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6章 残存-大唐最强公子哥-
大唐最强公子哥

第346章 残存

    第三百四十六章

    “哈哈,小子。我看完这里的书也只用了十年,可是,你如果看完这里的书,我便可以教你修炼之法,当你修炼有成之后,生命就会有所增加,那时侯你便可以不用再担心时间问题。怎样,愿不愿意用十年时间换取修炼之法呢?”白木荀笑得很是和蔼。

    “如果我真的能将这里的书看完,你确定你会教我么?你确定你教我以后我会成功么?”

    “不能确定,但是如果你不愿意的话,你根本就没有机会的!愿不愿意只能看你自己”

    “行,你记住。当我看完之时,不要忘记你今天的话。”

    “好,你每天只要认真的看书就行,别的什么都不用干,有什么不懂得就问我!你自己看着办吧,我出去了。”白木荀说完便将手上的书放回书架之上。此时白木荀的脸上挂满了笑容,因为他相信,当韩长青真的看完那些书的时候,韩长青内心的仇恨便已经被磨灭的差不多了。加上自己在旁边开导教学,那就更容易了!

    韩长青看着身前这一堆堆的书籍,顿时头大。他如今已经有些后悔,因为性子使然,他又不愿意服输。拿起身边的一本书,看了几页,便烦躁的将它又塞了回去。根本看不进去。

    韩长青坐在地上,思考着怎么钻个空子。

    “今天你看了什么么?”吃晚饭的时候,白木荀微笑着询问着韩长青。

    “啊,看了。我看了好多呢!”韩长青得意状。

    “哦?你都看了什么?”

    “听途道观”

    “望月年,望月大陆发生了什么事情,能和我说说么?”白木荀笑得更是灿烂。

    韩长青涨红着脸,低着头在那刨着饭,不在言语。

    “哈哈,小子。你专心看吧,对你没有坏处的!你别想用这么低级的招式骗过我。好了,吃完饭就去休息吧。”

    韩长青躺在床上,看着窗外的月亮,这里的床明显没有以前在家里的舒服,但是却比前些日子好得太多。

    外面的月光照了进来倍显凄凉,韩长青也感到很孤独。他本来打算去找白木荀的,但是想了下,却又决定不去。拿出旁边的听途道观,就着月光看了起来,书确实缓解了他的孤独感,让他深入到另一个世界当中,有流血、有残忍、有亲情、有霸气……

    书,开始陪伴着韩长青缓慢的行走着……………

    每个人站在今天看明天总是觉得时间好漫长,但是当站在今天看昨天时,觉得时间总是过得那么的快。一年在四季总是往返交替,而人生却永远无法交替,过了就是过了。

    当韩长青手捧着书,看着那过去的四年之时,只是淡淡的笑了一笑。这四年,他已经看完了一半的书,书已经让他懂得太多。

    这四年,原本矮小的韩长青也已经超越白木荀,如一个成年人一般,头发也已经束于脑后。声音变得略带沙哑,脸庞也不在显得稚嫩。

    “白木荀师叔,白木荀师叔。”一个陌生的声音传到韩长青的耳朵里面。

    韩长青放下手中的书,来到外面。一个既陌生有有些熟悉的面孔印入眼帘。韩长青的思绪回转“穆兰?”

    “嗯?你是?”

    来人果真是穆兰,当日在大殿之上,他与韩长青各自选择了自己的命运。此时穆兰也与韩长青一般高低,但是穆兰却是长着一张英俊的脸庞。

    “当日在大殿之上,只有我们七人………”

    “哦,请问下白木荀师叔在么?”穆兰完全没有要了解下韩长青的意思。

    “不知道他到哪里去了。你等下来,他可能在!”韩长青见他如此,自然也没有好脸色给他看。

    “好,那我先回去,等下在来。劳烦你与师叔说一下。”穆兰说完便打算转身离去。突然,变异突起、。

    “啊!!”韩长青突然感觉到心脏之内传来剧烈的拉扯,自己的心脏仿佛就要碎裂一样。剧烈的疼痛让他倒在地上,不断地翻滚。

    穆兰被韩长青这突如其来的疼痛弄得一愣,然后马上便抬脚上前,手指之上附着一丝微弱的仙元便向韩长青探取,看到同门突然遇到痛苦,他肯定是要救的。但是救之前,他想看看韩长青究竟是怎么回事。

