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7章 成仙的道路-大唐最强公子哥-
大唐最强公子哥

第347章 成仙的道路

    第三百四十八章

    “咳咳,你别管哪本书,你说有可能么?”

    “要看是什么部位和什么wǔ qì,以前听一位师叔说过,上古时期的脱胎能够将自己的wǔ qì收藏在自己的身体里面。而我们却都无法理解。”

    “哦?那意思是有可能咯?如果是插在心脏之中呢?”

    “心脏之中?不可能,心脏人最脆弱的地方,触之即死,如果将wǔ qì封印在这里是不可能的!”

    “哦。”韩长青便转身而去,像是在沉思………

    “白长青,白长青你给我出来。”一个粗暴的声音将韩长青从书本中拉回来,他还想了解一下白木荀口中所说的上古脱胎,所以在到处翻书寻找。

    韩长青来到门外,他又开始头疼了,因为站在身前的这人又是那个穆兰。

    “你又来干什么?难不成你还想来打我一顿不成?”韩长青完全没有给他好脸色。

    “我是来告诉你,你错了。”

    “什么错了?”

    “上次你说人生死之间一切便化为飞灰!”

    “错在什么地方?”韩长青被穆兰这般较真弄得很是无奈。

    “只要充分的利用好我的天赋,问鼎大陆巅峰,我便可以永生不死!你错了。我所求的一切并不是虚幻,我只是因心而求,因欲而求!”从始至终穆兰都是一副冷冰冰的样子。

    “哈哈,我可能是错了,因心而求,因欲而求。”韩长青看着穆兰,突然眼前一亮,向他走去。

    “穆兰,我有件事情想请你帮忙!”韩长青走到穆兰身边。

    “嗯?什么事情?”穆兰至从上次的事情一直对韩长青不是很有好感,今天之所以来这里只是那颗不甘认输的心性使然。

    “我心中有所求,却求之不得。因为我的生命不允许,你上次看到我突然晕厥过去便是最好的解释,可是那白老头却整天只是叫看书看书再看书,而我现在最需要的是生命,所以……”韩长青欺骗了穆兰,因为如果等待白木荀教自己的话起码还要四年时间,可是他已经没有耐心等下去了。

    “所以你想叫我教你修炼之法,然后也求成仙?”穆兰皱着眉头。

    “是的。”

    “不行,在没有师尊的允许下我是不会将他给我的东西传授给别人的!”

    “嗯?原来那么高傲的人也那么听那个所谓师尊的话么?”韩长青激他到。

    “你不要总是将别人当成傻子来骗,不得不承认你嘴巴很厉害。但是白长青,这个世界之上真正能让我服的人还没有,他现在实力比我强,他可以左右我的生命,但是如果哪天我的实力超越他时,他便什么都不是!”这回轮到韩长青皱眉头了。

    “你不怕你那师尊知道吗?”

    “他知道的,我早就给他说过!”

    “奇怪。既然这样我也不勉强你。”

    “虽然我不会传授他的东西给别人,但是我却可以将我的东西传授给你。”

    “你的东西?”

    “至少能让你感受到仙元的存在,然而之后便是你自己所要努力的了!教你?”

    “好,大恩大德我白长青绝对不忘!”从始至终韩长青都从未想过要报他的恩情,只是随口一说而已。

    “这里地方不合适,我需要一个安静的地方。”穆兰有意马上解决问题。

    草屋后边的一个山坡之上,这里属于绝林山谷的范围以内,一般除了谷内之人不会有人轻易进入的。

    “你盘坐在地上,然后你的意念跟着那股暖流运行!”穆兰让韩长青按他的要求做着,但是当穆兰要将手搭在韩长青的手上时,他迟疑了。韩长青也狐疑的看着他。

    “白长青,你确定上次那种事情不会再发生?”

    “不敢确定,但是至少现在我的身体相当好,应该不会。”

    “应该不会?好了,我们开始吧。”穆兰将自己体内大部分的仙元全部封印起来,只留少许的仙元在体内自由行动。

    无比熟悉的感觉再次降临韩长青的身体,暖流自自己的左手传到身上,而韩长青的意识已经是迷迷糊糊了。

    “意识随着暖流而动!”韩长青耳边响起一道惊雷一般的话语,将他震得清醒无比!

