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五十四章 凌天峰-大唐最强公子哥-
大唐最强公子哥

第三百五十四章 凌天峰

    ()    第百五十四章

    “哦?那能不能告诉我凌天峰在什么地方呢?”韩长青还从未听说过凌天峰这个地方呢。

    “兄弟,是你在问凌天峰在什么地方?”韩长青正要向身前的这人问清楚凌天峰是什么的地方,旁边便走过来一个人,看似二十余岁,可是却又像个小孩似的。提了些许杂物。

    “嗯?是我在问又怎么?”韩长青有些不爽这个来人!

    “哦~这样啊,我们正好要去凌天峰,可以带你过去,你要不要和我们一起走?”

    “啊~好。那麻烦了~!”韩长青现在到还有些不好意思。

    “呵呵,走吧。”那人还不待韩长青有所反应便邀上韩长青的肩膀往旁边的大街走去。

    韩长青虽然有些反感这人的动作,但是却也没有说出来,还是到凌天峰再说,实在不行到哪里在叫人看看这地图。

    韩长青一直随着那人往前走着,韩长青越来越怀疑眼前这人是不是在欺骗自己。都走了半天也不见他有所表示,只是不停的走。

    就在韩长青乱想时,那人终于停下来了。

    “兄弟,你等下。我们还有几个伙伴,我去叫上他们,然后就出发。”那人说完就进入了前面的一个房间之,韩长青就在外面等着。

    “哦?就是他么?哇,他好奇怪,脸上怎么会少了块肉呢?”韩长青还在等待的时候,里面便冲出来一个女孩,出来便围绕这韩长青乱转,韩长青虽然极度厌烦,但是又有些不自在,毕竟韩长青如今也才十六岁,从小到大几乎就与mèi mèi一个女孩多说了些话。此时虽然是厌烦,但是更多的是不好意思。

    “雪儿,你在做什么?快回来!”房内又走出人来,其有带领韩长青来这的男子,另外还有一名女子和一个年人。

    “这位先生,雪儿这孩子还不懂事,你别见怪。你要去凌天峰,就和我们一路吧!”韩长青脸上的伤疤让别人看不出他的真实年龄,此时那女子也不知道面前这人多大。

    “哎,兄弟。我带你来这那么久了,我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呢。我叫溯源,这个大měi nǚ叫冥霜,小měi nǚ叫冥雪,这大叔叫溯云枫。来来来,介绍下你自己。”那溯源明显是个好动分子,不停的动来动去。

    “白长青。一路上麻烦你们了!”韩长青依旧报着假名,然后分别看了眼前的这四人,但是目光却停留在了溯云枫的身上,因为韩长青隐约能够从他身上感觉到一股危险的气息。

    “哦,白长青。好吧,你的一路上就麻烦我了,我不介意麻烦一下的,嘿嘿~”溯源又上前来搂着韩长青的肩膀像另一边的路走去。

    “嘿,小源子,你给我站住。”那冥雪也追了上来。

    一路上的他们有说有笑,但是韩长青却很少说话,甚至是都没有笑过。这就让冥雪与溯源大感好奇。

    “哎~哎,白长青,你怎么总是不说话啊?”溯源终于还是问了他。

    “他们两个也不是没说么?”韩长青看了下冥霜与溯云枫后淡淡的回了一句。

    “他们?咿呀,别管他们,来来来,告诉我你去凌天峰干什么。”

    韩长青没有在回答他,首先韩长青想前往凌天峰寻找黄泉沼的入口之事并不想让别人知道,再说和眼前这四人也许只是同路而已,没什么好说的。

    “哎呀,你看你这人,好端端的不说一句话~~”溯源开始抱怨。

    “大哥哥,别管小源子这个傻子,能不能告诉我你脸上的伤疤是怎么回事啊?”冥雪对着韩长青说到。

    韩长青看到眼前这女孩,顿时心生暖意,因为只有韩玲云喊他作哥哥,但是如今韩玲云已经……,也许再也没有人叫他作哥哥了。韩长青看眼前这冥雪年龄也与自己差不多大小,可是却叫自己哥哥,韩长青觉得有些好笑。

    “被别人伤到的,还有,你别叫我哥哥,就叫白长青。”韩长青脸上永远一副淡漠的样子,此时内心虽然略带愉悦,但是脸上却还是一副冷冰冰的样子。

    “哦~,那白长青,你能不能告诉我你去凌天峰干什么呢?”

