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0章 新生-大唐最强公子哥-
大唐最强公子哥

第340章 新生

    第三百三十九章

    紧接着空间一阵扭曲,一个邪异老者瞬间出现在了韩玄斌的面前,当他出现以后,仿佛整个天地像是围绕着他转。

    “楼主。”钟天勇看到剑楼楼主出现,脸上终于浮现出一抹笑容,而后急忙走到剑楼楼主身边。

    “没用的家伙。”剑楼楼主声音之中略带威压的说道。

    “啊,他居然是剑楼的楼主,那个千年来隐世不出的老古董?”

    “是剑楼的楼主,真的是剑楼的楼主,没想到他居然还活着。”

    “剑楼始祖,剑楼始祖居然还活着。”

    在这一刻,所有的人都臣服在了剑楼楼主的威压之下。

    剑楼楼主,剑惊天,在大陆之上,简直是至尊的存在,他从来不出手,一旦出手,直接灭杀。

    还记得在一百多年前,他出手过一次,那一次,两个天级武者,直接被他灭杀。

    他一战天下寒,整个天穹大陆的修士都非常的惧怕他,惧怕剑楼。

    这个剑惊天非常神秘,总之,他一出手,绝对是生灵涂炭。

    “你就是剑楼楼主?”韩玄斌漆黑的双眸死死的盯着剑惊天,他全身热血沸腾,那颗战斗的心在这一刻沸腾了。

    “辱我剑楼者,死!”剑惊天的话一出,整个天穹峰的空间仿佛被控制一般,韩玄斌的身体居然不能动弹。

    “神龙九剑,给我破。”韩玄斌大喝一声,手中崛起剑绽放出非常耀眼的光芒,直接冲破了束缚。

    “哼,百年前独孤一脉被我毁灭,现在,我将亲手终结你独孤一脉最后的希望。”剑惊天冰冷的说道。

    在这一刻,韩玄斌终于知道,百年前那一站到底是怎么回事了,他的家族,乃至他的父亲,都是被剑惊天所杀。

    “啊。。。”韩玄斌想到这,恨意滔天,前所未有的气势瞬间爆发,整个人仿佛一头凶猛的野兽一样。

    “神龙九剑第六剑。”韩玄斌手中长剑对着虚空不断的斩出,而后在虚空之中形成剑刃风暴,对着远处的剑惊天一剑击去。

    剑惊天不为所动,眼睛中没有丝毫的波动。

    就在这股剑刃风暴快要达到剑惊天身边的时候,剑惊天动了,他轻轻的举起胳膊,然后一挥手,韩玄斌的剑刃风暴居然被破解了。

    “雕虫小技而已。”剑惊天话音一落,整个人爆发出了强大的战斗力,而后对着韩玄斌疾射而去。

    这一次,他下了杀心,独孤一脉,不能留。

    “轰。。。”韩玄斌被剑惊天轰飞了出去,没有任何还手的余地,根本没有任何还手的余地。

    “独孤一脉,从今天开始将成为历史。”剑惊天邪异的一笑,然后对着韩玄斌一步一步的走去。

    “给我破。”韩玄斌大喝一声,神龙九剑第七剑施展出来。

    “轰。。。”

    还是没有任何作用,根本抵挡不住剑惊天的攻击。

    剑惊天此刻已经悟透了天级武者的极限,只差一步就可以达到虚空之境,根本不是韩玄斌所能够比拟的。

    剑惊天的脚步仿佛就像死神一样,一步一步的朝着韩玄斌走来,韩玄斌被轰飞的身体缓慢的站了起来。

    “去死吧。”剑惊天冷声说道,然后爆发出了自己最强一击,对着韩玄斌急射而去。

    就在这个最紧要的关头,突然间,韩玄斌的脑海深处,一道强大的灵魂突然出现,凝聚出了一道实质化的身体,转身对着韩玄斌说道:“韩玄斌,快走,你根本不是他的对手。”

    这是古三环,在这个最关键的时候,古三环出现了,尽管他的出现也于事无补,但是他是想要为韩玄斌争取一点时间,只要一点点就足够了。

    “于事无补。”

