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2章 离去-大唐最强公子哥-
大唐最强公子哥

第342章 离去

    第三百四十一章

    “少爷,清明古神令真的能帮你上到那个位置么?还有我们怎么才能知道他有没有得到清明古神令呢?”

    “不管清明古神令能不能帮到我,至少多一份把握。父亲在黑煞刀里面封了一个九狼魂,它会告诉我们他在哪里。至于我怎么知道他有没有得到清明古神令,有个人不是可以告诉我们么?”

    “少爷,你是说,他?就算他能行,可是万一黑煞将那小子的灵魂抽掉了呢?”

    “我往黑煞里面传入了些许元,如今的黑煞只会缠着他,而不会弄死他。哈哈…回去吧。”段天德率先离开了山洞。。。。

    看着段天德离开山洞,仆人本打算在问下他如果韩长青被野兽弄死或者饿死在这深山之中怎么办。。。。

    夜幕慢慢降临,韩长青拖着韩玲云的身体在一棵大树旁边坐着,此时的韩长青又冷又饿又怕。

    韩长青看着现在自己所在的地方土质松软,他决定将埋在这里。因为他实在是拖不动了。

    韩长青找到一根略粗的树枝挖着脚边的泥土,大约两个时辰时间,韩长青挖出了一个比韩玲云身体略大一点的土坑。

    韩玲云用尽最后一点力量将韩玲云推进了土坑,便躺在地上休息着,此时已经是月悬高空,韩长青也只是靠着星辰的点点光亮看着四周。

    大口的呼吸牵动了他胸口的伤痛,刚才潜心的投入干活还没感觉,现在越是休息越是疼痛难耐。

    韩长青下定决心,他决定将他拔出来。韩长青双手握着黑煞的刀柄,咬紧牙关,用力一拔。

    刀是被拔了出来,可是拔出来之后却又像被什么东西牵引着似地,韩长青却不能将拔出的黑煞动得半分。韩长青的血液沿着伤口喷洒而出。韩长青的双手终于在也没有力气握住黑煞,黑煞再次射向韩长青的胸口,这次却不在是直接插在了韩长青的胸口,而是直接射进了韩长青的体内,完全穿透的韩长青的心脏,停留在了韩长青的身体之中。

    韩长青被着突如其来的疼痛弄的痛不欲生。几经翻滚,最后终于坚持不住而昏死过去。。

    再度清醒之时,已经是烈日当空,韩长青被强烈的阳光照醒。

    “这就是虚空境界才能到达的世界吗!等等!!这是怎么回事!”

    清醒过来的韩长青无论是声音还是语气都有了变化,此刻他时半躺在地上,神色有些迷茫:“我的力量呢!我什么现在我体内什么都没有了!”

    还在迷茫中的韩长青双目突然瞪圆!他的脑中突然多出了另一端记忆,一段不属于他的记忆。

    “这没想到传说当中虚空境界的飞升居然是这样。”韩长青躺在地上一脸的无奈,当初他飞升后,双目一黑,再睁开的时候就已经是这个样子,再结合他脑中原本的记忆的话,顿时明白了前因后果。

    他飞升后不知道为何自己原本的不翼而飞了,二这具身体虽说还年幼,但是无论是长相还是灵魂的契合度都和他原来的身体丝毫不差,就像是为他量身准备的一般,只是当中已经没有了灵魂只有一个空空的等着他。

    “这个小子也是挺倒霉的,没想到全家都被灭门了。”韩长青有些唏嘘,轻叹一声,“也算是一段奇遇了,那么初来此地的我,就先以你的身份活下去吧。”

    可是这一看之下,韩长青惊呆了。因为他记忆当中自己本该是深受重伤才对的胸口居然已经完好如初,自己还能感觉到自己的身体已经没有疼痛的感觉。自己的右手也已经被神奇的接上。

    “既然我已经继承了这具身体,那么就先按这样活下去吧,等把这里熟悉了再说其他,那份仇恨,就当成是我占据着身体的报酬吧。”

    韩长青已经将自己完全带入到了这个身体当中,感触的身体当中的记忆,也大致有了一个了解。

    将衣服盖在了韩玲云的头上,盖上了泥土,可是,他却没有看到衣服之内裹着的一张纸。韩长青又从旁边的地上取来泥土,将韩玲云所葬之处堆起一个小土包,又从旁边的树林里面找了很多的花儿载在了上面。因为韩长青知道自己的mèi mèi喜欢花儿。