    “我之所以去凌天峰,就是想去才去。”韩长青回答的话很是矛盾,他本来不打算回答的,但是看到冥雪却还是回答了。

    “什么叫“就是想去才去”啊?”

    韩长青这回淡定了,韩长青想想自己,觉得自己改变得太多,连自己都还没反应过来自己都已经改变了,他不知道是仇恨的原因还是杀戮的原因。时间真是个可笑的东西,来时无影,去时无踪。韩长青有时候都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去寻求一些原本不属于自己的东西,难道只是单纯的报仇么?

    黄泉沼,也许真的是一适合我的地方吧。

    韩长青从队伍的前端慢慢的落到了队伍的末端,因为他根本不知道路。但是韩长青越走越觉得熟悉。他打量着四周,大脑顿时反应过来,这不是第一次去绝林山谷所走的路么?

    “这不是去绝林山谷所要走的路么?”韩长青对着前面的四人问到。

    “哈哈,你终于开口说话了。你这回算是看对了。诶,你难道不知道绝林山谷就是坐落在凌天峰之上吗?”冥雪一听到韩长青的问话便马上跑到他的身边来。

    “绝林山谷是坐落在凌天峰之上吗?”韩长青像是在问自己,想自己在绝林山谷住了五年多,却连这个都不知道。而现在自己又再次前往绝林山谷,是不是危险太大。

    “对啊。”

    韩长青想了一下,决定就在这里与他们四人分开,因为他有些想去自己住了数年的小屋看看,如果是在绝林山谷的话,自己应该能够自己寻到。

    “请大家停一下,一路上来要感谢你们。我到这里就好了!”

    “你就只到这里了么?”溯云枫问到。

    “对”

    “那好吧,你自己小心些,我们先走了。”溯云枫也没有过多的话语。

    “白长青,我要和他们走了,你以后要多说点话啊!”冥雪马上也向韩长青说到。

    韩长青看着眼前的四人慢慢离去,嘴角露出了许久未见的笑容。他的目光停留在冥雪身上,看了许久。韩长青便回过身超了一条近路向绝林山谷而去…………

    眼前的一切那么熟悉,仿佛那个年轻小伙与那迟暮老人还在这里如往日般生活着。韩长青下到两间草屋内,里面除了一些木质的桌椅还在以外,别的什么东西都已经不在,方才月余时间无人居住,房间之内已经是蛛网遍布,些许地方还囤积着水。

    韩长青看看着熟悉的草屋,摇摇头,自嘲的笑了笑。然后便转身向屋外走去………

    “嗯?麒麟图谱?”一个老者原本紧闭的眼睛突然睁开,眼内闪着精芒。只见他在面前的虚空之比划几下,数道流光便向着外面飞去,然后那人起身也奔了出去。方向正是韩长青所在之地。

    “谷主,大长老感应到了麒麟图谱。现在正向感应到的地方而去。”绝林山谷大殿之内,还是闻语,可是却不见穆兰。

    “知道了,你派人一起去一下吧。”

    “是。”说完那人便闪身出去。

    “谷主,难道你不想找回麒麟图谱吗?”那人走出大殿以后,闻语身后又再次显现出一个黑衣人。

    “鹰,不是我不想找回麒麟图谱,只是我不明白找回麒麟图谱以后能够做些什么。都过了那么久了,就连赤血也不曾勘出其的奥秘,在不能得其所用的情况下,它与几张废纸有什么区别?”

    “也是,如果不能用,拿来又能做什么。可是不管怎样,你作为谷主还是必须要收回来的!”

