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六十章 询问-大唐最强公子哥-
大唐最强公子哥

第三百六十章 询问

    ()    第百六十章

    韩长青自问道。他没见过,也没有听过,他此时所见过的最强者便是在仙泉天洞之的那道金芒,直接灭去灵恒。可此时……韩长青沉默了,他想:如果…如果自己能够拥有那样的力量,那妹…

    韩长青还在思索,却突然发现刚才巨龙消失之地再次出现一阵扭曲,然后那仿佛黑洞般的黑暗再次出现,但这次却只出现如拳头大小般,接下来自那里边居然出现一条青色小龙,可是那小龙却是身体半透明,周身散发着袅袅白气。那小龙一看到韩长青,顿时便向他这冲了过来,韩长青还来不及反应,那小龙便冲上了韩长青的脑袋,韩长青直接被这一撞,眼前再次一黑,失去了意识…

    “呼啊!”韩长青惊呼一口,直接从地上跳了起来,然后马上便伸去摸自己的脸,看看自己有没有被那小青龙撞上。当他摸了半天,发现自己脸上还是只有那块赢鱼留下的疤痕后,他缓了一口气,心里暗叹还好没事。

    看了下四周,他发现自己居然还在那个宗庙之,可是周围却是静悄悄的,一点声响都没有。此时他才想起,自己不是在这宗庙之被看管着么?怎么会看到那么吓人的一幕?他不解,此时他心头突然一亮,难道是这青龙雕塑?他记得自己上次便是与它对视,便进入了一个神奇的地方,难道这次又是它岛的鬼?

    想到这,韩长青便向那青龙雕塑看去,可是这一次他说什么都不敢看那青龙雕塑的眼睛了,当他的目光落在青龙雕塑之上时,他马上便发现这青龙雕塑居然和自己在幻境看到的那条青龙极其相似,不是身体身体上的相似,而是一种神似!但是韩长青却在这雕塑之上感觉到,似乎比之上次,这个雕塑少了些什么!

    他上前去,伸摸在了青龙的爪子上,一阵冰凉之感传来,更让韩长青神奇的是,他居然在这青龙身上感觉到了一个极其怪异的感觉,像是一种熟悉,却又是一种相容的感觉。这种感觉告诉他,这青龙雕塑不会对他造成伤害,因为这,韩长青慢慢抬头向那青龙雕塑的眼睛看去。

    韩长青将眼睛停留在了青龙雕塑的眼睛上,可是这一次,却没有任何异样传来,韩长青能够感觉得到自己还是在这原地站着。可就在韩长青看上那青龙雕塑之时,便发现那雕塑的眼睛之缺少了什么,韩长青当日看时,觉得那双石眼极其有神,可此时却又像是暗淡无光般。

    看到这,韩长青没在管太多,收回臂便向四周看去。他自己认为自己如今还是幻魔族的阶下之囚,他怕自己轻易乱走会给自己带来不必要的灾祸。

    韩长青再次搜寻半天,也不见人影,他一直都是在宗庙之外搜寻,但是他却发现宗庙之内还存在着数间屋子,不过他不敢贸然进入,之时在外面踟蹰一番,便转身,以级轻的步伐向后慢慢退去。

    最后退到门边,他一转身,抓开门便往外面跑去,他此时不管外面是什么状况,就算那些人全部在外面,他也要逃跑,不跑要死,跑有可能不用死,为何不跑呢?

