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9章 麒麟图谱-大唐最强公子哥-
大唐最强公子哥

第349章 麒麟图谱

    第三百五十章

    韩长青拿着麒麟图谱,它通体黄金色,上面还有些水渍,可是却不知道它是什么材料所做,水渍对它却一点影响也没有。

    韩长青收拾好一切,在白木荀的坟前拜了一下,便带着沉重的心情离开了…………

    这一年,韩长青十六岁,刚到这个成仙位面仅仅不到一年的时间……………

    时间过了几天,韩长青在一天早上醒来之时突然发现一个让他无比兴奋的事情,他居然感觉到身体内部存在着一丝微弱的能量,韩长青呆了,转而便是狂喜。

    “哈哈,我能留住仙元了,我能将仙元留在体内了!”

    可是过了一会儿,韩长青又呆了,这仙元怎么是蓝色的呢?此时这个疑问充斥着韩长青的大脑。

    韩长青记得白木荀的话,一直沿着河流往下走,而他每天依旧吸收着仙元,可是还是如往常一样,总是被心脏莫名的吸收过去,不给自己留下一丁点儿。可是当今天早上睡醒之时,韩长青能够感觉到自己身体里面有一股能量在流动,当韩长青控制着它们聚集在自己右手时,右手之上点点蓝光闪耀着。

    韩长青激动了,首先不用去管那蓝色能量仙元是什么,但是蓝仙元在自己体内运行没有被吸收过去,这就是韩长青激动地地方,只要自己能够找到原因,自己就能够不用担心身体的问题!

    这两天,韩长青一直沿着河流而下,吃的都是在河里面抓到的小鱼,其间也抓到过一只赢鱼,韩长青发现那赢鱼只会攻击,却没有防御,而且那攻击在韩长青精力集中的情况下根本伤害不了韩长青,那鱼唯一让韩长青感到头疼的就是它身上的毒,可是至从第一次以后,韩长青便知道,那鱼的血肉能够解决。

    摸摸脸上的伤口,韩长青沿河而下便打算猎杀那鱼,因为那鱼肉细腻,入口即化,而且还能缓解一下内心的不快。

    看着手上的蓝光点,韩长青颇觉熟悉,突然眼前一亮,这不就是和那赢鱼发出的光刃一个颜色么?而且给人感觉还是如此的相似。韩长青决定试一下,看看自己猜测是否正确。

    又经过两天,韩长青又捕获了三条赢鱼,韩长青悉数将其吃完。果不其然,韩长青能够感觉到体内的那份力量正在壮大,而且那股力量在韩长青的体内越久,韩长青也能够充分的感觉到自己的身体也慢慢得到强化,至少自己体力变得好了很多!

    看看自己的状况,韩长青满意的笑了。决定短时间内就呆在这里猎杀赢鱼,让自己厉害一些也好。

    镜头回转,一座宫殿之中。

    “少主,那小子带着白木荀从千丈崖跳了下去,我们是否派人下去寻找一番?”

    “不用,他还没死。这样更好,我只是担心他会不会被黑煞吸死!”

    “这个应该暂时不会,上次听说那小子突然晕倒,恰好闻语的那个徒弟也在,他去施救,差点就将他吸死,那次黑煞又吸收许多仙元,暂时不会再发作!”

    “嗯,这样就好。没什么事你就下去吧。”

    “不,少主,在搜索白木荀的住处时,没发现麒麟图谱。谷中其他五人也无法感应到麒麟图谱的所在…………”

    “什么?肯定是白木荀随身携带,马上派人下去找到那小子,先把麒麟图谱拿回来再说!”

    “是”………………

    “嘿嘿,你还想跑?”韩长青这几日在这山水之间猎鱼猎得不亦乐乎,就因为他能够感觉到自己身上的力量明显增强。眼看又要抓到一条,可惜韩长青慢了半拍,现在那鱼与韩长青只有一步之隔。

    韩长青含力爆发,一把便将那鱼捞进手里,正在得意之时,变异突起。

    周围的水流开始旋转起来,韩长青身材很好,自身的重量显然不够,身体被这突然而起的漩涡带得站不住脚。韩长青没有多想,之时奋力的向旁边走去。

    “咕噜,咕噜”韩长青前踏的一只脚踩在石子之上,一滑。整个人便栽倒在河水之中。这回韩长青再也不能稳住自己,水疯狂的灌进鼻子嘴巴,身体被慢慢的带向漩涡中间。

    情急之中韩长青只得放弃那条赢鱼,手脚在水中乱舞起来。看着眼前浑浊的水,韩长青紧闭着嘴巴,憋着气,此时他的心情无比的复杂,想想自己那么多次都活过来了,现在居然要窝囊的死在一次漩涡之中。

