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六十七章 神秘女子-大唐最强公子哥-
大唐最强公子哥

第三百六十七章 神秘女子

    ()    第百六十章

    四周景色刚一进入韩长青的视线,便发现身边的那个女子似笑非笑的看着自己,直把韩长青看得有些紧张,然后韩长青似乎闻到周围有股恶臭,发现那女子指轻轻的指在自己身上。韩长青低头一看,发现自己的身上出现许多黑色的液态物质,将自己的衣服都弄脏了,而那股恶臭正是从这黑色物质上传出,韩长青看到这,自己也屏住了呼吸,然后颇为不好意思的对着那女子说道:“咳…你在这等我一下,我去洗洗,马上出来!”说完韩长青便转身向自己的房间跑去。

    那女子看着韩长青,摇摇头,嘴上露出一丝轻笑。

    韩长青速度洗好身子,换好衣服,便马上跑了出来。可当他来到刚才所站之地时,哪里还有什么人。韩长青愣了一会儿,发现刚才那女子所站的位置此时有块玉符,韩长青将其捡起,便开启了那玉符。

    玉符开启之时,只见那女子的身影顿时便出现在那玉符之上,将韩长青吓了一跳。那玉符之上的女子看到韩长青以后便说道:“小子,我乃是你师父的挚友。今日你的问题既然已经解决我就不与你瞎闹了,以后遇到问题在找我吧。”空间戒子,可是不管韩长青如何都无法将其打开。所以韩长青便将他放在了自己的房间之内。

    此时韩长青回到自己的房间,将那戒子拿起,好好观看了一会儿,最后再次按着那本“钟殿决”之上的方法,准备试试能否将那戒子打开。

    韩长青闭上双眼,拿起戒子,然后一丝仙元力聚集到他的大拇指上,此时,一滴血液从韩长青的大拇指之飞出,然后落到大拇指在虚空之虚画的一个怪异的符号之,接着韩长青掌一挥,那诡异的符号便被他捏在了,之后韩长青握着那符号对着那戒子一拍,便将那符号拍了进去。

    韩长青此时感觉到自己头脑之一震微动,仿佛多了些什么似地。韩长青看着的戒子,发现自己此时能够感觉到它的存在。韩长青心叹,师傅果然没有骗他,他以前也曾试过,可是不管韩长青如何努力,那符号始终无法拍入那戒子之,此时只是轻轻一拍,那符号便进入了。

    韩长青心想,莫非是仙元力的原因,此时韩长青仙元力的颜色已经变为青色,可也正是因为如此,才更让韩长青很是无奈,想自己吸收了无数时间的仙元力,此时居然全部消失不见,换来的只是体内那一丝细小的青色仙元力,境界虽然提升,但是量却减少了。

    由于韩长青还是一个新,他根本不是知道,这是一个质变。将原有的仙元力进行压缩转化,最终得到这一丝青色仙元力。

    韩长青看了看的这颗空间之戒,便不在去管那仙元力的问题,他打算好好的研究一下这个戒子。

    韩长青抓住脑与那戒子的一丝感应,然后尝试着如同控制青龙魂的显现一般控制那戒子。果然,韩长青意念到达之时,韩长青发现自己居然看到了一个灰蒙蒙的空间,这空间之有一个巨大的巨大的柜子,柜子分为很多层,可是许多地方都是空位,并未放有东西。

    韩长青看着眼前的一切,觉得很是神奇。特别是韩长青看到这柜子之上还有如此多的空位时,心便想,这些空位如此多,这样的话是不是比较浪费呢,如果这个柜子能够变得小一些就好了。

    韩长青心希望这柜子能够小一些,就在他心所想之时,韩长青也发现了那个柜子突然发生改变,最后居然只剩下一个恰好适合放置原本物品的架子。

    韩长青很是惊讶,他此时才发现,原来自己可以控制这戒指的格局摆设。想到这,韩长青又开始测试起来,他先将那架子变大,一直到韩长青发现那架子无法再大之时便有控制那架子转变样子:桌子、柜子、书架、房子…变来变去,韩长青也觉得颇为好玩。