    可就在韩长青跑的一瞬间,他只感觉眼前突然一黑,他险些栽倒,他甩了甩头,还以为躺久了,突然起来剧烈运动引起的。可他却根本看不到自己此时那苍白的脸色…

    韩长青眼前再次清明的时候,再次下了一跳,只是是被眼前的场景吓了一跳,只见宗庙十丈之内再无任何草木,宗庙两仗之外,无数的残渣堆积在那儿,韩长青从这些残渣看出无数的衣服血肉白骨碎片,这些东西在染上土石灰尘,顿时显得极其恶心。可是韩长青却掉过头来,完全没有感觉,想想这和仙泉天洞之内的血池比,想想自己……

    韩长青看到四周如此怪异,韩长青觉得自己应该离开这里,想到这韩长青便马上迈开脚步向前奔去,跑了一会儿他便感觉到自己的身子很是虚弱,可是他却仍然坚持着,和生死相比,这也不算什么。

    不知过了多久,韩长青最终还是体力不支倒下了,他奔跑之时没有跟随道路奔跑,因为这样的话很容易被人追上,此时韩长青躺在地上大口的揣着粗气,看着身边的巨木,韩长青根本不知道自己是在何方,可是他可不管这些,马上起身再次向前跑去,他跑的一直是直线,他相信自己只要一直跑下去,总会出了这密林的!

    就在韩长青跑出后不久,一直火鸟再次出现在宗庙的天空之,这火鸟正是那抚渊鸟。可此时,鸟身之上却不在只有那一个年人,他旁边还站着一个满头白发的老人,这老人长发后束,浑身上下散发出一股上位者气息,显得与众不同!

    “是这么?”那老者开口问到。

    “是这,我以抚渊攻击它,它除了将我的攻击弹开之外,还生出一股吸引之力,先是极其弱小,但待我再次攻击它之时,那引力却再次变大,最后里面传出一声龙吟,抚渊无法抗衡,我们只得退走!”说这话时,那年男子低下身子,显得无比尊敬。

    “能够让抚渊如此,定是极其强悍的妖兽了!可是它如此强悍,为何不出现保它族人呢?”

    “弟子不知!”

    “你命令抚渊再次攻击,我看看到底为何!”

    那年男子听到这话,脚下轻点,顿时那抚渊鸟嘴便吐出一个小火球,向那宗庙射去。此时年男子不敢再发大招,他害怕刚才的异变再次出现。

    可这次却没有发生任何异变,那火球径直射到了宗庙的一角之上,顿时宗庙的那个角便直接被轰碎。年人先是一愣,接下来脸色就变得极其难看,他不曾想到这个该死的地方如今却不出现任何异状,这如何让他像师尊交代。

    年男子身边的老者一直是很平静的看着这一切,也没有看年男子。此时年男子怒视着眼前的宗庙,双掐诀,顿时脚下的抚渊鸟浑身散出点点火光,一颗巨大的火球出现在他们身前,他心想,如果你再不出现保护这该死的宗庙,我便让它变成废墟!

    想到这,那年男子便控制着抚渊,将那火球抛向脚下的宗庙,可所发生的事情让他的脸色变得更加难看,只见那火球触及宗庙的一瞬间,没有什么青光出现,宗庙从接触火球之处开始寸寸碎裂开来,待得数息过后,整座宗庙变成一座废墟,里面什么有没有!

    老者看到这,冷哼一声,便不再言语。可就这声冷哼便让这年男子冷汗直流,心想刚才阻挡自己的青光定然是幻兽族的高人布下的秘术,要不然怎么会如此?

    就算如此想,年男子也是无奈,看着师尊的脸色,他只得架起抚渊往回飞去!

    此时的废墟之,青龙雕塑已然破碎,可是其却貌似存在丝丝的异样……

    看着天空之的星辰,韩长青暗道自己已经跑了一天了,应该不会有事了吧。此时韩长青方才停下来休息,便发觉自己很是饥饿,刚才在奔逃时没有感觉,可是此时却感觉自己饿得前胸贴后背了,想想自己也是许久没有进食了。

    饥饿让韩长青站起身来开始在丛林四周寻找,最后韩长青运气着实不错,寻找到一株接满果实的果树,韩长青就着月光,能够看到这些果子大得喜人,二话不说,韩长青便摘下许多,大口大口的开始吃起来。

    果子刚一进口,韩长青精神顿时一震,这果子太甜,太好吃了。想想自己最近的遭遇,饥饿之时都是随意吃点东西,今日吃的这果子,应该算是韩长青近段时间吃得最好的东西了吧!