    盘旋着的韩长青背部突然遭遇一记重击,紧闭的嘴巴也因为疼痛而张开,在韩长青还在想到底是什么攻击了自己时,他整个人便晕了过去。

    “哇啊,咳咳咳”韩长青再次醒来,嘴里还在咳着水。待他定下神来之时,顿时被周围的景象惊住了。

    韩长青只见自己呆在一处类似山洞的地方,洞壁全部镶嵌着暗青色晶石,晶石散发着微弱光芒,凭借着这些微弱光芒,韩长青很是清楚的看到还有一个黑黝黝的洞口往深处延伸而去。

    回头再看身后,发生的事情再次推翻了韩长青一贯的见识,只见身后全是河水,可是河水却像是被什么东西给阻拦住了一样,不能进入山洞之中,韩长青被这诡异的现象所吸引,便伸手去试探,手才刚接触水帘,人便像是被什么东西吸引一般向外冲去,韩长青急忙收回自己的手。

    看着诡异的水帘和幽暗的晶石,韩长青不得不选择像那幽暗的深处行去,如果出去再次卷入那漩涡之中,所不定自己真会死在那水中。这当然不是韩长青想要的。

    硬着头皮,迈着沉重的步伐,韩长青跨出了改变他一身的一步。

    面对未知,人们总是小心翼翼,而面对已知,人们总是能够拿出十分的信心。此时的韩长青便是无比的忐忑,谁也不能告诉他进去以后会是什么。

    摸着墙壁上镶嵌的晶石,阴冷而幽暗,给人一股莫名的恐惧感。韩长青虽然经历了很多,但最多也只是心理承受能力稍大而已,无名的恐惧往往来自自己的内心。

    韩长青一步一步慢慢向前迈进,奇怪的事情发生了,原本看着无比黑暗的深邃山洞,在韩长青靠近之时却出现了光亮,和外面洞壁一样,韩长青此时所在之处除了脚下之外,其余地方全部被那无名的晶石所覆盖。

    人们的心理渴望光明,当有光明之时,各种状态将会得到提升。无名晶石驱逐了黑暗,给予韩长青莫大的信心,韩长青的步伐也随着加大。

    “咔咔”韩长青感觉到自己脚下踩着什么东西,在这寸草不长的地方,能够踩到除泥石外的东西也不是易事,低头看看脚底,在此让韩长青感觉到这个“山洞”很有问题。

    骷髅,没错,是一个骷髅头残片,被韩长青一脚给踩了个粉碎。吞了吞唾沫,大口的呼吸了几口,全神贯注的向前走去………

    “轰,啪啦”韩长青被这突然袭来的一声巨响给吓得心里一突,脚下的地面也随着声响开始颤抖起来。韩长青为稳住身形和避免灾祸,不得不卧倒在地。

    看着前方的黑暗,韩长青使劲的瞪着,想要看清前面到底发生的什么事情,此时韩长青心里的恐惧正在无限放大,他想退回刚才那里,他想回到水中,哪怕死在水中也不愿意受到这个无名恐惧的折磨。

    可是,他的探索心理又占了上风,他想冲到前面去一探究竟,只是碍于实力的问题,他只得慢慢前行。

    “忽忽”韩长青仿佛感觉到身后似乎有什么东西,自己也随着这“忽忽”声而全身紧绷了起来,心里莫名的惊慌不安,这只有在韩长青第一次被赢鱼偷袭,差点死掉的情况下出现过。

    韩长青机械般慢慢回过头来。“轰!”韩长青被身后之物吓得翻到在地………………

    “轰!!!”韩长青被身后之物吓得翻到在地,但是求生的让他瞬间爬起身来向前面跑去。

    “嘎”一声怪叫直接穿透所有物质,到达韩长青耳内,韩长青只被着猛的一震,双耳便流出血来。韩长青忍住疼痛继续奔跑着,或许说是他已经忘记疼痛。

    “嗖”韩长青能够感觉到身后的东西动了,因为一股飓风随之而吹拂过来。韩长青再次回头观察,依旧无以言表。只见身后之物犹如蟒蛇,双眼瞪得老大,身上鳞片就如chéng rén脸庞大小,光是牙齿就和韩长青的手臂大小,上面还有丝丝血迹,嘴里还留着一股散发着恶臭的液体。而韩长青经过的这段道路正好能够让这条大蛇经过。

