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章 即将开始的比试-大唐最强公子哥-
大唐最强公子哥

第46章 即将开始的比试

    第四十六章

    韩玄斌在告知自己所在地方之后,便将传音灵诀收好,装成一副若无其事的模样,回到的包厢中。

    一直等到夕阳西下的时候,外面才传来了王伯的声音。

    “是王伯他们回来了!”

    向问天第一个跳了起来,他整个下午都是坐立不安,如坐针毡,。

    可当他打开门后却看到了在王伯臂弯中晕过去的向心蓝,她已经变得骨瘦如柴了。

    向问天整个人都懵了。

    呆呆傻傻的跪在地上,摸着向心蓝垂下的双手,此时他的脑中一片混乱。

    在场的所有人都没有说话,包括一直跳脱的轩辕拓跋。

    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

    混账!

    向问天脑子里嗡嗡嗡地作响,心中越想越是心痛,越想越是愤怒。

    “我要去杀光他们!”

    向问天大吼一声,双目通红的就想往外奔去。

    可还没跨出一步,左脸便是一阵剧痛,整个人被打飞了出去。

    “玄斌哥哥”

    华琼有些害怕的看着动手的韩玄斌,“这样打人是不好的。”

    “是啊,韩哥,向问天怎么说都是俺们兄弟。”

    龙天傲也在一旁劝说着。

    “哼,就是老子当他是兄弟,才这样做,要不然谁管这个家伙的死活。”

    韩玄斌冷哼了一声,拽起向问天的领口,让其能够正眼看着自己。

    脸上出现了一副不属于他这个年纪的狠辣。

    “你这样你能去干什么!送死吗!”

    “不知道自己几斤几两吗!”

    “像你这样的家伙我都能打死十个,你还想去挑战一个宗派?”

    “我将你姐姐救回来可不是想让你又去送死,懂吗!”

    “这是我第三次,也是最后一次和你这般说话,若是再听不进去,就离老子远点!”

    “你好好想想老子说这些事的意义!”

    韩玄斌拽着向问天的领口,恶狠狠的说完这句话后。

    拿出一小袋灵晶,扔给向问天。

    “至少现在你姐姐还活着,拿着这些钱,让你家人都搬到皇城当中去,再给你姐姐好好买些补品,慢慢调理身子。”

    韩玄斌丢下这句话后,转身就离开了这个地方。

    雷刚连忙将向心蓝安放在包厢的座位上后,抱拳示歉,紧跟着韩玄斌就出去了。

    华琼自然也是连忙跟着韩玄斌一路。

    此时在包厢内出去几名侍卫后,也就剩下110寝室的四人了。

    “问天,韩老大真的是为你好,我们也都盼着你好,你别拧脑筋转不过弯来啊。”

    轩辕拓跋拍了拍向问天的肩膀,留下一句话走了。

    “问天,你这般有天赋的人,今后成就绝对不低别辜负大家对你的希望。”

    龙天傲也是一样。

    而上官飞鹰却是走到向问天身边,伸手狠狠地按着一下向问天的双肩。

    然后却又是,拍了拍他的肩膀。

    “原本很失望,现在还不错。”

    上官飞鹰难得说完全了一句话,点点头也出去了。

    此时包厢当中只剩下了向问天一人,以及在座椅上骨瘦如柴的向心蓝。

    向问天在原地呆坐了很久,才重新站了起来。

    “我明白的!”

    向问天没头没脑的抛出一句话后,便也抱着向心蓝离开了。

    至此向问天的这个事,算是解决了。

    虽然这个结尾有些虎头蛇尾的。

    但是韩玄斌在回去的路上却是洒脱地笑了起来。

    “小少爷,您这般对那个小子真的值得吗?”

    马车外,雷刚驾驶着马车,低声问道。

    “没有什么值得不值得的,能让我信任的人太少了。”

    韩玄斌半躺在马车内,像是在回答雷刚,又像是在自言自语,“那时连我最信任的人都能够背叛我,可想而知,如果不真心待人的话,下场会很惨。”

    雷刚有些没听明白,小少爷哪来的这番感悟。

    却也没有过多地去问一些东西。

    “少爷,天色也暗了,算算时间,我们放慢些速度应该能在卯时开城门的时候回到皇城,那接下来您是去学府还是回韩府?”

    车内的韩玄斌久久没有回答,在雷刚再一次的请示之后。

    “回学府吧,我还有一个人要解决一下。”

    神武历683年已经过了一小半了,此刻在文华学府一二年纪学生当中,有一件事情已经被疯传至大半个学府都知道了。

    就在明天,那夺得了文华榜第一,文武双全的韩府公子韩玄斌要与那大司马家的公子封九孤比试一场。

    其实若是这二人只是一般的学员的话,哪里会有这般轰动。

    只因为二人都是处于大唐王朝最顶尖的世家当中,而且韩玄斌还是号称文武双修的天才。

    可能其中不乏一些心怀不轨之人故意将消息传播开来。

    皇帝第一

    皇家之人第二

    比试之人就处于这第三阶梯,王侯将相,四方诸侯之列。

    而再往下就是七洲刺史,以及众多官员们。

    除了七洲的那些刺史们,其他的官员当真是不够前三列的人看的。

    这韩玄斌自打前天一早便回到了这学府当中,在藏书阁当中足足呆了一天的时间。

    最后抱着两本书就一头扎在寝室里不出来了。

    他并没有去上课,而老师们也或多或少听到了这个消息。

    看着韩玄斌修为到达了八重以及拿了文华榜第一,真算得上是名副其实的文武天才,也就暂时对韩玄斌不上课的事情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在这场比试当天的早上,110寝室的四个人围在了客厅的桌子前,焦急的讨论着。

    “明天就要比试了,韩大哥还将自己关在房中,这可如何是好。”

    已经将家中事情处理好,整个人都变得明朗的向问天此时有些急躁。

    在他心中,韩玄斌就是他的家人了。

    一旁的龙天傲也时不时地望着韩玄斌的房门口,“虽说比赛是午时才开始,但现在时候也不早了。”

    轩辕拓跋脸上却是一点都看不到急切的样子,相反还悠哉的喝着茶。

    “你们放心吧,我对老大有信心,,你们见韩老大哪次吃过亏,这一次肯定也不例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