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五十八章 杀气-大唐最强公子哥-
大唐最强公子哥

第三百五十八章 杀气

    ()    第百五十八章

    他控制着自己身上的杀气,对准在场的所有人释放出去,而韩长青在感到有些乏力的时候,仙泉枪又帮助了韩长青,杀气覆盖全场,许多人被压得不能动弹,更别说动身离开这了。

    “他们都是局外之人,你又何必拿他们来做质呢?”那族长对着韩长青说到。

    “我也是局外之人,不曾得罪你们,你们抓我来又是为何?我不想伤害他们,让我离开就好!”

    “好吧,你走吧。”

    “族长,不可让他离开啊,从他刚才的举动,他居然知道圣祖的秘密,让他离开是个祸患啊!”那族长说完,马上便有人出声反对。

    韩长青哪里管得那么多,他提着仙泉枪,准备离开,可是又感觉到身后传来一声风啸,韩长青转身,一把长刀正向着自己飞过来,韩长青提起长枪一挡,韩长青虽然散发出强悍的杀气,可是自身的实力却是弱得很,就如同一只纸老虎,空有一个吓人的架子,却没有伤人的实力,韩长青方才接触那长刀,仙泉枪便脱飞了出去,那力量实在太强大了,韩长青整个人也被推飞了出去。

    整个宗庙的杀气顿时全部消失,韩长青感觉到仙泉枪离开自己的那一瞬间,自己又再度变为一个“普通人”。

    经过这一闹腾,韩长青知道自己肯定没有活路了,就算自己拿着仙泉枪,自己也没有实力逃出这里。韩长青闭上眼睛,等待着这该来的一切………………

    韩长青闭着双眼等待该来的一切,他从小便没有看见过自己的母亲,之后父亲又离他而去,然后是自己的mèi mèi,就在刚才,他也已经对着一条猛兽度过了自己的一生,虽然他不知那猛兽的名字。此时,他觉得自己应该彻底的放弃,将自己的生命放弃在这个陌生的地方!

    韩长青正在闭眼等待死亡,突然,“轰隆”一声巨响将韩长青从等待之带了回来,只见宗庙的一面墙壁垮塌了一个大裂缝,灰尘四处翻滚。

    “族长,不好了,御龙阁的人将我们包围了,现在大公子正在带人抵挡他们,但是估计也抵挡不了多久!”就在墙壁倒塌以后,从门外冲进一个衣衫破烂,身上还多处挂彩的人来。

    那人说完话,在场的所有人都将目光转向韩长青,眼神尽汉杀伐,他们认为是韩长青带来了御龙阁的人。

    “好了,大家马上离开这里,去云洞躲避一会儿!”族长听完那人的话,马上便下了决定!

    “族长,那这小子呢?”

    “他?哼”韩长青只感觉到一阵剧烈的眩晕感,然后眼前泛黑,便失去了知觉!

    “老,你马上带领所有人进入云洞避难,老二和我去前方退掉敌人!”那族长将韩长青撂倒在地以后马上又安排下一步事宜。

    硝烟弥漫,一处山谷之,无数野兽蹦来跑去,互相厮杀着,远处一看就如同两个支军队在互相争斗着,野兽之后只见数十人舞着指花,像是在控制着什么。

    “哈哈,这幻魔族还真有些本事,听说他们的祖先便是一只猛兽,可惜,今天他们便要消失了,往后便只有我御龙阁一脉统领妖兽了!哈哈。。。”说话之人正是那森林之控制着猛兽战斗的人的一个,此时他正在猖狂的笑着。

    那族长脸色无比阴沉的出现在宗庙之前,宗庙作为幻兽族最为神圣的地方,是不允许任何本族以外的人涉足的,只有那些对本族不利之人,才会带入这里进行惩罚!

    此时族长出现在宗庙以前,他亲眼看见自己精心培养的无数本族战士被那御龙阁之人屠杀殆尽,他虽然心疼,但是未曾表露出来,因为他知道,这些牺牲的人,并不是本族的主要力量。还有他作为一族之长,一定要给族人树立一股信心!

