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5章 剑意-大唐最强公子哥-
大唐最强公子哥

第335章 剑意

    短短的一瞬间,韩玄斌仿佛已经经历了百世轮回一样,脑海中闪现过很多剑道理念。

    “哈哈,坚持自己的理念,只有坚持自己的理念,方才有希望达到那传说中的境界。”韩玄斌突然间大笑一声,愉悦的说道。

    有剑,无巅峰!!!

    良久,韩玄斌终于睁开了眼睛,当他的眼睛睁开的时候,顿时射出一股骇人的神色,仿佛空间都被洞穿一样。

    “韩玄斌?”古三环看到韩玄斌的变化,低声的问道。

    韩玄斌转头看向古三环,摇了摇头,仰头望向天际,自言自语的说道:“剑的世界,剑的世界。。。”

    “韩玄斌?你没事把?”古三环看到韩玄斌没有理会自己,喃喃自语的说,不由的问道。

    韩玄斌突然间微微一笑,然后对着古三环说道:“古老,我突然之间明悟了不少,呵呵,我们走吧。”

    古三环应了一声,点了点头。

    一旦在菩提古树之下感悟,中途醒悟的话,在领悟下去也不会有什么收获了,所以韩玄斌决定走了。

    而这个时候,古三环也再一次进入了韩玄斌的脑海之中,他终究只是一个灵魂之体。

    在经过一个时辰的行走,韩玄斌终于出现在了天河镇的废墟之上。

    在菩提古树之下修炼的两年多时间,韩玄斌不知不觉已经从玄级武者突破到了地级武者。

    达到玄级境界,就拥有了三百年以上的寿命。在玄级境界,经过了黄级的迷茫与悸动,此时的力量已经得到了极大的提高,而且在丹田之中灵力凝聚出了一个灵核,这个灵核就是修炼者的源泉所在,而这一境界的人,在一个城池也算是一方霸主了,翻手之间,毁灭一个小镇也不是不可能。

    而地级境界,乃是修炼者的第二道坎,即使危险也同样吸引着不少的修炼者。达到地级境界,就真正的步入了大陆的强者之列,在大陆之上也算是顶尖高手了,这一境界的人,翻手之间毁灭一个城池,攻击力之强大,非常的骇然。

    韩玄斌现在浑身上下所散发出来的气势都是非常强大的,韩玄斌现在感觉到全身充满了力量。

    如果现在让他跟李天舒大战的话,他一招就可以灭杀李天舒,这就是地级武者跟玄级武者本质上的差距。

    就算是对上虚和长老这样的地级武者,韩玄斌也有信心大战一场。

    就这样,韩玄斌在天河镇仰望了一番,然后毅然决定前往天穹大陆中州,寻找剑楼根本所在。

    虽然韩玄斌这两年,在菩提古树之下领悟,心境改变了不少,但是他始终放不下的就是仇恨。

    中州天兰城,这是中州境内比较繁华的一座城市,当然没有中州第一大城市天倾城出名,但是这里却是从东域去往中州,必须经历的一个城池。

    天兰城在中州很有名气,而天兰城之中的强者也很多,尤其是天兰城的经济实力,非常之强大。

    韩玄斌路经天兰城,在天兰城休息,找了一件比较大的客栈,然后坐了下来,在天兰城,客栈是消息最灵通的地方,韩玄斌也是来打听一番,毕竟在天河峰已经两年没有出来的,两年之间的变化,他不敢想象。

