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4章 菩提古树-大唐最强公子哥-
大唐最强公子哥

第334章 菩提古树

    第三百三十二章

    菩提古树,如果放到外界,就算是隐世不出的强大修士也绝对会横插一脚的,韩玄斌完全可以想像得到,如果这颗菩提古树曝光以后,会给天穹大陆带来多大的震撼。

    菩提本无树,明镜亦非台,本来无一物,何处惹尘埃!

    天穹大陆渊源流传的一则故事,在上古的天穹大陆,有一个剑道天才,终生被困在一个境界,但是他得到了菩提古树,在菩提古树之下修炼一年。

    一年之后,这个剑道天才打遍大陆无敌手,菩提古树的威力可想而知。

    菩提古树又称智慧树,古有圣贤在这里悟到,菩提古树对于人类修士实在是太过于重要了。

    “韩玄斌,你在这里盘膝修炼。”古三环大声说道,他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韩玄斌。

    韩玄斌知道古三环这是为了他好,如果可以在菩提古树之下修行一番,绝对会受益匪浅的。

    韩玄斌迅速的稳定了一下自己的情绪,然后跟古三环对视一眼,慢慢的坐在了菩提古树的树根旁边,慢慢的进入了无我的境界。

    当韩玄斌在菩提古树之下打坐之时,整个天地仿佛停止了转动,韩玄斌的身体周围慢慢的散发着七彩神光。

    就这样,韩玄斌一直默默的盘膝而坐,感悟天地大道,剑之一道,究竟何时才是终点?

    时间一点一滴的过去了,转眼之间,已经过去半年时间了,韩玄斌依旧一动不动的坐在菩提古树之下修炼悟道。

    天河峰之上,菩提古树亘古永存,屹立在那里一动不动的,树下一左一右,分别是韩玄斌跟古三环,两人眼睛闭的很紧,古三环由于是灵魂虚化,不能参悟,所以他一直在为韩玄斌护道,而韩玄斌则是一直在忘我境界之中。

    韩玄斌的身体周围散发着七彩缤纷的色彩,这半年时间,菩提古树一直盛开,没有丝毫的掉落。

    菩提古树,远古圣树,是大陆修士最得意的宝物,在菩提古树之下修炼,就算是一分一秒,收获都非常的大。

    古三环的脸上浮现着一丝红润,虚幻的头发遮住了双眸,双手放于膝盖之上,盘膝静静的坐在古树之下。

    突然间,古三环的手指动了一下,紧接着,股俄方年公里慢慢的睁开了自己的双眼,当他睁开双眼的一刹那,整个世界仿佛都在他的双眸之中一样。

    虽然古三环无法参悟,但是依旧可以感受到菩提古树之中的意境,这是他穷一生之力都无法达到的高度。

    古三环站了起来,目光如炬的看向旁边的韩玄斌,韩玄斌依旧在静静的领悟。

    “菩提古树果然不是凡物,怪不得大陆所有修士梦寐以求能够得到菩提古树来参悟修炼。”古三环眼中射出一丝骇人的金光,死死的盯着菩提古树,感叹道。

    菩提古树的作用实在是太大了,半年时间,古三环的精神力再一次的突破,只要时间到了,一定能够实质化。

    这种进步,对于古三环来说,绝对是非常有用的。

    古三环也没有打扰韩玄斌,坐在一旁开始消化自己这半年来所感受到的东西。

    而韩玄斌依旧静静的坐在菩提古树之下,领悟着自己的剑道。

    这半年时间,外边则是发生了很多事情,在半年前,凡是进入天河峰之巅的天河宫的大势力,几乎是经历了九死一生才从中出来,他们非但没有得到什么宝物,而且还折损了不少人,这让众多大势力都非常的痛恨。

    其中,剑楼伤亡最是惨重,只有虚和一个人逃出来了,其他人都灰飞烟灭了,因为剑楼的人冲的最快,所有死的也比较多。

    而就在所有的势力都九死一生逃出天河宫以后,天河峰的封印再一次的启动。

    很多绝世大能都在怀疑,这个天河峰难道是某个强者设计的陷进,为的就是坑杀大陆顶尖高手?