    韩长青赶紧全意识的跟着暖流运行起来,而韩长青发现这次却没有从心脏经过,而是从心脏之处绕了过去。

    不知道过了多久,韩长青还在感受着那股暖流,突然,原本黑暗的世界变得五彩斑斓。光华尽显于眼前。

    “快,用心去感受它们,用意识去接触它们。”穆兰的声音再次出现在韩长青的耳边。

    韩长青觉得很是奇怪,但是还是跟着穆兰的话去做了。韩长青看到了五个精灵般的东西在他身边游荡,韩长青伸手去抓,却什么也没有抓到。韩长青不停的追逐着它们,他用尽身上最后一股力量,突然暴起,将那个绿色精灵禁锢于手掌之中,然后他便失去了意识……

    “你已经能够感觉到仙元的存在,并且能够吸收仙元!”眼前还是穆兰那张英俊的脸,只是此时他的脸上有着丝丝汗液。

    韩长青没有去管穆兰,细细的感受着自己体内的变化,韩长青已经能够感觉到体内有一丝丝的绿色气丝在游走着,可是每当它们经过自己的心脏之处后便少了许多,如此反复的几次之后韩长青的体内已经没有一丝绿丝了!

    “嗯?”

    “怎么了?”穆兰以为他出现状况了。

    “哦,没什么。穆兰我刚才好像看到五个精灵一样,它们五个颜色各异,我努力奔跑着,可是我无论如何也追不上,最后只是抓到一个绿色的”韩长青没有让穆兰知道,因为这次的情况和上次太过相似。

    “那是因为你境界不够,你如今的境界是凡兵境界,也就是入门时的境界,而如何去断定他呢,就是依据所能感应到的仙元力的颜色来断定。凡兵之上依次是:脱胎、蜕变、凝魂、通仙、仙。它们的颜色依次是:绿、青、白、黄、红、蓝。而每个境界依据仙元的颜色的深浅又分划为:内环、中环、外环三层,以此来比喻着修炼者如火焰般强大,既可以毁灭世界,又可以照亮世人。也以借火焰的颜色深浅来形象着仙元的颜色深浅。而这世间,只要能够感悟仙元的存在,并将仙元凝为己用之人,都统称为“修仙者””

    果然,这里和之前的都不一样,这个位面乃是能够成就无上仙位的地方!!!韩长青心中了然,也更坚定了自己要成仙的道路。

    “那你如今是什么境界了?”韩长青问穆兰到。

    穆兰将自己的左手展开,一朵纯白色的莲花在他手中绽放着。

    “蜕变?那你说如果我要修炼到你这个境界需要多少时间?”

    “这个不好说,有些人三五年便能到,有些人三五十年也不一定得到的!”

    “穆兰,你今年多大?”韩长青主动和他扯开话题。

    “十六。你呢”

    “我十五,小你一岁。”韩长青虽然在下界年岁已经不小了,但是现在不都是以目前这个身体来算吗,感叹着眼前这家伙确实厉害,才修炼四年便已经到达蜕变境界,想那段天德当年的样子也是十八岁左右了。

    “今天的事情谢谢你了,如果以后有需要我帮忙的话你直接说就行!”韩长青开始对这个满是傲气的同年人有起好感来。

    “不用谢了,不骂我便好,我走了。下次有机会再见吧!”穆兰转身便走了。

    韩长青看着穆兰的背影,真正的笑了,笑容中既有无奈,又露真心!

    韩长青回到草屋之中已经是傍晚,给白木荀说了一下便独自盘坐在自己的床上,自己如刚才穆兰带领他那般慢慢感受起来。

    有了刚才的经验,虽然没有仙元的引导,但是韩长青还是感受到了周围空间中的仙元。他还是小心翼翼的感受着、触摸着,然后慢慢的吸收着。当一个学生没有老师指导的时候,只得自己独自慢慢的摸索。而此时的韩长青便是如此。

    清晨韩长青睁开眼睛,感受着体内的仙元,韩长青再次笑了,虽然那仙元每次经过心脏便少些,但是韩长青还是笑了,但是笑容之中满是邪恶!

