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8章 仙的境界-大唐最强公子哥-
大唐最强公子哥

第348章 仙的境界

    第三百四十九章

    “谁?不行,我得去和白老头说一下。”说完韩长青便转身进屋,穆兰尾随其后。

    “白老头,我好像被发现了。”韩长青看到白木荀以后也开始急切起来。

    “什么发现了?”

    “有人前来绝林山谷抓我,说我是云铠的儿子!”

    “什么?什么时候的事情?”白木荀原本蹲着的身体立马站了起来。

    “就在刚才,估计现在会有人来带白长青和您过师尊那里去。”穆兰回到。

    “遭了,遭了。纸始终是包不住火!不行,韩长青。你现在必须得离开这!”白木荀说完马上便进屋去取什么东西,然后便拉着韩长青往外面去。

    韩长青停了下来,看看还在身后的穆兰。终于还是开口说道:“穆兰,你就别出来了,你从后山回去吧!谢谢你今天来告诉我!我真名叫韩长青,待我脱险以后,我会想办法来找你的!”说完韩长青便跟着白木荀往屋外走去。

    “韩长青,我等着你!”穆兰看着韩长青的背影大声喊道。

    韩长青听到穆兰的话,心中满是欣喜,回过头去看了穆兰最后一眼,这次一别,不知何日才能再见。

    “快,你从这条小路下去,山下便是一条河,你沿着河流往下走,你就能逃出绝林山谷的势力范围之内。拿着这个,你会用得着!”白木荀将十金的金币拿给韩长青。

    韩长青看着眼前着满是暮气的老人,内心深处某种东西再次被深深的触动,韩长青看着白木荀手里面的金币,第一次正视白木荀的那双满是皱纹的双手,是的,眼前的这人老了。韩长青颤抖的接过金币。

    “那你呢?”韩长青尽量让自己保持平静。

    “呵呵,怎么说我也是绝林山谷的仙元老级人物了。不会有事的!”白木荀还是一如既往的和蔼的笑着。

    “白老,何必呢?你明明知道他是云铠的儿子又为何还是如此呢?”韩长青还没有离去,身后便传来一个熟悉的声音。

    韩长青回过头一看,确实是一个熟悉的人,就是那个在韩长青进绝林山谷时那个废话最多、又最爱拍谷主马屁的蠢货。

    “师弟,他是谁的儿子又怎么样呢?云铠虽然杀了无数的飞龙雪城人,但是这和他的后人没有关系的!”

    “可是你这样收养着他,还教他本领。难道你想要帮助他报仇吗?”

    “你他妈放屁,这和老头没有什么关系,你不必把罪名往他身上推!”韩长青怒了。

    “小杂毛,等我抓了你看你还那么嚣张!”那人说完话便走了上来。

    “师弟,你又何必呢?他还只是个孩子!”

    “白木荀师兄,你让开,我不想伤害你!”那人对着白木荀半带威胁的说到。

    “小子,你马上走,我拖住他。”说完白木荀便向那人冲去。

    韩长青看到白木荀冲出的身影,韩长青迟疑了。他不知道该不该舍弃白木荀而去。

    “白老,这可是你自找的!”那人说完这话手中便多了一把银枪。也不知道从何处而来。

    那人提着银枪便向白木荀周身点去,三枪过后,第四枪对着白木荀的眉心点去,白木荀伸手去挡,整个人被那人的气劲直接弹飞出去。鲜血自白木荀的口中喷出,在空中划了弧线滴落在地上。

    韩长青马上从上去将白木荀抱住,仙元虽然没有停留在他体内,但是却让他的身体比常人强了许多,韩长青接到白木荀以后也忍不住倒退了十余步,体内也被震得翻涌不止。

    “你不要伤害他,我跟你走便是!”韩长青再也不忍心看着一个满头鬓白的老人在位自己而战斗!

    “哈哈,好。你跟我走,他不会有事的!”那人脸上满是灿烂!

    “咳,韩长青,不可以信他,就算你跟他走,谷主也不会放过我的!”白木荀口中还冒着血。

    “可是,可是如果我不跟他走你马上就会死去,我不会这样做的,我不怕死,可是我却不想看到别人为我而死!”

