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1章 交手-大唐最强公子哥-
大唐最强公子哥

第351章 交手

    第三百五十二章

    韩长青嘴角已经溢出血来,韩长青能够感觉到自己的内脏已经开始被那可恶的红仙元所毁灭,它的撞击让韩长青的内脏开始出现破裂,在拖下去,韩长青肯定会死去。

    韩长青又感觉到身下已经不再抖动便睁开眼睛,眼前的一切还没有太大的改变,唯独在韩长青三步以外,多了一柄金色长枪。此枪长约六尺,枪身两金龙交汇,并且散发着无匹的气势。周围的一切光芒全部向它聚集而来,它在疯狂的吸收着。

    对了,他能够吸收这些诡异的能量,我身体之内的也肯定能够吸收过去。

    韩长青此时的想法已经有些脱离自己控制,如今他没考虑这里怎么会有一柄长枪。他只想将体内乱串的红仙元驱逐出去。

    他能用的办法都用了,可是却依然没有效果,此时他已经咳血,血液之中还带有内脏的细屑,情急的韩长青使劲一步向前跨去,一把便将那金枪抓在手里……

    此时时间仿佛静止,血液仿佛凝固,画面是那么的诡异,一个满身血红的人抓着一柄气势尽露的长枪,他们是那么的不合适,那么的不协调。那人满脸痛苦,眼神慢慢迷茫,瞳孔慢慢涣散。

    在抓住金枪的那一刻,许多的画面闯进了韩长青的脑袋,一幕幕陌生的画面,一幕幕熟悉的画面。那巨蟒,以前与自己一样创进着坑洞的人、怪兽,以及这个血池的形成,韩长青还看到了自己,看到了自己从进来开始所有的一切,韩长青此时才清楚的看到自己的脸。韩长青甚至看到两个衣着奇怪的人拿着那柄金枪,并将它埋葬于此,画面混乱不堪,一幅幅分开不曾相连,韩长青大脑终于再也受不了这些画面的冲击,两眼一黑,昏了过去。

    周围的一切并没有因为韩长青的闯入而改变,光束依旧向长枪聚集过来,但是,现在却有八成向韩长青身体聚集而去。随着韩长青的加入,吸收的速度顿时快了一倍有余…

    画面的冲击让韩长青的大脑承受着无比的痛苦,大脑装的东西仿佛已经到达一个临界点,在多放那么一点点便会被撑爆一样。

    韩长青昏死过后又因为胀痛而醒来几次,但是又因为大脑的胀痛而昏死过去,如此往复几次,韩长青再次醒来……

    “啊”韩长青双手抱着自己的头颅,乱,脑袋里面一团乱,韩长青慢慢的清理着那些画面,韩长青每次醒来都清理一下,大脑的潜力无限,就算再来一倍的东西韩长青也能装下,但是就是因为太乱。经过数次的清理,韩长青的疼痛已经略有减小。

    零碎的记忆画面让韩长青得到的东西大致是这样的:自己目前所在的的地方叫做“仙泉天洞”,此洞是出自两个人的手笔,可是韩长青却没有看到他们的长相,只知道他们两个服饰怪异,与韩长青见过的人都不同!那巨蟒名叫灵桓,乃是那两个人养在这洞穴之内的巨兽,那巨兽能够独自产出下一代,当它产卵以后,它便会出来huó dòng,然后这样就能够定期为那血池注入鲜血,那金枪名叫仙泉,本来是把普通金枪,被那两人用秘法将它放在此处,也不知道多少年了,但是韩长青此时能够感觉到那仙泉枪的霸道。

    理了许久的韩长青终于让大脑一片清晰,他猛然睁开眼睛。周围已经再次暗淡下来,没有什么光芒闪烁,就连原本发着暗光的晶石也变得昏暗不明,唯有韩长青手里面的那把金枪还在发着淡淡金光。

    而韩长青查看自己身体时,他惊呆了。他居然能够感觉到自己身体里面存在着许多仙元,是的,韩长青能够感觉到自己的身体之内被仙元充盈着。韩长青已经沉迷在这满是力量包裹着的滋味,韩长青慢慢聚集起身体之内的仙元,淡淡的血金色浮现于手掌之中。

    韩长青还记得穆兰说的,仙元有绿、青、白、黄、红。可是自己先是得到蓝色的仙元,现在身体又满含血血金色。穆兰说的难道也不对么?又或者是他不知道?