    韩长青看着韩玲云的坟墓,久久的看着,没有说话,也没有哭泣。手轻抚了一下坟头,就像抚摸韩玲云的头发一样。

    韩长青转身离开了这个改变了他一生的地方,又走了一段时间之后,又一个方向继续前进。

    “该死,没想到我居然也有饿肚子的一天…”韩长青咬着牙,这种感觉多少年没有体会到了,没想到来的如此猛烈,甚至让他看到了死亡边缘。

    天像是在指引韩长青一般,在他换方向走了一个多时辰以后,韩长青既然发现一座茅草屋。此时的茅草屋竟然还在冒着白烟,一看就知道有人在。

    韩长青悄悄的向着小茅屋走去,刚走到小屋外面,韩长青便闻到米饭的香味。

    舔一舔嘴唇,韩长青从门外看了看,发现没人。便走进去,看着锅里煮好的米饭,提过旁边的一桶冷水就往锅里倒。然后饭没有那么烫了,韩长青伸手不停的抓着锅里的米饭来吃。

    “哪里来的野小子?老头子,老头子。有个野小子来偷咱家的东西呢!”在韩长青吃着的时候,一个年约50的妇女出现在门边。

    韩长青只顾着吃,没有管他,那女人看到韩长青这个贼看到自己这个主人来了居然也不逃跑,顿时便拿起身边的木棍冲过去打韩长青。

    韩长青一个十一岁的小子,又很久没有吃饭,就算他原本境界强大,但是呢?现在这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小孩子又怎么是这个妇人的对手呢?

    韩长青被打得到处逃窜,可是韩长青还是被从门外进来的一个老汉给逮住了。

    “呸,野小子。叫你偷吃!”妇人看到那老汉将韩长青抓住便骂着走了过来。

    原本还在挣扎的韩长青猛的抬起头来看着妇人,那眼神就像在猛虎看着猎物一般。

    “怎么,你还想吃了我啊?”妇人看到他的眼神又准备向他另一边脸打去。这时那老汉却拦住了他!

    “别打了,毕竟还是小孩。”韩长青看到老汉慈祥的脸,便歪过头去,不看妇人也不看老汉。

    “孩子。是不是很久没有吃饭了?你家里是哪里的?怎么会到山上来的呢?”老汉满是慈祥的对着韩长青说到。

    韩长青看了看老汉,却没有回话!

    “好了。我不问你了。你现在也别吃了,等下和我们一起吃吧。我明天要下山去卖掉一些兽皮和买一些捕猎工具,可以将你送回家。你看怎样?”

    韩长青还是没有说话,只是点了点头。

    老汉摸了摸他的脑袋,就将他放开了………

    晚饭后的韩长青躺在一个杂货房里,他今天就在这里休息。

    老汉对韩长青很好,但是韩长青却没有半点感激之情。韩长青在盘算着以后的事情,人生地不熟的他,要怎么过下去呢,正当他心里盘算着以后的打算时,货房之外的那间小房间传的微微的话语之声。那是老汉和妇人的房间。

    韩长青想听听他们在说些什么,看看是不是在说自己!所以便爬起身来,小心翼翼的走到小房间之外。

    “老头,你干什么给那小子饭吃?你不知道我们自己都快揭不开锅了么?想那种野种,就应该打死他!”

    “嘿嘿,我怎么会不知道呢?听说现在山下绝林山谷在招收新一代学员进行培养,如果我们将那小子弄到那里面去,我们就可以得到五金的回报。那可够我们打一年的猎啊!”从老汉的话语中仿佛能看到他那向往的神情!