    “哈,哈咳。傻小子。”白木荀笑了,痛苦与笑容齐聚他的脸上,显得满是狰狞。

    韩长青再也不忍看他的脸,就准备跟那人走了!

    “小子,你不怕死,我又怎么怕死呢?你现在抱着我从那边的悬崖跳下去,那下面便是我跟你说过的那条河,那河约有十余丈深,运气好的话我们都不会有事的!”白木荀指着不远处的一座悬崖说到。

    韩长青顺着白木荀的手指看去,那边确实有个悬崖,但是韩长青以前却并没有注意,想不到第一次注意它的时候却要从那里往下跳去。

    韩长青看着怀中的白木荀,他又再次迟疑了。咬了咬牙,韩长青抱着白木荀向那悬崖跑去……

    “穆兰,下辈子再见吧!”………………

    “穆兰,下辈子再见吧!”韩长青向着背面的那两座茅草屋看去。

    抛下身后的一切,韩长青毅然的抱着白木荀向悬崖之下跳去。

    山间树木飞速从韩长青的眼前晃过,下面一道银色绸带划破两山,白木荀口中的血液由于突然失重,全部向韩长青的脸上溅去。

    银色绸带慢慢在韩长青的眼里变大,最后变成了一条河流。看到河岸两边那耸立的树木,韩长青闭上了眼睛,他听天由命了,只希望上天让他掉落在河流之中。

    “轰”一声巨响响彻山间,韩长青非常xìng yùn的掉进了河流之中,感受着冲进嘴鼻呛人的水液以及周身的水流,韩长青睁开了眼睛。

    眼前全部是白色的小气泡,在看看怀中的白木荀,韩长青马上向河面游去,因为他已经受伤,不能在水里呆得太久。

    韩长青方才向上游,便感觉到头皮一阵发麻,身体满是不安。韩长青将自己的头像旁边一偏,一道蓝光从他左脸边划过,一阵剧烈疼痛便从他脸上传来,韩长青只见自己脸上的肉被直接削下来一块。

    韩长青回过头,只见一只长着鱼的身子却有鸟的翅膀的怪物出现在韩长青身后不远的地方,它还继续向韩长青游来。

    白木荀一看到着怪物眼中便露出恐惧的神色,指引着韩长青快些向岸上游去,。

    韩长青看到白木荀的神情,此时他已经是脸色苍白,不能再水里待得太久,韩长青使劲的向外边游去,那怪鱼虽然还在他身后发着攻击,可是好在它速度并不是很快,韩长青都顺利的躲了过去。

    当韩长青将白木荀从水下拖上来时,他已经是瘫软在地。白木荀的身体也在韩长青旁边瑟瑟的抖起来。

    韩长青能够感觉到脸上的伤口还在流着血液,白木荀看着身边的韩长青,困难的从衣服里面摸出一些东西,要韩长青撒在脸上伤口处,果然,那些粉末一到韩长青的脸上,韩长青马上就能感觉到血已经止住!

    “白老头,你错了”韩长青看着那好像遥不可及的山崖。

    “呵呵。你说我错在哪里?”白木荀连笑都困难。

    “从我进入绝林山谷开始,你就要我放下仇恨,可是我没有仇恨,别人却一而再再而三的伤害于我和我身边的人!我不去杀别人,别人却要杀我啊!难道你还不是错了么?”

    “哈,哈。如果我不是放下仇恨,当我知道你是云铠之子的时候便将你交出去,那样便不会错了么?”

