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章 就问你,怕不怕-大唐最强公子哥-
大唐最强公子哥

第42章 就问你,怕不怕

    第四十二章

    拜托拜托!

    连升三阶!连升三阶!

    随着转盘慢慢地停止,韩玄斌最希望的那连升三阶的奖励却是被缓缓地转了过去。

    韩玄斌的脸顿时就垮了下来,臭着一张脸死死的盯着转盘。

    随着大转盘的停止突然韩玄斌感觉在自己的丹田当中多出了一大股黑色的能量。

    破灭灵能?

    大转盘奖励:10000点破灭值

    “这算不幸中的万幸吗?”

    韩玄斌听着这提示,看着面板上破灭值变成了212025600

    修为也已经变为了入门八重,也就是八重御气境后,他口中长舒一口气。

    还好还好,不是抽中一块下品灵石。

    一旁的向问天却是傻眼了。

    什么情况!

    他刚刚无心看了一眼韩玄斌,却发现韩玄斌手好像在虚空转着什么,

    然后整个人的气势就突然上涨了一截。

    “八八八重御气境了!”

    向问天结结巴巴的喊道。

    韩玄斌反应了过来,一脸淡定的回应着,“哦,你说这个啊,刚刚修炼功法突破了。”

    “韩大哥真是厉害。”向问天一脸崇拜的看着韩玄斌,“八重御气境一般也是一些厉害的二年级学长们才能达到,没想到韩大哥现在就达到了。”

    “哈哈哈,小事,小事,你以后也会和我一样。”

    韩玄斌哈哈大笑起来,但当中却是一点都听不出有谦虚的意思。

    驭

    这会儿,马车停了下来。

    “小少爷,这青山县令府到了。”

    雷刚的声音从门帘外传来。

    韩玄斌掀开了一旁的窗帘,四处看看后,居然又回到车内躺了下来。

    “雷叔休息一下吧,我们等等人。”

    “问天你也是,休息一下。”

    说罢,直接就闭上眼睛,假寐了起来。

    雷刚自然是听韩玄斌的话,坐在车外一动不动,休息起来。

    留下向问天一个人摸不着头脑,不知道韩玄斌想要干什么。

    但是他绝对信任韩玄斌,无条件的信任。

    韩大哥说的话一定是对的。

    他说等,肯定有他的道理。

    可怜的向问天,就这样着了韩玄斌的魔,居然安心下来,也在一旁休息着。

    随着时间慢慢的过去。

    最先来叫醒韩玄斌的人不是雷刚,而是那青山县令府的人。

    两名看门的侍卫看着这四匹九品妖兽拉车的马车,就这样一直停在自家门口。

    顿时就慌了。

    这是来找茬还是来做客啊,怎么就停在人家门口不走了呢。

    搞得路过的那些百姓们也是议论纷纷。

    这两个侍卫也不敢就这样贸然上前去询问,当中一个连忙跑回了府中。

    将这个情况禀报给了青山县的马县令。

    “什么!你说有一辆四匹九品妖兽拉车的马车停在县府门口?”

    马县令还在屋内,晒着太阳眯着眼,一边喝茶,一边享受着小妾给他温柔的àn mó。

    一听到这个消息,眉头立刻就抿了起来。

    推开那还在给他按腿的小妾,大步走到这侍卫跟前。

    “说,那马车上有没有谁家的家徽。”

    那侍卫回忆着:“背景好像是**中间围着鹿,当中一个韩字。”

    “什么!”马县令大惊,上前死死的盯着那人,“有没有看错!”

    “没没没,那马车停了好久,小的不可能看错。”

    得到侍卫肯定的答复后,马县令心中跳了起来。

    盘龙围鹿,护国之意。

    韩家的马车怎么会停在这里!

    马县令沉吟片刻后,吩咐道:“暂且不用去管他,看看接下来对方要干什么,静观其变,有什么动静马上来向我禀报。”

    “哦,还有,吩咐所有人,包括少爷,没有我的命令,在那马车走之前,一个人都不能出府!”

    等侍卫下去后。

    马县令将那柔美的小妾也是轰了下去。

    独自一人坐在院中思考着,自己有什么地方得罪了韩家吗?

    不可能啊!

    给他一百个胆子也不可能去得罪,那是韩家啊!

    而自己也不是武官出身,政治上的事情也不可能波及到自己!

    以韩家的能耐,想要碾死自己也只不过是一个眼神而已。

    现在为什么要停一辆马车在自家门口呢。

    这马县令无论怎么想都不明白这件事请的含义。

    只能十分被动的等待着对方的举动了。

    马县令的要求,很快就让整个青山县令府,有一种山雨欲来风满楼的感觉。

    所有人都知道好像有一个不得了的家伙在自己家门口,但又不知道对方想要干什么。

    时间慢慢流逝,远处突然响起了一阵喧闹的声音。

    只见一连四辆马车,排着长队在慢慢的行驶着。

    这会儿韩玄斌也是听到了响动,拉着都已经要睡迷糊的向问天下了车。

    “小少爷,这些是?”

    雷刚看着这几辆马车车,有些惊异的问道。

    “都是我叫来的,哈哈,让我好等。”

    懒洋洋的站在原地,不一会儿,连同韩玄斌的马车一起,这五辆马车停成一排。

    算是彻底的将这青山县令府门口给堵了起来。

    “玄斌哥哥!华琼来了!”

    那第一辆马车上,穿着红色长裙的华琼欢快地跳下车,一下子就扒在韩玄斌的手上不肯下来。

    “你这丫头,有了你玄斌哥哥就不要王伯了。”

    驾车的正是王伯,此时他一脸宠溺的看着贴着韩玄斌的华琼,语气像是责怪似的说着。

    “哎呀,华琼天天陪王伯,好不容易见才到了玄斌哥哥。”

    华琼将小脑袋埋在韩玄斌的臂弯当中,露了一个鬼脸给王伯。

    倒是将王伯搞得哭笑不得。

    这时,那后面的几辆马车上也纷纷下来了几个人影。

    “我说韩老大,这么急着叫我们过来干什么,还要带上侍卫。”

    “韩哥是出了什么事情吗?我在路上碰到了华琼,拓跋还有飞鹰,发现都是接到了你的传音。”

    “说!”上官飞鹰就开口说了一个字。

    韩玄斌看着这三人,哈哈大笑起来,“来得够快的,其实这次是帮问天,我简单的和你们说一下情况吧。”

    “大人!!大事不好了!!外面又多了四辆马车!!”

    “什么!又是怎么回事!”

    “师爷正在门口盯着呢,他说是有太师的人,平南王的人,还有太保的,最后还有那大唐最大商号龙腾商会的人。”

    马县令呆呆地看着那个侍卫。

    “你说我是不是要出大事了!是不是死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