    韩长青此时还真有点后悔了,这山洞明显是那巨蟒的巢穴,而自己却硬生生的闯进来。

    但是想归想,韩长青还是卖力的向前奔跑着,边跑还边回头看看那巨蟒离自己多远。韩长青能够感觉到死亡的到来,身后恶臭阵阵传来,不用回头也能够感觉到那巨蟒便在自己的身后。

    “嘎”在一声巨响,这次直把韩长青震得头晕眼花,双耳失聪。韩长青凭着惯性又向前踏了一步,而就因为这一步让韩长青头脑再次清醒过来。

    他这一步踏空了,人也因为脚的踏空自己向下载去,韩长青这才看清楚,这里居然有一个巨大的坑,坑的周围还是那诡异的晶石,看看下面深不见底,韩长青虽然躲过了那巨蟒的攻击,却再次陷入生死绝境。如此高的坑洞,自己掉下去,绝对能够碎成数块。

    难道自己真的免不了一死吗?难道自己之前受过的苦难再也不能找回来了吗?难道…

    韩长青大脑之内无数画面闪过,瞬间想起白木荀似乎给过自己一把小刀,让自己解剖那条赢鱼来帮自己解毒。想到这,韩长青马上从衣服里面拿出那把小刀,双手紧握,用力的向身边的墙壁上插去。

    “刺啦”一个让人心痒无比的声音响彻在山洞之中,韩长青身体拖着那把刀向下滑了十余丈却从中断裂,好在韩长青马上反应过来,再次将断刀插入墙壁,再次向下滑了几丈,终于停下,韩长青的双手因为与那破裂的晶石碰撞而弄得鲜血淋漓,韩长青还没有去想那刀是什么材质所做,便感觉到自己的双手就快废了。疼痛让他一切的只觉全部回归,耳朵也再次能够听到东西。

    身上无数处疼痛同时爆发,可是这也无法让韩长青去顾及,只见坑洞之上那条巨蟒还横在那里,许多细小石被他弄得掉了下来。可是韩长青却没有看到那条巨蟒的头。

    韩长青细细想一想,肯定是那巨蟒突然冲过了头,直接冲了过去了。韩长青也不知道那边是否还有洞口,还是那巨蟒直接载进了山壁之中。

    韩长青当然也希望那巨蟒载进山壁之中,可是,马上就叫他失望了。

    “嘎!”一声巨大而悠长的吟叫,那巨蟒身体已经退回去,那巨大的头颅悬在坑洞之上,就像是谁将他挂在那里一般,它明显已经发现吊在洞壁之上的韩长青,张着的嘴都还滴着口水。

    “啪”不幸的韩长青直接被一滴滴下的口水击中,虽然只是一滴,但也足有一斗大小,平铺开来直接覆盖了韩长青整个的脸庞。

    浓稠加恶臭的口水让韩长青恶心不已,韩长青更是闭紧嘴巴,屏住呼吸。而双手也空不出来去抹掉。韩长青只能尽量的忍着。由于眼睛之上也被那怪物的口水所覆盖,所以韩长青的视力大大下降,只能隐约的看到一点。

    韩长青大脑里面快放弃了,他快要忍不下去了。隐约看到头上的巨蟒向下冲来,自己马上便成了那怪物打牙祭的东西,可笑,可笑啊。

    缺少呼吸所带来的心悸,紧张感慢慢占据韩长青的大脑。恐惧已然消失,韩长青等待着死亡的降临,我彻底放弃了,可是双手却已然抓着那小刀,不曾松手,或许是他忘了松手。

    巨蟒快速下滑,离韩长青不过数丈,但是,诡异的事情再次发生。韩长青此时居然看到那巨蟒的速度突然慢了下来,周围的一切也缓慢下来。

    “嗖”一道金光极其不协调的划过韩长青眼前,因为那速度是那么的快,和韩长青感觉到的旁物是那么的相对。什么都慢下来了,唯独这道金光速度还是那么的快,诡异的世界打破韩长青以往的认知。

    韩长青模糊的看到那道金光穿进巨蟒的嘴中,巨蟒依旧缓慢下降,可是,韩长青却依稀的看到那巨蟒随着金光的进入,而显得无比的痛苦,外加恐惧。因为那巨蟒的眼睛瞪得比刚才还大,已经向外凸着。眼神中仿佛满是不可思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