    剑惊天的攻击非常凶狠,丝毫没有因为古三环的出现而停滞,一剑刺出,仿佛整个天地都为之颤抖。

    “扑哧。”虽然古三环的身影是虚幻的,但是在剑惊天的攻击刺进他的身体的时候,还是发出了一道响声。

    “古老,古老。。。”看到古三环为了替自己争取时间,而被剑惊天攻击,韩玄斌顿时感觉一片黑暗,他凄惨的叫着古三环。

    古三环转身对着韩玄斌笑呵呵的说道:“韩玄斌,快走,我只能为你做这么多了。”他的话音一落,虚幻的身影瞬间消失在了天地之间。

    整个天穹峰之上,到处充满了悲戚,韩玄斌则是抱头痛苦着。

    “啊。。。。”突然间,韩玄斌大叫了起来,他因为过于伤心,导致体内灵蕴紊乱,有了走火入魔的迹象。

    而就在这个时候,韩玄斌丹田之中的大道伤痕猛然间发动了猛烈的攻击,想要置韩玄斌与死地。

    “啊。。。。”古三环魂飞魄散了,韩玄斌顿时感觉到了孤寂,此刻的他,已经神智不清了。

    大道的伤痕在这个时候发作,直接摧毁着韩玄斌的五脏六腑,而韩玄斌整个人则是陷入了疯狂。

    看到韩玄斌走火入魔,剑惊天停住了身形,脸上露出一丝阴险的笑容,“哼,独孤一脉又如何,到头来还不是死在我的手上。”

    在这一瞬间,韩玄斌仿佛经历了生离死别,往事如风一样,一幕幕的闪现过他的脑海,他整个人发疯一般的咆哮着。

    “父亲,母亲,灵儿,古老。。。。”韩玄斌一遍一遍疯狂的大叫着。

    猛然间,韩玄斌身体的气势瞬间一变,韩玄斌整个人仿佛变了一个人似得,“大道的伤痕又如何,我心唯一,我心依旧,父亲,母亲,灵儿,古老,我要替你们报仇,我不能死。“

    突然间,韩玄斌心底那最深处埋藏的记忆浮现,他以坚决的意志把神智拉了回来。

    “大道又如何,既然你要灭我,那我就逆天而行。”在这一刻,韩玄斌仿佛涅磐重生一样,整个人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就在刚才的一瞬间,他已经经历的百世轮回一样,往事如风,一幕幕的出现在他的脑海之中。

    而就在这一刻,韩玄斌仿佛有了一丝明悟,整个人仿佛发生了巨大的变化。

    “轰。。。”就在这时,天穹峰所在的上方突然出现了一道虚影,这道虚影的身后是一个大大的太阳,而这道虚影则是手持一把长剑,不断的挥舞着杂乱无章的剑技。

    异象出现,天降仙乐!

    顿时,所有的人感觉到了视觉上的震撼。

    “虚空武者出现了吗?”

    “虚空武者出现在这个大地之上了么?”

    就连剑惊天此刻都有点害怕了,他居然能够从韩玄斌的身体中感觉到死亡的威胁。

    而就在这一刻,韩玄斌猛然间睁开了眼睛,他的双眸如同天地一样,直接看穿了剑惊天。

    “消失吧。”韩玄斌轻喝一声,双手一翻,一股强大到令整个天穹大陆都要臣服的气势直接绞碎了剑惊天的身体,甚至剑惊天的灵魂都没来得及逃逸。

    虚空武者出现在天穹大陆了,千年没有出现的虚空武者再一次的降临到了这片天地之中。

    就在刚才,韩玄斌经历的生死的蜕变,终于感悟了独孤神龙所传道法,一举轰碎大道伤痕,突破到了大陆传说中的虚空境界。

    至此,剑楼楼主剑惊天身亡,剑楼湮灭!

    。。。。。。。。。。。。。。

    三年后,此时已经距离韩玄斌灭杀剑楼楼主一战过去三年了。

    从那一站过后,天穹大陆再也没有剑楼一说,有的只是独孤一脉。

    在这三年之中,天穹大陆之上出现了无数的年轻俊杰,但是无论他们怎么努力,在他们的头顶之上都有一个高高在上的人物,虚空境韩玄斌。

    而在这三年之中,独孤一脉再现中州,整个仅仅三年时间,独孤一脉就成为了天穹大陆最巅峰的存在。

    而在两年前,韩玄斌迎娶林幽,从那以后,大陆之上就再也没有人见过韩玄斌的面。

    韩玄斌,已经成为天穹大陆的一个传说,神一样的传说。

    可谁知,韩玄斌成就那虚空境界的时候,却才的知道额这个世界真正的本源,他发现自己已经不能再呆在这个大陆上了,一直有一股巨大的力量在拉扯他,让韩玄斌必须耗费大量的精力来做抵抗。

    这个时候他才明白了为什么大陆上都没有出现过虚空境界,何为虚空?

