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六十七章 多事-大唐最强公子哥-
大唐最强公子哥

第三百六十七章 多事

    ()    第百六十章

    来到楼阁之上,方才想起刚才自己对那张冷漠的神情。暗地里感叹一声,自己居然慢慢的变了,难道真是自己长大了。可韩玄斌也发现一点,自己对待朋友与相熟之人却都冷不起来,韩玄斌只是笑笑。

    韩玄斌想到刚才的事情,便想问问那事情是如何发生的,便开口到:“刘师兄,你们为何会在此处决斗呢?”

    韩玄斌刚问出这话,还不待那刘能回答,他身边的那人马上便回到:“是这样的,那张有个弟弟叫张力,是刚进入钟殿宗的弟子。可是由于其哥哥在钟殿宗,便总是不将一般人放在眼里。上次碧落院一个女弟子由此出宗,便被那人拦了下来,那厮一上去便调戏人家小姑娘,而刘兄正好经过所以便教训了那小子一顿,所以……”

    韩玄斌听到这,便直觉得好人难做,看看刘能此时肿起的脸庞便知道。

    刘能看着不远处的韩玄斌,也不顾疼痛,对着韩玄斌问到:“韩玄斌,你的脸?”

    韩玄斌听到刘能如此问,也不打算隐瞒,便如实的给他说了一遍,说完之后韩玄斌又接着说到:“对了,刘师兄,上次与你交谈,听你说你对这钟殿宗附近非常熟悉,不知对么?”

    “啊,这钟殿宗附件的地方我都知道一些。”

    “是这样的,师尊说我修炼过于迅速,可能导致今后境界不稳,所以命我下山自寻一处历练一番,所以特意来此寻求刘师兄指点。”

    “如果韩玄斌你想寻求地方历练的话,倒有一个地方非常合适你,那就是天妖峰,此峰在钟殿宗以东一百里处,乃是这生死渊外围一大险地,因为此峰之上妖兽众多,在数年之前,居然有人说在天妖峰之上发现灵兽,所以此峰变得更加诡异。不过我给你说此峰的原因也正是因为这天妖峰非常的诡异,其妖兽都是按级别坐落于天妖峰峰顶峰腰与峰低,一般不会混乱,越是往上,其妖兽的级别便越高。众多国家与宗派正是因为这个原因,常常会派高带领一众修炼新人进入此地历练。如果韩兄量力而行的话,此峰乃是一个绝佳的历练场所。”韩玄斌才进钟殿宗之时,这刘能称呼韩玄斌为师弟,而此时他见到韩玄斌突然发飙,便称韩玄斌为韩兄了。

    韩玄斌听完这话,对这天妖峰颇为感兴趣,决定自己此行就是此处了。至于韩玄斌为何想要出去历练一番,乃是他闭关修炼一个月以后进展甚微方才做出的决定。他至今还记得当初自己服食那妖shòu shòu丹之后的情景。

    韩玄斌思索一阵后,又对着那刘能说道:“刘师兄,听你如此说来,那妖兽还有级别划分么?”

    “嗯,妖兽也是有级别划分的!其分为一般野兽、虚兽、魂兽、灵兽和兽王,而每个级别的妖兽也同样有内外重小境界之分。”

    “哦?那刘师兄,如此说的话,那妖兽要成长到什么境界便会结出兽丹呢?”

    “兽丹?你说的是妖兽体内结出的内丹?那丹统称为妖丹而并非兽丹,但是如此说也颇为贴切。如果说野兽的话,根本是无法生出妖丹的,只有吸收到元力方才可以称为妖兽,而只有进化到虚兽,体内方才会结出妖丹。”

    韩玄斌听到自己猜测那珠子为兽丹,虽然贴切,但是还是错了,韩玄斌抬起指摸了摸自己的鼻子,以掩饰自己的尴尬。

    那刘能看韩玄斌如此便再次说起来:“对了,韩兄,你想要知道的东西已经知道,赶快离开这里吧。”

    韩玄斌眼光一闪,虽然自己猜到了八八,但是还是问那刘能到:“为何,莫非师兄不欢迎我?”

