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5章 山谷-大唐最强公子哥-
大唐最强公子哥

第345章 山谷

    第三百四十五章

    当全场安静下来,静得能听到某些人的心跳声音之后,那声音又说道:“今天能够看到那么多人聚集在这里,我感到很高兴。我们绝林山谷每隔三年会招收一次新生,而这次,你们很xìng yùn能够得到飞龙雪城国一流的导师指导,而绝林山谷也很xìng yùn,一个政权的强大,需要要看这个政权中的实力强悍的有多少。”

    “绝林山谷成全你们的时候,你们也造就了绝林山谷。而今天你们能够进入绝林山谷,不代表你们就能够一直留在绝林山谷。在这里,只有实力才能让你留下来!我不希望从我绝林山谷出来的人是个垃圾!你们在绝林山谷其间,不需要干什么,只需要好好学习,学习一切可以学习的东西!有问题么?”

    “没问题!”全场的人大半的人高声回道。

    “从我绝林山谷出去以后,就是为飞龙雪城国fú wù,在绝林山谷之内,你们可以报名武学,也可以报名文学。武学是一个国家实力的体现,文学是一个国家文化的延伸。它们同样重要。你们能够站在这里,都是天赋超越常人的,我希望你们能够根据自己对自己的了解,去学习更适合自己的学科,当然,你们也可以文学、武学都修,但是那需要常人双倍的时间,那也需要比常人高的天赋!一切全由你们自己做决定!好了,多的也不在说,你们现在跟着各位师兄前去登记,并跟他们去到自己的住处!”那个声音刚落,便看到许多身穿紫衣的人出现在人群之前,他们整理好所有的人员,便有次序的带着他们向着大殿左右走去。

    “你留下来”韩长青一听便知道那是白老头的声音。

    韩长青呆在大殿,待所有的人全部退去以后,殿上居然还剩下加自己在内的七个人。而大殿的言台上面还站着十余人!韩长青看到白木荀也在这些人之间。

    “谷主,这七人便是此次身体有异的新进学员。”台上突然出现一个满披红袍,须臾皆红的中年人。身后还有人在低头跟他说着话。

    “你们觉得这七人谁天赋最高,谁最低?”那谷主的声音清脆而霸气,虽是轻声问话也让人心里一阵激灵。

    “回谷主,此七人要数他天赋最高,本身的身体便能够吸收仙元,就和江城的体质一样。”那人说到这便是双眼放着贪婪的光芒,顿了一下,他又接着说道:“而这七人当中,要数他天赋最低,听白木荀说,他天生心脉碎裂,仙元根本不能通过他的身体。”那人又指着韩长青说到,语气甚是平静!

    “哦?这次居然能找到这类人?江城,嗯!天生心脉碎裂也能活下来?奇怪奇怪。孩子,你过来!”那谷主对着韩长青喊到。

    韩长青一走到那谷主身边,手便被他捏住,就和前两次一样,暖流流过身体,然后停在心脏位置。

    那谷主也是十分怪异的放开韩长青,并且上下打量着他。

    “你叫什么名字?你从小有没有发生过特别奇怪的事情过?”

    韩长青本来是想回答他问题的,但是却被那谷主无意间散发出来的气势所震慑,待得他回过神来的时候,谷主身后的一个人凶神恶煞的对着韩长青叫到:“谷主问你话呢,快些回答!”

    那人还要凶韩长青,谷主却先打断了他“你对一个孩子吼什么吼?好了,你们看看怎么办吧!”

    “谷主,我看那孩子就由我来带吧!”刚才还在凶韩长青的那个人现在指着那个天赋极高的孩子低声的对着那谷主说到。然后其余几人也反映过来,纷纷争执着。

    “孩子,你叫什么名字?来到绝林山谷你便是为了学习而来,这几人你随便挑一个,他们不管文理武学,皆是一等一的高手!”谷主指着身边的几人说到。可是韩长青却看到那几人里面没有那个凶自己的人,顿时不屑的斜了一眼。但是韩长青也有没看到那里面的人有白木荀。

    那小孩一听到谷主问他话,便站出来大声的说到:“我叫穆兰,我能够跟着你学习吗?”在场之人均被他的话语说愣在那里。

    “哈哈,小子。你当真是不知天高地厚,谷主日理万机,就算你天赋在好,他也不会有时间教你的!”韩长青此时当真有种要上去踹他两脚的冲动,话多者,处处存在!