    很多人都感觉这个天河峰非同寻常,但是他们始终无法忘记,在天河宫之中的经历。

    在他们进入天河峰的时候,猛然间一只无形中的大手突然朝着众人攻击而来,空间瞬间禁锢,几乎没有人能够逃过那个巨掌的攻击。

    只有虚和等几个少数的顶尖高手,燃烧自己的灵魂之力,才堪堪躲过了生死劫难,逃了出来。

    这可是说是大陆有史以来最震撼的一场大事,任谁都没有想到,里边居然有这么一个杀局,这明显就是想要将这些大势力一网打尽。

    半年时间过去了,人们依旧无法忘记这个不可磨灭的伤痕。

    而在剑楼虚和长老回去以后不久,剑楼就向全大陆发出了一则通告,诛杀韩玄斌。

    这半年来,剑楼的人几乎把整个大陆都翻遍了,愣是没有找到韩玄斌的藏身之所。

    任他们是绝顶大能,也绝对不可能找到韩玄斌的所在之处。

    而此刻,韩玄斌的脑海之中却是翻过了很多年以前的记忆,包括他梦境中的记忆。

    韩玄斌正在经历生与死的蜕变,这是灵魂最深处的记忆,也是韩玄斌最在意的记忆。

    。。。。。。。。。。。。

    两年已过,时间飞快的流过。对于现在的韩玄斌来说,两年年时间,只不过是南柯一梦,有些修士有时候闭关甚至能够达到数十年,甚至更长。

    两年时间了,外界已经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韩玄斌依旧在菩提古树之下静修。

    两年了,他没有醒过来,一直在修炼着。

    外界突然间传来消息,在一年前,剑楼的人对东域最强世家发动了雷霆一击,至此,东域最强世家林氏家族从此大陆除名,灰飞烟灭,没有留下一个活口。

    这件事震惊了整个天穹大陆,一个拥有着深厚底蕴的大世家,一夜之间就灰飞烟灭了,同时大陆所有势力也感觉到了剑楼的野心。

    但是身在天河峰之巅的菩提古树下感悟的韩玄斌则是浑然不知。

    “韩玄斌,已经两年多时间了,你还没有醒来?”古三环眼中神色复杂,喃喃自语的说道。

    就在古三环看向韩玄斌的时候,两年没有动静的韩玄斌,手指居然轻轻的动了一下,古三环看到以后,眼睛一亮,死死的盯着韩玄斌。

    紧接着,韩玄斌的身体开始动了,在古三环的焦急等待中,韩玄斌终于缓缓的睁开了自己的双眸。

    而就在韩玄斌睁开双眸的一刹那,整个世界仿佛都进入了他的眼中一样,非常的骇人。

    “韩玄斌,你醒了?”古三环有点激动的问道,他等韩玄斌已经等了足足两年了。

    韩玄斌被古三环叫醒,疑惑的看着古三环,然后轻轻的站起来,说道:“古老,我在这里感悟了多长时间?”

    古三环一怔,然后说道:“已经两年多了,我一直在等二弟你呢。”

    “韩玄斌,你这两年,有什么收获吗?”古三环接着问道,古三环是灵魂虚幻之体,根本无法修炼,但是他却有点期待韩玄斌的成长。

    菩提古树这种东西,可遇不可求,一旦在静修之中醒来,那就没有办法在静修了,所以这两年来,古三环一直在等待着韩玄斌。

    韩玄斌一怔,要说他的收获,还是非常大的,这两年之中,他居然悟透了之前困阻了他的一个问题。

    剑的巅峰到底是什么?

    韩玄斌通过两年时间,终于想到了,剑的巅峰是什么?

    想到这个自己以前问过的问题,韩玄斌就自嘲,剑的巅峰是什么?

    有剑,无巅峰!

    短短的五个字,这就是韩玄斌这两年之中悟到了一些东西,有剑,无巅峰。

    是的,有剑的地方,怎么会有巅峰的存在,身为剑修,就应该时时刻刻保持一颗追求巅峰的心。

    剑的世界,永无止境!

