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1章 新的身体-大唐最强公子哥-
大唐最强公子哥

第341章 新的身体

    第三百四十章

    “哈哈。。。坤蛟,你行啊。废了他。但是不要让他死!”白衣少年很淡定的说到。

    他的话音刚落,两个黑衣人马上就冲了上去。只见两人手中一团黑雾不断盘旋,在靠近坤蛟时,却化作一对手掌向坤蛟盖过去。

    坤蛟刚才还打算说点什么引开敌人的注意力,但是,此时已经由不得他,眼见两张黑色手掌就快盖到自己的头上,坤蛟瞬间抬手,一道青锋自坤蛟的手中射出,顿时划破手掌。

    坤蛟将来招破了以后便不在多说什么,马上便向着两个黑衣人冲了上去。

    两个黑衣人看着坤蛟冲了上来,同时从喉咙之中发出“咯咯咯”的古怪声音。然后同时拿出各自的wǔ qì,竟然像是两节人骨头,上面还不停的有黑气环绕。

    坤蛟一靠近黑衣人就双手挥舞,脚下步伐不停变幻,手掌之上青光闪烁,青光还不时的射向黑衣人,但是却总是破不开那团黑雾。

    坤蛟一人力敌两名对手而不显丝毫败绩,韩长青韩玲云同时觉得刚才那个满脸严肃的大叔,居然这么厉害。

    可是坤蛟却清楚的知道,这样僵持下去自己和两个小孩肯定逃不脱一死。因为对面还站着那名少年,虽然他年纪不大,但是坤蛟却丝毫看不出他的修为。

    一想到这,坤蛟顿时暴起,青光笼罩全身。然后青光又化作一个青色人身,和坤蛟一摸一样。坤蛟凝出这个身体好像花了很大的力气一般,脸色显得苍白。

    坤蛟控制着另一个“自己”一起发动攻击,两名黑衣人在只有坤蛟一个的时候才只能打个僵持不下,而今“两个”坤蛟一起攻击,黑衣人马上不敌,其中一个在两波攻击以后嘴角还挂上了一丝鲜血。

    白衣少年在一旁看着,此时却皱起了眉头。

    “哼,不知死活!”说罢便见到白衣少年飞身上前,看似平凡的一掌便印在了坤蛟的分身之上,坤蛟的分身就像镜子遭受重击般破碎开来,化作点点青光消散在空中。

    坤蛟不可思议的看着白衣青年,这青年明显比自己小得多,可是修为却比自己高得太多。正准备想办法抽身离去的时候,白衣少年又动了,脚下步伐轻点,轻轻几幌就又到了坤蛟面前。

    还是以手掌向坤蛟拍去,坤蛟也被迫抬起手掌挡去。可是坤蛟的双手才一接触白衣少年的手便感觉到一股无比霸道的力量传过来。而自己也能感觉到自己的手骨碎裂。

    接着坤蛟又感觉到自己的小腹又遭受一记重击,意识已经模糊不清。

    韩长青韩玲云在车内看着刚才还在大显神威的坤蛟叔叔被这个看着比自己大得不多的人打成这样,顿时也呆在车里。可是这时韩长青又看到坤蛟叔叔又被白衣少年一脚踢到,身体向自己所在的车飞了过来,韩长青下意识的抬手接去。可是韩长青却从未修炼过,又怎么能接住如此大的力量打飞的人呢?

    车被坤蛟的身体整个撞碎,韩长青才刚接到坤蛟的身体便被大力震得失去了意识而昏死过去。韩玲云也被突如其来的惊吓给吓晕了。。。。。

    “你们去看看,我没有将他死!还有云铠的儿子和女儿,看看能否找到清明古神令。”白衣少年就像做了一件微不足道的事情一般。

    “是,少爷”两黑衣人无比恭敬的说到

    两个黑衣人将坤蛟和韩长青韩玲云三人的拉到空地上,然后又分别在他们身上搜索,想要找到清明古神令。

    找了半天以后。。。

    “少爷,没有,他们身上没有清明古神令,可是却有一封信。”

    “信?什么信?拿来我看一下!”白衣少年听到有所发现便大步走上去看那封信。

    白衣少年拿着信看了良久,然后又笑着将信叠好放进了信封之中!