    这一探却让穆兰倍受惊吓,穆兰的手指才接触韩长青的身体,穆兰便感觉到自己的仙元被韩长青直接吸收了过去,他起初以为是韩长青想要伤害于他,可是当他的仙元被吸收得越来越多,而韩长青的痛苦表情却慢慢平缓。

    他想韩长青应该不是装的,他此时只想将自己的手从韩长青的身体之上拔下来,可是那手却像是生在韩长青身体上的一样,怎么都弄不掉。

    在穆兰努力半天无果以后,他也开始慌了。韩长青的身体像一个无底黑洞一样,自己的仙元怎么也填不满那个缺口。

    “哼,大胆贼子,居然敢在我绝林山谷行凶?”在穆兰无比焦虑的时候一个声音变从他身后传来,穆兰听到这话顿时便吐了口气。

    “师叔,你看他是怎么回事!”穆兰费劲的喊道。

    “嗯?”白木荀瞬间便到了韩长青身边,一掌正准备向穆兰拍去,却又听到他叫自己师叔。白木荀静下心来,看到穆兰那苍白的脸孔,以及旁边昏迷的韩长青。白木荀一拂袖便将穆兰整个的带了起来,将他与韩长青分开。

    穆兰一与韩长青分开,马上便盘膝而坐,闭上双目自己调息起来。

    白木荀看到穆兰的表现,内心深处略略的有些嫉妒,又有些失落。只得内心感慨到:天赋果然国过人啊,短短四年就已经快赶了上来了。

    白木荀消去心中的想法,蹲下身来查看着韩长青的身体,却没有什么特别之处,就如以前一般无二。白木荀也是不解的将韩长青抱起,放在了床上……

    “少爷,黑煞内的仙元已经耗得差不多,但是却仍然没有看到那小子有所动作,他会不会死呢?”一座豪华的院墙之内,。

    “这事情你自己看着办吧!看下如何能让他更快的去寻找清明古神令,出去,没什么大事别来打扰我,我需要突破这个瓶颈!”段天德还是一身白衣,四年的光阴却没有让他发生太大的改变。

    “嗯。”韩长青在床上缓缓醒来,就如梦幻一般,醒来之后刚才的什么都已经消失。唯独眼前的穆兰与白木荀让他怀疑刚才的一切可能是真的。

    “白长青,你为何会这样?”穆兰此时的脸上已经恢复正常,他皱着眉头,毕竟刚才的韩长青差点就将他弄成残废,他还是很生气的!

    白长青?韩长青满是疑问。但看到白木荀在旁边,又想起他说过的话,便接受了。

    “不知道,我也只是突然感觉到心脏像是受到什么东西牵引一样,疼痛无比!”韩长青实话实说。

    “哼,那么奇怪?”穆兰还是不依不饶。

    “奇不奇怪管你什么事?我最讨厌的就是话多的人!”韩长青看他那副满是质疑的眼光顿时相当不爽。

    “咳咳。白长青,刚才可是穆兰救了你!”白木荀也略微有点不好意思,毕竟他们理亏。

    “救了我又怎么样?救了我就可以在那里指手画脚的了么?”韩长青站起身来向外走去。

    “你…”穆兰被说得语塞,觉得自己当初就不该多事去救他。

    “额…凌师侄,那个那个。嗯,你就当他话是放屁就好了。”白木荀也是无比的郁闷。

    “切算了,他这种人我根本不屑与他生气。师叔,师傅来让我叫三天以后去一趟!”

    “哦?那谷主说是什么事情么?”

    “没有。”

    “好吧,你回去吧。今天的事情谢谢你了。”

    “不用,我应该做的,那师叔,我先走了。”穆兰开始告辞。

    “哈,你这就走了么?不坐下来喝杯茶?”韩长青又从门外进来,对着穆兰便讽刺到。

    “小子,你讨打是吧?”穆兰黑下脸来。

    “打?根据绝林山谷的条规来看,你伤及同门要被断去三节手指的!”韩长青虽然知道自己不是穆兰的对手,却还是很淡定的回到。

    “哈哈,我说的是打,而并非伤及!”