    虚空就是打破壁垒前往下一个至高境界的意思,而现在韩玄斌知道,自己是要离开这个大陆前往下一个地方了,一个能让他追求更高力量的地方。

    他的离别很简单,没有找任何人,只是仅仅独自一人站在一座高高的山峰上,静静的看着脚下风云涌动的大陆,摇了摇头,带着平静的笑意,双脚开始慢慢的脱离地面,向着上方飞去,身形也在慢慢的变淡,消失。

    日初升,照亮了龙云古城内的一切,只见城内多处冒着烟,呐喊之声从四处传来,悲愤之声,凄凉哭泣之声夹杂在里面。从声音里听到了战争的残酷,听到了人生命的脆弱。

    城下的战士其扑后继的往前冲去,但同时也倒下了无数人,后面的人看到前面的同伴倒下之后没有半点胆怯,反而如同猛兽一般,撕杀着自己眼前的敌人。

    城墙上,一声暴吼传来,“兄弟们,我们如今守的是龙云古城最后的一道防线。要是我们守不住,我们的亲人、朋友都将受到敌人的践踏,我们的ài rén也将沦落为敌人的玩物,你们愿意这种事情发生吗?”

    话音刚落,就听见雷鸣般的声音道:“不愿意!”

    这声音响彻云霄,震人心魄。

    那金甲战士又大声喝道:“好,让我们誓死与龙云共存亡,杀!”

    “杀!”。战士们士气高涨。

    一间房间里,房间里面的女孩因为外面不时传来巨大的声响吓得跑到旁边哪似乎是哥哥的男孩怀里想找寻一丝温暖当声响过去之后小女孩胆怯的问着男孩:“哥,蛇黑神国打到外面来了,你说父亲能不能把他们打退啊?如果打不退怎么办啊?”

    男孩似乎听出了女孩的急意,说道:“不会的,你不知道咱爹是龙云古城的常胜将军么?谁都会败,惟独他不会的!”

    女孩又问到:“真的么?父亲真的不会败么?”

    “父亲不会败!”

    战争的残酷,终非常人能够接受。血液的浸染,尸骨的幽森………

    败,国门被踏,国民被辱,身受国恩,何能不报?

    “坤蛟,他们就交给你了!”伴随着一道凄凉的声音。

    云铠看了坤蛟一眼,深深叹了口气,又拍了拍坤蛟的肩膀。大喝一声:“走!”

    小女孩儿听到她父亲的话就马上挣扎起来,并且大声的喊到:“走?去哪里?我哪里都不去!我要和爹爹还有哥哥在一起,我不要”

    云铠不待她说完,直接两记手刃把她连带在旁边发愣的男孩敲昏了过去!一手一个直接塞进了车里!坤蛟也跳上了车。云铠对他深深的鞠了一躬!坤蛟摇了摇头,叹了口气,对着云铠说道:“将军保重!”云铠还没有回话,他便架着车走了

    看着他们走得越来越远,云铠仰起了头,看着天空,似乎在寻找着什么!过了一会儿又自言自语的说道:“然,我对不起你,更对不起我们的孩子啊!哈哈哈想我云铠戎马一生,最后竟然连自己的家人也保护不了”

    摇了摇头,擦去眼角的湿润,拔起早先插在地上的wǔ qì,唤上一直在旁边守候的坐骑,云铠没有再看一眼车行驶的方向,也没有在原地停留,只是带着自己那疲惫的身体向来时的路走去…

    “坤蛟,你还想带着他们走么?”突然林子四周都响起了一个声音。

    坤蛟听到这个声音直接将翱风翱玲仍进了马车之中。然后站在马车之前,眼前虽然是空空如也,但是坤蛟还是凝重的看着前面。

    翱风和翱玲躲在马车之中偷看着外面。只见前方突然出现三个人。其中两个老人着黑衣,一年轻人着白衣,站在两黑衣人中间。

    那年轻人走上前来对着坤蛟说到:“坤蛟,云铠手下心腹是吧?今天我也不想为难你。把清明古神令交出来,你就可以带他们走了!”

    “清明古神令?那是什么东西?”坤蛟略带疑惑的说到。

    “小子,你别给我装糊涂,不要以为你那点修为能逃出去!”不待白衣人说话,其中一个黑衣人已经开口。

    “坤蛟,你又何必如此呢?将清明古神令交给我,以后你就可以在我秦家做事,岂不是比你在翱家好得多?况且云铠已经战死于龙云古城之下。你想想吧!”

    “哼,清明古神令?我不知道是什么东西,就算我有,想要拿,也要从我尸体上拿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