    韩长青拿过那仙泉枪过来自己察看,没有什么特别之处,就如同一把普通金枪一般,但是韩长青却始终无法忘记那条灵恒被杀死的情景,周围的一切仿佛变慢,一道金光便将它震得粉碎。难道真是手里这根长枪弄的吗?

    此时韩长青的心情是无比的复杂的,近期发生的一切就像在做梦一般,就算说出来也不会有几人会相信,更何况他这个亲身经历的人呢?

    但是值得高兴的是,韩长青终于能够吸收天地之仙元为自己所用,不必担心再被吸收而去了。感受着身体的变化,在看看手中的长枪,“呵呵哈哈哈”韩长青突然变了个人似的狂笑起来,笑声很是阴冷,又很具穿透力,让人听到一整心悸。

    镜头再次转动,那熟悉的宫殿之中。

    “少主,事情有变故。”一黑影突然出现在这满是光芒的宫殿之中。

    “嗯?”段天德,他在疯狂的修炼当中,一切只为那个时刻的来临。

    “黑煞不见了,那小子消失了!”那人平淡的说到。

    “嗯?难道是那小子死了?”

    “不会,就算那小子死了,我们一样能够找到黑煞,问题是现在我们连黑煞在哪里都不知道,现在只有一个解释:黑煞被人封印了!”

    “被人封印了?难道说有高人干涉这事情么?”

    “不好说,但是这个几率很大,不为别的,就因为他是云铠的儿子。”

    “哼,当初因该杀了他的,现在清明古神令没找到,还多一个祸患,现在让他出去,让他去寻找韩长青。”

    “少主不必担心,他的存在与否并不影响我们的计划,我们现在按原计划行事,机会还是很大的。至于那韩长青,他带着黑煞和麒麟图谱,我们还是要派人去寻找他,让绝林山谷出几个人,毕竟那麒麟图谱是在他们手中丢失的。”

    “你去办吧!时间过得好快,安定的日子应该也快到头了吧……”………

    韩长青站在一条河流边上,看着自己在河流之中的倒影,原来自己现在是那么的狰狞,脸上的一块伤疤,全身上下全部是血液。如今就算是白木荀站在韩长青面前也认不出他来了吧。

    韩长青醒来之时,发现血池中的血液全都消失不见,只有森森白骨,韩长青便马上想办法离开。方才便是从那仙泉天洞之中出来,因为自己早前发现的那个微光轻闪的地方果真是出口。

    韩长青跳到河里,他身上的血液已经发臭,他不能忍受这股臭味,他每次闻到这股血液味道的时候,总是有一股莫名的冲动。韩长青感觉到自己变了,但是到底是哪里发生改变他却又说不上来。总觉得自己多了一点什么。

    韩长青将身体洗净,再次发现一个问题,自己到底该往何处去?

    周围尽是大山,山环山,山绕山。韩长青再次感觉到了寂寞,无助。他现在根本不知道自己的实力如何,也不知道前往哪里求得更加霸道的仙元术。

    学习东西有两个方法,一是有人教,二是自学。当然,目前的韩长青根本无法自学,他什么都不懂,又如何自学呢?他想过回去找穆兰,但是,明显这是不可能的!想要找人教授自己,那就必须去往人多的地方。

    韩长青沿着河流往下走去,水之所在,一般都会有人聚集于水源旁边,可是韩长青却也少想了一个,一般也会有许多野兽聚集于水源旁边…………

    “呼,呼”看着眼前倒下的一只猛虎,韩长青既激动又紧张,这已经是他杀死的三只野兽了。原来自己如今的实力还是很强悍的,韩长青激动着,就算猛如野兽,也只被自己一枪断送了生命,自己的爆发出来的速度,的力量都已经超于韩长青自己的理解。他将仙元聚集在自己的手掌,全力一掌便将一颗大树直接推翻。