    时光飞逝,一年时间又快速过去。我们的主人公韩长青依旧如往日一样生活着,只是这一年的时间让他与穆兰的距离又进了许多。韩长青的理论是穆兰远远所不能及的,而穆兰的修炼天赋却也是韩长青所不能及的!

    过去的一年是韩长青最为郁闷的一年,韩长青每天都在重复的修炼着,吸收着。可是却总是被那莫名的东西吸收得一无所有,韩长青给穆兰说过,可是穆兰也无法解决这个事情。韩长青曾经几次险些放弃,只是记忆深处的东西让他坚持了下来,只是穆兰让他坚持了下来。

    绝林山谷大殿之上

    “谷主,我飞龙雪城与龙云大战已经过去五年时间,云铠当时战死于龙云古城墙之上,可是他的子女自今却也没有找到。”一个白衣男子对着闻语说到,而穆兰便在他的身后。

    “君主何出此言?”

    “如果他没有找到便就罢了,可是我却得到探报,云铠之子韩长青便藏身于绝林山谷之中!”那男子脸上满是得意的笑容。

    闻语听言马上着急的回到:“君主此事不可乱说,云铠之子并不在我绝林山谷之中!”闻语清楚的知道,云铠当年斩杀飞龙雪城国士兵无数,而窝藏敌国大将之子本来就是死罪,何况是云铠的儿子呢。就算他实力在强大,也逃不过一死。

    “呵呵,谷主不必着急,我且问谷主,五年之前绝林山谷是不是招进一批新学员?”那男子转过身来,居然就是段天德。

    “的确是有此事,难不成那云铠之子便隐藏在那批新进学员之中?”

    “呵呵,你们新进学员有七个体质各异的孩子,其中就有你的爱徒,其中也有云铠之子。呵呵”

    闻语看了下穆兰。“君主派人调查我?”

    穆兰也是对面前这人没有半点好感。

    “呵呵,谷主莫急,秦某只是为了帝国的利益着想,你说如果云铠的儿子从绝林山谷进入帝国内部那会是什么状况呢?”

    “那还请君主指教,那云铠之子在哪里!”闻语也没有在那问题上计较。

    “白老之下有一徒。”段天德简洁的说到。

    “嗯?你说白长青是?”穆兰听到这话马上就反问段天德到。

    “哼,你师尊都没有说话,你有什么资格说话?”段天德不屑的打量着穆兰。

    穆兰听闻这话立马火冒三丈,马上便要飞身上前去狂扁段天德一顿。可是闻语却拉住了穆兰,轻声说到:“你打不过他!”

    “哈哈!”段天德肆无忌惮的大笑着。

    穆兰听到这话满身的火焰仿佛被一桶冷水浇醒,心中满是不可思议。但是高傲的心性没有让他低头,穆兰看都没看他便往外面走去。

    一来到外面,穆兰便马上飞快的向韩长青所住的地方奔去。

    “来人,去把白老和他的徒弟带来。”大殿之内的闻语可不愿意背负这个罪名,马上便叫人去带韩长青过来。

    “谷主你自己看着办,秦某这便走了,希望你能够处理好这件事情!”段天德便转身离开!

    “你去,不要让他被抓过来,也不要让他死了!”段天德身后突然出现一个黑衣人,听完段天德的话,那黑影便消散开去!

    “白长青,你出来,我问你个事情!”穆兰来到韩长青的房屋外面。

    “穆兰?什么事情?”韩长青看到穆兰那满是着急的摸样。

    “你和那个叫云铠的是什么关系?”穆兰急切的问到。

    穆兰能够感觉到韩长青听到这话以后身周已经布满杀气,韩长青身体虽然无法留住仙元,可是有些东西却并不用实力才衬托。比如气质。

    “一个人跟师尊说的时候我听到了,他们说要抓你回去!”穆兰相当简洁的话让韩长青明白了一些。因为简洁一向是穆兰的风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