    “哦?哈哈说下你的想法!”谷主没有管身后之话,自个问穆兰到。

    “他们不能够教我!”很简单的一句话,却将谷主后面的数人悉数得罪。

    “哈哈够狂。如果我不愿意呢?”

    “如果你不愿意?我自学!”韩长青深深的被穆兰所吸引。

    “好,我闻语从未收过徒弟。如今你可以当得我的徒弟。我教你!”谷主闻语的话让在场的人大跌眼镜,多数人只恨自己没有穆兰狂。

    韩长青看到这里,也大声的说道:“闻语,我要他教我!”

    闻语听到有人直呼自己大名,回过头来看居然是那个不愿回答自己话的小子。先是摇摇头,然后又看着白木荀点了点头。

    其余人看到谷主没有生气,然后便向着白木荀大声的笑了起来,他们也乐得高兴,虽然没有最好的教,但是也不愿意教个最差的!

    韩长青被搞得莫名其妙,但是也没有在管他们。

    “接下来的事情你们自己看着办吧,穆兰,你和我走。”闻语拉上穆兰,左手一挥,两人便消失在大殿之上。

    白木荀也走过来拉着韩长青的手,缓慢的向大殿之外走去。哪怕白木荀只是带着他慢慢的走,他没有过多的问什么。

    待得他们走远之后,韩长青仿佛仍可以听到殿里的杂笑声。

    “你为什么要跟着我呢?”白木荀突然回过头来问韩长青到。

    “啊?哦。我喜欢!”韩长青突然被问,回答得语无伦次。

    “其实我不能教好你的!你以后会后悔的!哎”白木荀叹息着。

    “为什么?你们不是学理武术都很厉害吗?”

    “哎别说了,走吧!”

    韩长青随白木荀走了许久,来到一个偏僻的地方。此处两座茅草屋,在观周围的景象,却是显得有些萧条。

    “小子,你叫什么我都还不知道呢。你不打算告诉我么?”

    “哦,我叫韩长青!”韩长青还在大量着周围的一切。

    “什么,你姓韩?”白木荀听到韩长青的话马上回过头来看着他。

    “对啊,怎么?有问题吗?”韩长青疑惑的问到。

    “你并不是飞龙雪城国人对不对?”

    “嗯,我是龙云古城人!”

    “那你怎么会出现在三土镇?还有你家人呢?”白木荀更是激动。

    韩长青看了白木荀一眼:“我父亲不见了,我mèi mèi也死了!只剩下我一个人…”说谎说不定眼前的这人也能看的出来,既然如此的话还不如把这具身体的真实身份说出来,反正现在也都是他的身体了,也不算是说谎了。

    “小子,你知道吗,你可把我害死了!你可知道龙云古城在和哪个国家打仗?”

    韩长青没有回他话,只是呆呆的站在那里缓缓抬起头看着他,希望他能够给出dá àn。

    “飞龙雪城国,它在和飞龙雪城国开战,而绝林山谷是由飞龙雪城国的皇室掌管。而这大陆上韩姓并不多,而龙云古城这段时间更是出了一个极其厉害的韩姓之人,现在帝国对韩姓之人实施的是屠杀政策,你知道后果是什么吗?”

