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六十八章 踏入脱胎-大唐最强公子哥-
大唐最强公子哥

第三百六十八章 踏入脱胎

    ()    第百六十八章

    韩长青方才进入脱胎期一月左右,根本未曾掌握什么高深的技法。此时韩长青从自己居住的“青锋院左端”走到“青锋院右端”愣是用了韩长青小半天时间,当他到达这右端之时,发现那刘能所居住的院落此时聚集着无数的人,韩长青本想不管他们,自己进去就好,可当韩长青努力好久之后,终于无奈的发现自己确实挤不进去。

    韩长青本想在外面等待他们散去之后再进入,可韩长青方才退了出来,那人群便开始高吼起来。

    “加油,打。”“还啊!”等等一些列的叫喊声传到了韩长青的耳朵之,很显然,里面发生的争斗。只是韩长青搞不清楚的是,不就是打个架吗,有必要那么多人前来观看?

    韩长青日夜疯狂的修炼,所以不清楚。在这半山之上没有任何东西可供玩耍,而进入钟殿宗学习之人一般都在十余岁左右,基本不会超过二十岁。对于他们而言,整日修炼无疑是枯燥无味的。所以一旦有个热闹可以看,那么就是一群人涌过去!

    韩长青先是打算不去理睬他们,可是随着他们的叫喊声越来越大,韩长青在人群还听到一声“铁力,打他啊!”,便对这场打斗也充满的好奇。心想到:莫非是那刘能在与别人争斗?

    想到这,韩长青便找了个稍微高一点的地方,站了上去,在那人群之后一起挤起来。

    韩长青方才站稳脚跟,便将目光投入院子之内。里面两人正在对峙着,而其一人正是那刘能,另一人韩长青不认识,但那人的年龄与韩长青相仿。

    韩长青只见这两人之,刘能一脸凝重的看着眼前之人;而那人却用蔑视的目光看着眼前的刘能。经过上次的交谈,韩长青知道刘能也是刚突破脱胎不就,此时与刘能对峙之人体内散发出的丝丝青色,显然也是一个脱胎级的,只是韩长青看不出他小境界到达何处。

    此时与刘能对峙那人看着刘能说到:“哼,刚才我一直没有出,你却没有挨着我一下,我看你还是不要反抗,受一顿皮肉之苦吧!”

    刘能听完这人的话,脸色变得难看起来,确实,他打不过眼前之人。刚才在他进攻之后,一直未曾挨住对方哪怕一个衣角。但是如今那么多人在场,刘能又如何放得下…

    就在刘能沉思之时,人群之突然冒出一个声音喊道:“哥,他不愿意这样就打死他!”

    韩长青看到此人,马上便想起了当日在钟殿宗门之外测试的那时,这人就在韩长青旁边。而此时那人喊完话之后,场上与刘能对峙那人顿时便回过头来瞪了喊话那人一眼。

    他原本在闭关修炼,可是自己的弟弟来自己跟前诉苦,说是有人教训了他一顿。这事他虽然知道是自己弟弟的不对,但是还是决定为自己的弟弟出头一次,毕竟他们怎么说也是亲兄弟。

    想到这,那人脚下马上便动了起来,整个人向着刘能冲去,掌之上青光一闪,顿时那人的掌便被这道青光包裹在内,形成了一个散发着光芒的玉掌。

    这掌离那刘能还有一段距离之时,刘能便感觉到一股巨大的压力扑面而来。此时他没有为自己所做的事情感到一丝后悔。看着这来势汹汹的一掌,他也不甘认输,抬起掌,捏成法诀,顿时在他的掌之上也浮现出一道青光,将其掌包裹住。他准备与这人对垒一掌。

    他知道眼前这人行动极其灵巧,自己主动攻击根本无法触摸到对方,而现在与他对垒一掌,自己可能不敌对方,但是怎么说也要让对方受点伤才是。

    那人仿佛是看穿了刘能的想法,当掌快要与刘能触碰到一起只是,那人竟迅速收回攻出的右,转为左一掌向刘能拍去。刘能没想到那人突然转变攻击,一时没有反应过来,顿时脸上便传来一阵阵的疼痛之感,整个人也飞出摔倒在地。