    “请问两位客官,想要点什么?”店小二看到韩玄斌走进来坐在了窗户边的一个桌子上,急忙跑过来问道。

    “把你们店的特色菜上点,然后来二斤女儿红。”韩玄斌低声的说道。

    “好了,客官请稍等,马上就上来了。”店小二笑呵呵的说完,走进了后厅之中。

    客栈之中非常的嘈杂,而此刻还正是中午时分,所有的人都在吃饭喝酒,议论纷纷。

    很快的,韩玄斌的饭菜就上来了,由于韩玄斌年纪轻轻就满头白发,引起了很多人的注意,不过韩玄斌也没有在意这些,自顾自的喝酒。

    “老虎,最近大陆可是非常的乱,没事别到处乱跑啊。”在韩玄斌旁边的一个桌子上,一群人大声的聊天着。

    “老雷,我知道,以我的实力,我可不敢出去。”被称作老虎的人豪爽的说道。

    “唉,现在大陆真是多事之秋啊,自从两年前,那个独孤一脉的白发男子失踪以后,大陆风起云涌,不知道以后会发生什么大事。”老雷感叹道。

    “是啊,那个男子胆子真大,居然敢灭杀剑楼年轻一代的最强者,不过后来也是销声匿迹了,有的说他被剑楼灭杀了,有的说他隐藏起来了。”老虎低声的说道。

    “老雷,你说这两年来一直暗杀剑楼的那个玄级武者到底是不是两年前失踪的独孤一脉的传人啊?”老虎喝了一口酒,大声的问道。

    这两年来,一直有一个隐藏在暗处的玄级武者,处处暗杀剑楼的人,剑楼曾经派人围剿过这个人,但是无一例外,都被他逃跑了。

    饶是剑楼权势滔天,也没有抓到那个人,但是那个人就像一个幽灵一样,死死的缠着剑楼的人,只要有人外出落单,就一定会惨遭横死。

    “我感觉像,两年前,那个独孤一脉的传人也正好是玄级武者的超级高手,而且跟剑楼有仇的也只有他。”老雷分析道。

    “真是怪事,这个独孤一脉的传人也真是厉害,愣是没有让剑楼的人抓到。”

    而在旁边听到这几人对话的韩玄斌,身体颤抖了一下,情绪有点异常,嘴里喃喃自语的喊道:“这个玄级武者到底是谁。。。”

    “老雷,来,喝一杯。”老虎大声的说道。

    “喝,喝酒。。。”老雷哈哈大笑一声,举起酒杯跟老虎喝了起来。

    突然间,韩玄斌拿起酒杯,走到这两人身边,坐下来,笑呵呵的说道:“两位,小弟初来贵地,有很多地方不明白,想要打听一下,这桌饭菜算我的见面礼,来,我敬两位一杯。”韩玄斌举起酒杯先干为敬。

    虽然这两个人在韩玄斌眼中根本不算什么,但是此刻,韩玄斌为了得到一些消息,还是跟两人打探了。

    两人听到韩玄斌所说的,尤其是韩玄斌说的“这桌饭菜算我的见面礼”,不由的一乐,然后说道:“兄弟,你太客气了,我们身为修士,四海为家,四海之内皆兄弟。”

    两人喝完酒以后,老雷满脸笑意的看着韩玄斌,然后问道:“不知道小哥有什么要问的,在天兰城,还没有我们两不知道的事情?”

    “不知道两位先前说所的那个玄级武者的超级高手两年来一直在暗中刺杀剑楼的人,能否跟我详细说说?”韩玄斌故意咳嗽了一声,然后低声说道。

    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此刻的韩玄斌倒是很有兴趣去会会这个朋友。

    “怎么,小哥,你对他有兴趣?”老虎听到韩玄斌问着,疑惑的说道。

    韩玄斌低声一笑,然后拿起酒杯喝了一口,低声的说道:“我只是听说他一个人这两年来一直刺杀剑楼的人,感到好奇而已。”

    “是这样的,两年前,突然间出来一个玄级武者的超级高手,在暗中刺杀剑楼的人,这个人非常的凶狠,shā rén手段极其残忍。”老雷淡淡的说道。

    “那他现在怎么样了?有没有被剑楼的人抓住?”韩玄斌眼睛一亮,急忙问道。

    “没有,剑楼多次派人围剿,都无功而返。”老虎摇了摇头,然后大声的说道,话语之中对那个人非常的崇拜。

    “那现在知道他在什么地方吗?”韩玄斌接着问道。

    “这个我们也不知道了。”老雷低声的说道。

    韩玄斌知道,在这两人身上也问不出什么问题来了,索性直接算账走出了客栈。

    走在天兰城的大街上,韩玄斌感受着迎面出来的清风,顿时一阵舒爽。

    此刻,在天兰城外十里处的一个平原之上。

    一个黑衣男子手持长剑,漆黑的双眸犀利的看着周围的一群人。

    “哼,一个小小的玄级武者也敢挑战我剑楼权威,难道你不知道两年前那个挑战我剑楼权威白发男子的下场吗?”在这个黑衣男子周围,有着十多个剑楼的人,其中一个首领不屑的说道。

