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章 压势-大唐最强公子哥-
大唐最强公子哥

第43章 压势

    第四十三章

    他马鲁脚当这青山县令也有十来年了。

    从来没见过这等架势。

    护国公,太师,太保,平南王,还有那拥有数不尽财的龙腾商号,当真是权势滔天。

    无论是哪一家单独到来,他都要恭恭敬敬的。

    这一下子五家齐来,当真是踏平他这小小县府都没人管。

    马县令赶忙叫那侍卫扶着自己到府外,接见这几位大老爷。

    在府外,韩玄斌倒是将事情的经过大致地跟众人描述了一番。

    “什么!居然敢将问天的姐姐送给那风月宗!”

    轩辕拓跋第一个跳了起来,“那风月宗专门就好这男女之事,当真是凶多吉少。”

    雷刚也是皱着眉头,“我也听过这风月宗的名号,是出了名的狠辣,当中有不少人为了修炼,甚至走火入魔。”

    “这的确是,老夫当年遇到不少风月宗的弟子,全部都是吸取少年少女元阴元阳的家伙。”

    王伯也是捏着山羊胡,在一旁补充道。

    这些话让原本有些紧张的向问天,越发的急切起来。

    他哪里知道这个宗派居然是这样的。

    “别吓唬问天了,我也知道那个宗派不是什么好东西,所以这才叫你们来帮忙。”

    韩玄斌拍着向问天的肩膀一边安慰着他一边对着众人说着。

    “我们肯定是不方便出面的。但雷叔,王伯还有这些高修为的武者shàng mén跟他们要人,就不信对方会不答应。”

    说出了自己的主意后,雷叔王伯和由轩辕拓跋,上官飞鹰以及龙天傲带来的人皆是相视一眼。

    均是点点头,他们看得出来,这人一定是要救的。

    与其让自家公子冒险,还不如自己上,至少安全。

    “这个方法,老夫赞同。”

    王伯率先答应了下来,而雷刚和其他侍卫也是纷纷都应了。

    “很好,接下来就是问清楚那个风月宗在什么地方了。”

    韩玄斌见自己的想法被肯定了,不由得一笑,再次说道。

    这时,那青山县令府的大门打开了。

    马县令带着所谓的师爷还有几名侍卫,急冲冲地跑了出来。

    “呵,指路的人来了。”

    韩玄斌冷笑着,看着那马县令手忙脚乱地跑过来。

    马县令提着官袍下摆一路小跑到众人前,却是见到了一群小娃娃站在众人前头。

    脸色还没来得及放松,又瞥见这几个小娃娃身后站着的人。

    而多年的经验告诉他,这几个人虽是侍卫但修为却不简单,估计就算是这一个县的武者都找出来,也不是这几个人的对手。

    这明摆着就是大家族的公子xiǎo jiě们出来游玩,府中派高手护卫。

    “几位大人,不知道今日驾临小官府门前,实在是有失远迎。”

    心中有些猜到这几人身份的马县令,卑躬屈膝的舔着脸站在最前方韩玄斌的身边。

    “若是有什么能够帮助到几位公子xiǎo jiě的,下官一定不敢含糊。”

    韩玄斌瞅了瞅这一副吓破胆的县令,脸上依旧是一副很平静的表情。

    “确实有些事要找县令大人,不知道可否进入府中详谈。”

    “当然当然公子客气了。”

    马县令连忙吩咐下人沏茶上点心。

    “来,众位里面请。”

    马县令脸上是笑得开心,但是心里却是越发的凉。

    这摆明了就是来找他的。

    可他怎么想都想不出自己得罪了眼前这些个世家公子。

    韩玄斌手上牵着华琼,一边走进府中,一边和几人说着之前向问天的变化。

    “不错,俺能看出问天以后,绝对是不凡之人。”

    龙天傲笑着说着。

    “你小子将来成就一番事业可不能忘记我们大家的好。”

    轩辕拓跋虽然说的是一口的粗话,但是话里话外的意思,谁都能听得出来是在为向问天高兴。

    上官飞鹰也是难得的上前拍了拍向问天的肩膀,给了他一个坚定信任的眼神。

    嗯

    也可能只他认为那是很坚定信任的眼神。

    向问天也是被说得脸都红了一截,拼了命的点头。

    聊着天,一会儿的功夫到了这府中的大厅内。

    马县令也是一路听着,其实这几位公子哥的这些话都是故意的,都没有避着马县令。

    马县令心里瞬时有了个底,那就是这几个世家少爷,很看好那个平民少年。

    而且看起来这几个世家少爷跟平民少年关系很不错,会帮护他出人头地。

    想到这里马县令心里咯噔了一下,若真是这样的话,那他还真有可能要倒大霉了。

    这些公子们他是没有得罪过,但是像向问天这样的平民,他可没有少欺压。

    作为一个地方父母官,平时没少让这些小老百姓孝敬自己,反正都是一些普通人而已,死了也就死了。

    心中越想越糟糕,马县令这下满脸已经全是冷汗了。

    众人入了大厅,韩玄斌当仁不让地一屁股最在主位上。

    等众人都坐下来后才开始说话。

    “马县令,今日,还真是有些事情需要你帮忙。”

    韩玄斌拿起一杯茶,轻抿了一口。

    “公子尽管说,下官若是能帮得上的,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没那么严重,只是劳烦一下县令大人,将您家公子请出来吧。”

    龙天傲将话接了过来,“俺们就是想问下你儿子,一点小小的事情而已。”

    虽然龙天傲脸上依旧是那般和善的笑容,但是在马县令的眼中却是很可怕。

    马县令也不含糊,这个节骨眼上了,就算说把他爹的尸骨挖出来他都会立马找人去。

    当即就开始招呼人。

    “来人!”

    “在,大人。”

    “速度叫马全给我到大厅来!”

    等侍卫下去之后,马县令小心地挪到韩玄斌身边,他看的出来这里真正做主的是韩家少爷。

    “韩韩少爷,不知道叫小儿有什么事情吗?”

    “也没啥事,就是想问他两个问题。”

    还没等马县令脸上的表情好一些,韩玄斌后面的话就彻底让他寒毛都炸起来了。

    “顺便好好的问一问,马大人的公子为什么要将我兄弟的姐姐,抓起来送去那风月宗。”

    “这点,小子很是好奇,所以才来打扰大人,希望不要见怪。”

    说罢,韩玄斌露出一口白牙,皮笑肉不笑地看着马县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