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六十六章 疑惑-大唐最强公子哥-
大唐最强公子哥

第三百六十六章 疑惑

    ()    第百六十六章

    韩长青看那夕木寒言两语便将自己的一切安排得极其妥当,顿时便走上前去,将桌子上的东西一扫而空,便退出房门之外,回到了自己的房间去。

    坐在自己的床上,韩长青看着眼前的一切,突然感觉有一个问题想问夕木寒,自己的晚饭如何解决。“没有饭吃,那还怎么修炼”韩长青嘟嚷到。韩长青刚在嘟嚷,耳便出现那夕木寒的声音:“往右十丈,自然有人解决你的晚饭问题!”

    韩长青被这突如其来的声音吓了一跳,然后四周看了看,也没发现那夕木寒的身影。韩长青不在管他,而是接着观看的书本来,这书是一本线装书本,上书个大字“钟殿决”,并且有记载,这钟殿决有层,当层练满之时,修为便进入了脱胎境界,也就是可以开启那空间之戒的境界。

    韩长青摸索半天,便开始按那“钟殿决”修炼起来。

    天,韩长青已经来到这院落之内天了,这天他都在研究那本“钟殿决”,而没有修炼,他决定要自己研读透彻以后才开始修炼。

    他里拿着钟殿决,觉得自己这天所学的东西,比以往十六年都还要多,此时韩长青已经能够控制自己体内的仙元力施展一些钟殿决上记载的小术了,他测试过,利用自己体内的仙元力,施展钟殿决记载的一个岩风刃,能够将一颗碗口大小的树直接打折。

    韩长青对于这样的力量很是震撼,此时看着的书,不由得想起那仙泉枪来,想想自己以往之时,拿着那仙泉枪丝毫不会使用,就连最基本的招式都运用不出来,此时韩长青在想,如若自己此时拿着那仙泉枪的话,自己保证能让它的威力提升几倍,当然是在自己控制仙泉枪的情况之下。

    日之后,韩长青已经慢慢开始尝试修炼起来,根据那钟殿决记载,钟殿决层次越是往上,难度越大,而其最重要得部分便是仙元的积累。

    韩长青跟着那钟殿决第一层的修炼方法控制着仙元的运转路线。韩长青方才运转一会儿,便发现自己身体变得极其舒爽起来,浑身毛孔张开,韩长青也深感快意。随着韩长青体内的仙元运转路线的越多,韩长青也发现了身体之出现了丝丝绿色气丝,那些气丝正是从韩长青的毛孔之进入的仙元力,随着韩长青运转路线长,那仙元力进入的速度便越快。

    根据那钟殿决记载,这钟殿决每一层有一个固定的运转路线,当你将一条路线运转完毕之时,那么证明你已经到达了这个境界,可以向下一个境界冲刺了。

    韩长青努力的控制着自身的仙元力冲刺着每一个路线,由于韩长青是第一次跟着这钟殿决的运行方式运行仙元力,早先的时候所过之处都比较顺畅,可到后来,都是每隔一段距离便会出现堵塞的情况,让韩长青颇为郁闷。

    可是韩长青却发现,自己心脏以右的所有筋脉都没有出现堵塞状况,想想那时在仙泉天洞,韩长青无奈。可虽然只有这一部分的经脉没有堵塞状况,也省了韩长青不少的时间。由于韩长青服食了两颗兽丹,体内的仙元力本就强大,所以这钟殿决第一层韩长青只花了一天的时间便将其运转完成。

    当韩长青修炼完第一层之后,便睁开了眼睛。发现自己一夜没睡,可此时却已然神采奕奕,没有半点困状,同时自己一天没有进食,也没有半点饥饿之感。感受到这,韩长青颇为兴奋,因为这样省去了他不少的时间。

    想到这,韩长青便又开始埋头苦练起来。

    山无岁月,此时用在韩长青身上就对了。韩长青进入这钟殿宗已经有四个月了,而现如今已经是年底寒冬,外面已经开始飘起雪花,韩长青昨夜也有修炼,因为在昨天他便已经突破了钟殿决第六层,此时他能够感觉到自己体内的仙元力很是充盈。

    看着天空上不停的向下飘落着的雪花,韩长青感叹道:“过完这个冬天,我便十了,时间真快啊!”

