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六十五章 进入-大唐最强公子哥-
大唐最强公子哥

第三百六十五章 进入

    ()    第百六十五章

    韩长青刚一进入这座楼房,之所以称它是楼房,是因为韩长青已进入此地便发现这房屋是层,其间大部分都是住宿之用。韩长青刚被带入这楼房,前边便出现了一人,来到韩长青身前,对着带领韩长青的那人说道:“冯师兄,这是新进的小师弟吧?我看师兄挺忙的,就由我来帮这位小师弟安排下住宿吧?”

    带领韩长青进入这里的那人听到这话,便开口说道:“嗯,这样也好,你去帮他安排下住宿,两天以后我再来这接他!”说完那人便转身离去了。

    冒出之人看那师兄离去,顿时便站直了身体,对着韩长青说到:“小师弟啊,你是新进来的弟子,跟着哪位师傅学习啊?”

    韩长青看这人,便对他颇为反感,嘴上应付到:“今天还在测试,许多人还没有完成,所以你所说的师傅,我还没有!”

    “哦,明白了。你定然是率先通过测试的人了!啊,人才啊!”那人说完便伸去拍了拍韩长青的肩膀,然后又接着说到:“嗯,来吧,我带你去你的房间!”

    韩长青看他转身先走,便在后面跟上,这人话极多,一路上都在不停的说。半响过后,韩长青被带入楼左侧的一个房间之内,然后那人又说道:“哎,师弟啊,你叫什么名字呢?我带你上来还不知道呢!”

    “哦,我叫韩长青!”韩长青看眼前这人也就是话多一点,也没什么别的不好。

    “哦,韩长青啊。我呢,叫刘铁力,就住在你隔壁,如果你有什么不懂的或者是想要了解的,都可以来我房间找我,我一般都在的!”说完这,那刘铁力便开始帮助韩长青整理起房间来

    韩长青看着这刘铁力的动作,便开口说道:“刘师兄,还是我自己来弄吧!”

    在韩长青推脱几次都未果的情况下,韩长青只得与那刘铁力一同整理房间,那刘铁力与韩长青整理房间时,嘴巴同样没有停下。韩长青从他嘴里得知,在这山峰的另一面,也有这么一个建筑群,可那边却全部是女弟子。正是因为这样,所以韩长青所在的山峰这面称为“青锋院”,山峰的另一面女子所居住的院落称为“碧落院”。

    两天已过,韩长青等人将于今日再次进入大殿之内,以决定他们跟随谁学习。这两天韩长青都是在这住所之度过的,那刘铁力还时不时的来与韩长青说话,让韩长青对着钟殿宗有了许多的了解。

    今日午时左右,上次将韩长青送至此地的那人又再次出现在这楼房之下,在他接到韩长青之后,转身便带着韩长青向那大殿而去。

    韩长青再次来到大殿,虽说是第二关已经测试完成,理应淘汰了许多人,可是韩长青来到大殿之后,方才发现,此地少说也有千余人,后来转念一想,这钟殿宗是为一个国家fú wù,所教授的人今后出来还会去往国家各地担任职务,所以要求不能那么高,如果太高的话,如何给国家送去那么多人才?

    韩长青来到大殿之后,还有许多人陆续赶来。最后终于不再见人前来,上次说话那老者再次上台说话:“各位,恭喜你们通过了测试,今后在这里要好好的学习,因为当你们踏入钟殿宗大门的时候,你们便是帝国未来的主宰者,帝国的明天也把握在你们里。接下来呢,就是为你们分配修炼地点,你们其的女子,跟着那位前辈去,他们会给你们安排。而剩下的则分为批,跟着我们,由我们人给你们安排!”

    “好了,各位,现在你们就分为批,由我的右开始,依次是:我、这位前辈、这位前辈、这位前辈、这位前辈、这位前辈、这位前辈。你们想要跟着谁就站在谁的跟前即可,当然,我们这几人日常事务繁多,你们选择我们其一人以后,我们会将你们带到相应的院落,然后指派人来指导你们修行!”

    韩长青见那老者从他自己依次说到最后,韩长青不曾想到,上次看到的那个及其冷淡的年男子也在他们介绍之列。

    众人开始根据自己的喜好站队起来,站在第一次说话的老者身前的人最多,其次是第五人、第人、第二人、第四人、第六人、第人。而此时还有许多人在哪里踟蹰着,不知道高选择谁,因为他们对这些人都不了解,害怕自己选择错误。而韩长青便是其之一。

    时间过了片刻,人大都选择好了,却还是有几人未曾选择,怪异的是,还有一人未被选择,那人就是排在第之位的人,韩长青先前也是颇感奇怪,怎么会没有人选择他。就在之前,有两个男子准备往他那里去,顿时走出两个人将他们拉住,口低声说到:“他虽说是钟殿宗公认的天才,但是却对门下的弟子不闻不问,许多年前有人拜入他门下,从第一天见过一次面以后,直到出钟殿宗之后,都没在见过他,他那弟子也什么都没学到。不要去他那边!”

    韩长青离那两人不远,他们说的话韩长青都听得一清二楚,后来还有几人想去,都被自己相熟的人拉了回来,韩长青看到这,转过身便准备往那第人走去,因为这人之,就只有那人显得极其有耐心,还不停的与身前的新进弟子交谈,韩长青觉得,以后自己有什么疑惑好叫其帮忙解决一番。

    可就在韩长青刚抬脚之时,那站在第一的老者开口说话到:“木寒,你已十年未收门徒,此次收一些吧!”

