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七十七章-大唐最强公子哥-
大唐最强公子哥

第三百七十七章

    ()    第百十八章

    是的,韩长青一上到二层,除了看到无数的玉简之外,还看到了一个他极其熟悉的身影,那就是秦玲,因为她是女子,在此地显得极其出众。

    就在韩长青的一愣之间,那秦玲也发现了韩长青。她看到韩长青之时虽然觉得韩长青有所变化,但是却没有想太多。

    “好巧呀,韩长青。”秦玲率先打招呼道。

    “嗯。”韩长青淡淡的回了一句,便没打算在和秦玲说话。

    秦玲听到韩长青的声音与回答便是一愣,心在想:这人变化怎么那么快?

    “韩长青,你来这里找些什么呢?说不定我可以帮你的!”秦玲再次说道。

    “我想寻找一些记载着法诀的玉简!”韩长青看了看这眼前的秦玲,还是决定说道。因为他对这秦玲还是挺有好感的。

    “学习新的术么?呵呵,记载术的玉简在这边,你来这看吧!”秦玲非常热心的指引着。

    “嗯,谢谢。”韩长青来到秦玲所指的地方,此处全部是法诀玉简。

    “不可以,呵呵。你自己看吧!”那秦玲说完便自己转过身去继续看自己身边的玉简。

    韩长青对着秦玲轻轻的点了下头,然后也转过身来观看着身边的这些玉简。韩长青仔细的观察过了以后,发现自己身边的玉简是按风、火、水、土的方位分开的。

    看到这四个分区,韩长青愣了愣,风系和火系的法诀他用过,可是这土系和水系是什么呢?韩长青转身看了看秦玲,最后还是开口问道:“秦玲,这四个分区…”韩长青话说到这,觉得很是尴尬,也觉得如今自己说话变得生硬了许多。

    “啊?这四个分区啊?这四个分区代表的是四个系别的术。分别是风、火、水、土四个系;风系法诀速度最快,攻击防御力量一般;火系法诀攻击最高,可速度和防御却也是一般,土系法诀防御强悍,可是速度却很慢,攻击一般;至于这水系法诀,则是比较平均。”秦玲给韩长青解释道。

    “谢谢。”韩长青听完秦玲的话便道了声谢,回过头来看着眼前的这些玉简。

    秦玲看韩长青再次沉于玉简,便也不在管他,自己也在忙起自己的来。

    韩长青看着眼前的这些玉简,想想自己,韩长青还是觉得风系法诀比较适合自己,因为韩长青相信“天下之道,唯快不破”。

    因为这,韩长青便开始在风系法诀处停留了下来,仔细的寻找对自己有用的法诀。可是在韩长青看了许久之后,韩长青对这风系法诀失望了。或者准确的说是对钟殿宗所保存的风系法诀失望了。

    首先韩长青看到此处的风系法诀大部分都是初级和级,这数百个玉简之只有两个高级风系法诀。而韩长青将这所有法诀看过之后,发现这些法诀都是以一些初级法诀为基础,然后再进行加强,根本没有什么特殊一点的高级术。

    韩长青感到非常的困惑,然后他又再次看起火系法诀来,结果依旧如此。他发现这所有的法诀都是在用不同的方式引动自身周围的特殊仙元力,然后在利用引来的风系仙元力进行攻击或者防御。

    韩长青看了许久,通过玉简发现,这周围的虚空之除了有许多的可供修炼者修炼的仙元力以外,还有许多不可被吸收的仙元力。因为这些仙元力的特殊性,许多修炼者便想出方法来将这些仙元力引出,作为一些攻击以及防御的段。

    韩长青观看着玉简之内的内容,他没有特意去看每个法诀的发动方式,而是仔细的寻找多个法诀的相同之处。

    天色渐渐暗了下来,韩长青抬起头。准备离开这里!