    “哈哈。。。还是老头你厉害,我怎么没想到这一茬呢?好好休息一下,明天我也下去,我好久没有买过衣服了,如果他能够进入绝林山谷的话…嘿嘿”

    “嗯。我们先休息吧”老汉说完便不见屋里在发出响声。

    “哼。两个老家伙居然想把我给买了赚钱。”

    在想想刚才老汉对自己那么好,原来是早有目的。韩长青就更是气愤,而心里则在盘算着明天怎么逃跑。因为他不知道在这山中如何辨别方向,如果自己现在逃跑肯定要饿死在山里面。

    清晨的第一缕阳光照射到韩长青的脸上,此时韩长青的脸上满是疲惫,一看就知道一夜没睡。因为他睡不着。

    “孩子,快起来。我们吃完东西就带你下山去。”正当韩长青无比紧张忐忑之时,老汉的声音传到了韩长青的耳朵里。

    韩长青立马拿起小刀站了起来。然后就向外面走去。

    在吃完那妇人做的早点以后,韩长青随着他们出发了。

    这山确实是深,韩长青随着老汉左拐右拐,拐得自己都晕头转向的。如果自己在这深山之中肯定会被饿死。

    在看看这茫茫大山,韩长青已经记不得自己的mèi mèi是在哪里了!

    “问下,你能不能告诉我这山叫什么名字啊?”韩长青最终还是拉了下老汉,问出声来,他决定自己以后一定要回到这个地方来看mèi mèi的!

    “哟,小子还会说话?我还以为是哑巴呢,这山名叫绝灵山。快给我说说你是怎么来到这山中的,又是怎么在这山中迷路的!”那老妇人无聊似地问起韩长青话来。

    韩长青看了她一眼便也不在甩她。

    妇人看韩长青又没有说话,便也独自安静下来。他不敢打韩长青,怕绝林山谷不要。

    韩长青也不知道走了多久,只知道从太阳刚刚出来走到如今烈日当空。满身尽是汗水。又走了小半天,只听见老汉说到“哈哈,终于要到了。孩子,你马上就可以回家了!”

    此时韩长青也确实看到不远处的地方确实已经有零零散散的一些房屋。如果此时自己在不想办法逃跑就真的没有机会了!

    “我有些尿急。想去解决一下!”韩长青对着前面的老汉喊到。

    老汉回过头来看看他,“你去吧,正好我们也休息一下!小心一些,快点回来。”

    韩长青一听到这回答马上就急切的往旁边的草林跑去。

    看看后面没有人追上来,韩长青就一个劲的往杂草中钻。

    过了片刻,老汉准备启程,可是看看周围却没有半点韩长青的影子,他顿时急了。

    “老婆子,那小子呢?”

    妇人看看他“我怎么知道?”

    “坏了,那小子不会跑了吧?”老汉脸上尽是焦急的神态。

    “啊?跑了?不会吧?不行不行,快点去把他抓回来。”

    老汉一听也对,马上拔腿就往韩长青去的草丛追去。

    韩长青在前面一个劲的往前跑,不时的还往后面看看。当自己实在跑不动了以后便躺在地上大口的喘气。此时韩长青的心中很激动,总算是跑出来了。

    “孩子,孩子。你在哪里?这山中有猛兽,你快些回来!”老汉随着杂草被压倒的路线往前追去。韩长青在他眼里可就是劳动一年的钱啊。

    “孩子,孩子。你在哪里?这山中有猛兽,你快些回来!”

    正当韩长青以为老汉和那老妇人已经不管自己,独自离去的时候,韩长青听到身后远处依稀传来一个声音,但是韩长青清楚的知道那声音是那老汉的声音!

    过了一会儿,韩长青便看到老汉气喘吁吁的来到草丛前面,韩长青躲在草丛中一动不敢不动。

    老汉看到杂草的痕迹就在自己的面前停止,而自己的路便就此断了。心想那小子肯定还在这周围。便又大声喊了起来。

    韩长青看到老汉喊了数声,但是韩长青却没有发出半点响声。便见到老汉转身沿着来路回去了。

    他先是尽量减小自己的动作,然后便奔跑起来,“唉,这个身体实在是太差了,之前的功法没想到这个地方也完全修炼不了,真不知道我要怎么活下去,倒霉。”

    韩长青暗骂了一句,可是他才刚跑几步,便感觉到肩膀之上一股大力传来,然后觉得脚下一轻,韩长青整个人都被提了起来。

    “哼哼,小子。你跑什么呢?”老汉喘着粗气。

    “放开我,放开我。你个老混蛋。”韩长青剧烈的挣扎起来,他讨厌自己被别人抓住的感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