    此时,只见族长冷哼一声,从怀里拿出一块玉牌,这玉牌通体黑色,上面印着一个狰狞的兽头。族长抓在里便将它捏碎,顿时数股黑烟便向宗庙之后的大山飘去。做完这些,那些御龙阁之人也已经来到了宗庙之前,兽族的普通族人看到他们身后野兽身上的血迹,都是脸色苍白,那都是他们族人的鲜血啊!

    “哼,怎么,我幻魔族虽然已经没落,但是却是你们这个新崛起的小宗派能够颠覆的么?再说,就你们聊聊二十余人,未免太不自量力了吧?”

    “呵,前辈,其实是您想错了!我们此次来呢,只是为了商量一些事情,可是你们却很不友善,上来就下杀,我们也是没有办法!”族长话音刚落,对面御龙阁一群人便走出一人与他答话,此人年纪虽轻,却显然是对面人群的领头之人。

    族长听到这里,顿时脸色更加阴沉。明明就是他们先下的,这时却这样说。还有他根本不相信御龙阁会只派这几个小家伙来,后面定然影藏着许多人伺而动。

    “那你到说说,你们阁主派你们来是商量什么事情的!”族长强压心里的怒气,装作很平静的说到。

    “其实也没什么大事,想你幻魔族存在于黄泉沼也已经有数千年了,往日的风华已然不在,而现在你族已经没落,在这满是杀戮的黄泉沼,一不小心就会遭受灭族之痛,虽然你族已经撤离到此等边境地带!所以我等今天来呢,是给你们一条出路,好歹我们也属同宗,都通御兽之术。”

    “哼,你想合并我们吗?”族长已经眼睛冒火,他从未如此气愤过,就算他族没落,但是平常一些长辈看到他,也会略显尊敬,虽然只是看在他们祖先的面子上,可是如今面前这小子明显太过狂妄。

    “在下正是此意,阁主本来是要亲自前来与族长商量,可因为绝林山谷又是相邀,所以不能至此,便派了在下前来!”那年轻人看似无比尊敬,却是傲慢无比!

    族长听到这,顿时火冒丈,真是岂有此理,前来商量要是,也不派个同辈之人前来,却派个小辈前来指画脚。

    “哼,你滚吧,去把你们阁主叫来再说!”族长从未想过要与御龙阁合并,此时他不同意,就算御龙阁阁主来了他也不会同意的!他显然还活在祖先的光辉之下,不曾走出!

    那青年也不曾气恼,只是轻笑着说到:“前辈,有句话是这样说的‘识时务者为俊杰’,您难道不好好的想一想么?”

    “臭小子,你莫要欺人太甚!”那族长此时彻底气恼,一天之内居然连被几个小辈出言冒犯,只见他摸了摸的玉戒,口念念有词,像是在召唤什么。

    那青年看到族长如此,马上低喝一声:“退”顿时御龙阁的二十余人全部向后连退,自己的猛兽也跟着快速向后退去。

    就在他们后退的一瞬间,他们便发现自己脚下的地面开始剧烈抖动,他们皱着眉头,警惕的看着兽族族长,只见兽族族长身前丈的地面开始出现裂缝,一股恶臭从传出。裂缝越来越大,终于,“轰”的一声,裂缝彻底爆裂,无数的泥石飞出,御龙阁之人只见一条十丈左右的巨蟒出现在他们之前,嘴里还不时的吐出芯子,还从散发出阵阵恶臭。

    御龙阁一群人看到这条巨蟒以后,顿时脸色难看起来,因为跟在自己身边的这些野兽都已经趴在地上,身子瑟瑟发抖,唯有那说话的青年的野兽才没有趴在地上,只是从它的眼神之也露出阵阵恐惧的光芒!这只要在宗内少数的几个前辈面前才会出现。

    “哼哼,小子。你不是要商量事情么?怎么不过来呢?”族长脸色略微好转,因为族人都以一股崇拜的眼神看着他,而御龙阁的那些小子们都以一股恐惧的眼神看着他!这让他非常的满足。