    “打?谁看到你是在打了?白老头他刚才是不是打算杀我?哈哈,嘿嘿。四肢发达头脑简单的家伙!”

    “你…”穆兰再次语塞。

    白木荀在旁边也不禁看得嘴角抽搐。只感叹韩长青书没有白读。

    “不服?当初不是听说你是一个修炼奇才么?我们来谈谈修炼怎么样?”韩长青还真坐了下来,倒了一杯茶独自喝了起来。

    “行啊,我倒要看看你如何说!”穆兰自负对于修炼的知识了解只输于师傅,不在输于任何人。便也坐在韩长青的对面,倒了一杯茶,一饮而尽。

    “穆兰,你说我们生活在这世上是为了什么?”

    “为了自己,为了达成自己的目标。”穆兰满是憧憬的回答

    “万物不过是生死二字而已,生的时候万物都是各种各样,可是死的时候却是一个样子。生的时候有贵贱、有贫富、有贤愚,就如你一样,天赋异禀。可是不管万物生的时候如何,死的时候都是腐臭消失而已。我们不能左右自己的出生,也不能阻止我们的死去,所以,生并不是因为生而生,贤愚、富贵、贫贱也不过是相生相等而已。天地万物同生同死,为何却又有如此多的差距?哪怕强如帝王,贱如乞丐,或十年而死,或百年而死,皆是枯骨一具而已。就算你穆兰能够达成自己的目标,能够俯视世人,你不还是难逃一死?较之死来,这一切的努力又是为了什么呢?”韩长青很是平静的完成他的话语。

    “世间万物是难逃一死,可是有生之年难道不应该寻求么?”穆兰已经不再那么傲了。

    “求得又如何?生死之间一切便化为飞灰。对么?”

    穆兰开始沉默思考着。

    “额。那个,穆兰你先去回你师父的话。”白木荀最终打破沉默。

    穆兰听到白木荀的话语,便犹如无魂之尸一样,缓慢的走了出去。

    待得穆兰走远,白木荀才询问韩长青到:“小子,你哪里看来这些的?”

    “书中,书之博大,难道你还不知道么?”

    “正如你所说,生死之间一切便化作飞灰,仇恨难道不也是如此么?为什么不试着放下呢?”白木荀又开始开导韩长青。

    “是啊,生死之间一切便化作飞灰,我的亲情相比生死,就如飞灰一般,那么的渺小。哈哈”韩长青笑声之中满是苍凉之意。

    “咳咳。穆兰那孩子被你这一通说,估计得迷惑好久了。”白木荀开始转移话题。

    “让他去想吧,整天一副不将世人放在眼里的摸样,真以为自己是谁啊。”韩长青说完便向房屋之外走去。

    “哎,你今天…”白木荀还想问下韩长青今天身体是怎么回事的,可是韩长青却走远了。

    静静地呆在草屋背后,韩长青在思考着刚才自己为什么会发生那种现象,摸摸自己的胸口,闭着眼睛像是在感触着。

    像是想到了什么,韩长青猛然睁开眼睛。“难道,难道是段天德那把刀还在我身体里面?”韩长青摸着自己的胸口,想到当年那次的情景,自己被折磨晕过去以后,醒来便没有见到那把刀,而自己的伤也莫名的好了。

    韩长青立马找到白木荀,想要向他询问些东西。

    “白老头,我想问你个事情。”

    “嗯?哈哈,你说!”因为韩长青很少主动和他说话,他觉得很是奇怪。

    “你说如果一把wǔ qì存留在人的身体里面,那人还会不受任何影响的活下去么?”

    “嗯?怎么会有这种问题?”

    “哦,我看书的时候看到一个故事,说是一个高手将一把wǔ qì封印在人的体内,而那人却没有什么事,你说这是真的么”

    “哦?这是什么故事,我怎么没看到?哪本书上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