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0章 巨蟒-大唐最强公子哥-
大唐最强公子哥

第350章 巨蟒

    第三百五十一章

    “刺刺…刺啦,轰”巨蟒头颅到韩长青面前之时彻底爆裂开来,鲜血狂洒。皮肉全部化成碎片,到处飞溅。

    韩长青的身体此时仿佛就泡在血肉中一般,血液冲去了韩长青脸上的唾液,但是又让他染上了无数的细肉鳞甲残片。

    韩长青被这突如其来的变故惊了一跳,手指险些松开。韩长青此时的情绪无比的紧张,那巨蟒虽然被不知名的力量给轰碎,但是它的碎片也有大有小,大的就如人一般,如果砸在韩长青身上,他肯定会掉下那个恐怖的坑洞之中。而小的血肉飞溅到墙壁的晶石之上,居然慢慢被吸收了进去,最后消失不见。

    韩长青害怕自己被那些残肉击中,便用力的控制着自己的手指,让它将那刀柄抓得更加牢固些,坑洞之下传来的力量能将那巨蟒直接击碎,自己下去肯定死得连渣都不剩。

    今日所发生的事情已经远远地超出韩长青接受范围之内,此时的他没有恐惧,没有任何多的心情,他此时已经将自己当做一个死人,他此时完全明白“好奇心害死猫”是怎么回事。

    非常不幸的事伴随着韩长青那呆呆的幻想发生了。一块巨大蛇肉向韩长青砸来,上面鳞片还散发着淡淡光辉,仿佛述说着主人曾经的勇猛以及强大。但是往日之事皆如过眼云烟,就算如此巨蟒,也逃不脱死之一字。

    韩长青看着这块巨大肉块,如果让他砸上自己,自己肯定也会掉落下去,与其被砸得掉下去,还不如死得痛快些,韩长青松开了双手,抛弃了短刀,任由身体向下坠落。无尽的无名晶石快速划过韩长青的眼前,璀璨而阴冷。难道,这就是陪伴我韩长青死去的事物吗?……

    韩长青还在于周围的蛇肉一起向下掉落着,他已经慢慢的闭上了眼睛,他什么都不再去想,就算他想了又能怎样呢?此时的他根本不能左右自己的命运。韩长青此时就如同一块恶心发臭的巨蟒肉,身上沾满鲜血,哪怕他只是轻轻地以此呼吸也能吸进一些巨蟒的血液。既恶心又难受…………

    “彭”韩长青感觉到自己的背部火辣辣的疼痛,在感觉周围。这几天一直生存于河流之内的韩长青知道,自己掉进了一种液体之中,但是于水却又不同,它比较粘稠。而韩长青自己也因为重力的原因还在不断的下沉着。

    韩长青勉力撑开眼睛,周围一片彤红,什么也看不清楚,反而韩长青感觉到自己的眼睛开始刺痛起来,他只得赶紧闭上,然后向上游动着。

    “噗啊,唔啊”当韩长青感觉到自己游出那液体的一瞬间,他便大口的呼吸着,那液体有些也随着韩长青呼吸流进韩长青的嘴里,咸而微甜,韩长青正敢奇怪,“彭”的一声,貌似什么东西再次掉落在这液体当中,韩长青知道就是那巨蟒肉。

    但是那巨蟒肉的掉落却激起许多那液体来,韩长青大张着的嘴巴直接被灌了一口,还吞下去了许多。韩长青用手抹抹眼睛,当他睁开眼睛的那一刻,他肚子里面便是一阵翻腾。

    血液,周围全部是鲜红的血液,血液之上还飘着许多肉块,甚至还有人类的衣服,想想刚才,韩长青此时无比的难受,双目几经发黑,都快昏死过去。

    无奈,韩长青只得想办法快些离开这里,回过身来,韩长青居然在血池中央看到了一块没有被血液浸泡的方地。

    那方地之上摆了四颗颜色各异的晶石,分别插于地面四方,那晶石还发着微微的光芒,那空地虽然正对着那洞口,可是奇怪的却是,那还在掉落的巨蟒血肉却并没有任何一样东西掉落在那上面。