    韩长青想到这,吃地速度更加的快了,吃完的又将树上的摘下来接着吃,最后直到再也吃不下,他便躺在地上,准备要好好的休息一次,这一次他决定一定要睡到自己不想睡为止。或许是真的太累了,韩长青刚才躺下,便睡着了。

    一夜时光一瞬便过,韩长青从睡梦之醒来之时,天已经是大亮,由于韩长青此时所呆的地方是密林之内,阳光根本不能穿透,所以韩长青感觉这一觉睡得极其的舒适,站起身来伸了一根懒腰,这种感觉那叫一个:爽!

    韩长青站起身子,对着天空高吼一声,仿佛要吼尽这多日来的郁闷。韩长青的声音传出老远,而这座林子却是很安静,显得他的回声也是很大。韩长青看了看四周,确实,四周太过安静了!转身来到那无名果树旁边,脱下衣服,装了一大包的果子便再次启程,当他看到衣服上时,觉得莫名其妙,上面怎么会有几个破洞呢?

    韩长青没有管那些,他此时的想法就是应该如何离开这里,回到那原本就属于自己的世界去。

    韩长青利用那无名果子为食,来到了那从绝林山谷消失以后再度出现的地方。因为他想要回去。

    可是韩长青来到两天时间来到那里之后,仔细的巡查了许久,发现此处只是一个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山林。

    “我该如何出去?”韩长青在心问着自己。。。。。。

    日后的下午

    一阵剧烈的“轰隆”声惊起无数的飞鸟,来到声音源头,只见一人衣衫破烂,此时那人在快速向前奔走着,而且在不断奔走之,脑袋还不停的向后看去,仿佛是在他的身后有什么东西在追逐着他一般。

    那人在森林之狂奔,片刻时间之后,在他的身后,猛然惊现一头猛兽,那猛兽凶猛无比,在其身后追击,此时的情况无比的惊险,那人几次险些被那猛兽拍翻

    那个被野兽追得狂奔之人正是韩长青。就在刚才,韩长青走得好好的,突然丛林之串出一头猛兽,这猛兽如老虎一般,但是个头比老虎大得多,嘴上还有两根长长的獠牙伸出,就如两柄利刃一般。

    韩长青看到这个猛兽,顿时吓了一跳,然后便呆在原地不动,期待那只野兽赶快离开。可是那野兽却正是冲着韩长青而来的,它看韩长青不动,便一步步向韩长青走来。韩长青看这情况不对,便马上回身,拔腿就跑。如此野兽,韩长青此时无寸铁,根本不能与之相斗,除非那仙泉枪还在,韩长青在敢一试,可那仙泉枪上次在幻兽族的宗庙之被人取去,最终韩长青醒来之时并不见那仙泉枪。在没有仙泉枪时,他就如同一个普通人一般。

    那猛兽一看韩长青要逃,便长啸一声快速的向前追去。可是这野兽仿佛是在耍弄韩长青一般,每当它快要追上韩长青时,它便将速度刻意减慢一点,然后待韩长青离它稍远之时,它又再次向前快速追去。如此反复,让韩长青很是心急,心想这畜生居然在耍他,可是韩长青也没办法,只能被耍!

    不停地奔跑,让韩长青很是疲惫,可是身后的那只野兽却一直在其身后追赶着。韩长青不是没有想过别地办法,他想上到树上去,可是这里周围全都是参天大树,韩长青在短时间内根本无法攀爬而上,只得另想他法。

    追逐已然过了许久,此时韩长青很累,他很想要停下来,可是他又不能停下来。想自己那么卖命的从那兽幻族跑出,难道此时要成为这畜生的盘餐么?韩长青变得烦躁起来。

    你懂我也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