    那刘能听韩玄斌如此说,苦笑道:“韩兄,不是我不欢迎你,你今天帮我出头,得罪了那张兄弟二人,他两定会找人报复的!他两兄弟有一个表兄也在这钟殿宗,听说他以进宗十年,修为只差那战师境界一步,虽然如此,但是修为还是极其惊人的!韩兄你虽然年少天才,修炼速度迅速,但是也不会是他的对的!”

    韩玄斌听这刘能的话,心一动。暗道:这刘能看似话多,但是对朋友却是极其的好。

    韩玄斌摸了摸的空间之戒,仿佛想到了什么,顿时嘴上邪邪一笑。开口道:“师兄,我既然说了在此等候那人的,如何能走呢?”

    刘能一愣,看了这韩玄斌半响,发现他不似说笑,便低下头叹了口气。然后说道:“韩兄,我两非亲非故,何故如此呢,你叫我如何是好……”那刘能说到此处,显得极是对不住韩玄斌。

    此时一直站在刘能身旁的那人开口道:“能,这就是你的不对了。这韩玄斌兄弟既然敢留下来等待那张兄弟,定然是又自己的依仗,我们要相信他!”那人说完还不停的给刘能使眼色。

    韩玄斌听到这话,然后再看到那人的动作,韩玄斌颇为无奈。

    看这人有些好笑,韩玄斌便开口说道:“不知这位朋友是?”

    “哈哈,我其实等你这话很久了,我叫刘铁林,和能是一个村子出来的!很高兴认识你哦!哈哈”韩玄斌觉得这人说话很是风趣,顿时也是与他一起笑起来。

    韩玄斌本来就不打算今日离开这里,见索性无事,便对刘能说到:“刘师兄,今日我也不回去,不如你给我说说那天妖峰的具体情况吧。以免于我进入此地之时,看到一些不认识的妖兽吃亏!”

    刘能听到这话,脸上马上便浮现出一丝苦笑之色,此时他的脸庞早已高高肿起,那刘铁林方才帮他涂抹药膏,此时想要说很多的话,确实是颇为困难。

    “韩兄,以后不必叫我师兄,称呼我为能便可,今日我说话不便,所以便请韩兄去往那藏书之处,会有这方面的信息的!”刘能的嘴巴越肿越大,说话都含糊不清。

    韩玄斌见此便也不再勉强,起身边准备去那藏书处寻找记载天妖峰的书籍。临走之时,韩玄斌对刘能说到:“能兄弟,你再次好好休息,我自己去那藏书室寻找一番。”不待刘能和刘铁林说话,韩玄斌便转身出了房间。

    韩玄斌此时往外走出,迎面碰到许多人,这些人看到韩玄斌均是指指点点。显然韩玄斌刚才逼迫那张之事被众人传开。在由于当时在那里的人本来就多,所以此时看到韩玄斌以后便说得更加带劲了。

    他们对韩玄斌既是佩服,又是可惜。那张出了名的报复心强,别人只要惹到他,他是肯定会报复回来的。此次这韩玄斌定会被好好的教育一顿。

    韩玄斌听着这些闲言碎语,倒也没有什么感觉,自己还是继续走自己的路。转眼间韩玄斌便来到了青锋院部,只见此处一座非常古朴的阁楼便出现在韩玄斌身前,此阁楼比平常阁楼高上一半左右。韩玄斌目测约有八丈的样子。而此楼之上“藏书室”个闪着金光的大字更是吸引人的注意力。

    韩玄斌看着藏书室修得如此,顿时便开始期待起里面的书籍了。想到这韩玄斌便向着那藏书室走去。

    进入到那藏书室之,韩玄斌放眼望去,只有寥寥数人在此之,其间居然还有一位女子。而刚站到此处,韩玄斌顿生两个疑惑,一是此处乃是青锋院的藏书室,为何会有女子前来?二是这藏书室为何没有一本书?