    “哈哈……,族长是不是觉得犬子没有资格和他谈论事情呢?那么你看看我有没有资格!”话音未落,远处空就有一股热浪扑来,只见空仿佛是一团火焰,可待它靠近之后才发现那是一只鸟,准确的说,是一只火鸟。

    这只火鸟之上,还有一个年人,此人立身于火鸟之上,俯视身下众人。那人看到那十丈巨蟒,也只是轻轻一笑,脚下轻点,那火鸟顿时便从口喷出一个火球,向着那巨蟒打去。

    那巨蟒感到一股危感,顿时身子一卷,巨尾一甩,便将那火球击散。那族长眼满是得意之色,那御龙阁的年轻男子,看着空的火鸟以及火鸟之上的人,眼满是崇拜之色,显然,那就是他父亲!

    年男子看到火球被击散,也没觉得有什么。脸上仍旧挂着笑容,脚下再次轻点两下,火鸟再次喷出火球。

    那巨蟒依旧以巨尾甩去,火球应声而破,可就在火球破裂的同时,两道细小火光顿时从火球之飞出,顺着巨蟒的身子直接奔向巨蟒的头颅而去。

    族长看到这,顿时心生紧张之感,心也颇感无力,他们兽修之人只能够以兽决斗,此时见到自己的本命灵兽即将遭受攻击,他只得以自己与灵兽的那丝联系告诉它,危险将近。

    虽然族长及时将危险告知巨蟒,巨蟒迅速躲闪。但是那两道火光还是射在了巨蟒的头上,两道爆炸之声顿时自那巨蟒的头上传来。巨蟒也被这突如其来的爆炸轰倒在地,过了一会儿才再次爬起。

    族长在检查巨蟒,发现巨蟒并无大碍后才怒视空的年人。

    “前辈不用生气,我这只火鸟名叫抚渊,乃是神兽凤凰之后,其实力比之凤凰虽大有不足,但是与普通妖兽相比,却是胜之太多。其晋升的几率比之普通妖兽也大得许多。而前辈这条巨蟒虽然体积庞大,但是却阴冷一类的妖兽,我这神鸟抚渊看到它便心生厌恶之感,我虽然压制,但是它还是攻击于它,还请前辈原谅!”空的年人声音极其平静。

    族长看着空之人,脸上虽然仍旧表现得极其不爽,但是内心却是焦急无比,他想不到这只怪鸟居然是神兽凤凰之后,想那神兽凤凰可是于自己祖先青龙一个时期的神兽,早已消失数千年,就算是它的后裔,其威能也是无比的强大,看来兽幻之族今日真的危险了。

    族长看着天空之的男子,一改刚才的神色,对着天空之的男子说到:“你想要我幻魔族与你等低劣宗派合并,是不可能的!想要合并,杀了我们吧!”说完,族长头再次出现一颗黑玉,他指尖用力,黑玉顿时碎裂,四周再次诡异的抖动起来!

    只见四周抖动得越来越厉害,突然之间,众人只觉得兽族宗庙之后出现一股黑烟,让他们看不清楚后面到底发生了什么。待黑烟渐渐散去之时,众人发现,宗庙之后顿时居然有四人四兽出现,这四人尽显沧桑,纷纷站在四只巨兽之上。

    兽幻之族的族人顿时惊叹,那四人竟是本族内消失了无数年的天才御兽者。

    “哈哈,如此甚好,你等就与兽幻之族共同陨落吧!”在空的年男子狂笑道,随着他的笑声,四周缓缓的出现一道道波纹,树木仿佛扭曲,众人如同静止。

    刚现身的四人看到这,顿时觉得不妙。“马上退出这里,那人身后还有高人,定是那高人在施展兽术!”

    “晚了,来吧!”一个无比冰冷的声音自空出现,四人眼前顿时一黑,然后发现自己居然站立在一个满是火光的世界之,而他们也发现四周的温度正在慢慢升高,他们知道,如若在一定时间内找不到出口,那么等待他们的只是死亡!

    空的年男子平视前方,对着空无比尊敬的说到:“师尊,他们靠你了!”

    “嗯。”一阵声音幽幽传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