    韩长青看出,那人扇这一巴掌没有用上一丝一毫的仙元力,只是用的力量甩出的,但是经过如此之久的修炼,韩长青也知道,自身的力量也随着自己的修炼而慢慢增强了。

    看到这,韩长青眉头慢慢的皱了起来,很显然,眼前这人不单单是想教训教训一下刘能就算了,而是想让刘能丢人现眼。

    那刘能从地上爬起,怒视着眼前的那人,擦去嘴角边上的血迹,向着那人冲了上去…

    “啪”再次一巴掌扇到了刘能的脸上,刘能再次摔倒在地,可是缓缓地,他再次爬了起来。

    韩长青看到这里,他眉头皱得更加重了。他从心底里面反感别人扇人耳光,想当年那妇人就是扇了韩长青一巴掌,才被韩长青杀了的。

    那人看到刘能又爬了起来,跑上前去准备再次扇他,顿时他感觉到右边一股劲气传来,扇出的掌不得不收回去。只见那劲气打空,落在旁边的一块两尺宽的石块上,那石块顿时便被劈为两半。

    那人看着石块,顿时脸色阴沉了下来。心想:是谁下如此狠毒,如果不是自己收得快的话,自己这臂便要废了。

    想到这里,那人决定一定要把暗地之那人揪出来,便开口说道:“是谁对我张不满,可以直接提出来,何必在暗地里面偷偷摸摸的?”

    那刘能看上到那石块一分为二,心也是一惊,心道就算是自己的全力也不一定能够施展出如此威力的招式。

    没错,那风刃正是韩长青使出。他原本只是想测试一下自己的一个想法,没想到果然如此。

    他上次因为徐姓女子的提点,顿时突破了凡兵期,其间缘由正是那一个“合”字,而韩长青突破之后,每每修炼之时便想到那朵莲花合成一朵,其威力会不会增长呢?

    而今日他有事想寻找那刘能相帮,因为整个钟殿宗之内,他目前为止只能寻找这人帮下忙,其余几人都不太好找,而今天看到这刘能番两次被人扇脸,一时看不下去,便打算帮他一下。

    此时韩长青再次想到那个“合”,韩长青便在此时测试了,果然,带韩长青将两个岩风刃融合为一个甩出之时,其威力果然大增,比之平常强悍一倍有余。

    待那张一喊之下,韩长青也不打算隐藏下去,便从人群之挤着向前走去。

    在韩长青旁边这人一直注意院内的争斗,没有注意韩长青甩出风刃,此时都还在疑惑是谁出的时,韩长青便出现在了他们的目光之。他们看到韩长青在向前颇为辛苦的挤着,便顿时让开道路来。

    待韩长青来到院子之,那人皱起眉头看着韩长青,心在猜测韩长青到底是何方神圣。

    韩长青看到眼前这人注视着自己,便先开口说到:“这位朋友,得饶人处且饶人,何必苦苦相逼呢?”

    那刘能看到韩长青之时也是一愣,因为他发现自己根本不认识眼前这人啊,你说是一个认识的人帮下忙还好说,可是此人明明就不认识嘛。可待韩长青说话之后,他又感觉到韩长青的声音颇为熟悉,可是具体在什么地方听过又记不起来。

    韩长青进入钟殿宗之时带着王不凡送给他的rén pímiàn jù,以掩盖他脸上的伤疤,那几位门内老者修为已经到达一定程度,知道韩长青带着miàn jù,但是同样也知道他miàn jù之下的容颜,所以不曾点破。而对于门内的这些弟子来说,他们看到的当然也只是韩长青的miàn jù了。

    “这乃是我张的私事,还请朋友不要插。若朋友此时退去,刚才之事我不但不计较,还会感谢朋友成全之恩。”那人边说话便警惕着韩长青,他也不认识韩长青,想自己在这钟殿宗已经多时,就连新进的师弟都已经被他认识得差不多了,怎么从何处蹦出个这人来,他不知。