    “行了,我知道了。”闻语不想再说,转身离开……………

    “白木荀,你怎么说也是绝林山谷的辈分较高的人,可是在绝林山谷你却只有这么两坐茅草屋。呵呵你不追求名利,是对的么?”韩长青出到门外对着这茅草屋开口说道,就仿佛这茅草屋就是白木荀一般。

    “白木荀虽然只有两座茅草屋,但是他至少活得逍遥自在,一切不都是因为你么?”韩长青话音刚落片刻,一个声音便在韩长青身侧响起。正是那大长老。

    韩长青看到了来人,他根本不知道绝林山谷的人是如何找到他的,他知道如今的自己根本斗不过绝林山谷。韩长青转身便准备离开。

    “你要去哪里呢?韩长青?”那人很淡定的问韩长青到。、

    “韩长青?我不认识谁叫韩长青。你认错人了!”韩长青自持如今的脸庞已经无人能够认出。他继续向前走着,头都没有回的大道。

    “我管你是不是韩长青,把麒麟图谱留下来再走吧!”

    韩长青根本没有要停下来的意思,此时的他想得更多的便是如何逃离这里。他想用仙泉枪的力量与面前之人斗一下,可是他却根本无法控制仙泉枪所爆发出来的力量。

    韩长青开始奔跑起来…他有些期待仙泉枪的力量此时爆发………

    “想跑么?”那大长老身子一晃便晃到韩长青面前拦住了他的去路。

    韩长青感觉眼前黑影一闪,那人便拦在了自己面前,出于本能反应,韩长青握着拳头便向前面这人打去。

    此时清醒的韩长青根本还不会任何修炼者该会的东西,就连他体内的存在的仙元力他都无法运用,韩长青一拳打到那大长老的胸口,可是那大长老却丝毫不动,接下来只见那大长老胸口之处泛起一丝涟漪,一道黄光至他胸口荡出。随着韩长青便感觉到自己的骨像是折断了一般,韩长青人也被弹飞出去。

    “嗯?居然是个普通人?”那大长老看到韩长青只是被自己的护体光罩便直接弹飞出去了,感到十分诧异,因为他刚才感觉到韩长青身上的一丝怪异的能量,而现在韩长青的表现却………

    “咳~咳。”韩长青看着自己咳出来的血液,他在问自己:我怎么会如此的不堪?韩长青眼睛盯着自己流出的血液不曾移开,大脑之却在思考着。

    韩长青没有发现,自己的眼睛已经慢慢变红。那大长老看到韩长青躺在地上盯着自己的掌不住的望着,一动不动,他知道麒麟图谱就在韩长青的身上,此时也没管太多,他也不打算杀死韩长青,现在他只想上前去把麒麟图谱拿着走人。

    他走到韩长青面前,正准备伸下去拿麒麟图谱,这时变异突起,韩长青突然回过头来瞪了那大长老一眼,彤红眼睛让他内心一阵悸动,随着韩长青便提起绑在身后的仙泉枪,一枪向那大长老扫去。

    “彭”一声闷响在那大长老胸前响起,他根本还反应过来便被韩长青一枪扫。但是他身上的护体光罩却让他没有受到韩长青的伤害。他虽然没有受到伤害,但是也被韩长青一枪直接扫飞出去。

    摸着自己的胸口,那里还在微微的颤抖,他眼还在闪烁着疑惑的光芒,他不在小看眼前这个脸上满布伤痕的韩长青。他感觉到了铺天盖地的杀气,刚才那个弱弱少年已然荡然无存。

    韩长青再次陷入癫狂,但是,这正是他想要的。他的意识虽然无法控制身体,但是,他的意识却还可以思考,他努力的感受着自己狂暴之时是如何运用力量的。

    韩长青与那大长老对质着,韩长青脚下突然爆发出一股力量,整个身躯顿时往前射去,长枪在空舞着枪花,直接向那大长老心脏点去!

    那大长老感觉到无边的杀气锁定自己,他看到围绕在韩长青身边的血金色气场,他此时心生出一丝明悟,原来韩长青是一个异端修炼者。

    你懂我也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