    韩长青面对这话,已是无言以对。

    “孩子,凡是给人留一条退路,对自己没有坏处的!”白木荀那虚弱的声音,还在教导着韩长青。

    韩长青看到白木荀那慈祥的脸,想起了父亲,他强忍着眼泪不让它掉出来,因为他已经在心里暗暗发誓,不会再为mèi mèi以外任何人哭泣,可是…

    “刺啦”一声轻响响彻在韩长青的耳朵,随着声响而来的是几滴滚烫的液体洒落在韩长青的脸庞。

    “不!”韩长青撕心裂肺的喊道,白木荀的左脚已经被削成两节,鲜血哗哗的向外面流着,白木荀已经昏死过去。而不远处的水中,刚才那条怪鱼还在那里看着韩长青。

    “啊!”韩长青大叫着向那怪鱼跑去,那怪鱼也被这突如其来的一声大叫弄得一愣,韩长青过来抱起那怪鱼便将它向岸上扔去。那怪鱼才扔出手,韩长青的双手便开始流血,双手之上满是创口,手也渐渐开始肿大起来。

    那怪鱼怎么说也是生活在水中的生物,突然被仍到岸上,再厉害也已经是枉然。它只能不停的弹跳着。

    “白老头,你怎么样?醒醒!”韩长青没有管双手的伤势,马上跑回白木荀的身边。看着那还在外冒的血液,韩长青已经是束手无策,韩长青再也忍不住,眼泪伴着血液滴落在白木荀的脸上。

    “呵呵。傻小子。”白木荀又回过神来,回光返照一样。

    “快告诉我,应该怎么做才能救你!”

    “不用了,我已经是将死之人。你就陪我聊聊天吧!”白木荀还是挂着他那和蔼的笑容,但是在韩长青看来却是那么凄惨。

    “哈哈,你不是我杀的,可是你却是因为我而死!白老头,你一生只为帮助别人,却没有真正帮助过自己!”韩长青惨笑到。

    “是啊,也许我真的错了吧,现在突然觉得有好多话跟你说,但是……”

    “你要聊什么,我都陪你聊。”韩长青的声音变得温柔。

    “我这有两样东西要给你,这个,名叫狂麟谱,乃是绝林山谷流传万年的密谱,虽然一直没有人能够真正领悟它,但是却可以从中获益良多,这只是六份中的一份,其他五份都由绝林山谷其余五个与我平辈的师兄弟保管着。还有这把刀,你拿去把那嬴鱼剖开,饮它的血,解你手上的毒。”白木荀用体内的仙元将伤口封住,然后又递了两样东西给韩长青。韩长青默默接过,不曾说话。

    “孩子,你一定一直埋怨我为什么一直不曾教授你修炼之法,不是我不交,而是你的身体你应该知道的!”白木荀伸手去摸着韩长青那满是血迹的脸。

    “我没有埋怨,你不要想得太多!”

    “呵呵,我希望你你能够幸福的生活下去,忘记这一切,忘记这仇恨…”韩长青已经能够听出白木荀的声音已经慢慢变低。

    “我做不到,我做不到。我要寻求力量,我不想伤害别人,我只想保护自己!我只想保护自己身边的人!”

    “正是因为我没有实力,我先是看着我mèi mèi死在我面前,现在又看着你………我真的做不到,我放不下……”韩长青已经将头低下。

    “可是你的身体……”白木荀的眼睛里面满是失望。

    “别说了,我身体的问题我会找方法解决的。白老头,我不杀别人,别人要杀我啊!”韩长青伸手摸着自己那残破的脸。

    白木荀看着韩长青原本那完整的脸此时已经是血肉模糊,就算好了也不可能在回到以前的样子,白木荀闭上了眼睛,叹了口气“希望你是对的……”声音小得细不可闻,白木荀体内最后一丝仙元消散于天地之间,他也已经是魂归长空。

    韩长青咬着牙,拿着那把刀便向那还在蹦跶的赢鱼走去,提着刀不停的在它身上刺着,然后拿着赢鱼的尸体,对着山峰之上喊道:段天德、绝林山谷,你们给我等着,我韩长青会回来的!啊!!”韩长青大叫着一口扯下赢鱼的肉,在口中嚼着。

    韩长青再一次亲手埋葬为自己而死的人,此时已是感触良多,韩长青将那赢鱼的尸体也埋在白木荀的坟头,像是在用赢鱼来祭祀白木荀一样。

    坐在白木荀的坟边,这五年与白木荀的点点滴滴都浮现在他的眼前。韩长青感叹到,人总是失去了才知道珍惜,五年的时光他很少和这个顽固的老头说话,而现在坐在他的坟边,韩长青却有股要与其说话的冲动。人真是奇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