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七十三章-大唐最强公子哥-
大唐最强公子哥

第三百七十三章

    ()    第百十四章

    一天时间过去。韩长青心情变得很是焦急,因为他在山洞之内除了原有的洞口之外根本无法找到任何别的出口,而周围的石壁也非常的诡异,韩长青的力量根本无法撼动分毫。

    两天的时间过去。韩长青坐在石椅之上,看着眼前的样东西。韩长青拿起那个镯,开始捣鼓起来。最终韩长青知道这个镯是一个类似空间之戒的物品。他决定将其打开。

    在韩长青反复验证之下,他终于将那镯打开。可打开之后韩长青便失望了,镯之内除了一块玉简之外什么都没有,空荡荡的一片。

    韩长青拿出那玉简,启动之后,韩长青身子顿时一颤。这玉简所记载的内容是教授别人如何布置出一种神奇力量的方法。而这神奇力量在这玉简之被称为:阵法!

    而韩长青之所以颤抖,是因为据这玉简所说,眼前洞口处的那个红光很明显就是一道阵法。如果能够学会布置,那么自己将能够破除此道阵法,逃脱升天。

    玉简之所说的阵法布置,离不开一种叫做仙元精的东西。而据那玉简介绍,洞穴石桌之上的那块散发着微弱光芒的晶石正是仙元精!

    而除了仙元精之外,布置阵法最基本的就是布阵者对于自己力量的灵活运用。其上介绍,对于自身力量控制不当者,须以各种诀为辅,方可布置阵法;对自身力量控制举重若轻者,举投足之间便可布置阵法!

    韩长青深知,自己若是想要逃离这个地方,那么便只能是将这阵法研究清楚,方可出洞。

    又是天过去,此时韩长青脸上满是疲惫与焦急之色。韩长青能够感觉到这天的时间自己体内的仙元力因为自己不停的测试各种阵法诀而慢慢的流逝,而青龙纹也随着仙元力的流逝慢慢的降低了对韩长青的帮助。如今就算开启青龙纹,韩长青也看不到周围仙元力的流动了。气势也降低了不少。

    因为这,韩长青不得不减缓自己对自身仙元力的消耗!可是韩长青却发现,阵法的布置诀越是到后面,所消耗的仙元力便越多。无奈之下,韩长青只得边吸收这洞内那微弱的仙元力,边研究那阵法的布置。

    时间飞逝,又是一个月。此时韩长青的头上居然多出了些许白发,脸色也是极其苍白,他这一月的时间从未停下来休息过,一直在研究那阵法的布置。

    一个月虽然让他疲惫不堪,但是却也让他学到了不少,此时韩长青也能够布置一些简易的阵法了,可是想要破除那洞口之处的阵法,显然还不够。

    韩长青这一个月的时间拼命的研究,是因为他发现拖得越久,自己体内的仙元力便消耗得越多,这一个月的时间已经让韩长青体内的仙元力消耗殆尽,最终只剩下一丝丝以维持那青龙纹的功能而已。

    韩长青感受着体内的仙元力,便停下了的法诀,而是转为思考。如何才能做到最大的节省!

    韩长青脑一闪:只有不使用法诀,才是最大的节省!