    最后韩长青还是将那些盛放东西的架子变幻成一个书架,便为这些物品所放区域的类别也都划分了出来,韩长青心想如此以后好方便自己拿放东西。

    想到想到拿放东西,韩长青发现自己在这弄了大半天,居然还不曾观察过这里面的东西。想到这,韩长青便观察起这戒指之的物品起来。他发现这戒指之放了一大堆东西,看到这一大堆东西之后,韩长青惊呆了,因为这一大堆东西之,金银钱财便占据了其所有。而除了那金银钱财之外,其还有样东西,是韩长青如今所需要的。

    一本书,一个玉简,一把短刀。韩长青心想这样东西应该就是师尊留下给自己的吧,他只是不明白师尊为何会在这戒指之存放那么多的金银之物。

    韩长青心想,既然这金银钱财如此的多,那么第一个东西便拿它们吧。因为韩长青还不知道如何存取东西,所以便先拿这钱财做起实验起来。

    结果没有任何悬念,韩长青将意念一动,顿时便发现了自己多出了一些东西,定眼一看,正是那戒指之的物品。韩长青看到这,心一喜,然后意念一动,又将那块银送进了戒指,然后又再次拿出来,如此反复几次,韩长青拿起那块银锭在里观看起来。

    看着银锭,韩长青嘴里轻笑道:“想当初想你不得,现在居然突然得到那么多。呵呵”说完韩长青就将那银锭送回到戒指之,接下来出现在韩长青的便是那把短刀,此刀刀身金黄,刀刃泛白。韩长青能在其上感受到丝丝寒意,此刀刀柄乃是古铜之色,上面缠绕了许多丝线。

    韩长青将这刀握在里好好观察,这刀身长约尺,其上还雕刻了许多花纹,花纹之上还能看到些许雨滴。在接近刀柄之处,还有两个字迹:雨环。

    “雨环”韩长青嘴轻轻的念到,这刀给韩长青的感觉便是颇为锋利,韩长青准备实验一番,可惜韩长青的房间之内却没有什么东西可以供他测试。

    韩长青将雨环刀放回戒指之,接下来出现在韩长青的是那一本书。

    韩长青将那书拿在观看,以为还是如那“钟殿决”一般的存在,可当韩长青翻开书时,发现那书所记居然只是一个法诀,其目的就是为了打开空间戒指之内的那个玉简。

    韩长青看到这,便将那玉简拿出,根据书所记载的方法,捏起法诀,然后将法诀打到玉简之上。

    那法诀打在玉简之上以后,只见那玉简一闪,光芒顿时从冒出,韩长青眼前一黑,便感觉到无数的记忆便出现在了韩长青的大脑之。许久之后这一大串记忆的流动方才停了下来。

    韩长青愣愣的看着的玉简,他觉得颇是不可思议,这小小的玉简居然可以存放那么多东西。韩长青此时除了大脑之内多了一套修炼功法之外,还多了许多的日常知识,比如这空间戒指的运用。

    韩长青闭上眼睛细细的查看脑多处的那套法诀,发现那法诀依旧是那“钟殿决”,不过韩长青发现自己脑的这部“钟殿决”乃是级篇,意思就是说韩长青以往修炼的那部,乃是初级入门篇。

    韩长青小心翼翼的将那玉简放回到戒指之,因为他打算待那夕木寒回来之时,好好的问问这玉简的制作以及更加详细的使用方法,他觉得如果用这东西去学习的话,那么速度肯定是极其地快的。

    由于韩长青对那空间戒指还是异常的感兴趣,带他放好玉简之后,便站起身来在房间之,看见东西便装,装了这个又将那个放出来,由于韩长青知道了那空间戒指是不可以装活物的,只要是活物进入到空间戒指之都会丧命,所以韩长青装来装去都没有去拿一个活物做实验。

    弄了许久以后,韩长青也厌烦了,将东西放回原位以后,便将那空间戒指戴在了自己的上,以便以后自己的存取东西。想了想,韩长青从胸口之处拿出一块金色帛锦,这帛锦正是那麒麟图谱,韩长青看了看,便将那麒麟图谱放入了空间戒指之。做完这一切,韩长青跟着脑的记忆,再次开始修炼起来。