    听到这话,原本站在第的那位冷漠男子睁开了那一直紧闭的眼睛,看了那老者一眼后,叹息一声,答道:“是,我只收一个!”说完便向身下的人群看去。下面众人均在心祈祷,希望不要被他挑。

    “你,以后跟着我修炼吧!”夕木寒指向人群一指,口说道。

    众人均向着它的指望去,想看看是哪个倒霉蛋被点住,一眼望去,只见一个身穿蓝色短衫,长相平平的人被夕木寒点住。

    那人正是韩长青,韩长青此时由于带了rén pímiàn jù,所以才将原本的相貌遮掩。而韩长青看到那夕木寒的指指向自己后,先是不敢确定,带着询问的眼光投向夕木寒,只见夕木寒头颅轻点,韩长青才敢确定。然后转过身来,在众人异样的目光向那夕木寒走去。心想:我想寻求一人能够教授自己修炼之道,可此人却不曾教授自己门下之人,我以后该当如何?

    韩长青走到那夕木寒身前站定,然后也学夕木寒闭上双眼,因为他不想看到身边之人的眼神与表情。

    站在第一处的老者看到韩长青与夕木寒的样子后,一声轻笑,便继续说道:“好,现在大家已经站定,现在各自带领各自的弟子进入各自的修炼之地。”

    另五位老者听到这话,便马上带领自己身前这人离开了这个大殿,向韩长青所在的青锋院走去,而刚进入的那些女子,则早都被碧落院的前辈接走,待得半响,人都走得差不多了,那夕木寒方才睁开眼睛。

    他看了眼韩长青以后,便开口说道:“跟我来!”,说完便也转身向那青锋院走去。

    韩长青听到这话,便无奈的跟着他走了出去。而刚走出大殿的通道,那夕木寒便大袖一挥,顿时卷起韩长青飞起,向那青锋院的左边处飞去。

    韩长青当初只是在一个角度观看青锋院,而此时夕木寒带着韩长青飞行,韩长青方才觉得这个青锋院居然如此的大。像上次韩长青居住的那种楼房,起码不下千,而且韩长青还在其发现许多比较大的建筑物。而最终韩长青被那夕木寒带到一座极其偏远之地,此地左边再无其他房舍,由此可见这房屋便青锋院的最左边了,可韩长青目光所及之处,发现距离自己十余丈开外居然再次出现房屋。

    韩长青不解那夕木寒如何会居住于此,但是也没有去管太多。夕木寒放下韩长青,便开口说道:“我门下弟子不多,算上你,我也才收过人,所以一直只使用这一间房舍作为休息之用,你以后便住在此处,此处往右走至青锋院部,乃是藏书室,如今你可进入第一层,那边还有各位师叔开堂讲课,你也可以去听。从这往左十丈,乃是碧落院所居之处,不可随意进入!”夕木寒在给韩长青讲解着,可是韩长青却明显发现那夕木寒不远多讲,语言极其简单。

    韩长青听完之后,便开口说道:“那我以后称呼您为什么呢?”韩长青问这话大有深意。

    夕木寒听到这话以后不由一愣,然后思索了一下,回到:“你理应称呼我为师傅,可我这没有那么多礼节,随你怎么称呼!”

    “如果我称呼你为师傅的话,那么你当教授我以本领,对么?”韩长青害怕眼前之人将自己甩在此地,然后一走了之,那么韩长青便彻底完了。

    “你称呼我为师傅,是因为我有你要学的东西。说吧,你想学什么!”夕木寒从刚才到现在一直都是很平淡的与韩长青对着话。

    “修炼之道”韩长青也是非常直接的说到。

    “嗯,求修炼之道。因何而求呢?”

    韩长青一愣,他没想到眼前这人怎么会这么问,韩长青开口道:“师尊不也在求么?师尊想知道我为何而求,我因心而求,因欲而求!”

    “哈,因心而求,因欲而求,好吧,不说随你。我会教你的。”夕木寒说完便率先向前走去,刚一抬步,便又转过身来看着韩长青。

    “你脸上的伤是怎么回事,你将miàn jù拿下来吧!”

    韩长青听到后只得一惊,他看到了?韩长青慢慢将miàn jù拿下。

    夕木寒看到韩长青的脸以后,脸上没有任何表情,只是掌一翻,便出现一个玉瓶,只见他另一只一挥,韩长青便感觉到自己的脸部一凉,然后他能够感觉到自己的脸上开始蠕动,许久以后才平静下来,原本脸上的伤疤也掉在了地上。

    韩长青惊奇的看着这一切,首先是他根本不知道夕木寒那玉瓶是从何而来,再则就是他的那玉瓶之装的是什么东西。

    夕木寒看到韩长青的脸以后,眉头皱了起来,收回的玉瓶。开口说道:“你脸上伤得太重,我无法除去所有伤疤,以后看能否有缘得到灵药帮你治疗。好了,随我来吧!”

    韩长青听到这话以后,马上便伸去摸自己的脸,发现上面大部分的伤疤都消失不见,还有一部分未曾全部消去,可尽管如此,韩长青也觉得那玉瓶之的药液极其神奇。

    跟着夕木寒来到那楼房之,夕木寒便开口说道:“此处房间,你自己选吧,选好以后来此处找我。”夕木寒指着门口之处的房间说到。

    韩长青盯着这里的房间,确实很多,如此大的房屋就只有韩长青与夕木寒两人居住,为了方便,韩长青便选择了夕木寒房间对面的一间房屋,进去看了下,发现这房屋极其干净,并不像上次自己居住的地方一般需要打扫。

    韩长青进去看了一会儿便走了出来,此次出来,韩长青什么杂物都没有带,只是带了自己上次卖兽皮得来的钱物,可现在看来,这些钱便不在有用了。韩长青出来之后径直走向夕木寒的房间。

    你懂我也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