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七十六章-大唐最强公子哥-
大唐最强公子哥

第三百七十六章

    ()    第百十章

    飞起之前,韩长青心已经做好准备,但是还是被自己的速度吓了一跳,他知道自己此时的速度很快,就连当初夕木寒带着韩长青飞行都没如今韩长青独自飞行快。要知道夕木寒可是比韩长青高了一个大境界。

    由于韩长青此时的速度很快,不到小半天的时间韩长青便看到了钟殿宗的隐逸阵法。此时韩长青再看到这个阵法的时候没有了当初的那种神奇的感觉,只是随一挥,那阵法便破开了一个洞口,韩长青闪身便进入了其。

    韩长青这一去,去了接近两年。当他此时回到钟殿宗的时候,心顿时升起些许感叹。将这些影响自己的情绪压制了下去,韩长青直接飞起,去往自己曾经居住的阁楼。

    韩长青以流光一般的速度,向前飞驰着,可刚要进入钟殿宗大门之时,两个不知从何处冒出的人突然蹦到了韩长青的身前,拦住了韩长青的去路。

    韩长青也停下脚步,冷眼看着眼前这二人。

    那二人看到韩长青的眼神,顿时吞了一口唾沫。他们知道韩长青的修为只是脱胎境界,但是他们是看着韩长青以如此快的速度飞驰过来的,而在加上韩长青那冰冷的眼神,他两顿时直冒冷汗。

    “这位灵友,我们只是例行检查而已。”那两人之其一人反应速度快些,便开口说到。

    “如何检查?”韩长青至从在那山洞经历过那狂暴状态后,虽然已经恢复过来,但是在性格之上却改变了许多,连气质声音也都是如此。

    “每一位钟殿宗的弟子都会有一个身份腰牌,你只要将腰牌给我俩过一下目就好。”那人还在看着韩长青的脸色。

    韩长青脸上虽然没有任何表情,但是内心却在询问自己,什么是身份腰牌?因为韩长青记得自己似乎从来没有过此等东西。

    那两人看着韩长青没有反应,顿时脸色变得难看起来,他们不知道是不是该叫宗内的长辈来此解决此等问题。

    韩长青沉思一会儿,便翻拿出一块玉石。拿出之时随意的便将那玉石启动,然后指一捏,那玉石就碎为粉末了。

    那两人看着韩长青此等动作,马上便知道韩长青所使用的玉石是通讯玉石,指背在背后的一人悄悄的也使用了一个通讯玉石,寻求宗内前辈来此解决这问题。

    韩长青虽然发现了那人的小动作,却没有理会他!而是在原地等待着。

    没过多久,一道流光便从远处****而来。待那流光停止之时,韩长青只见是一位老者,看那老者飞行时是一道白光,韩长青便知道此人是一个蜕变强者。

    那人直接落在了韩长青与那两个守门弟子间,对着韩长青说道:“这位灵友,钟殿宗不是你该来的地方,回去吧!”

    韩长青没有回答他的话,而是继续在原地站着一动不动。

    “师兄,这人刚才启动了通讯玉石,此时肯定在等待什么人!”其一人看到师兄前来助阵,声音顿时也大了起来。

    “这位灵友,莫非要老夫强行将你驱逐出去吗?”那老者听到身边那人的话,顿时便放出气势来压迫韩长青。

    韩长青原本看着天空的眼睛突然一闪,顿时转为盯着那老者,韩长青冷哼一声,一道青色风刃居然从韩长青双眼之向着那老者发射出去。

    那老者看到这里心一惊,这人居然可以用眼神使用法术?这到底是什么境界?