    韩长青虽然如此想,但是他也知道那举重若轻的难度。先不说自己能不能到达那个境界,就算自己真能够到达那个境界,肯定要无数的时间堆积的,可自己如今最缺乏的就是时间。

    最后韩长青实在是扛不住身体的疲惫,便倒在了地上,睡着了。

    可就在韩长青睡着之后,周围的石壁之上居然出现了一道道的红烟,缓缓的融入这山洞的空气之…

    不知睡了多久,韩长青方才清醒过来。可是韩长青清醒过来之后,马上便感觉到了似乎有什么不对,可是观察了很久却还是没有发现。

    韩长青没有管它,而是打算继续研究那阵法。可当韩长青一用大脑思考问题,便突然出现无数的画面,那些画面开始在韩长青的大脑之盘旋,一幅接一幅。

    韩玲云、白木荀、塟灵山、土镇、仙泉天洞……等等的一切慢慢的浮现在韩长青的眼前。原本埋藏在韩长青内心深处的记忆此时仿佛决堤一般涌现出来。

    韩长青再也静不下心来研究阵法,慢慢的变得浮躁不安,时间仿佛在这一刻倒流,韩长青也仿佛觉得自己回到了过去。心脏之处仿佛一阵刺痛,“韩长青,帮我报仇…”韩长青仿佛听到一个声音,却又不真切,但是他却听到了mèi mèi的声音,接着又是白木荀的声音。他虽然知道自己mèi mèi不会叫自己做韩长青,但是那的的确确是mèi mèi声音。韩长青的身体此时开始慢慢的出现一丝丝杀气。

    韩长青握仙泉枪之时也曾杀气纵横,但那杀气却都是仙泉枪所带来的。而此时韩长青身上所散发的丝丝杀气,却是本身的,来自韩长青记忆深处的!

    韩长青慢慢的变得狂暴,内心深处的仇恨在这一瞬间被引导出来。韩长青不在清醒,四周的景物已经消失,剩下的只是一个个在自己身前死去的人,而最后却是段天德拿利刃将他们一一斩杀。

    这一切,正是那红色青烟融入韩长青的身体当导致的。那丝丝红烟的作用便是引出人的负面情绪,让人无法控制自身的正常情绪。

    韩长青的拳头砸在石壁之上,可是韩长青却不知道。此时**上的疼痛已经唤不醒他!经过如此之久的平淡生活,韩长青虽然没有将自己的仇恨忘掉,但是却改变了许多。他至今为止所做的努力,全部都是为了自己的mèi mèi与白木荀。而韩长青相信,自己出了仇恨之外还有更多值得珍惜的东西!

    而此时,因为韩长青吸入从石壁上飘出的红烟而变得狂暴,此时的韩长青瞬间便大变!此时的他眼只有段天德斩杀韩玲云的画面,只有白木荀身死时的凄惨景象,其余的一切都在这一刻消失无踪。

    韩长青看眼前的一切都是段天德,拳头不停的飞舞着,自己的鲜血也随着自己的拳头飞舞到石壁之上而溅出。

    就在韩长青狂暴之时,从山洞的石壁之上慢慢的浮现出一个黑影,那黑影正是那黑烟怪人。当他看到韩长青的狂暴后,没有一丝丝诧异,更多的只是脸上浮现出来的笑容!此时那黑烟怪人看着韩长青,嘴轻轻说道:“我既然杀不了你,那就让你自己杀了你自己!”

    正如那人所说,韩长青如果一直以这种状态发展下去,那么定会自残而死!

    就在韩长青折腾了一天之后,韩长青此时的身体已经不成样子,到处都是血迹,到处都有破损的地方。

    此时韩长青原本血红的眼睛突然青芒一闪,所有的血红顿时便被压了下去!韩长青神智瞬间便清醒过来!

    此时的韩长青没有去管**上的创伤,仿佛这一切他都非常清楚一般。

    韩长青拖着身子从地上捡起仙元精石,上仙元力一吐,那仙元精便碎为四块。韩长青先自己盘坐在地,然后将四块仙元精分别插在自己身边,然后法诀飞速打出。最后韩长青以消耗自身最后一丝仙元力为代价,将最后一道法诀打出。

    这是一个阵法,是韩长青刚学自那玉简之的阵法,其功效就是将人困住,无法动弹!

    就在韩长青布置好阵法,仙元力消散一空的瞬间,韩长青的眼睛再次变得血红,韩长青再次变得狂暴。可是这次不管韩长青如何,他都无法动弹分毫,只得在地上盘坐着。

    韩长青的身体虽然不能动,但是他的大脑之却有无数幅画面在动着。这一次的动荡,引出了韩长青的仇恨,而对韩长青最大的影响却是韩长青那即将定性的性格,经过此事之后,韩长青将会如此,无人可以知晓!

