆好几千年的独孤神龙碎虚之地,韩玄斌震惊了,彻底震惊了。

    “这里居然是我独孤一脉第一任族长独孤神龙的碎虚之地。。。”韩玄斌眼中充满了震撼。

    别说是韩玄斌第一次听到了,就算是古三环早已知道,此刻也掩饰不住他心头的震撼。

    古往今来,任你风华绝代,到头来也不过是一抷黄土,世上有几个人能够破碎虚空离开天穹大陆?

    至少,在近万年历史上,只有独孤家族的第一任族长,独孤神龙做到了。

    “韩玄斌,你知道这颗古树什么来头吗?”看着韩玄斌渐渐的从震惊之中缓过神来,古三环低声的问道。

    顺着古三环的目光,韩玄斌再一次的看着参天古树,听到古三环的问话,韩玄斌摇了摇头。

    他只知道参天古树的邪异,神奇,但是却不知道参天古树的真正来历。

    “这是菩提古树!”古三环激动的说道。

    菩提古树,那可是天穹大陆所有修士梦寐以求的宝树,只要能够在菩提古树之下修炼,一切事半功倍。

    而且修炼速度会非常的快,最重要的就是对大自然的感悟会增加很多。

    韩玄斌惊喜的看着眼前的这颗毫不起眼的古树,没想到它居然就是菩提古树。

    “居然是菩提古树。”韩玄斌激动的说道。

    就这么一会的时间,韩玄斌所经历的只能用非一般来形容,而此刻,韩玄斌已经震撼的不能在震撼了,他除了激动,已经不知道要干什么了。

    不用古三环解释,在听到菩提古树四个字以后,韩玄斌就明白了这棵树的价值了,就算是整个天穹大陆的众多势力也视这菩提古树为宝物,可想而知,菩提古树的价值到底有多大。

    如果让大陆众多势力知道,这里有一颗菩提古树的话,不知道会引起什么样的战斗,韩玄斌已经不敢在往下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