    是的,韩玄斌放眼望去,只见这阁楼之悬浮着一个个玉简,而这里的所有玉简都被人分出类来,安其所载内容将其归位。

    此时韩玄斌站在门边,心是无边的震撼,前方的房间之摆着密密麻麻无数的玉简不说,只是韩玄斌刚进入此阁楼,顿时便感觉到一阵阵元力扑面而来。很显然,那些玉简正是被这些元力托起的。

    震撼在韩玄斌的心未停留许久,便消散开去。此时韩玄斌迈起脚步,向那标着“地域、地图、妖兽”之分区走去。

    韩玄斌刚抬脚向此处走去,便发现那女子也在此处观看玉简。走近之时,他愣了一下,眼前这女子居然是上次在那堤丰城测试之时,第一个观看到光球之内所载何物之人。

    韩玄斌顿时来了兴趣,便主动开口说到:“这位朋友,我看你很是面熟,想必是在哪里见过你吧?”韩玄斌明知故问到。

    “嗯?你是在和我说话吗?”那女子抬起头来疑惑道。

    韩玄斌上次与那女子有过一面之缘,长相依稀记得,可此时这女子抬起头时,其相貌才是完全落入韩玄斌的眼。

    眼前这女子长相一般,但是其发长,身直,身材极其高挑,气质很好。

    韩玄斌听到那女子的问话然后便说道:“嗯,对。我好像记得你是从堤丰城来的吧?”韩玄斌依旧装傻。

    “啊,对啊,莫非你也是堤城来的?”

    “嗯,我家便是堤城的呢,我叫韩玄斌。对了,你们不是应该在碧落院修炼么?我很少看到有女子过这边来啊!”韩玄斌弄了半天,这才是他想打听的,因为韩玄斌还记得,不要随意进入那碧落院,可是很明显这碧落院之人很随意的进入这青锋院啊!

    “哦,韩玄斌,你好,我叫秦玲,家里也是堤城的,呵呵!嗯~,我之所以来到这青锋院,是因为我院的藏书室之物都是由这间藏书室拷贝过去的,其资料没有这边全,所以我便过来了!”

    “哦,原来是这样啊。对了,这里有如此多的玉简,不怕被人偷窃么?”韩玄斌对此也是非常疑惑!

    “那是万万不能的!这里的玉简那么多,看似没人看管,可是这阁楼之却布有强大阵法,只要有人拿起这玉简,便会被阵法封锁,之后自会有门内前辈来处理。所以这玉简只能看,不能拿的!”那秦玲听完韩玄斌的话,很是急切的回到。

    “谢了!我不打扰你了,你自己看吧!我也找找东西。”韩玄斌确实是想要找一下关于那记载天妖峰的玉简。

    “嗯,好。”那秦玲回完韩玄斌,便再次观看起玉简来。

    韩玄斌没有在理会那秦玲,而是在眼前的这一大堆玉简之寻找起来,制作玉简之人虽然将这些玉简分类,但是此地玉简对于韩玄斌来说,还是太过繁多。韩玄斌一个个的以法诀查看,许久才回查看完一个。

    那秦玲在旁边看韩玄斌如此,便开口道:“你在干什么?”

    韩玄斌没有停下,随口回道:“找东西!”

    “那个……你这样找会不会太慢?那玉简之上有字迹表明是记录什么的!”那秦玲看着韩玄斌轻声说道。

    韩玄斌停了下来,盯着一块飘在他眼前的玉简,的确,那上面确实有个字迹:埋刃谷。

    此时韩玄斌颇为尴尬,看到那秦玲的目光,便开口道:“不好意思,我是第一次来这……”

    “哦,没事。我第一次去时也是如此。”说完那秦玲便再次观看起来。

    韩玄斌挨个寻找,终于在那一堆之找到了记载天妖峰的玉简,韩玄斌顿时对着这块玉简打出法诀,然后观看起来。

    这玉简之记载得非常详细,连其长宽高都有大概描述,其间经常出没的妖兽,其蕴藏的宝物,都有记载。韩玄斌正看得津津有味,耳边再次传来那秦双的声音:“韩玄斌,我要回去了,再见!”

    韩玄斌转过头向秦玲看去,然后轻笑一声,说到:“今天谢了!再见!”

    秦玲也笑了一下,便转身离开了。

    韩玄斌没有管她,而是继续在玉简之奋斗起来,仿佛周围的一切都与自己无关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