    狂暴的韩长青一直被阵法困着,无法动弹分毫。

    一个月的时间过去了,韩长青没有清醒…

    两个月过去了,韩长青依旧如此,没有清醒!难道韩长青就如此下去了么?

    时间仍然在缓缓流逝,韩长青虽然狂暴着,但是他的身体却在慢慢的吸收着仙元力,一丝丝仙元力慢慢的进入韩长青的身体,保持韩长青的生。而这丝仙元力正是来自于韩长青自己所布置的阵法。

    仙元力进入韩长青的身体,便慢慢的沉积下来。

    四个月过去了,韩长青神智依然不清,只是身体慢慢的变得消瘦,脸庞上面的骨架慢慢的变得分明起来。他虽然已经有外环脱胎的境界,但是还是需要吃一些食物维持生,可此时狂暴的韩长青却无法动弹,也根本不知道吃东西!

    四个月的时间对于此时的韩长青来说,无疑是一个很久远的时间。四个月,他一直保持着一种仇恨肆虐的状态。这四个月的时间他没有杀害任何生命,可身上所散发出来的杀气却比四个月之前要强悍得多!

    由此可见,韩长青所经历的这四个月都是在仇恨之过来的,而这四个月的时间没有让韩长青的仇恨淡下分毫,还让这份仇恨更加的浓厚!

    第个月,韩长青端坐在地的身子开始慢慢的颤抖,这具身体仿佛快要到达极限一般!山洞之的黑烟怪人此时再次显出身形来,他看着韩长青的头发慢慢变白,生慢慢的消逝,他知道,自己的目的就要达成了!

    韩长青的身体颤抖得越来越厉害,头上的发丝已经白了一般,甚至还有许多开始脱落!而韩长青那血红的眼睛开始慢慢的消退,准确的说不是血红的颜色消退,而是那瞳孔在渐渐的消散,生在渐渐的逝去。

    此时,韩长青突然回过一丝神智,这一丝神智无法做更多的事情,只是一个想法由这丝神智而生:难道我韩长青就要止命于此了吗?

    难道韩长青真要在这山洞之殒命吗?不,不!

    就在韩长青眼皮即将合上的一瞬间,韩长青眼青芒再次闪过,青龙纹瞬间便出现在韩长青的双眼之。韩长青的神智瞬间便全部清醒过来,原本在流逝的生也停止。

    而那从石壁之上显出身形的黑烟怪人也逃也似地回到石壁之上。

    韩长青抬眼看着眼前的一切,这五个月韩长青虽然处于狂暴状态,但是却能够感受到发生在自己身上的事情。

    韩长青感受着体内的仙元力,这些仙元力大概能够支撑自己一个月左右的时间。韩长青决定这一个月一定要从此处出去,所以韩长青便拖着疲惫的身子再次研究起那阵法来。

    一个月又快要过去了,这一个月由于韩长青的拼命,韩长青学到了很多东西。就连阵法的布置,他也不需要太多的诀了,很多时候他能够很好的控制着仙元力的运动轨迹。

    韩长青决定,今天好好休息一次,次日破阵。

    韩长青盘坐在地上,没有睡觉,而是控制着体内的仙元力运转起来。阵法的研究让韩长青对自己仙元力的控制上升到了一个很强悍的境界,虽然没有达到随心所欲,但是也比一般的修炼修仙者要强上许多。

    韩长青通过修炼驱逐了自身的疲劳,站起身来来到山洞口。韩长青伸贴在了山洞处的阵法上,一道红光挡住了韩长青的。看到这道红光,韩长青另一只瞬间便动了起来。无数的法诀打入阵法当,原本大部分都还在隐藏的阵法此时全部显现出来。

    随着韩长青的诀打入得越多,那阵法的光芒就越来越耀眼,连整个山洞都被那光芒照耀得变成了红色。

    韩长青看着这阵法的变动,韩长青没有丝毫的心理波动。因为他知道自己肯定能够破掉此阵的。随着阵法的波动越来越大,韩长青原本那只没有动作的此时也动了起来,两同时捏起了法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