    “把信放回去,我应该有办法能找到清明古神令。。。。。。。!”

    “啊”韩长青摇摇沉痛的头,睁开眼睛,韩长青眼前还是坤蛟飞向他的那一幕,

    。摇摇头,便见到面前是一个不大的山洞,墙上插了两个火把。而自己则躺在山洞中间,韩长青还发现mèi mèi就躺在离自己不远的地上。

    “玲儿、玲儿。你醒醒!”

    “醒了么?。。。”一个声音突然出现在山洞之内,还带着回声。

    “你是谁?你为什么要抓我们?坤蛟叔呢?”韩长青看到就是在树林里面lán jié自己一行人的三个陌生人。

    “韩长青是吗?,来,哥哥问你个问题,你父亲在送你走的时候有没有给你什么东西啊?”那白衣少年走到韩长青的面前诓骗着对他说着话。

    “哥哥?你先告诉我你是谁,在告诉我坤蛟叔叔在哪里。”

    “好好好,我叫段天德,你叫我天德哥哥就可以了。。你的坤蛟叔叔在外边疗伤,你只要告诉我你父亲给没给你东西我就让你去见他!”

    “段天德?不认识。如果我给你说了的话你能不能放了我们啊?”韩长青略带天真的问道。

    “嗯。”

    “我父亲在送我和mèi mèi走的时候就只有叫我们要听坤蛟叔叔的话,但是却没有给我什么东西。”韩长青皱着眉头,像是在回忆。。

    “真的没有给你什么东西?你在仔细想一想?”段天德有些不耐烦的样子。

    “没有,真的没有。”韩长青想都没想就回答到。

    “啪”白衣青年没有在问韩长青,挥手就是一巴掌甩在了韩长青的脸上,韩长青小小的身体直接被打飞出去。

    “哼,浪费我口水,现在马上告诉我清明古神令在哪里,否则我杀了你!”白衣少年突然一转刚才的和气状。

    韩长青的小脸蛋上顿时肿了起来,从小就生活在生活在官宦之家的他都没有被父亲这么打过,顿时觉得满是委屈,就趴在地上哭了起来。在也不敢和白衣少年说话。

    白衣少年见韩长青居然蹲在那里哭了起来,完全没有将自己的话当回事,顿时火冒三丈。

    “告诉你,不要逼我动手!否则别怪我!”

    韩长青抬头看着段天德,越看越害怕,脚在地上蹬着,身体慢慢的往后退,直到退到洞壁为止。可是他还是不敢再和段天德说话。

    段天德也不再说话,过去便将韩长青整个提起,拉着韩长青的右手便是一甩,韩长青的右手直接被段天德一下甩脱了臼。

    此时韩长青的眼神之中散发着无尽的恐惧。年幼的心灵被这突如其来的折磨所扭曲着。站在旁边的两个黑衣人看到少爷这样打韩长青,就开口到:“少爷,你在打下去就打死他了。”

    段天德一听到这,马上一眼便瞪了过去。二隐马上就闭住了嘴。

    段天德虽然瞪了二隐,但是还是将韩长青放了下来。

    “在给你点时间,你自己选择是告诉我还是。。。。。哼!”段天德在他脸上踏了一脚便走出了洞穴。

    脸上和手上的疼痛已经让韩长青说不出话来,他只是不住的哭着,眼泪打湿了他整个的脸,头脑中更是一片空白。

    “小子,你还没有想好么?”段天德再度进到山洞之中。

    “以为不说话就行了么?这个小女孩是叫韩玲云是吧?是你mèi mèi?”段天德向着韩玲云走过去。

    韩长青抬起头来,看着段天德走向自己的mèi mèi,“你想干什么?混蛋杂毛,你想干什么?你来打我啊,你去她那里干什么?”韩长青咆哮着。

    段天德看了看韩长青,走过去提起韩玲云,韩玲云在他手中也渐渐苏醒过来!

    “啊。。。哥,这是哪里?你是谁?快放我下来!”韩玲云在段天德的手里挣扎着。

    “放你下来?行啊,问下你哥,他说让我放我就放啊!对吧,韩长青?”段天德询问韩长青到。

    “哥,哥。你快叫他把我放下来!”

    “你放她下来,我真的不知道那个什么清明古神令在什么地方,你放她下来,我让我父亲给你!”