    此时的韩长青哪里还管得那么多,使尽全力的向那里游去,他可不想再逗留在这血池之中。

    坐在空地之上喘着粗气,韩长青才知道什么是幸福。才知道在不同的时间不同的地点,人所要求的东西是那么的不一样,现在的韩长青只是不想再停留在那恶心的血池之中,如此的简单,就连死,韩长青也已经不在乎了。

    “轰”那巨蟒尾部还不曾碎裂,此时全部掉落下来,载进血池,鲜血飞溅得到处都是,唯独韩长青所在之处没有。韩长青看到这,方才知道,原来生命是那么的弱小,原来自己是那么的卑微,往日的种种,在现在看来,仿佛就如长在寒冬的青草,已经被酷寒冰冻。韩长青不在去想过去,如果能够活着出去,他想要让自己便得更加强大,他要让自己能够掌握自己的命运,他不想在将自己的命运加上“未知”二字…………………

    暂时脱离危难的韩长青当然最想的是如何逃出去,从出生到现在,他从未有如此强烈的生存过,以往的他只是被mèi mèi的仇恨而驱动着活下去,而今的他,是被那逆天的力量驱动着,他要活下去,他要寻求到能够左右自己命运的力量,他要去绝林山谷,他要去杀掉段天德。

    静下来的韩长青打量着四周,韩长青不得不感叹这地方的宏伟,更要感叹的是这地方工程的浩大。韩长青一眼望去,全部是红色,血液包围了,让他根本无法看到血池那边究竟是什么,一望无际,此时正好来形容韩长青的感受。

    如此多的血液,究竟有多少生物亡命于此,韩长青不敢想象。韩长青唯独发现一个地方很是怪异,在他右手不远处,貌似还有一个山洞,因为韩长青能够朦胧的看到那里有着自己进来时那洞口的特点,隐约也见到那里散发着淡淡的光芒,却又不敢肯定。

    韩长青根本不能找到过去的方法,在这种情况之下,韩长青不可能让自己从那血池里面游过去的。无奈,韩长青只得继续呆在这“安全”的空地之上继续寻找着。

    山中无岁月,当然不是形容韩长青现在的情况,可是,韩长青此时也遇到与这差不多的情况,没有白天,没有黑夜,只有身体上的疲乏以及饥饿疼痛告诉韩长青:时间过了很久了。

    韩长青两眼已是幻影连连,仿佛食物就在眼前,眼下韩长青能生存下来的唯一方法就是:喝血池里面的血液,吃血池里面的肉。

    韩长青下不了决心,相信任何人在那个时候都下不了决心,就算你喝了又能怎样?一样逃不出这巨大的牢笼。可是,韩长青真的不想死,在韩长青感觉到自己已经不行了的时候,他喝了,他用力的捶着地面,倒头便大口的喝着池中之血,然后闭着双眼,秉着呼吸,拿起血池之中的巨蟒肉大口的咬起来。许久后,他停下手里动作,睁开眼睛,看到眼前的血肉,再想想刚才,顿时一阵恶心的感觉传来,他险些要吐,可是却被他强行忍住。此时的韩长青与往日的韩长青已经有了些许不同。

    做完这一切,他决定之后休息一下,然后便去那个“出口”之处看看…………

    梦,是美好的,它反映出一个理想的世界,在现实中得不到的一切都能够在梦中实现。韩长青今天也做了一个梦,梦到了自己出去了,梦到了mèi mèi和父亲在外面接他,他甚至梦到了那位不曾见面的母亲,虽然模糊不清…………

    韩长青被一阵微微的震动拉回现实,审视周围,自己所在的这块地方开始颤抖起来。周围的血液也开始慢慢的旋转起来。随着血液旋转的速度加快,韩长青看到人骨,兽骨,还有那长枪般的蛇骨,它们时而冒起,时而沉下。