    “是啊,过完这个冬天,我便五十了,整好大你四十岁!”

    韩长青一呆,回过头一看,居然是自己的师傅夕木寒,韩长青根本没有发现他是怎么来到这里的!

    韩长青拜入他的门下已有四月,可就是四月以前见过他一次,从此之后便在没见过他!韩长青此时看到他,颇觉得诧异,但是还开口说道:“师尊好,我们好像已有四月未见了!”

    “是啊,四个月未见了,你小子很努力啊,比老大、老二都厉害。”夕木寒嘴上带笑说道。

    “师尊这话如何讲?”韩长青很是不解。

    “我不是给你说过么?我收过个弟子,而你就是第个。老大如今在钟殿国国都任职禁军守卫队长,老二则四处奔走,游山玩水去了。当年他们入我门下之时,我也只是给他们书籍、玉简观看,然后自己领悟,老大用了五个月到达你如今的地步,老二用了一年。”夕木寒看着眼前的雪景,不曾回头看韩长青。

    韩长青站在夕木寒的旁边,个头与夕木寒不相上下。韩长青转眼去观察夕木寒,不想眼前之人居然已经五十岁了。

    韩长青也回头看着雪景,开口说道:“如若是一般人呢?多久能到?”此时韩长青与夕木寒说话并不像师徒之间的对话,倒更像是朋友之间的对话一般。

    “但凡能够进入钟殿宗之人,多则两年,少则月便可到达。而你如今四月到达,应该能够排在前几才是。其也有我的不是,如果我能悉心教导的话,说不定你会更快的!可惜,我……”

    “师尊,你说不曾教导过大师兄与二师兄,那么你又是在做什么呢?”韩长青颇为疑惑,人家师傅都在教授自己的弟子,而唯独他收了不教。

    “不是不教,而是教的时间太少罢了。我也是从你们的年龄过来的,自然也曾与你们一样,我十年之前遇到瓶颈,至今仍未突破,无奈啊!”夕木寒一席话,仿佛话尽了十年的沧桑一般。

    韩长青心惊,十年,瓶颈阻挡了他十年,人生有几个十年啊。

    “师尊,能否告诉我,你当年到达这境界之时用了多久时间?还有你如今是什么境界呢?”

    “呵,我当年到达你这境界之时只花了两个月时间,因为我痴迷于修炼,从进入山门的那一刻开始,便不曾停下过。至于我现在的境界,蜕变巅峰罢了…好了,你独自赏雪吧,我要出宗一趟,时间多则五年,少则一两月。你若遇到困难就去找你师叔吧,启动这个玉石即可!”那夕木寒说完便在递了一个玉石给韩长青,然后便化作一道流光消失在韩长青眼前。

    韩长青愣愣的看着的玉石,两个月,想不到师尊居然只用了两个月的时间便到达钟殿决六层,只是自己的一半,可如今硬是卡着蜕变巅峰境界十余年,如若是自己…

    韩长青在想,自己要何时才能追上那段天德,回想起以前的种种,韩长青马上撤回脚步,回到自己的房间,此次他决定,自己不突破这凡兵境界绝不出来。

    冬去春来,四月时光转瞬再过,此时山外已是一片生勃勃之相,韩长青再次出现在自己的房舍之外,他脸色疲惫,此时正在抬头看着天空。韩长青此时又是气愤,又是无奈,他闭关一个月以后,便将那钟殿决修炼圆满,也就是说他到达了凡兵境界巅峰,可是接下来的个月时间,他居然没得到寸进。

