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五十九章 幻兽-大唐最强公子哥-
大唐最强公子哥

第三百五十九章 幻兽

    ()    第百五十九章

    幻兽族长更是震惊,他与几位老祖的联系居然全部断开,这种现象只有一方死亡才会发生,难道……他不敢想象。此时他无比畏惧的看着天上的年人,难道,自己真的就殒身于今日吗?

    年男子恭敬的说完话,然后冷笑的看着身下的幻兽族人,抬起右,嘴里喊道“杀!”

    幻魔族所在的地域此时呈现的是一片火海,火海之仍旧有许多残骸还未被熊熊烈火焚化。

    族长满身鲜血,看着周围死去的族人,他此时当真没有脸在见祖宗了!在看看眼前的巨蟒,它跟随自己已经数十年,如今却也离死不远了。

    御龙阁之人架凤凰后裔神鸟抚渊,又占据空之利,幻兽族族长只得摇摇头叹息一声,然后双连挥,顿时丝丝黑芒闪现于他的上,余光再次扫了一眼巨蟒,他又空出一只来,在这只上连掐记到印,此时只见他一只闪着黑芒,一只闪着红芒。

    空的年男子看着身下之人所做的一切,他知道那是兽修面临巨大危,为了不为敌人所擒获所用的自杀法诀。他本可以不用杀他,但是他却并没有去阻止,只是冷漠的看着这一切。

    幻兽族族长的黑芒直接向自己的眉心点去,而红芒却向着自己的巨蟒点去,这两记诀瞬间便甩出,在黑芒抵达幻兽族族长的眉心时,族长的身子顿时便软了下去,此时巨蟒看在眼里,居然人性化的从眼露出伤心之色,但此时红芒也抵达巨蟒的身前,瞬间变异突生,只见一个红色光球顿时将巨蟒包裹住,待红球散开之时,巨蟒已然失去踪影。

    空的年男子看完这一切,右轻挥,脚下抚渊鸟顿时疯狂的煽动翅膀,飓风顿时由它身下产生,向着脚下的巨火扑去。当巨火与那飓风接触的一瞬间,便纷纷熄灭,只剩下还未烧尽的一切冒着徐徐黑烟。

    此时,御龙阁原本的二十余人也出现在了火焰熄灭的地方,刚才因为这里的战斗的杀伤力太过强大,他们并不敢靠得太近,便离开了这里,去往别处躲避,此时他们再次出现在这里,看着天空之上的年人,顿时眼的尊敬之色更加浓烈。

    “父亲,幻魔族就此颠覆了么?”那二十余人的那个领头人对着空的年人开口说到。

    “是啊,除了那条巨蟒,应该没有人逃脱吧。算了,你们去这幻兽族的宗庙之取一样东西,它是一个青龙雕像,听说此物是上古时期遗留于此,阁主想要看看。切记,别动其他东西,让让它们与幻兽族一起化成尘埃吧!”空的年男子看着幻兽族的宗庙说到。

    “是,父亲!”那青年说完便带领几个人向幻兽族宗庙走去,此时韩长青仍旧是倒在幻兽族宗庙之内,没有丝毫要醒来的样子。可是当御龙阁之人进入此地之时,定会将他当成是幻兽族子孙将其杀掉。

    青年男子径直走向宗庙,到时双便向宗庙的木门推去,此时有生变异,那木门青光一闪,那青年便与周身的几位同伴被那青光推飞出去,倒在地上,口吐出丝丝鲜血。

    那空的年男子看到这里也是不明所以,难道这个宗庙被幻兽族的高用秘术保护起来了?他看到自己的儿子受伤,也不管其他,顿时控制自己身下的抚渊鸟攻击其那宗庙来。

    只见那抚渊口吐火球,向那宗庙喷去。此时那青光再现,火球还未触及宗庙便再次消散,但是这次变异却没有停下,空的年人能够感觉得到此时宗庙之生出一股诡异的吸引力。周围的一些石块开始颤抖,树木开始缓缓的抖动。