    此时的韩长青对自己体内的仙元力操控自如,他虽然知道那老者是蜕变强者,但是他也想试一试自己此时的力量到达什么地步。

    那青色风刃瞬间便到达那老者的面前,那老者虽然对韩长青用眼神放出风刃感到很惊讶,但是此时他却一改刚才的老态。两迅速掐出法诀,一道白色的光幕便挡在了他的面前。

    “轰”那青色风刃撞击到那老者布置的光幕之上,老者虽然没有受伤,但是却退了步。此时他不敢在乱试探韩长青,而是在思考是不是应该将师傅叫来。

    就在他准备将自己师傅叫来的时候,天空之再次出现一道白色流光,那流光来到此地之后瞬间便停在了韩长青的身边。

    没错,这道流光正是那徐姓女子。当那徐姓女子接到韩长青的召唤时,心一愣,毕竟接近两年的时间韩长青没有找过她了,她还以为韩长青已经身死在历练之了呢。而他此时再次看到韩长青的时候,他心的惊讶已经无法表达。因为眼前之人不再是初进钟殿宗的那个小子,虽然容貌没有改变,但是其修为、其气质,已经改变了太多。

    韩长青看到这徐姓女子,便开口道:“徐师叔”

    而对面那人看到韩长青身前的这位徐姓女子,脸色顿时变得有些怪异起来,但是嘴上也还是喊道:“徐师叔好!”

    那徐姓女子看到韩长青虽然很是惊讶,但是却隐藏得很深,此时看到韩长青叫她,她也回到:“下山历练时间有些久了,但是修为也增长了不少。此次你动用最后一次帮助的会,你想要干什么?”

    “我没有身份腰牌!”韩长青淡淡的说到。

    徐姓女子听到韩长青的话,心更是诧异,他不知道韩长青为何会在这短时间内有如此大的改变,竟然连说话的风格也改了许多。

    “就为了这事么?”女子也是淡淡的说到。

    “是的!”

    那徐姓女子听完韩长青的话,也没再询问太多,而是拿出一个巴掌大小的黑色牌子向韩长青抛来。转身便化作流光离开了此地。

    韩长青接过那身份腰牌,他拿在里甚至都不看,便也化作一道流光消失在此。此地只剩下个呆若木鸡的人。他们个完全被忽视,就连韩长青也将他们个忽视了。

    那徐姓女子看到韩长青的飞行速度,心轻叹道:“木寒,你收了一个好弟子啊!”

    韩长青迅速的朝自己的阁楼飞去,当他降落到阁楼之外时,一个熟悉的身影再次出现在了韩长青的眼前。

    眼前的人正是夕木寒,韩长青看着眼前的人,便对他鞠了一个躬。

    “我听徐玲说你下山历练,到此时已经去了接近两年,看你修为也即将踏入蜕变,看来你收获颇多!”夕木寒轻声道。

    韩长青抬起头,看着眼前的夕木寒,韩长青发现他居然变年轻了许多,甚至给韩长青的感觉是眼前这人居然变了许多,仿佛不再是当年的夕木寒了一般。

    看到这,韩长青没有回答夕木寒的话,而是说道:“师傅变了许多。”

    “是的,我已经踏入凝魂境界,感悟到魂境的精妙,发生变化也是正常的。而你又是因何而发生变化呢?”以如今夕木寒的修为,自然轻而易举的变看穿了韩长青的修为与变化。

    “人总是会成长,成长之时总会有些变化的!”韩长青不愿意说。

    “嗯,好。进来吧。”夕木寒说完便转身进入了阁楼之。韩长青在他身后也跟了进去。

    “如今我已经突破蜕变,进入凝魂。想我在蜕变境停滞了十余年之久,而今进入凝魂,我想我应该从新投入到修炼之去。”

    韩长青跟随着夕木寒向前走着,夕木寒突然在前面说起话来。仿佛在自言自语!