    韩长青觉得自己修炼得越快,自己距离自己的目标便会越近。当得知夕木寒修炼如此迅速的情况下,如今五十岁仍然停留在蜕变境界。韩长青便觉得自己一定要更加努力的修炼,如果自己不努力,如何能够超越那段天德。而正是因为如此,韩长青便没日没夜的修炼着,至从韩长青进入这钟殿宗以来,除了那刚开始的那天在研究“钟殿决”往后的许多日子便只出去过两次。

    说来也怪,韩长青只要潜心的进入修炼状体,身体之上的疲惫与饥饿便彻底的远离他而去了,只有在不修炼的时候,韩长青才会觉得自己有一些饿感。

    不知不觉间,一个月又再次过去了。韩长青再次从自己修炼的房间之内出来。此时他比之上次出来,虽然没有疲惫之色,但是眼神之尽显无奈。

    他此次闭关修炼一个月,原以为会如以前一般体内仙元力随着修炼的时间越多,量也越来越多,可惜当他修炼了一个月以后,他才发现,原本体内的那丝丝微弱仙元力,此时也不见增长多少。

    韩长青发现此时修炼的速度当真是太过缓慢,让韩长青以为是自身的问题。想到这,韩长青便再次想到了上次的那位女子。

    韩长青来到院外,再次启动那颗玉石,没过多久,那女子便出现在了韩长青身边。

    “你小子问题怎么那么多啊?”那女子出现看着韩长青便说道。

    “师叔,弟子自从上次得师叔相助,进入脱胎境界以后,闭关修炼一个月,却发现体内的仙元力基本未曾增长。原本打算亲自去往师叔居住之地寻求解决的,无奈弟子不知…所以只得再次启动这玉石,以寻师叔前来相帮!”韩长青此次看到这女子,变得特别恭敬,不在因为其相貌而轻视于她。

    那女子看到韩长青突然变得如此恭敬,脸上一道怪异之色闪过,然后也认真的为韩长青解说道:“但凡进入脱胎境界的修仙者,便以不属于常人的范畴。你一月之前方才突破,连自身境界都不曾巩固完好,要知道刚进入脱胎期的修仙者一般都会花半年乃至一年时间巩固自身修为,然后再次进行修炼。如若资质允许,十年之内便可突破脱胎,进入蜕变。由于蜕变进入凝魂乃是一个巨大沟壑,所以此处时间不好估算,有的五年便可进入,有地终其一生也不得进入!一切得看你自身!如今你方才入我钟殿宗一年不到,所以修炼之事不可心急,得慢慢来,明白吗?”那女子第一次以一个长辈的口吻对韩长青说话。

    韩长青听完那女子的话,顿时心里升起一番苦味,自己从凡兵进入脱胎才用了四个月,然后从脱胎进入蜕变十年?韩长青等不起啊!

    那女子看到韩长青此时的脸色,便一改刚才的长辈样子,开始逗起韩长青来:“啊,对了韩长青。你在这钟殿宗有没有喜欢的姑娘啊,说出来,我帮你介绍介绍。”

    韩长青一听那女子这话,虽然知道她是在调侃自己,但是还是不由得脸一红,然后一会儿便恢复正常,开口答道:“这个不由师叔担心,我如今当以修炼为本。对了,韩长青还不知师叔姓名,便已经麻烦师叔两次了,韩长青再次感谢师叔的帮忙!”

    “哈,臭小子。问名字就问名字,哪里还来那么多的废话!”韩长青觉得每次都叫“师叔、师叔”的,觉得很是别扭,如果加上一个姓氏的话,叫起来比较好一些。

    “还请师叔相告,以便韩长青称呼!”

    “嗯,你叫我徐师叔吧,免得日后叫混了!”

    “是,徐师叔!”韩长青已经恭敬的说到,那徐姓女子看韩长青对自己一副恭敬的样子,也没有什么好玩的,便转过身,化作一道流光消失在韩长青眼前。

    韩长青看那徐姓女子走了之后,顿时呼出一口气来。他害怕那女子再次调侃起自己来。韩长青此时坐在地上,想起那女子的话,顿时不由的想到:如此多的时间,自己如果真的慢慢的修炼下去的话,恐怕这一辈子都没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