    韩长青近段时间虽然经历得多,很多时候却还是显得有些傻傻的样子。此时就是愣愣的摇摇头。

    “意味着如果让飞龙雪城国皇室知道你在绝林山谷学习的话,你是马上就会被杀死的,而我,肯定也会陪你死去!”白木荀开始焦急。

    韩长青清楚的知道,如果自己被段天德抓住的话肯定要死,可是自己死去却并不是韩长青所想要的!韩长青站在那里看着白木荀左右晃荡,等待着他想出对策。

    白木荀走几步便看一眼韩长青,此时的他有两种选择:一是将韩长青抓起来,交给皇室。二是想办法给他掩盖。

    再想想他那时候说话,白木荀马上便知道这孩子那时为何有那么重的杀伐之气,龙云古城破,韩姓之人被屠,而这孩子定是看着自己的亲人被杀,所以才会如此。看看这柔弱的孩子,最后他还是不忍。

    “你仔细听着,从现在开始,你不在叫韩长青,你就取我的字,在离开飞龙雪城之前你就叫白长青。知道了么?”白木荀很是严肃的更韩长青说到。

    “哦,知道了。”

    “我问你,你是不是看到了你的亲人被杀害?所以你才如此想报仇的?”

    韩长青听到这话,顿时心生警惕。他害怕自己再次遇到像塟灵山中的那对夫妇一样的人“没有。还有,这事不用你管!”说完韩长青便跑了出去。

    “小子,不用我管?就是因为管得太多,差点被你害死!从现在起,你如果不放下心中那份仇恨,否则我便什么都不会教你!”

    “什么?你…你这是为什么?”韩长青跑出的身子停下,回过头来看着白木荀。

    “哼,为什么?你难道不知道与你同姓那人杀了多少飞龙雪城战士么?你难道不知道多少人想要食他肉,剥他皮?难道我教会你本领,你出去之后再去祸害别的人么?或者你可以理解为我不愿意将你往火坑里面推!随便你吧。”白木荀也别过头去。

    “哼,无数人想要食他肉,剥他皮,是因为他杀了很多飞龙雪城战士么?可是他只是为了保卫自己的家而已…行,你记住。我韩长青不用你教,我自学。”韩长青往那小屋里面跑去。

    “随你吧,等你哪天真正能将心里的仇恨放下在来和我说吧!如果你不愿意放下,那你就自学吧!”白木荀听完韩长青的话顿时楞了,心中很是震撼,他看着韩长青心中满是伤感,但是就算如此他还是没有改变自己的看法。

    韩长青来到屋里,眼泪又再次滑落,因为他想不到白木荀居然会让他放下自己的仇恨。可是白老头,你可知道我mèi mèi吗?

    我韩长青不用你教,我自学也一定会成功的。我一定会亲手杀掉段天德的!

    韩长青已经来到绝林山谷三天了,这三天韩长青独自一个人呆在小屋里,没有和白木荀说一句话。

    白木荀虽然没有教韩长青什么东西,也没有和他说话,但是每天却依旧照顾着韩长青,吃的一点也不曾少他。

    自从白木荀说过不会教他,他便天天自己独自练习,他依稀记得段天德的力量无比强大,他认为是上的力量,他便整天锻炼起肉身的力量来。看得白木荀也是感叹不已。

    白木荀每天都会看书,这小屋中别的不多,就是书多。韩长青看到白木荀又在看书,便觉得自己也应该跟着他一样,因为他认为白木荀在看书就是他的修炼。

    傍晚,韩长青看白木荀不在,便独自进入白木荀的,找到白天白木荀看的书看起来。

    “啪”韩长青手中的书掉落在地上,发出很大的响声。

    “什么事情?”

    “没什么!”韩长青很是惊慌的回答,白木荀听到韩长青的声音有异,便马上向着声源走了过来,当他看到韩长青此时的状况时,他呆了,最后叹了口气,开口说道:“看书么?我平生喜欢书籍,这里很多都是上古先贤留下来的典籍,也有你需要的武学典籍,如果你能将这里的书全部看完,并且能够得到其中的精华,我便教你!”这里有两个小屋,其中一个是日常住所,另一个全部放的是书籍,而此时白木荀指的也正是这些书籍。

    “把这的书看完?我看完这些还不得要花几十年么?到时我岂不是已经年老了么?”韩长青开了下白木荀,他便也开口与他说话了。他看了眼前的书,他觉得看完这些书自己都该老了,还谈什么别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