    年人再次控制抚渊攻击,但是这次威力更大,抚渊蓄力许久,一个比先前大上数倍的一个火球向宗苗甩去。此次威力虽然提高数倍,可当那火球快要触及宗庙之时,那青光再闪,伴随着此次青光闪烁的是一声震天龙吟。

    龙吟久久不散,原本御龙阁众人的野兽都是满身杀气,可此时却全部不敢动弹分毫,就连空年人的抚渊鸟此时也在缓缓下降,年人看到这里,顿时一惊,马上控制抚渊便向后撤去。

    在那声龙吟过后,周围的吸引力顿时曾涨到一个可怕程度,许多巨石树木向宗庙飞去,那些趴在地上不敢动弹的野兽也被吸起,向那宗庙飞去。那些御龙阁的人看到这里,哪里还管得着什么野兽,那些野兽都是山抓来的,又不是什么灵兽,没了大不了再去抓就是。想到这,他们纷纷往后退着,可是仍然有几个运气背的人被突然飞来的树木扫,也跟着向那宗庙飞去。

    宗庙之外十丈之内所有散落的石块树木都被吸引得飞向宗庙,每当一个物体快要触及总有又马上被那青光击碎,如此反复。年人见事已经脱离了他的掌控范围,便顿时组织还未死去的御龙阁弟子快速的离开此地,准备让阁高前来解决。

    在外看,所有吸力都是由宗庙产生,可是只要站在宗庙之内,便能够发现,所有的吸力青光都是由宗庙之内的青龙雕像发出。它发出的青光是为了保护宗庙,而吸力却是因为抚渊身上的那一丝凤凰气息所吸引。

    众御龙阁之人在外感受到的吸引力都无比的强大,而韩长青却身在宗庙之内,在青龙雕像发出微弱吸引力的时候,韩长青的身体便开始微微抖动,当青龙雕像所发出的吸力更加强大之时,韩长青的身体直接被吸了过去,青龙雕像头上的触须纷纷穿透了韩长青的身体,韩长青也只是微微shēn yín便彻底没了反应。

    放那青龙触须穿透韩长青的身体以后,韩长青身体内的血液便慢慢渗出,最后居然全部向那青龙飞去,可当韩长青的血液飞到青龙雕塑的身上时,却附着在了上面,只见红色渐渐退去,然后慢慢的变得晶莹剔透起来,最后只留下一丝丝血红。

    当韩长青那数滴鲜血在青龙雕塑身上稳定以后,顿时诡异的现象再次发生,只见那晶莹的血液之上突然冒出丝丝青光,然后韩长青身体突然像是被某种无形的力量拉扯一样,韩长青的脸上也因此露出极其痛苦之色,然后韩长青体内的血液顺着被龙须刺破的地方飞流而出,数道血柱直接喷到了青龙雕塑的身上,然后依旧如刚才般慢慢融合,然后变淡。

    时间过得飞快,韩长青因为体内的鲜血急速流出,而自身体内的鲜血却没剩下多少,韩长青的脸色变得越来越苍白,呼吸也是出气多,进气少。眼看韩长青就要死去,可此时怪事再次发生,只见那自韩长青体内流出的血柱突然之间停下,而韩长青的身体也缓慢的从那龙须之上慢慢向后退了出来,最后直接掉落在地上。可这却还没有完,只见韩长青身体上的伤痕慢慢消失,就连刚才被那幻兽族人伤害到的伤了消失不见,此时的韩长青只是因为失血过多而昏迷于此。

    韩长青一直处于昏迷状态,一直不知外界到底放生何事。但是在他昏迷之时,他却仿佛再次来到一个幻境一般,先前周围全部是一片漆黑,韩长青什么也看不见,只能听到无数的雷霆之声在周围响起,他想看清到底是什么在发出这样的声音,他不停的跑,也不管自己所在的地方是哪里。