    此时站在门外,他记得自己四月之前曾说过,不破凡兵绝不出门。可此时,无奈啊。韩长青捡起脚下的石子,用力的向山脚扔去,他不知该如何去破除这道瓶颈。

    看看周围的一切,韩长青自胸的衣服之拿出一颗玉石,这玉石正是夕木寒给他的那块,韩长青那在,叹息了一声后,便按书上的法诀启动了它。

    韩长青启动那玉石之后,只见一道绿光一闪,便消失在了玉石之内,那玉石再度变得暗淡起来。

    就在韩长青启动玉石后不久,只见天空华光一闪,韩长青身前便多了一个人,韩长青初看之下,颇为诧异,来到自己身边之人居然是一个女子,其年龄约在二十余岁左右,皮肤白皙,长相极其美丽。韩长青曾听师傅说过,启动这玉石之后,是一个师叔辈的人前来,可韩长青觉得眼前这人如此美丽,也不比自己大几岁,这“师叔”二字,韩长青还是叫不出口。

    那女子来到韩长青身边,便开口道:“是你启动的玉石?你何处来的?”

    韩长青再次一愣,然后便回到:“这玉石乃是我师傅给我的,说我遇到困难之时可以启动玉石,便会有一位师叔来帮我解决。”韩长青上下打量眼前的女子,还在特意在师叔儿子上加重语气。

    那女子看着韩长青的动作与语气,便马上哈哈大笑起来“小子,你是那夕木寒的徒弟,来来来,有什么困难就给我说!”

    韩长青看着女子笑得如此高兴,又是如此说话,便也猜测到了一些东西。然后徐徐开口道:“师…叔?”

    那女子听了韩长青的话,先是双眼一瞪,然后伸去摸了摸韩长青的脑袋,然后笑得更加厉害了。过了一会儿,她意识到韩长青还在身边,便顿了一下,开口道:“嗯嗯,那个,啊,对了,你叫什么名字啊?你不是说你遇到困难了么?说来听听!”

    经那女子一闹腾,韩长青还险些将自己的正事给忘了,然后便将自己所遇到的情况跟着眼前女子说了一遍,韩长青此时可不管对方是不是自己要找之人,反正只要能解决问题就好。

    “哦,明白了,你遇到瓶颈了是吧?这凡兵晋升脱胎,乃是这修炼之道之的两大难点之一,它是划分一个普通人与一个真正修仙者的标准线,而你如今所遇到的瓶颈,则是你没有理解圆满之后的“合”意。”

    那女子一给韩长青说起问题来,便一改刚才的嘻嘻哈哈,变得极其严肃。那女子说道这“合”之时,便抬起自己的小在空一抓,顿时朵白色莲花便出现在她的心之上。韩长青看到这,心感叹,原来眼前的这位女子居然是一个蜕变级别的强者。

    那女子将心的朵莲花聚好以后,再次一捏,朵莲花顿时破碎,许久之后又,她的心之又再次出现一朵白色莲花,可这朵莲花明显比先前朵莲花的任何一朵都要大,显然是那朵莲花的结合体。

    韩长青看到这,顿有所悟,“合”竟,韩长青闭眼,刚才那女子如何生成莲花,如何破碎莲花,然后如何“合”出莲花,这一幕幕画面都回荡在韩长青眼前。

    那女子做完这一切,便停下了动作,因为她发现韩长青已经闭上了眼睛,她也不急,在韩长青身前慢慢等待着。心想那夕木寒怎么会又收弟子,可看了看韩长青以后,她便再次高兴起来,觉得那夕木寒每次收的弟子都是那般呆呆的!

    韩长青在尝试“合”了以后,所有的仙元力全部聚集一起,瞬间便冲破了一道以往没有冲破的障碍,接着韩长青发现那股仙元力之,居然慢慢出现了丝丝的青影,原本深绿色的仙元力此时已经慢慢开始向青色转化。

    那女子看着韩长青,突然只见韩长青身上青光一闪,韩长青身体的皮肤之上便出现了许多黑色的物质。那女子屏住呼吸,因为她知道那些黑色物质极其的臭,而对于她来说,数个时辰不呼吸,是完全没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