    此时的韩长青就像一个暴发户一般,突然得到太多的财富,却又不敢相信自己就是那个被馅饼砸中的人,看着手中的仙泉枪,韩长青眼神开始迷茫了,自己从来没用过着柄抢,它究竟会给自己带来什么样的惊喜呢?韩长青期待着。

    韩长青激动完毕以后便是紧张,他觉得自己很有问题,除了看到血液有一种莫名的冲动以外,自己看到这些野兽也是有一种莫名的冲动,他想上前去杀掉它们。韩长青杀死的三只野兽,其中有两只就是韩长青主动杀戮的。

    韩长青每次意生杀念的时候,体内便会发出一股气势,而这股气势往往是让那些野兽身体颤抖,有的甚至是已经失去反抗能力。韩长青不知道,他根本不知道自己在慢慢走向死亡。他只是沉醉于渴求力量的之中。

    他从未得到过,他想要得到,他从未有能力把握过自己的生命,他想要自己把握。人类一旦得到了力量便不会轻易放弃,一旦他放弃,他便会感觉到空虚,那时为了能得到力量,他也许会愿意放弃所有,甚至生命。

    韩长青如今根本不知道自己的实力到底到达什么位置、什么境界,穆兰告诉韩长青,用颜色来区分境界,可是韩长青如今的状况明显是不能用颜色区分。韩长青现在想找个人来帮自己断定一下。

    久违的人群,久违的闹市。韩长青此时又踏上了都市的土地。

    生命的气息让韩长青再次冲动起来,甚至比见到野兽时更加强烈。可是韩长青必须强压下去,眼前的这些都是人,而并非野兽。韩长青觉得自己的身体越来越奇怪,或者说是那仙泉枪更加奇怪。

    韩长青才至街道之上走过,便感觉到有数人跟踪了自己。他想试下自己到达哪个境界,也想缓解一下心中的冲动,也不知道他哪里来的信心。韩长青特意往人少的地方而去。

    “阁下,可否等一下?”果然,当韩长青身边在无他人之时,五个身披战甲人出现在韩长青面前,其中一个身负长刀的人说到。

    “嗯?有事么?”韩长青也很配合的回过头来回着话。

    “敢问阁下,你到此处来是为何呢?”

    “不为什么,只是路过而已。还要请问一下,这里是什么地方?”

    “哦,此处乃是暮光城,阁下既然只是路过,那阁下就请快些离开吧。”

    “天源?仙泉?哈哈,我为什么要现在离开,我什么时候离开要你管么?”

    “你小子年纪轻轻,为何如此不识抬举呢?”那人身旁的一个瘦小男子说到。

    “既然阁下暂时不打算离开,那愿不愿意与我前往城守大然府上呢?城主大人会好好招待阁下的!”

    “哦?那你们就和我留在这里吧!我会好好招待你们的!嘿嘿嘿嘿”韩长青开始变得奇怪起来。放下仙泉枪,身体一歪便快速向前冲去。

    “杀了他,他太奇怪了,身上杀气也太重。上!”那五人也拿出各自的wǔ qì迎战。

    韩长青此时的脑袋中,只有一个信念:将他们杀死。他不明白自己为何要杀死面前这五个陌生的人。

    对面五人三人凝聚出青光,两人凝聚出白光。韩长青顿时知道他们的境界,决定先将那三个境界稍低之人解决掉,所有的攻势便都像他们而去。

    韩长青此时便真如一个暴发户一般,虽然拥有力量,但是却不知道怎么用,几次交手之中都差点被他们伤到。但是奇怪的是,韩长青每次都能提前感觉到自己要被伤害而躲了开去。

    对面五人才与韩长青一交手,便知道他是一个菜鸟,但是却不知道他是从什么地方得到的力量。五人想到此处,马上使尽全力的对韩长青招呼着。

    韩长青凭借着奇怪的感触能力与五人僵持着,战斗经验不是修为多高便会的,那必须要亲身投入战斗当中才能学会,此时的韩长青就像在学习一般,但是不同的是,韩长青越是战斗气势也越发的变得不同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