    这几个剑楼的人大部分都是玄级武者,这也是剑楼比较中坚的力量,而为首之人更是剑楼之中的佼佼者,已经达到了玄级巅峰,只差一步就可以达到地级武者境界。

    眼前这个黑衣男子这两年之中,不断的刺杀剑楼的人,已经引起了剑楼的无尽怒火,剑楼多次派人追杀这个男子,可是他狡猾的很,而这一次,正好被剑楼的一个小队给围住了。

    “哼,剑楼的人,见一个杀一个。”黑衣男子手持长剑,冷声说道,即使身处险境,他也没有丝毫的畏惧。

    “哼,废话少说,给我上,灭杀了他。”为首之人大喝一声,直接跳进了战圈,跟黑衣男子战斗了起来。

    而在为首之人跟黑衣男子战斗起来的同时,其他几个剑楼的人也纷纷攻击着黑衣男子。

    “轰。。。”

    一声声的巨响,在空中不断的碰撞着,一群人打的不可开交。

    虽然这个黑衣男子非常厉害,但是他始终还是一个玄级武者,对方十来个玄级武者围攻他,渐渐的他有点后继无力。

    时间一点一滴的过去了,转瞬之间,黑衣男子已经身体上有十来处伤口,而剑楼的人,也在交战之中,被黑衣男子灭杀了两个人。

    “该死的,去死吧。”为首之人看到又一个剑楼的人被黑衣男子灭杀,猛然间大喝一声,手中wǔ qì瞬间击向黑衣男子。

    黑衣男子身受重伤,在杀死这个剑楼的人以后,体内灵蕴已经gòng yīng不足,根本没办法躲开这致命的一击。

    他突然间感觉到了死亡是如此的接近,他无奈的摇了摇头,努力的控制着身体想要避开这致命的一击,但是身体却仿佛不受控制一般,根本无法移动半分。

    最后,他放弃了躲避,眼睛微微闭上,脑海之中闪现过很多以前的经历,他在等待死亡的到来。

    而就在为首之人的wǔ qì即将降落到黑衣男子身上的时候,猛然间,他的身体居然被禁锢住了,动都动不了。

    在这一刻,为首之人仿佛感觉到了什么,但是一切都已经迟了。

    就在他转身的一刹那,一股强大到令人发指的力量,直接束缚着他,他的整个身体瞬间爆炸开来。

    为首之人,玄级巅峰武者,瞬间被灭亡。

    本来黑衣男子还在等待死亡的到来,但是却迟迟没有感觉到死亡的气息,突然间,他感觉到了一丝不对劲,漆黑的双眸猛然一睁,他看到了一副震撼的画面。

    一个白发白衣男子,仿佛天神下凡一样,直接单手灭杀了为首之人,而后以一个不可思议的速度出现在其他几个rén miàn前。

    “轰。。。”的一声,周围的天地灵蕴都在颤抖,这几个人眼中充满了震撼与不甘,他们几个可都是玄级武者,而为首之人可是一个玄级巅峰武者。

    但是在这个恶魔面前,居然没有丝毫的还手之力。

    看着缓缓倒地的几具尸体,白发白衣男子冷声说道:“剑楼之人,当诛!”

    “多谢阁下救命之恩。”这个黑衣男子虽然很震惊,但是他也是见过大场面的人,瞬间恢复了过来,急忙对着这个白发白衣男子说道。

    白发白衣男子听到身后的声音,转头看向这个黑衣男子。

    而就在他转身的一刹那,黑衣男子身体一阵颤抖,而后轻轻的揭开了脸上的黑布。

    “二弟,居然是你。”黑衣男子大叫一声,脸上充满了惊喜之色。

    “大哥。。。”白发白衣男子看到这一幕,也不由的一怔,而后非常惊喜的说道。

    不错,这个白发白衣男子就是韩玄斌,韩玄斌在天兰城出来赶路的时候,正好碰到了这边的战斗,他一眼就认出了剑楼的人,所以直接动用雷霆一击,把剑楼的十多个玄级武者全部抹杀。

    以韩玄斌现在的地级武者的实力,单手灭杀玄级武者,简直是轻而易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