    “是这样的。在下找这刘能帮个小忙,如若阁下不肯相让,那就休怪在下不客气!”“轰”韩长青方才说完话,便从甩出了一个“合”了次的岩风刃,一块抱大的石块顿时被劈得四分五裂,众人皆是惊讶无比。再则韩长青的话先是温和,然后一转为冷酷。在加上岩风刃所带来的震撼,那些人都以异样的目光看着韩长青。

    方才说话那人看着韩长青劈破那石块之后,顿时心一惊,觉得自己不是他的对。之后便开口到:“好,既然如此,我自然会离开,不知阁下姓名为何?”

    “韩长青,你若是对我有异议,我在这楼房之等你便是!”韩长青依旧冷冷的说到。

    “好!”说完那张便转身带着自己的弟弟离去。

    众人看了看韩长青,也都各自散去了。可这时却有一人没走,跑到刘能身边对着刘能问道:“铁力,这人是你新认识的朋友,赶快介绍认识认识,高啊!”

    韩长青听到这话一愣,“高”,韩长青苦笑。从这人的声音,这人显然是刚才叫喊刘能打人之人。

    韩长青看着自己的掌,仿佛想到了什么事情一般,韩长青马上转过身来问那刘能到:“刚才我使出的岩风刃威力如何?”

    那刘能愣了一会儿,然后上下打量了韩长青以后,发现他不是在取笑自己,便缓缓开口说道:“兄弟使出的岩风刃威力很是强悍!”

    “哦?那如果要使出如此威力的风刃,要达到什么修为境界?”韩长青还是疑惑,因为韩长青发现,每当自己“合”入一道风刃,在融下一道之时,其困难就是增大,而且随着融入得越多,韩长青发现所需的时间也越长,所需的仙元力也呈几何倍数增长。

    那刘能听到韩长青的话,再次说道:“要使出如此威力的风刃,需要环脱胎方才可以。”刘能说完这话继续打量着韩长青,然后再次缓缓的开口问道:“韩风,你是韩长青?”

    韩长青听到对方的问话,马上才反应过来,定是自己将miàn jù摘下来以后,刘能不认识自己了!

    想到这,韩长青嘴上笑了一下,说到:“刘师兄,正是我!”

    那刘能看了看韩长青后,顿时摇头,苦笑起来:“韩长青师弟,想不到才短短一年时间不到,你就已经修炼到如此地步,与你相比,我当真是……”

    韩长青听到这刘能的话,他也不反驳,因为韩长青一直未曾让那仙元力出过体,所以没有蜕变级别根本无法查看韩长青此时的修为级别。所以韩长青既不反驳,也不说话。只是上前去搀扶刘能,准备将他弄上楼去,而站在刘能身边的那人一直愣愣的看着韩长青,直到韩长青上前去抚刘能之时,他才反应过来,也上前去搀扶。

    来到楼阁之上,韩长青方才想起刚才自己对那张冷漠的神情。暗地里感叹一声,自己居然慢慢的变了,难道真是自己长大了。可韩长青也发现一点,自己对待朋友与相熟之人却都冷不起来,韩长青只是笑笑。

    韩长青想到刚才的事情,便想问问那事情是如何发生的,便开口到:“刘师兄,你们为何会在此处决斗呢?”

    韩长青刚问出这话,还不待那刘能回答,他身边的那人马上便回到:“是这样的,那张有个弟弟叫张力,是刚进入钟殿宗的弟子。可是由于其哥哥在钟殿宗,便总是不将一般人放在眼里。上次碧落院一个女弟子由此出宗,便被那人拦了下来,那厮一上去便调戏人家小姑娘,而刘兄正好经过所以便教训了那小子一顿,所以……”

    韩长青听到这,便直觉得好人难做,看看刘能此时肿起的脸庞便知道。

    刘能看着不远处的韩长青,也不顾疼痛,对着韩长青问到:“韩长青,你的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