    韩长青也不知自己跑了多久,顿时之间天空紫芒一闪,接下来便是无数的雷电在天空之闪现而出,韩长青借着雷电的光芒看到,自己所在的地方是一个毫无边际的广阔空间,这里什么都有没有,放眼望去,就只有韩长青一人孤零零的一人站在此处。

    韩长青此时才开始想:‘我到底在什么地方?’可是无人能够给她回答。他开始朝着一个方向向前走去,他希望走出这个诡异的空间,他借着雷电的光芒启程了。不知走了多久,韩长青也不知道疲惫,可此时他却想要停下来看看四周,可当他脚步刚停下之时,一道闪电直接拍在了韩长青的身上,韩长青顿时被劈倒在地,只让韩长青在地上不停的抽搐,可接下来韩长青却再次感觉到,天空之的闪电突然全部消失,被一道青光驱散,韩长青也不在疼痛,站起身来,看到眼前的一幕,韩长青惊了…

    眼前的这个场景好生熟悉,那不就是韩长青第一次被那青龙雕塑带入幻境之时的状况吗?韩长青还在其经历无数个春秋,最后白发苍苍……韩长青看着眼前的一切,他不明白自己为何还会出现在这里。只见眼前远处的天际之,一条巨龙在空舞动,而与上次不同的是,此时的巨龙是在一个韩长青陌生的地界,此地与韩长青所见的任何地方都不相同,就算如绝林山谷的奢华也比不得那巨龙所在之地。可是与这些奢华不搭调的却是那巨龙身下躺着数千具尸体,让人看到便心生寒意,此时巨龙怒视着韩长青,韩长青只被这一个眼神便看得心生一股沸腾之感,觉得自己想要与之一战,却又无比畏惧一般。

    韩长青还在思索,可突然这时,韩长青突然听见天际传来一声冷哼,接着那巨龙身前得空便出现了一个身穿白衣,长发及腰的男子,只见那男子身后背着一把极其古怪的wǔ qì,韩长青从未见过!这一切都是在瞬间发生,韩长青甚至都没有看到那个男子是如何出现在巨龙身前的!韩长青还未明白发生了什,便见那巨龙一声咆哮,顿时四周为之一动,那些躺在地上的死尸全部化作飞灰,最后从生出一丝青光,所有青光化作一把长枪向着那白衣男子射去。可韩长青却只看见一把长枪凝聚以后,那抢便消失了,韩长青根本看不清楚那抢的移动。

    看到这些场面,韩长青的大脑开始疼起来,他不知道为什么。可就在这时,他再次听到一声冷哼,顿时他便感觉到自己仿佛就要死去一般。韩长青只见那柄抢一消失便出现在了白衣男子身前,而那男子的一声冷哼直接将那长枪震碎,然后右伸起,对着那青龙虚空一抓,顿时只见那青龙身旁响出无数的爆炸声,韩长青只见那青龙身旁的虚空之不停的发生扭曲,最后连青龙的身体也开始发生扭曲。

    青龙看着眼前的男子,顿时不停的在原地摇摆,像是要逃脱什么束缚一样。韩长青能够看出,此时青龙的眼散发出无边的恐惧。此时那男子动了,他向前踏了一步,可就是这一步,他便到了青龙的跟前,他摸着青龙的头颅,张开了嘴说起了话。可韩长青却听不到他们是在说些什么。

    那男子将身后的怪异wǔ qì拔出,只见此器长约五尺,开双刃,器身通体huáng sè,前有尖刃,后有握柄,其体如刀,却比刀多出数股气质。

    韩长青根本不知此物为何,但只见那人拿起此物在身前一划,顿时韩长青便见到无数的黑暗从他所划之处蔓延开来,那男子周围的一切开始全部变成黑色,所有的一切全部消失,然后那黑暗有渐渐消失,周围再次回复光明,可是周围的一切却全部消失,包括哪些奢华的建筑,和地上的杂草。

    那人看到这一切,理都没有理,便再次握着那诡异的wǔ qì在身前一划,那黑暗再次展开,可这次没有蔓延,只是扩大到容一人通过的距离时,那人向前一踏便消失在了此地。

    你懂我也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