    “哈哈,不知道?没关系,你慢慢想!”说完段天德就将韩玲云甩在了地上,然后又见到他的手上多出了一把3寸长的奇异小刀。刀身紫红相间,刀脊之上镶嵌有一紫色,圆状的物体,看不出质地。

    “你知道这是什么吗?此物名为黑煞,乃是我段家先祖遗留之物。你知道它为什么叫黑煞么?因为它就如一座深渊般,可以无尽的吞噬人的灵魂。现在你有两种选择一是马上告诉我清明古神令的下落,二是让黑煞吸收掉韩玲云的灵魂!”

    “不说话是吧?我数三声,一。。。。。二。。。。。”

    “咳咳”本想说话的韩长青因为身体的疼痛而痛苦的咳嗽着、抖动着。。。

    “啊。。放开我、放开我。好痛啊。。放开我。。。哥。。。”段天德将黑煞插进了韩玲云的心脏。

    “咳。咳。哥,好痛…好困…”方才片刻时间,韩玲云便趴在地上不能动弹,嘴里不停向外溢出血来。

    “小妹,玲儿…求求你,放了她,放了她。你要什么,我都给你,你要什么我都给你啊。求求你,放了她,放了她啊…呜呜咳咳”韩长青终于因为疼痛而说不出话了,但是此时的他却还是以动作不停的在央求着段天德。

    “二隐,弄死他吧,别浪费我时间!”段天德看了一眼韩长青,并没有打算在从他那里问出什么来,也没有打算放了韩玲云。

    “别走,别走。你放开她啊,你放开她啊…”韩长青看着段天德的身影越来越远,此时韩长青的眼睛之中已经被泪水所掩盖,看着段天德的眼神很是复杂,既有悔恨,也有不甘但是更多的是仇恨,仇恨占据了韩长青的心灵。

    “叫什么叫?她没救了,马上你也要去陪她。”二隐走到韩玲云的身边,从韩玲云的身上拔起黑煞,但是韩玲云已经没有了反应。

    韩长青看到这,身体彻底软了,躺在了地上。眼前尽是以往的点点画面,父亲给mèi mèi和自己带来礼物了。云铠的声音飘荡在此时韩长青的耳边:“风儿,问你,如果要你照顾好你mèi mèi你能做到么?”“肯定能啊,我肯定能照顾好玲儿!”

    “那好,你记住你今天所说的话,你记住,我云铠的儿子,绝对不能抛弃自己的诺言,绝对不能抛弃自己的诺言…不能抛弃………

    二隐用黑煞小刀又插进了韩长青的心脏,韩长青的血液从心脏之中喷涌而出,眼前的一切渐渐模糊,他仿佛看到自己的父亲和mèi mèi在前面向自己招着手………

    “父亲、mèi mèi。你们别走。你们别走啊!”韩长青嘴里大叫着,眼睛猛的睁开。发现自己还在那个山洞之中。

    韩长青想要起身,却又感觉到自己身上多处疼痛,特别是胸口,定眼一看,原来黑煞还插在自己的胸口。可是看到mèi mèi还在离自己不远的地方躺着,韩长青也就忍着疼痛爬起身来走了过去。

    此时韩长青只见到自己的mèi mèi脸上已无半点血色,胸前血液也已经乌黑、凝固。

    伸手摸到韩玲云的脸上,韩长青再也感觉不到半点的温度和柔软,剩下的只是冰冷和僵硬。韩长青眼中再次掉出了东西,可是这次不再透明,而是泛着红元的血。

    韩长青看看四周,静悄悄的,他感觉到害怕,可是也不愿意扔下mèi mèi独自在这。韩长青便用那只没有受到创伤的手拖着mèi mèi的身体向山洞之外走去。

    “少爷,真的就这样将他放走么?”此时山洞之中居然又出现两人,这俩个人竟是段天德以及二隐中的一人。

    “嗯。我如此折磨他,还杀了他mèi mèi,他肯定会想要杀我,而想要杀我,他肯定会想办法得到力量。而清明古神令,不就正是他需要的么?”

    “可是,少爷。他好像真的不知道那个清明古神令在哪里啊!”

    “他现在是不知道,可是,云铠在那信中已经说出了要给他什么东西,在一个只有他和云铠知道的地方,那信还在他身上。他会看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