    看到韩玄斌的身体突然发生变化,古三环大惊,韩玄斌一瞬间表现出来的气势实在是太骇人了。

    韩玄斌醒过来以后,古三环总是隐隐约约的感觉到韩玄斌有了本质的改变,但是到底是哪里改变了,他一时半会也说不出来。

    而就在这个时候,正在说话的韩玄斌,猛然间一怔,然后眼睛死死的盯着菩提古树旁边。一阵空间波动,突然间一道虚幻的影子出现在了韩玄斌面前。

    当这道虚幻的身影转头看向韩玄斌的时候,韩玄斌整个人仿佛入魔一般,静静的站在菩提古树面前,一动不动的。

    猛然间,一股铺天盖地的气势瞬间压迫韩玄斌全身,不过此刻的韩玄斌已经顾不得抵抗了。

    就这样,韩玄斌跟这个虚幻身影不断的对视着。

    “剑的巅峰是什么?”良久,这个虚幻的身影问道,他的话语之中带着一股悲戚,苍凉的气息。

    韩玄斌不语。

    “剑的巅峰是什么?”这个虚幻的身影继续问道,同样一个问题,但是他第二次问的时候,声音却发生了变化。

    韩玄斌依旧不语。

    “剑的巅峰是什么?”这是这个虚幻的身影第三次问韩玄斌,这时,这个虚幻的身影望向韩玄斌,他的双眸仿佛可以看穿世界本源一样,洞穿了韩玄斌的整个脑海。

    “剑之一道,是为一心,只有一心一意,勇往直前,方才有资格追求那虚无缥缈的剑道巅峰。”这一次,韩玄斌说话了,他简简单单的说了一句话,但是这一句话,却代表了他这么多年来的道,剑之道。

    虚幻的身影听了以后没有说话,只是笑呵呵的看着韩玄斌。

    就这样,时间一点一滴的过去了,两人对视了足有一刻钟。

    “我的后代,好好发扬我独孤一脉吧。”这个虚幻的身影在说完这句话以后,瞬间消失在了历史的长河之中。

    “独孤神龙先祖吗?”韩玄斌看着虚幻身影消失的地方,喃喃自语的说道。

    他跟古三环说了刚才的事情,古三环对此毫无所知,不过可以确定的是,这个虚幻的身影肯定是独孤神龙先祖。

    既然独孤神龙先祖都现身指点韩玄斌了,足以看出韩玄斌的过人之处。

    先祖独孤神龙残念传道,选中了韩玄斌。

    古三环非常激动,他虽然是独孤家族的仆人,但是他也算是半个独孤家族的人了,此刻听闻韩玄斌说,居然得到了先祖独孤神龙的传道,非常的激动。

    要知道,独孤神龙就是整个独孤家族的精神支柱,身为独孤家族的族人,没有一个人不知道独孤神龙的事迹,独孤神龙就是他们心中的偶像。

    古三环虽然现在是灵魂之体,但是他的情绪波动,韩玄斌还是能够体会得到的。

    就这样,韩玄斌在菩提古树之下开始了领悟先祖独孤神龙所传道法。

    而此时的韩玄斌则是静静的站在菩提古树之下,脸上洋溢着激动的表情,他的手依旧触摸在菩提古树之上,脑海之中先祖独孤神龙所传道法慢慢的散落在韩玄斌全身各处。。

    终于,韩玄斌把手放了下来,微微的闭上双眸,脑海中不断的闪过先祖独孤神龙所传过来的东西。

    “剑本凡铁,因执着而灵,因心而动,因血而活,因非念而死,毕生苦修,剑道大成,踏遍武林,不求无敌,但求一败,只叹:长剑空利,群雄束手!”韩玄斌神色庄严,嘴里喃喃自语的说道。

    一旁的古三环静静的看着韩玄斌,没有打扰韩玄斌。

    韩玄斌的脑海之中闪现过很多远古流传下来的话语,他不断的记忆着这些话语跟画面。

    菩提古树流传久远,整个天穹大陆都没有人知道他到底活了多少年,他从什么时候降生的。

    自从有了天穹大陆以后,菩提古树就一直存在,但是这么多年来,菩提古树也没有多少次出现在别rén miàn前。

    菩提古树之神秘,根本不是世人能够看清的。

    而独孤神龙先祖居然选择在菩提古树之下碎虚离去,足以证明菩提古树的强大。

    而韩玄斌则是把在菩提树下领悟的跟先祖独孤神龙传的道法联系在一起,瞬间,感觉水到渠成。

    “有剑,无巅峰?难道这个理论不对吗?”韩玄斌喃喃自语的说道,眼睛依旧在微微紧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