    随着血液的旋转,韩长青慢慢感觉到自己的身体变得奇怪起来,仿佛自己体内有什么东西在跳动,韩长青自己的血液就像受到外界血池的牵引一般,开始快速流动起来。

    韩长青的情绪越来越急躁,他完全不能控制,方地之上那四颗颜色各异的晶石所发的光芒也开始慢慢强盛,而且光芒也开始慢慢像红色转换。周围的一切是那么的怪异。

    “休”一道血红色光束至方地中央直射而出,直接射出坑洞。周围血池之内的血液的旋转速度已经到达顶点,韩长青看到血池之中慢慢飘起点点红色光华,缓缓地向韩长青旁边的那道红色光束聚集而来,周围洞壁上的那些暗青色晶石所发的光芒开始摇曳、颤抖,并且慢慢的聚集起光点,向红色光束飞来。

    转眼间,原本无比阴暗的洞穴变得五彩斑斓,到处闪烁着光芒,特别是韩长青所呆的地方,此时已经是一个巨大的红色光球,洞内所有的光芒全部向着那里聚集而去。

    此时韩长青的眼神已经迷离,意识已经模糊不清,这一切都是因为那些奇怪的光束。它们向韩长青所在之地传来,大部分向着韩长青所在的地下而去,而却有小部分却冲入了韩长青的身体。

    而就在韩长青被这奇异光束侵蚀的时候,奇怪的事情再次发生,韩长青体内一丝紫芒闪过,所有进入身体的光束全部被心脏吸引过去,而他的身体只是成为一个媒介的作用。

    韩长青意识不清,但是却能够依稀看到周围有许多的光束,而他也能够感觉到自己身体那无名黑洞也吸收得那么欢快,韩长青忍住疼痛盘腿坐下,帮助那“黑洞”吸收起来,韩长青想要看看,它究竟能够吸收多少,究竟要多少能量才能够将它填满。因为只有将他填满,韩长青才能修炼!

    四处聚集起来的能量开始慢慢被韩长青所拉过去,最后居然与地下那个吸力一样,各自分得一半,无数的红仙元聚集于韩长青周围,像是等待着他的吸收。无数的光束冲刷过韩长青这个媒介,韩长青身体之内的杂质直接被冲刷而出,可以说此时的韩长青是局部洗髓。

    虽然韩长青大力的帮助“黑洞”吸收着能量,自己的身体也因为那能量的冲刷而变得更加坚韧,可是,此间却也有无数的疼痛折磨着韩长青。

    不知过了多久,韩长青感觉到身下开始缓缓抖动,而且那抖动还在慢慢加快、加剧。

    “轰”韩长青感觉到自己的身边一阵巨响,无数的细石屑飞溅到他的身上。韩长青想停下来一看究竟,可是韩长青此时才发现,自己的身体居然已经不再受自己的控制,就连最基本的睁开眼睛他也不能办到。

    韩长青开始着急,他能够感觉到那震动越来越大。四周仿佛陷入黑暗,一切都是那么的不真切。韩长青就像迷失在黑暗中一样,他到处寻找着,突然,黑暗之中出现点点蓝光。

    韩长青笑了,虽然嘴巴没有动。对啊,我怎么把从赢鱼那里吸收来的蓝光给忘了呢?那黑洞不是吸不走他么?

    韩长青慢慢的控制着那微弱的蓝仙元,因为这点微弱的蓝仙元和那诡异的光束比起来实在太过弱小,如果被击碎,韩长青便只得另想办法。

    结果让韩长青很满意,那诡异红仙元没有没有击碎韩长青体内的蓝仙元,并且根本就没有将它当回事。韩长青控制着蓝仙元跟着诡异红仙元,与它一同来到了“黑洞”之外,此时韩长青所要做的就是将那个“黑洞”堵住。就像一个针筒,不停的吸着水,而只要将它的头堵住,它便不再吸收。

    没有任何多余的波动,那蓝仙元上去自然而然的便将那“黑洞”堵住了,因为它不能吸收这蓝仙元,那诡异红仙元也没有要突破这层“盖”的意识。

    韩长青很自然的再次控制了自己的身体,但是,韩长青虽然能够控制自己的身体,却控制不了还停留在体内的诡异红仙元,那红仙元在韩长青体内找不到出口便到处乱撞,韩长青也从来没有过这方面的经验,顿时愣了,不知道该如何去做,他想将那蓝仙元“撕开”,可是他却发现那蓝仙元就像与那“黑洞”融为一体了一般,现在他也不能在控制那蓝仙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