    “韩长青,你今年多大了?”夕木寒问道。

    “马上十九了!”韩长青虽然知道夕木寒清楚自己的岁数,但是还是回答了。

    “呵呵,十九了。我十九岁之时已经是蜕变了,所以你不可懈怠…”

    韩长青总是感觉到这夕木寒今天似乎很不对的样子。

    “你可知道这黄泉沼的势力范围是如何划分的?”夕木寒突然停下来问韩长青道。

    “黄泉沼大势力范围分为内部、部和外围,其间有无数个国家与宗派组成!”韩长青虽然不知道夕木寒为何如此问,但是韩长青还是如实的回答。

    “是的,而钟殿宗所在的位置正是黄泉沼的外围地界。此处仙元力稀薄,让凝魂期以下的修仙者修炼尚可,让凝魂期以上的修炼者修炼就略显不足了。我一生对修炼之事无比的执着,所以…”夕木寒叹了口气说道。

    “要离开此处,进入部或者内部吗?”韩长青问到。

    “我打算前往黄泉沼部,我有一个朋友在部水国担任官职,我正好可以前往此处,投靠于他,以便修炼!”

    “如果我要出这黄泉沼呢?该如何做?”

    夕木寒一愣,看着韩长青,然后说道:“出黄泉沼?众人都是只求进入生死内部,至于如何出黄泉沼,我还真不知道。”

    韩长青默默的听着,没有回答。

    “哎,今天不说了。你方才回来,你自己好好的休息一下吧。我们下次再谈!”说完夕木寒便转身进入了自己的房间,留下韩长青独自一人呆在院子内。

    韩长青愣愣的看着夕木寒的背影,然后也抬起脚向自己的房屋走去。

    回到钟殿宗的韩长青再次陷入纠结,因为他在此地无法正常修炼。因为他知道自己的修炼方式太过霸道,能够吸尽自己感受范围内的所有仙元力。当然韩长青也曾想过如以前一般吸收仙元力,但是当他试过之后,便发现那样做所吸取的仙元力实在是太少,可以说韩长青已经看不上那一点仙元力了。

    韩长青已经回到钟殿宗天了,在钟殿宗的天,韩长青先是彻底的将体内的仙元力与自己的意识融合,在释放法术的时候只有仙元力随意动,那么就能够快速的放出术来。

    可也正是韩长青这几日的研究,让韩长青发现自己所掌握的术根本不够,而且大多都是些低级的术。遇到一般的修仙者虽然可以与之抗衡,但是遇到一些特殊的修仙者或者境界高过自己的,那么就不够看了。

    所以这日的早晨,韩长青便打算前往藏书室。他已经知道以自己的如今的境界实力能够进入藏书室第二层,第二层可不像第一层那样,全部都是一些杂,第二层全部都是一些修炼所必须的法诀与一些境界上的感悟。

    如今从韩长青居住之地到达藏书室的距离对于韩长青来说已经微不足道。不到一会儿,钟殿宗藏书室之下便站了一个人,此人正是韩长青。

    看着眼前这座熟悉的阁楼,韩长青抬脚踏了进去。第一层韩长青来过,此时与上次无异,只是来此观看的人多了起来。

    韩长青信步踏上第二层,可方才走了几步,便发现自己仿佛被一股力量阻拦了一般,无法前进。

    韩长青转念一想便知道这应该是保护二层简所布置的防护阵法。果然,韩长青方才被那阵法lán jié下来,阵法之内就出现了一个年男子。

    那男子看到韩长青以后便说道:“这位师弟不要惊慌,这是宗门为保护此地布置的阵法,师弟只要将身份腰牌拿出,打一道仙元力在上面,然后将腰牌按在阵法之上。如果你达到要求,那么阵法会自动为你开启的!”那年男子说完便马上离开,没有做过多的停留。

    那人说得很清楚,韩长青便照他的话拿出腰牌,然后打出仙元力,在将腰牌印在了那阵法之上。没过多久,韩长青身前果然出现了一个人高的入口,能够让韩长青进入。

    韩长青在天妖峰山洞之虽然疯狂的研究过阵法,此时甚至可以随布置阵法,但是韩长青看到这个阵法之后,发现自己完全看不透它。

    进到第二层,韩长青发现此地与那第一层在布置上差不多,都是无数的玉简悬空漂浮着。可是韩长青一眼便看出此地的玉简绝对与那第一层不同,因为此地的玉简居然都散发着微弱的仙元力,这是在第一层看不到的。

    你懂我也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