    他此次只从这里拷贝走了那两个高级法诀,因为只有那两个高级法诀的引动方式他还没有看明白,所以他将两个法诀都记载了下来,准备拿回去好好的研究。

    韩长青看了看不远处的秦玲,天色已经暗了下来,这藏书室有规定,晚上不对任何人开放。所以当天色完全变黑的时候所有人都要离开的。

    韩长青走时想到上次秦玲离开便给自己道了一下别,现在韩长青一想,也开口道:“秦玲,我走了!”说完韩长青就迈腿向一层走去。

    “啊?哦,等等,我和你一起出去!”秦玲被韩长青一叫,仿佛慌了一下神一般,然后又恢复过来。

    韩长青一愣,便停下脚步,等待秦玲。

    片刻之后秦玲便向着韩长青走来,两人一同往下走去。

    韩长青与秦玲两人虽然走在一起,但是却没有什么话语。都只是默默的走着。

    来到藏书室外,天色已经黑了下来,但是由于钟殿宗的各个阁楼之上都有一块散发着光亮的晶石,所以钟殿宗之内也没有任何黑暗的迹象。

    由于韩长青与秦玲不同路,出到藏书阁外时,韩长青便打算与秦玲道别,回到阁楼之好好的研究一下那两个高级法诀。

    可当韩长青一走到藏书室外,右边便走来了一大群人。韩长青眉头一皱,便要转身要离开这里,可是韩长青又看到身边的秦玲,韩长青准备叫秦玲一起离开这里,可是韩长青纠结了半天之后仍然不知该如何去做,他只觉得拉也不是,叫也不是。

    秦玲看到韩长青突然转过身去,背对着左边来的那一群人,而且秦玲还看到韩长青那无比纠结的表情,秦玲不知为什么。

    “秦玲?你还不回去啊?要不要我送你一程啊?”就在韩长青不知道该如何叫秦玲的时候,对面人群传来了一声韩长青极其熟悉的声音。

    “张师兄,我独自一人能够回去的!谢谢你的好意了!”秦玲突然听到对面的那人说话,便回答道。

    韩长青一听,果然是他。听他对秦玲说的话,很显然他以前就认识秦玲的。

    “哦?你一个人回去?那你身边那人是?”那张看着秦玲,然后又转眼去看韩长青的背影,此时韩长青与年多以前已经变化太多,从背影他根本没有认出韩长青来。

    秦玲听到那张的问话,便解释道:“啊,这是我朋友,刚才一起在藏书室里面学习,现在才一起出来的。他叫…”

    韩长青越听秦玲的话,眉头皱得越紧。就在秦玲要说出他名字的时候,韩长青转过身来,对着对面的那群人说道:“是我!”

    “是我!”韩长青回过身来看着众人。

    “韩长青?哈哈…我当是谁呢,其实我找了你好久。还一直以为你躲在徐师叔的闺房不愿意出来呢!”那张本就对韩长青不爽,此时韩长青,马上便讽刺道。

    “张,你退下。”那张还准备继续讽刺韩长青,可是从他身后走出一人,一开口那张就瞪了韩长青一眼,便退下了。

    韩长青认识这人,这人就是那张的表哥,上次如果不是徐灵救韩长青一下,韩长青很有可能就毁在他的了。

    “韩长青,好久不见。听说你下山历练去了,不知那么久的时间,你有没有长进啊?”那丰走到人前,对着韩长青说到。

    可韩长青听到这丰的话,完全没有一点要答话的意思,而是转身抓起秦玲的就要带她一同离开这里。

    那丰看到韩长青的动作,脸色顿时难看起来,他不曾想到韩长青居然敢如此做。顿时就要发飙。

    韩长青感受到自己身后的仙元力开始出现一些狂暴,便转过头来问道:“你不怕我再叫那徐师叔来吗?”

    那丰听到这里,顿时气势一弱,看着韩长青无言以对!

