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章 轩辕静-大唐最强公子哥-
大唐最强公子哥

第47章 轩辕静

    第四十七章

    几人正在讨论着,这个时候上官飞鹰却是直接站了起来。

    在三人迷惑的目光中走到韩玄斌的房前,抬脚就踹了过去。

    “飞哥,别!”

    “飞鹰!不要!”

    “老三你这家伙想被韩老大揍死吗!”

    三人连忙冲了过去,想拦着上官飞鹰。

    可上官飞鹰的脚已经高高飞起向着房门飞去了,这个时候,韩玄斌的房门却是打了开来。

    当中伸出一只手,挡住了上官飞鹰的那一脚。

    “我说,飞鹰,踹坏了我的门,你可是要给我修好的。”

    赫然就是韩玄斌。

    只不过今日的韩玄斌,看起来更加自信了。

    纵使这个家伙也才不过十余岁。

    三人见韩玄斌出来了,也都不由得松了口气。

    “韩大哥,还好你出来了,今天是你和封九孤比试的日子,我还以为你忘了呢。”

    “我怎么可能忘记。”

    韩玄斌打了个哈哈,看向向问天,“对了,你家中的事情怎么样了。”

    向问天挠了挠头,“多谢韩大哥的帮助,我们一家人都搬到了皇城中。”

    接着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

    “你姐姐,没办法接受自己被恶人吸了元阴吧。”

    对于韩玄斌的话,向问天脸上透出无奈之色,“的确是希望姐姐能够早点想开,别做出傻事。”

    而这会儿原本踹门的上官飞鹰却走到向问天的身旁。

    居然在向问天耳边说了一句话。

    “哟呵!飞鹰这家伙居然还能有这般举动。”

    轩辕拓跋和龙天傲,顿时一脸惊奇的看着上官飞鹰。

    “在上忘记看太阳是不是从西边爬起来的了。”

    而韩玄斌却是明白上官飞鹰的意图了。

    但是他也不点破,难得他有这个兴趣,就让他去吧。

    向问天一脸怪异的将自家的地址告诉了上官飞鹰。

    看了看外面的天色后,韩玄斌清咳了一声。

    “别打听飞鹰想做什么了,今儿最大的事情是我的比试才对,时间也差不多了,我要出发了。”

    说罢,转身就向着门外走去。

    “哎!等等,一起去。”

    “就是,韩哥在台上大显神威的样子,俺怎么能错过!”

    屋内的几人看见韩玄斌要走,立马就跟了上去。

    几人出了寝室小院的门后,直接就往那中央武斗场走去。

    一路上,韩玄斌发现有不少人在往那中央武斗场赶去。

    当中甚至不乏许多高年级的身影,韩玄斌韩甚至看到几个像是老师,也在往那边走去。

    “拓跋,这什么情况!怎么越来越夸张了,不过才两个御气境的比试而已。”

    韩玄斌一脸疑惑的问身旁的正在和龙天傲说话的轩辕拓跋。

    “哦,你说这个啊,也不知道是谁放出的风声,说这是当朝文武之间的较量,虽然小,但是确确实实是一根导火索。”

    轩辕拓跋倒是一脸的不在意,“也不知道这个消息是谁放出去的,明明就是你和封九孤的比试,怎么就成了文武之间的较量了。”

    他没有看到韩玄斌的脸色已经变得越来越差。

    要遭!

    这是韩玄斌听到这话的第一反应。

    原本他的目的就只是想比试一场然后将这封九孤赶出学府,然后让这余天龙手下没有可用之人。

    但是却万万没想到居然演变成了这样。

    轩辕拓跋年纪也还尚小,看不清当中的东西。

    但他可是有着三世的经验。

    就算是三世,也顶过一世的诸葛了。

    这是一个阴谋!

    绝对的阴谋!

    自己原本的计划肯定是被他人给利用了,然后大肆宣扬。

    不为其他,就冲着他韩玄斌这韩家公子的名头来的。

    韩玄斌这会儿开始更加仔细的勘察着周围的这些想去看热闹的人。

    果然!

    当中居然有很多不是学府的人,像是从外面特地进来观看比试的人。

    “到底是哪个该死的家伙,想要现在就挑起那文与武的大战!”

    韩玄斌咬着牙心里大骂着。

    天武大陆,几乎所有王朝都是分文武两派。

    武自然就是武者们的代名词,也是力量的代名词。

    而文,却是完全不可小嘘,那些大文豪,大学士们胸中的一股悬河之气的威力,丝毫不弱于武者们。

    甚至有过之而无不及。

    习文不同于练武,对于习文者,所有人都统称为学者。

    他们没有固定的境界之分,只修那胸中一股悬河之气。

    没有固定的境界,因为学者们从不刻意去最求这方面的力量。

    他们对文的修养越高,胸中这悬河之气也就越强大。

    对于文的理解,这方面已经到达登峰造极的学者们,胸中的悬河之气已经强到可以喝死天一境的武者!

    而那些身处于王朝高位之上的文派厉害人物,甚至可以调动国运。

    来压制对方。

    虽然他们脆弱,但是,要是真的比起来。

    武者们,多半是有些吃亏的。

    他们靠的是灵能,是会被消耗的。

    而学者们不一样,若是双方威力差不多,学者们往往取胜。

    因为这些家伙除了喊得嗓子累,体力会流逝外,根本就不需要其他的消耗。

    韩玄斌阴沉着脸,这时和封九孤即将开始的比试,他也完全提不起来任何的兴趣了。

    谁不知道韩家,是御统了整个大唐王朝所有的武力。

    而还像这样在背后敢嚼耳根的,除了余天龙的父亲,御统所有学者文官的一国之相之外,也不会有其他人了!

    韩玄斌感觉到了,一个巨大的阴谋正在围绕着他。

    “前世我韩家出事,背后的罪魁祸首就是这余相国,只是对方的计划不应该这么早启动才对。”

    韩玄斌脑中充满了各种疑问。

    以至于他都没注意眼前的路,专心思考的他只感觉自己砰的一声撞到了东西。

    “哎呦谁啊,都不看路的吗!”

    一声娇喝响起,这才将韩玄斌的心思收了起来。

    这时,一旁那轩辕拓跋却是惊叫了起来。

    “老老老姐!!!”

    老姐?

    韩玄斌先是看向一边惊叫的轩辕拓跋。

    再看向眼前的时候,感到很是讶异。

    轩辕拓跋他姐?

    那不就是轩辕静了!