    “哼,韩长青,想你也是一个堂堂正正的男子汉,却总是想要躲在女子身后。秦玲,你觉得有必要和这种人交朋友么?”那丰还没说话,倒是他身后的张叫了起来。

    那张说完,韩长青与丰二人都是眼精芒一闪,丰觉得张这小子此时可真是厉害,居然说出这等话来逼迫韩长青。

    韩长青听完那张的话,心升起一丝怒气,但是脸上却没有表现出来。可韩长青虽然心生怒气,但是也没打算与他们过多的纠缠,而是拉着秦玲离他们而去。

    那丰没想到韩长青居然这样也能忍住,马上便跳起身来一掌向韩长青拍去。

    韩长青感到身后一阵劲风传来,顿时便拉着秦玲向左闪了一步,然后放开秦玲,人影一闪,便来到了那丰的身后。

    韩长青的动作速度很快,尽管那丰的出招也很快,但是韩长青很轻松的便躲了过去。

    张众人看着韩长青的速度,都是一惊。他们没想到韩长青居然如此厉害。

    那丰左掌还保持着攻击的架势,便感觉到身后的韩长青即将攻来,他右一挥,一道寒光便向韩长青斩来。

    韩长青看到寒芒向自己斩来,没有丝毫的退步,而是左抬起向着那寒芒抓去。右也抬起,向丰的脖子抓去。

    众人看到韩长青的动作,顿时心冷笑不已,只笑韩长青居然如此的傻,以自己的肉去抓丰的兵器。

    秦玲看着韩长青的动作,心也是一惊,捏起法诀准备将韩长青救下。

    韩长青在场没有丝毫的慌乱,看着那寒芒,速度顿时再次加快。

    “砰。”韩长青的与那丰的兵器相撞在一起,发出一声闷响,韩长青便捏住了一个圆形的兵器,那兵器除了柄之处没有利刃以外,其余地方全部装有利刃。这正是那丰的兵器,那丰的兵器此时居然被韩长青抓在了里。

    张众人看到这一幕,心一惊。他们想不到韩长青居然真的能够抓住那兵器而且没有受伤。

    就连当事人丰看到这一幕也是一愣。甚至忽略了韩长青的另一只。

    “啪”韩长青的右就在左刚抓住丰兵器没多久以后,也抓住了丰的脖子。

    韩长青没有丝毫停留,抓起丰的身子便用力的向地上摔去。

    “轰隆”一声砖块碎裂的声音就在丰的身子与地面撞击的同时传来。

    韩长青再次从地上抓起丰的身体,用力的向远处甩去。就在丰的身体刚刚脱的一瞬间,韩长青右再次一挥,一道青色风刃便向丰追去。

    “砰”依旧是一声闷响,丰飞出的身体再次加快速度,丰的嘴里也喷出血来。

    韩长青在与丰动之时,都不曾想过要杀害他性命,所以在韩长青甩出风刃之时并没有用风刃去斩杀丰,而只是将重重的拍了一下而已。

    “铿锵”,就在风刃拍那丰以后,韩长青左拿着那圆盘兵器便扔了出去,掉在了张众人的面前。

    众人被那兵器与地面的撞击之声惊醒,看着眼前不远处的韩长青,都是吞了吞唾沫。然后非常谨慎的看着韩长青。

    韩长青看了众人一眼,然后将目光停留在张身上。

    “以后不要让我看见你,也不要让我听到你再拿秦玲开玩笑。滚!”韩长青的声音很平淡,但是此时却充满着威严,这在以前是没有的。

    张听到这话,哪里还敢继续搭话,只是捡起他表哥的兵器,转身拔腿就向自己的表哥跑去。在他扶起他表哥以后,两人便快速的离开了这里。

    韩长青看都没有看还停留在原地没有动作的那群跟着张的人,而是向秦玲走去。

    “好了,你回去吧。我也要回去了。”韩长青走到秦玲身边的时候对着秦玲说到。

    “啊?哦。好的!”秦玲也是突然回过神来。他不曾想到韩长青居然如此厉害,那丰进入钟殿宗好歹也有十余年了,就算资质不佳,但是其经验和修为一般的新进弟子都是有所不及的。可刚才韩长青非常轻松的便将那丰甩了出去,秦玲很是惊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